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敬天小镇
隐山2017-04-24 18:353,256

  走了没多久,道路两旁没有了高大树林和灌木丛的遮挡,已经能借助微弱的月光看清道路。薛鸢放心了许多,不用再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踩空,或是踩到毒蛇之类的野兽,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正走着,前方传来一声“呜呜”的叫声——像是什么动物在吃东西发出的声音。薛鸢不敢太过莽撞的走过去,生怕那是什么厉害的猛兽。她停住了脚,借助月光,勉强分辨出道路前方那只不过是一只猫的轮廓,不由得放心了许多。

  当薛鸢走进那只猫的时候,那只猫正好吃完自己的夜宵,它舔了舔嘴冲着薛鸢叫了一声,开始也顺着道路往回走。薛鸢任由它走在前面,看着它迈着轻快的步伐顺着道路走着。

  走过一座宽阔的石桥,前面便是一大片广阔的农田。又走了几步,一户人家出现在前方不远处,那只猫突然加快了脚步奔跑起来朝着家里赶去。很快,薛鸢就只能看见一个起伏不断的模糊影子消失在了前方。薛鸢真希望它能继续陪着自己走下去而不要这么快跑掉,也许它不是个特别理想的伙伴,但至少有这只猫跟自己同路还是不错的,它能让人感觉到安心、消除畏惧黑夜和未知的恐惧。

  它大概是晚上出来给自己捉了一只田鼠吃,此刻着急回家睡大觉了。薛鸢心里想。想起也爱养猫的母亲说过,家猫吃了田鼠多半会呕吐的,也不知道这只猫会怎样。

  薛鸢觉得真是不可思议,此刻自己竟然还有心思为一只猫担忧着。其实她倒更应该为自己担心,因为这个时候自己恐怕很难在镇子上找到歇息的地方了。

  薛鸢来到了镇上,街上已经没有了灯火,更加没有了行人。这是自己能够预料到的。客栈也已经关门了,可即便客栈还能让她住宿,自己临时决定下山也没带着银两,她只能另想办法度过今晚了。

  走过两条街,然后穿过一条狭窄的巷道,薛鸢停了下来。仔细辨认着四周,确认印象中四处屋舍的位置。这时,她身旁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传来了几声狗吠。薛鸢被吓了一跳,等平静下来,她终于看见了自己正寻找着的那个地方。

  那是这个镇上的一座城隍庙。庙不大,平时并没有人看守,只在特定时节供人上香祈福用。

  薛鸢走了进去。

  环顾四周,庙里基本上空空如也。正前方是一尊城隍菩萨的塑像,供桌上还燃烧着两只蜡烛,当中香炉里还有几柱香,已经快烧到尽头了,依然飘散着屡屡青烟。

  薛鸢找了一处避风的角落,依靠着墙壁蹲坐下来,满心希望自己能够承受的了这夜晚的寒冷……

  第二天早上,薛鸢被一阵欢呼声给惊醒了。走出城隍庙,一阵阵凉风吹来让人感到格外凉爽。远处三四个孩子正围着一棵树追逐打闹,薛鸢觉得自己大概就是被他们吵醒的。

  薛鸢想起昨晚有惊无险的路程,禁不住还是一阵阵害怕,她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四处打探一下盗剑贼的下落。但因为考虑到盗剑贼昨晚出没的时间太晚,即使他当真一路往东路过这个镇子应该也没什么人会留意到。想到这里,薛鸢又觉得自己还是赶紧回禀门派比较好。

  集镇上已经较为热闹了,各种摊点都张罗着、忙碌着,全然一副繁荣闹市的景象。也许是小镇上最近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吧,时不时的总有三三两两的一群人凑在一起,像是在议论着什么。薛鸢心里有些好奇,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值得大家如此热衷的谈论。

  每当薛鸢快靠近那些谈论的人群时,谈论的话题却突然止住了,行人若无其事般的行走起来,商铺也继续忙碌着,似乎是对薛鸢在避讳着什么。

  这实在太奇怪了!镇子上的人们一直对天荡山很为敬仰,要在以前,看见门派弟子行走在街上他们大都会热情的打招呼。

  这样的情况遇见了几次,薛鸢不禁有些犯嘀咕。似乎是他们讨论的话题,与自己有莫大关系。

  转过一个街角,偶然间,一群人谈论的内容断断续续的飘进了薛鸢耳中。

  “……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么怪诞的话……”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的声音说。

  “大清早看见有好几个天荡山的弟子在四处打探,错不了……”另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说。

