13 桓灵一族
隐山2017-04-24 18:353,289

  大门口的尸体已经被衙役清理掉了,但地上的斑斑血迹还是让人心里不舒服,这让他们不得不继续走下去。

  直到走出那片密林薛鸢才感觉好受了很多,她提议在路边休息一下,想着鹿茗瘸着腿走了那么远一定很难受。

  “走回镇子再休息吧,”鹿茗道,“我的腿已经没事了,走了一会儿路感觉不那么疼了。”

  他们只好继续往前走。

  “真不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要来趟这趟浑水。”走在后面的陆葵突然有些责备的说。

  薛鸢默默的走着,犹豫着要不要把真实的原因说出来。

  “我听说这里闹鬼,然后一整天又没看见你……”

  又走了一段距离,薛鸢最终还是选择说出来,她忍受不了误解了别人还不肯承认的做法。

  “所以你认为是我在这里害人性命?”陆葵精明的问。

  薛鸢默然。

  “对不起……”过了片刻,薛鸢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歉意的看着陆葵。

  “我不怪你!”陆葵摇了摇头叹道。

  “很多人提到鬼都会习惯性联系到恶鬼伤人之类的事情……但其实作为鬼是很无奈的,”陆葵有些悲哀的讲述道,“鬼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神通广大,我们只是一个虚无的存在,脱离了肉体什么都做不了……很多时候看见别人行凶你无法制止,听见了什么重大事情也无法告诉别人——因为鬼无法与常人正常交流。除非附身在别人身上你才能做很多事情,但附身在一个不契合自己的肉身是很痛苦的,这种痛苦你想象不到……”

  这已经是第二次陆葵说起鬼魂脱离了肉身的无奈以及鬼魂不能轻易附身在人身上。

  薛鸢真想避免提到这种令陆葵突然变得那么伤感的话题,她能感受到陆葵这么一直讲述自己的过往是很痛苦的事情。

  她假装来回转动着脑袋打量四周的一切,意识到鹿茗也停在前面静静的听着陆葵说话。

  “我很长时间一直都呆在那柄剑里面,没什么可以跟我交流的,即使偶尔大胆出来,却也跟待在剑里没什么区别……”陆葵继续说道,“直到我尝试附身在你身上,才终于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说话,可以放心大胆的四处溜达,甚至可以施行法术……”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附身在你身上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而且不仅如此,附身在你身上之后我逐渐恢复了很多法力,甚至没附身的时候都逐渐有了具备肉身的感觉……我不太清楚原因,但我经常性选择附身在你身上休息,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待在剑里了。”

  原来小葵不在的那段时间一直附身在自己身上,薛鸢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任何感觉。薛鸢想着自己先前还产生过要趁着陆葵没在的机会独自逃跑的想法,不禁觉得好笑。

  “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之前几次附身在我身上我都像失忆了一样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做过那些事情……莫名其妙就来到了其他地方。”薛鸢道。

  陆葵格格的笑了。

  “除非我控制你的身体,否则你根本不会有异样,”陆葵道。“而且现在我基本上附身在你身上都是在睡觉,你就更加察觉不到我的存在了。”

  “难怪你总会突然出现……”薛鸢道。

  “你身体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会有感觉的,在鬼屋的时候我很早就出来了,还以为你们能自己解决难题就一直没出手。”陆葵道。

  “还好有你……”薛鸢道,“想起刚才的事情都十分后怕,若不是你在我们今天肯定凶多吉少。”

  “是啊,多亏了有你在!”鹿茗也附和道。

  “其实衙役在外面很久了,即便我不出手,我想他们也不会让你们出事的……那个笨蛋只顾着自得其乐的给你们讲他的事情,根本没注意外面的动静。”陆葵回忆的道。

  虽然陆葵这么说,薛鸢还是对陆葵心生感激。陆葵甚至都不会任由那个残忍杀害自己妻子的凶手死在自己眼前,可见她的心地是善良,自己之前无端怀疑她会残害生灵的想法完全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他们在镇上又修养了两天,等鹿茗的伤完全好了才又开始动身出发。

  “看你那天跟人打斗的样子,好像你一点剑术都没掌握,义父一直没教过你习武吗?”

