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大火灭情尽十年情
才才2017-05-09 14:493,773

  玄爵被南宫天缘这句话惊住,什么叫做:我的妹妹不劳你费心,这小子搞没搞清楚这究竟是谁的妹妹啊!

  玄爵懒得和他浪费时间,仗着自己的力量,硬是从南宫天缘手中抢过南宫天音。

  等北堂天剑那个家伙来了,是断然不会让自己带妹妹回雪国的。

  费尽心思找寻了近十年,才找到的妹妹,若在任由北堂天剑再把她藏起来,要再找到,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把小音还给我——”

  南宫天缘深知,凭眼前这看上去美轮美奂的人,要弄死自己,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南宫天音是他唯一的妹妹,他允诺过的妹妹的,今生今世一定会保护她。

  顾不上青檀儿的阻挠,南宫天缘才近玄爵的身边,就被玄爵冰袖一扬,打去老远。

  顿时头昏眼花,意识渐渐消失,隐隐约约间,见冰衣男子抱着妹妹飞入天际,消失在虚空。

  “小音!妹妹!”

  南宫天缘心如刀绞,一口闷血不要钱似的喷出,撒得青青草地里一片血腥味,之后完全不省人事。

  玄爵隐在虚空中,看着南宫天缘被南宫凰然兄妹二人带走后,才离开。

  看得出来,那小子很在意自己的妹妹,但他配不上雪国最高贵的公主。

  雪国,龙渊涧

  站在天雷地火前,玄爵看着怀中的妹妹,冰眸中倾世柔情毫不吝啬的,抿唇轻扬:“罡儿,回家了,哥哥让你当女王,哥哥当你永生永世的守护者”

  刚踏入天雷地火中,南宫天音从昏迷状态中惊醒,撕心裂肺的惨叫。

  “罡儿!”

  玄爵被她突如其来的惨叫吓得六神无主,忙退回去。

  “怎么可能!怎么回事?”

  “她是南宫天音,不是雪国公主,当然承受不了天地的恩泽”

  此时虚空暗涌,一鹤发童颜的白衣男子,面容雅致如温玉,平和无害而来。

  “你也是神王?”

  玄爵抱着妹妹,冰眸上下打量着这来历不明,但修为绝对不低于他这个神王的人。

  他的面容竟有几分像自己的母亲,也是那样的精致优雅和大方。

  玄爵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轮廓,自己是母亲的孩儿,长的和母亲几乎一模一样,尚且说得过去。

  但这个人又如何解释,看他虽白发,但他的面容居然是那样的俊雅英宇。

  见玄爵一头雾水,南宫可棋依旧平和道:“把小音还来,你放心,南宫家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

  “南宫家?”

  “你母亲南宫可画的家,我们也是她的亲人”

  南宫可棋雅致如温的脸上微微一笑,将手伸出。

  他的力量看是毫无波澜,但是却那么让人无法抗拒,单单一个伸手的动作就已经让人失去抵抗的力量。

  “原来北堂天剑是把妹妹放在了外祖家”

  但,他还是不放心,刚刚那种事情要是再发生呢!自己出一趟雪国也不容易啊!

  别人给妹妹的保护,怎么及得上自己的千分之一呢?

  “这龙渊涧,小音过不去,天地的力量足以使她灰飞烟灭,你考虑也没用”

  南宫可棋不温不火的浅道,貌似如果玄爵如果不听劝,那么南宫天音就必死无疑。

  玄爵虽是神王,但对于天地的的力量而言,他实在是太弱了。

  “我偏不信”

  玄爵单手起印,将月符包裹住南宫天音,又踏入龙渊涧,可是怀中的人依旧是一样,痛彻心扉。

  前前后后十次,几乎费尽自己的灵力,还是一样,眼看自己的妹妹呼吸脉搏越来越弱,他只好放弃。

  双手将妹妹递过,眼看南宫可棋抱着妹妹遁入虚空离去,无影无踪。

  玄爵一阵落寞,好不容易才寻到的妹妹就这样又离开自己,心中要变得更强大的念头蓦然而生。

  眼前的龙渊涧,天雷地火依旧是那样嚣张跋扈,似乎在嘲笑他无能。

  一脚踏入,冷眼高扬,不屑一顾:“天地不可抗是吗?我偏偏要斗到你服”

  天地似不满有人挑战它的权威,天雷加粗狂啸,地火加剧燃烧,毫不留情的击向玄爵。

  “滚,贼天”

  玄爵冰眸冷傲,冰袖用力一挥,将天雷挥去老远,地火也被他一掌拍下,四下散开。

  也许是老天也怜惜他傲骨冰清玉洁,不在为难他,将一切化为平静。

  幽城,南宫府。

  南宫府前,白玉石砌成的百级石梯上,南宫天缘修长的身躯落寞的望着碧蓝如湖的天空,双目空洞,似在寻一件世间最珍贵的宝物,生怕找不到了。

  他几乎是被南宫杵几人捆着回来的,南宫杵几人为了捆他,差不多被他打了个半死,躺了半个月,灵草仙花用了不少,硬是没见好。

  “小音,你在哪儿啊!”