  “不可能吧,谁有那么大本事……”另一个年轻人质疑的说。

  “可真是怪事,谁那么大胆敢去偷那柄剑……”

  …………

  薛鸢听出来了,剑悬阁前的宝剑被盗的事已经流传开了,而且门派还派了人下山在四处打探。这倒不错,自己只要找到门派中人,大概就能确定自己该怎么做了。

  于是他该忙在镇子上四处奔走,寻找同门的身影……

  然而,事情并没有薛鸢预料的那么顺利。转了大半个集镇,既没有同门的消息,也没有找到盗剑贼的踪影。

  薛鸢寻思只有一种可能,过了那么久,盗剑贼估计早已离开了这个镇子,其他弟子恐怕也去其他地方打探消息了。薛鸢感到有些无奈,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转眼成了泡影。

  行走到城镇东边已经快跟临村接壤的地界,薛鸢才想起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此刻腹中集锦难耐,只好在道路边一个小茶馆坐下,想买些吃的充饥。

  这是一个并不大的茶馆,距离此处不远,便有一条大路。大概是出于对水源的考虑吧,店家将茶馆安置在了靠近河流的这条比较僻静的小路边。即便如此,大路上来往的客人似乎还是愿意绕些路走到茶馆歇脚。

  不大的茶馆里,客人你来我往,等到薛鸢吃完东西,客人已经寥寥无几。店家忙着收拾起桌子,以便迎接下一波客人的到来。薛鸢站起身来,想打听一下今天有没有同门路过这里。

  “客官要走哇!”店家朝着一位正要迈步出门的客人打着招呼。

  “哦……”那人似乎是没料到店家会跟自己打招呼,回转身来,挠了挠头,不知所以的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

  薛鸢看着这位客人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等到那人走到茶馆门前树立的那杆挂着大大的“茶”字的旗杆时,薛鸢才看到令自己心头一震的东西,那柄原本属于天荡山的宝剑。

  薛鸢追到门边,继续往外望了一眼,心不自觉的狂跳起来。不会那么巧吧……自己从昨晚追到现在都毫无踪影的盗剑贼,竟然在这里碰上了。

  “店家,刚才那位客人,什么时候来的?”薛鸢回过身来向正在收拾桌子的店家询问起来。

  “哦,你说他呀……昨晚上就来了。晚上已经很晚了,正要关门打烊,他说要在这里休息一晚。可这里除了掌柜和几个伙计的住房,也没客房供人歇息,没办法只好让他在柴房住了一夜……”

  “他可真是一个怪人……像是没怎么跟人接触过一样。问他什么话,总是爱理不理,要不就回答的是总莫名其妙……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店家一面收拾着,一面自顾自的说。

  “那……”薛鸢有些犯难,似乎丝毫打听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知道他要去哪儿吗?”

  店家摇了摇头,“这个不清楚……不过早上,他倒是拿着一副地图询问什么地方来着。可是那地图上的地名,我根本一个也没听说过。问了掌柜,也说不知道……”

  薛鸢没敢多问,将自己应付的钱放在桌上,便立刻追了上去。

  “你等一下!”薛鸢对那少年高声喊道。

  少年似乎没意识到薛鸢是在叫喊他,一直等到薛鸢追上去拦在了他面前,他才停了下来。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他有些疑惑的问。

  “这柄剑,你不能带走!”薛鸢毅然决然的说。

  少年似乎还有些迷惑。

  “为什么不能带走,梁伯告诉我说,这是我爹的东西啊,我为什么不能拿……”

  他挠了挠头显得很不理解。

  “说什么胡话,这剑在天荡山悬挂了几百年,怎么就成了你爹的东西了!”薛鸢有些气恼,分不清眼前这少年究竟是装糊涂,还是当真太傻,被人忽悠了不知轻重的盗走了宝剑。

  薛鸢显得有些着急,便准备伸手去抢夺少年背负在背上的宝剑。可就在那一瞬间,薛鸢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的大脑有些晕晕乎乎,像是突然困意来袭。这是几乎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薛鸢几乎有些站立不稳,头脑却异常清醒。

  “糟了,看来是中招了……”她心想。可她分明见到刚才自己抢夺宝剑之时,那少年不过闪身躲避了一下,他用的什么手法让自己此刻如此犯困?

  薛鸢强打着精神想防备眼前少年的其他手段,却见他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他问。

  是不是刚才自己在茶馆吃的东西有问题,他们会不会跟眼前这个少年是一伙的?

  薛鸢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恐怖的事情,可她感觉自己支撑不住了,随时会倒下去。

  他们究竟会对自己怎么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