  走在路上的时候陆葵突然问鹿茗。

  “没有啊,爹一直很忙……”鹿茗摇了摇头道。

  “有空我教你一些东西吧,这样你以后跟人交手免得吃亏。”陆葵淡淡的道。

  鹿茗显得很兴奋,对陆葵满口称谢。

  “你跟他认识?”薛鸢疑惑的看着陆葵,“我听你称他的父亲为义父……”

  “是啊,”陆葵道,随后讲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来,“我父亲名叫陆悠,跟他父亲交好所以我认了他父亲为义父……我小时候差不多跟他一直玩到大,后来出了意外我死了,机缘巧合下一直附身在了那柄剑里……”

  薛鸢不禁疑惑了,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不可能,随即她才意识到自己产生这种荒谬感的原因。

  “你自己不是说作为鬼魂在剑里呆了几百年了吗,怎么可能……”

  薛鸢猛然想起鹿茗说自己的父亲就是那柄剑的原主人的话来。

  “他……不是人类吗?”薛鸢想起一些难以让人相信的事情来,“这柄剑在我们门派悬挂几百年了,他却说这柄剑原本归他父亲所有……还有,你作为鬼魂一直在剑里呆了那么久,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可居然生前能跟他生活在一起……那他岂不是有几百岁了?!”薛鸢不敢相信的说。

  陆葵点了点头。

  “如果按照你们人类的算法,他的确有几百岁了。”

  薛鸢不敢相信,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鹿茗的背影,觉得无论从外形体貌还是学识见闻,他都只可能跟自己上下年纪。

  “难不成他是……妖族?”薛鸢道,她听说过妖族的寿命比人类长很多的说法。

  眼前这个鬼魂凭借自己的身躯逃离了修真门派众多的益州已经够头疼了,再加上那个妖族身份的盗剑贼,薛鸢觉得自己同他们一行招来非议是在所难免了……

  然而陆葵却摇了摇头。

  “他不是妖。”她简短的否认道。

  “他们那个族类,根本不属于兽灵范畴。”陆葵道,又转过头来问薛鸢,“你应该知道把世间生灵分作三个大类的说法吧!”

  薛鸢点了点头,在门派的确听到过这种说法。

  “世间有三种生灵和五种不具生命力的灵力,三种生灵分别是:死灵、兽灵和桓灵。人间一切动物基本上都被划分在了兽灵范畴,又被细分为飞禽、走兽、游鱼、龟蛇类和昆类……而人隶属走兽……”

  “没错,而他们那个族类就属于三种生灵中的桓灵。”陆葵打断了薛鸢关于生灵划分的讲解。

  薛鸢沉默了,她开始闷不作声的接受这一匪夷所思的答案。

  桓灵,这个族群别说接触过,在以往的修行之中,这个族群的事情都极少被提到。

  他们一直以来探讨的始终是人类自己,或者人类的死对头——妖族。

  “那么你呢?”薛鸢问,“你跟他也是一样的吗?”

  “我生前跟你一样同属兽灵。”陆葵微笑着回答说。

  他们开始停下来,在一处有水、有树荫的地方歇息。

  薛鸢觉得自己还有一大堆问题。

  “那他们那个族类生活在哪里?”薛鸢问。

  “一个叫神树外围的地方,”陆葵回答说,随后她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如今人界还有没有与那个地方连通的法阵或者传送门,否则他要回去可真不容易……”

  “神树外围,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薛鸢问,忍不住有些好奇。

  “有机会你去了就知道了。”陆葵说,“只可惜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他回去。”她有些为难的叹了口气。

  “你也想不出帮我回去的方法吗?”鹿茗在一旁接茬道。他仿佛始终对她二人的谈话充耳不闻,但对陆葵刚才那句话却很在意。

  “他拿着那副几百年前的地图,根本没什么帮助。”陆葵接着说,似乎根本没听见鹿茗的话。

  “是啊,我们到很多地方打听过那幅地图上的地名,几乎没一个人知道的。”薛鸢说。

  “我倒是知道地图上那些地方到底在哪儿,可惜知道也没什么用处,当初连接人间与神树外围的通道,到如今不可能还保留着。我敢肯定不仅仅是地名改了,现在他要找的那个封魔战场摸样也是今非昔比。”

  薛鸢并没有多少帮忙探听到鹿茗回去方法的兴趣,她最关心的是能不能跟门派联系上,这样也许能让自己从追讨盗剑的这一路‘旅行’中脱身。

  薛鸢发现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想法很矛盾,她既不愿意鹿茗被门派找到、被抓回门派因盗走宝剑而遭受惩罚,又实在不愿意就这么一直没完没了的陪他们这么走下去。这两种矛盾的想法经常性因为心情的变化左右摇摆不定。

  现在她又多了另一个想法,如果可能她想回家看看,如今越来越邻近荆州,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迫切和强烈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