  他多希望,被带走消失的人是自己,受尽世间苦难也无所谓,只要妹妹安好,他什么都愿意的。

  空洞的双眼中满是南宫天音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

  脸颊一阵温热滚过,他居然流泪了,他自却不惊讶,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滴泪,可是流得却一点价值都没有。

  抱着头,坐在台阶上,直到夜深。

  他一直连续不吃不喝,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在南宫府门前坐了好几天,整个人都面黄肌瘦,毫无少年朝气。

  笠日,初晨,南宫天缘靠在南宫府大门前的白玉石狮前,依旧双眼空洞无物。

  突然间漂泊大雨倾盆而下,但却并没有淋到他,他转身看去,只见青檀儿握着油伞,立在他身后。

  荷花油伞,小音也很喜欢啊!

  下雨天,小音不喜欢打伞,就喜欢躲在他的怀里,让他遮着,咯咯的笑。

  半天,他接过雨伞,替青檀儿遮住,似有些好奇:“青檀姑娘,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青檀儿半分娇羞半分心疼,看着他苍白无色的脸:“家族五年一次的大会就要还有两个月就要开始了,各分家中优秀的小辈都会被推荐来”

  南宫天缘无力点点头,身子有些撑不住,差点晕倒,好在青檀儿将他扶着。

  “你也要参加?”

  青檀儿摇摇头,巧笑:“我陪哥哥来的,就是想看看缘少爷你”

  “缘少爷,你也会参加吗?”

  南宫天缘垂下眼眸,看看她,答道:“家族中优秀的小辈会送入各大宗派,如果能耐不错,就会被选入宗派,背井离乡”

  “如果能有小辈进入宗派,无论从个人和家族来讲,都是无上的荣耀啊!”

  南宫天缘被她扶着,似笑非笑:“可我只稀罕我的小音!”

  “噢!是吗?”

  青檀儿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扬起笑脸:“缘少爷,我扶你回去吧!你在这样,生病了,音小姐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青檀儿将南宫天缘的手放在自己肩膀上,南宫天缘却将手收回:“我在等等,兴许小音等一下就来了”

  他带小音出去玩时,小音总跟不上他,每次回家时,他都要在这石狮前等她,她总是一次比一次回来得晚。这一次,也许在等等,她就会回来了。

  “缘少爷!”

  青檀儿默默的陪在他身后,给他撑伞,奈何他个子太高,青檀儿才及他肩,只能惦着脚尖。

  不料脚下一滑,撞上他,被他反身接在怀里。

  此时,虚空之上,一桃色萝裙少女,脚踏紫剑,清冽英气的剪水春眸狠狠瞪着眼下的一幕。片刻,飞入古月阁。

  南宫家族这些日子有不少分家的人陆陆续续到来,四处都热闹,惟独古月阁比较安静。

  古月阁是书三爷一家住的地方,家族大会临近,书三爷和三夫人舞迟暮少不得要去打点,几乎不回来,南宫天缘又不许任何人靠近,所以有些冷清。

  倒是南宫天音被二叔带回来后,就一直在神农顶,二叔给她一些御剑飞行的心法,她便一直在研究。

  加上那个神秘的白衣人的指导,精进很快。

  还好有那个神秘的白衣人经常来看她,教她武学心法,南宫天音就是那种,只要得一本武学,那半年不出门都可以的。

  知道今日,二叔见她恢复得差不多了,就让她回家,谁知道,一回来就看见刚刚那个画面。

  落到古月阁,南宫天音就直奔南宫天缘的房间奔去,一脚蹬开房门,仿佛那房门就是南宫天缘。

  七上八下的把南宫天缘的房间翻的惨不忍睹,终于将自己送他的所有东西全翻出来了。扔在院子里。

  转身又往自己房间跑去,一心想着以后恩断义绝,抱了一大堆南宫天缘送自己的东西,扔出去。来来回回几趟,还是有许多。

  是的,南宫天缘几乎每天都会给南宫天音送礼物,而南宫天音的房间里全是南宫天缘送的东西,包括床单被罩,踏板,就连地毯铜镜也是南宫天缘特意定做给她的。

  为了装下南宫天缘送的东西,爹爹和娘亲已经把自己的大房间让给她了。

  “哼,搬不了,就一把火把这房间烧了,从此以后,恩断义绝,谁也不认识谁!”

  找来火把和油,一切就绪,一把大火迅速伸上高空。

  见那些被扔在院子里的东西,南宫天音一件也不想留,既然要恩断义绝,那就断得干净利落些。

  当下抱起那些东西,扔进大火中。

  最后一个玄黑色的锦盒,里面是二叔送南宫天缘的雪莲金果,一共有两个,南宫天缘送了她一个。

  据说是有灵之物,自己一直当宝贝,给他留着。

  不过如今看来也没必要留着了。

  犹豫半天,还是一把扔进火海。

  那锦盒刚扔进大火中,那个神秘的白衣人边立马现身。

  “南宫天音,你干了什么蠢事!”

  南宫天音看着白衣人,他虽带着面纱,但每一次他来时,自己都能感觉到,面纱出尘脱俗的容颜,一定柔善如春风。

  “不就烧了一些破东西吗?”

  “那颗雪莲果是南宫天缘的命!它若毁了,南宫天缘必定活不成”

  “你胡说什么呢!”

  南宫天音看着他,有些惊慌,脑子里立马冒出南宫天缘的那句话:“这颗金果就送给你,二叔说这果子比哥哥的还重要,你得替哥哥好生护着”

  “哥哥——”

  正当南宫天音发懵时,南宫家救火的人已经赶到。

  他们见到南宫天音时也是大吃一惊。

  “音小姐,快躲开,这儿危险!”

  但南宫天音哪里听得进去,推开那些拉自己的人,一把冲进自己放的火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