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宝剑被盗
隐山2017-04-24 18:353,366

  天荡山地处雍州的西北,同其他四大门派(大众行、无稽崖、夫裕峰、太城谷)一起,是五灵修道中赫赫有名的修真门派。在这个门派,修真的弟子往往都拥有各种神通,而在山下得普通百姓看来,他们出神入化、堪比神人。而且山上不少奇特景观也被人们叹为观止,这其中就有剑悬阁门外的那把悬空的宝剑。

  据说那把剑悬在空中已经有几百年了,它无所凭借的悬在空中,似乎是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将它挂在那里。而且那把剑本身也异常的怪异——它比普通的剑要大一倍左右,没有开锋。因为它高高悬在空中的缘故,很少有人仔细看过它的模样。但据说,这把剑有几次竟然莫名其妙的掉下来过,门派里的长老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它重新升空回复到原来的位置,让它继续悬挂在那里。

  为什么要费劲让它悬挂在空中而不是把它放在什么安全的地方妥善保管,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那是由于那把剑太重——据说它有着与自身很不相称的重量,一般人根本没法拿得起它,所以也无法将其轻易移动到其他地方;而另外一种比较被认可的说法听起来却有些诡异,有人认为门派之所以将它悬挂在山门前,是因为要靠它镇压住山门方向的某些东西。

  长久以来它就悬挂在那里,也没多少人人费心的去深究它。倒是后来,门派在山上特意为它建造了一间很大的阁楼,命名为——剑悬阁。

  这天深夜,门派里已经极为安静了。弟子都已经回房休息,除了四处留有几个守夜的弟子,还在四处巡查走动,以防有顽皮的弟子深夜乱闯、私自下山或者到处玩闹没有按时归寝。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皎洁的月光洒满山上,整个门派宁静祥和……

  两名巡视的弟子巡视到了山门,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动,便往回走。一名弟子回过头去,再次看了一眼已经快要脱离他们视线的山门方向,而正是这不经意的一回头,让她发现剑悬阁外有些异样。

  一开始,她并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而且,如果不是不经意间的一回头,也许根本都不会意识到,因为那一切实在太快了。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剑悬阁前的那柄剑已经不复存在……这不由得让她发出一声惊呼,并痴痴呆呆的望着方才悬剑的位置,似乎认定了那只是自己眼花。然而,跟她一起巡视的另外一名弟子注意到了她的异常神情,也回过头向同一个方向望去。

  接着……

  “剑悬阁前的剑怎么不见了?!”

  凌宓诧异的说。

  “怎么可能,刚才还在……”薛鸢有些不敢相信的说,她超着剑悬阁方向小心翼翼的走了两步,可即使在这夜晚只能凭借着不太明朗的月光,也丝毫不会看错,剑悬阁前那片空地上方,一直悬空在那里的宝剑没了踪影!

  “糟了,宝剑肯定是被盗了!”凌宓有些慌张的道,“薛师妹,我马上去禀告掌门。你留在这里……或者去查看一下有没有可疑的人在附近,但切记不要轻举妄动……”

  没等说完,凌宓就转身朝后山掌门居所的方向跑去了。

  留下薛鸢一个人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事实。她慢慢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还是立马跑回山门看看,兴许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剑悬阁前的上空,没了那柄剑悬挂在哪里,显得是那么的不自然。起初薛鸢还抱着也许这只是跟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一样——剑从空中掉了下来的想法,虽然这在天荡山也算是大事,但总胜过剑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但事实上,剑悬阁前的广场空地上,除开那几尊装饰的石雕怪兽像以及香炉外,空无一物。

  薛鸢往山门方向走去,想顺着山门往山下望一眼,也许还能够有所收获。

  现实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借助着月光的照射,她分明看见山腰位置有些许可疑的迹象——一个背影陌生的人,正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山下走去。而他的手里的确拿着一柄剑,与那人的身材相比,那剑显得格外的大。毫无疑问,那就是之前还挂在剑悬阁前的那柄……

  同行前来巡查的师姐还没回来。

  薛鸢心里也清楚,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顺利找到掌门然后赶回来,因为此刻根本不知道掌门身在何处,也许是回了后山卧房休息,也许还在天仙阁处理一天的事物,甚至有可能下山办事根本还没回来……薛鸢只盼着师姐能在途中遇上一位能做得了主的长辈师叔、师伯,能快些回来。

