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虚与委蛇
隐山2017-04-26 10:013,212

  “好大的城楼啊!”

  走到城门前,鹿茗赞叹的说。

  进了城里,薛鸢总算歇了口气,这一路走来,自己是在太累了。而相反的是,鹿茗依然精神十足,正左顾右盼的四处张望,寻找着新奇的事物。事实上,似乎城里的一景一物在他看来无不都是新奇的,总是习惯性的一只手挡在额头向远处眺望,然后抓耳挠腮的乐呵呵的笑着。

  大概这就是他表现喜悦的独特方式吧。

  相比之下薛鸢却极为困乏,她从内心里对这个一路的同伴厌倦透顶。

  薛鸢领头到了一个比较清静的客栈住下,安顿好之后,薛鸢进了自己房里准备好好歇息片刻。

  “你不在自己房里呆着,到这里来干什么?”薛鸢正准备关上房门,却见鹿茗出现在自己房外,似乎是有什么事情。

  “那个……我想在外面玩一会儿,你去吗?”他抓着自己的后脑勺问。

  “天快黑了,”薛鸢看着外面的天空疲倦的说,“我不去了。你最好也别到处乱跑!”

  “哦……”鹿茗答应着,慢慢吞吞的回去了。

  真是个怪人。

  薛鸢关上了房门,心里想。

  她实在太累了,走了一整天的路,而且中途还没怎么正经吃点东西,现在吃过饭又有地方可以休息,她也根本顾不得其他事情了,只想倒头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当她躺在床上时,她又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安心睡着。

  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查到盗剑贼的下落,追回宝剑。可是跟盗剑贼一天的接触下来,自己却感觉对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恶,他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傻子。想到自己反倒还要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盗剑贼负责,给他安排住处,提醒他不要到处惹麻烦,薛鸢觉得自己碰上的事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恍然间薛鸢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毕竟自己跟他不熟,完全没必要为他做多余的担心。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说服他把剑送回天砀山去……该怎么跟他说呢?

  薛鸢感觉到有些困意了,干脆这样和衣躺着,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住了上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薛鸢醒来时,镇子已经相当安静了。大概街上的行人乃至客栈的客人也都歇息了。

  薛鸢感觉屋里有些闷,就走出房门,准备出去透透气。

  外面院子里,清风徐徐,是北方初夏夜晚的特有气息。漆黑的夜空中,繁星闪烁着。

  薛鸢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儿,聆听着草丛中鸣虫的叫声,心里想着要是自己没遇上这件事情,大概在天荡山会比现在要闲适和愉悦得多,至少不必为明天该怎么做而担心……

  想到这里,薛鸢有些无奈的转过身向鹿茗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她发现鹿茗的房门是敞开着的……

  这么晚了,他还没休息吗?薛鸢想,好奇的走了过去,往房里看了一眼。

  屋里没人。

  不会是趁机逃跑了吧,薛鸢心里一惊。要是这时候因为一时大意失去了盗剑贼的踪迹,自己得担多达罪责。

  薛鸢赶忙顺着敞开的房门闯了进去。

  还好,不像是走掉了的情形,薛鸢眼尖的发现那柄剑还被放置在床铺上。

  等薛鸢完全镇定下来,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

  大概他只是没听从自己的嘱咐,一个人出去玩了吧。薛鸢想。

  不过随即,薛鸢意识到自己考虑事情是多么的不周全,自己居然从未提防过那个盗剑贼!

  如果对方是十分有心计的人,假装听从薛鸢的安排在客栈歇息,然后趁着薛鸢放松警惕,带着宝剑逃掉了,薛鸢又该如何打听他的下落呢。

  看来对方的确毫无心机。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闯到门派盗走那柄剑呢?薛鸢想不明白。

  她也不打算深究,便准备转身回房里去,她需要好好思考下如何应对这个盗剑贼……

  第二天一早,薛鸢便准备施行起昨天晚上考虑好的计划。

  这个计划并不冒险,但能否成功也都是个未知数。

  “走吧,我们上街四处转转,帮你打听一下,或许有人能看懂你那幅地图!”薛鸢主动对鹿茗提议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两人开始在大街上四处询问地图上标注的几个地名,或是干脆拿出那幅地图来,让人帮忙看。然而整个上午的时间里,既没有人看懂了那幅地图所描绘的区域,也没人能对地图上标注的地名给出个圆满的说法。