  焦急的等待了好一会儿,薛鸢回头张望了几眼,希望能看见师姐同掌门朝这边快步走来……但那只是一种奢望。

  此刻盗剑贼已经没影儿了,如果不赶快追上去,只怕是很难再寻觅到他的踪迹。薛鸢权衡了以下,觉得自己快些追上去,也许还能赶上下山抓住盗剑贼,虽说自己对有无能力夺回宝剑并没把握,但好歹能知道盗剑贼的去向,无论如何远胜过站在这里无所事事。

  薛鸢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已经是深夜了,沿着山道一路走下去都显得格外安静。皎洁的月光照射在草木上,给道路上投下斑驳陆离的影子,让原本清净的深夜变得有些许诡异。然而,这一切都无法与今夜宝剑被盗的诡异能让人更加震惊。

  为什么那柄据说一般人根本无法拿得动的剑,居然有人能够把它盗走,而且只是在一瞬间的功夫!一开始四处巡视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即使上山的道路上也在那时留心察看过。似乎盗剑的人是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了山上,然后盗走了剑,随后顺着山道下山而去。

  薛鸢心里踌躇着,眼看就要到达山底,而前方的道路也都笼罩在了山体的阴影之下。虽说这条道路对经常上下山的弟子来说已经比较熟悉,但毕竟已经是深夜,草木投射下来的影子、草丛在漆黑的地上呈现出的那一团黑影,以及道路原本坑洼不平,使得薛鸢不得不慢了下来。

  终于来到了山脚下。

  山下有三条道路通往不同的方向,一条往东,一条往西,一条往南。东边可以通往距离最近的一个镇子——敬天镇;而往西的道路则通往杳无人烟的戈壁沙漠;南边的道路则是深山密林,道路艰险而且漫长,要几天的路程才能走出荒无人烟的深山。薛鸢稍做迟疑,最终决定顺着往东的道路前行。

  走了好一会儿,却丝毫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薛鸢停在那里,回头往天砀山方向望了一眼,自己已经走的很远了,却依然一无所获。薛鸢茫然站在那里,过了好一阵,才有些后悔不该下山来。也许应该听从师姐的话,在山门等候掌门过来的。

  不过既然都走到这个地步了,薛鸢也没办法回头,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前面的道路越发崎岖坎坷,因为已经进入密林的缘故,月光已经很难照射进来,所以薛鸢已经无法看清脚下的道路了。好几次她都走的偏离了道路,等她差点撞到树上,才意识到这一点。

  就这样在漆黑中艰难的行进着……

  摸黑行走了好一会儿,薛鸢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带有几张火灵符,这些符咒原本就是巡视时在暗处用以照明用的,自己在黑暗中行走了半天居然忘记了。她立刻默念咒语引燃了一张,凭借火灵符燃烧发出的光芒薛鸢总算可以在一片漆黑的密林中安然行走了。

  这条道路她走过不少次,可从来没感觉到这片密林有这么大,穿过密林的道路有这么漫长。

  大约又走了半刻钟的时间,她终于能看见道路前方的微弱光芒了。能看见月光,说明自己终于走出了密林。

  薛鸢加快了脚步。

  突然,前面漆黑的林子里,有什么东西一窜而过,“簌”的一声差点吓的薛鸢惊声尖叫起来。好半天让跳动不已的心平复下来,薛鸢才恍恍惚惚的意识到,刚才那个冬季说不定那就是盗剑贼慌不择路发出的。薛鸢一边犹豫着一边努力壮着胆子往那个方向挪动,可是当她走到哪里,又觉得刚才的动静也许不过是一只受了惊吓的野兽一窜而过发出的。

  薛鸢继续往前走着。然而随着她感觉到疲惫不堪和困倦的同时,她也越发意识到自己此行的徒劳。她没能及时下山追赶盗剑贼,而这一路上又失去了他的踪迹,加上自己仅仅是靠推测而选择了这条往东的道路,这一切使得薛鸢觉得自己能追上盗剑贼的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一想到这里,薛鸢困惑的停了下来,迷茫的站在了道路中央。

  然而这时候她意识到自己已经走的太远,不可能回头了。回头望去,天荡山的影子都见不着了。

  薛鸢暗自祈祷自己没有因为摸黑乱窜而迷失了道路。

  她在黑暗中转了一圈,想借助着月光辨认出自己的所在。顺着这条道路,前面不远就是敬天镇了,休息时间山上的弟子还经常下山去那里买东西,所以对这条道路再熟悉不过了。她觉得与其现在返回山上,还不如去前面镇子上找个安歇之地,随后再认真考虑追查盗剑贼下落的事情。

  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她也没有精力继续在这漆黑的道路上继续远涉,还不得不经受着疑虑、恐惧等各种不安。她下定了决心,便继续朝着那个小镇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剑传闻之元羲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