  然而薛鸢并不为此感到气馁。

  她并非当真要帮鹿茗寻找回去的方法,她不过想带着盗剑贼、还有那柄剑四处招摇过市,引得街上人们的注意。只有这样,才能方便下山追查盗剑贼下落的同门找到自己。

  薛鸢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应付这么头疼的问题必然行不通,她只能寄希望得到同门的支援,把这个棘手的事情交给更有经验的人来处理。

  有时候薛鸢甚至冒出这么个大胆的想法来,既然鹿茗对这里的任何地方都不熟悉,自己甚至可以假意带他四处打探,然后绕着跟先前来川都不一样的路回到敬天镇,之后再把他骗回天荡山。

  这实在是个把宝剑带回门派的绝佳方法,毕竟即便是同门赶过来支援,估计对于如何把这柄宝剑运回门派也都是个难题。

  当然,薛鸢并没有将这个想起来简单易行的办法施行起来。她一方面觉得这么欺骗鹿茗自己实在于心不忍,自己这样做跟欺骗老实人、欺骗傻子没什么区别(虽说鹿茗盗剑的行为丝毫不是一个老实人该有的行径,何况此举给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另一方面,薛鸢权衡了一下还是觉得此举风险很大,如若被对方识破,不仅给自己会带来危险,搞不好还会彻底失去盗剑贼的行踪。

  她起初觉得,自己的这个计策应该是很有可能获得成功。虽然薛鸢并没有刻意留下什么线索方便别人追上他们,可从敬天镇到这里路途并不算遥远,应该很快就会有门派弟子追查到这里来的。

  然而现实却让薛鸢有些失望不已。薛鸢带着鹿茗尽量都在人多的闹市假意四处打探消息,然而直到快要天黑了,仍旧没有其他同门的消息,这让薛鸢有些大失所望。

  一番思量之后,薛鸢又有了其他注意。与其等候门派找寻盗剑贼下落到这里来,不如自己主动向门派发求救信请求支援。

  她真心懊恼为何没有早些想到这个方法。

  到了晚上,薛鸢趁着鹿茗休息之后,悄悄来到了驿站,她想尽快给门派发送消息。

  “老板,我想送一封信,尽快送到天荡山!”薛鸢对驿站伙计说道。

  “我们最远只能送到北边的敬天镇,用信鸽去,很快。明天一早放出去,不到两个时辰就能送达!”驿站伙计说道。

  “不能帮忙送到天荡山吗?”薛鸢问。

  “那这个就实在无能为力了,”伙计为难的说,“您也知道修行门派的规矩,我们外人一般很难进入那里。即便是信鸽,要飞那么远也不太可能,我们的鸽子都只传到到附近的大小城镇。”

  薛鸢有些为难了。如果信只能送达敬天镇,自己的信何时能被门派收到就实在很难说了。

  薛鸢很清楚门派的规矩,派中弟子往来的信件都是弟子下山的时候顺带捎回门派的,如果运气好自己的信能够明天抵达门派然后得到门派支援;可如果运气不够好,自己的信件要等到两三天后才被门派收到也是有可能的。两三天时间,薛鸢实在不敢担保自己有办法困住盗剑贼不离开这个地方。

  “没有其他方法吗?”薛鸢焦急的问。

  “敬天镇的驿站,经常有天荡山的弟子下来取信。你将信件传到哪里,运气好的话很快就有人能带上山了。”伙计说,“姑娘你若是真有急事,倒还不如派个人亲自送到山上。”

  薛鸢叹了口气,为这种无奈的境况感到头疼不已。左右两难之下,最终她还是决定碰碰运气,将信件交由驿站伙计,嘱咐他一定要在明天尽早发出去。

  回到客房,薛鸢心里暗自祈祷老天保佑,这封信一定要尽快被同门弟子带回门派。

  她深信门派收到信之后,一定会及时派人来跟鹿茗交涉的,这样自己就可以抽身出去,让这趟十分无趣的“旅行”划上终点。

  她心里幻想着第二天门派弟子赶来,很顺利的把宝剑夺回。

  可是一想到跟自己同行了两天的这个不通世故的盗剑贼,薛鸢却觉得自己心里交织了同情和歉疚的复杂心情。不知道门派会对他的盗剑行为作出怎么样的惩罚,也不知道他能否为自己的行为有一个合适的辩解。虽说自己完全是为了追回门派的东西不得已对他施行阴奉阳违的诡计,可薛鸢总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对不起他。

  “我实在没理由为这个不相干的盗剑贼担忧那么多!”薛鸢最终狠下心来告诫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