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流氓欺身
才才2018-04-03 16:423,633

  南宫天音刚至茶馆外,整个青霞镇便开始晃动动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讨一株冰花,就只见空中数到流光飞过。

  周围也有不少修灵者就此化作流光飞去,是哥哥说的灵兽出现了。看来青霞镇上不少人都是为灵兽而来。

  本是为看美男和求灵花来的一些少女见此情况,也匆匆离去。

  随着流光飞去的方向,南宫天音忙追上去,也没心思去要花,虽然不会像他们那样飞得高高的,但自己的轻功还是不错的。

  玄爵在茶馆内见南宫天音离去,摇摇头,跟在身后,准备等一下就带她回家。

  才跟了一会儿,硬是被北堂天剑拦住。

  别人是在天上飞,南宫天音是在地上飞,青霞镇山林又多,一时间她居然迷路了。

  “可恶!南宫天缘,我都走丢了,你还不来找我”

  无处撒气,见一玄色巨石立于身侧不远,一拳怒气轰上去,巨石轻颤几下,纹丝不动。

  “破石头,就连你也欺负我!”

  又是几拳,巨石依旧毫坚固。反倒是自己的手上泛起了一团冰色的痕迹。

  “哎呦”林中惊起一群飞鸟。

  南宫天音收回拳头循声望去,不免哈哈大笑。

  原来是一个干瘦猥琐的小老头和一个高瘦的男子从天上掉了下来,正摔得狼狈。

  “小丫头,你笑什么笑,抽你信不”

  干瘦猥琐的小老头闻声抬眼,只见南宫天音笑得花枝乱颤,眼中蓦然生起一丝邪念。

  “哟,模样生得真是水灵!”

  瘦的猥琐老头发出怪里怪气的声音,几乎要陷入头颅里的眼珠泛着淫笑,走近南宫天音。

  “丑八怪,看什么看!信不信本小姐挖了你的眼珠子,拿去喂狗!”

  “哟呵,还是个小辣椒——,我喜欢!”

  猥琐老头吸了吸鼻子,正欲动手,却被同来的那人叫住:“蝠长老,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吧,灵兽事大,不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吗?误了皇子的大事,可不好——”

  被称为蝠长老那干瘦的猥琐老头闻言不悦:“这小丫头可比星辰皇子送我的那些庸脂俗粉不知要好上几百倍,光是容貌就是已经让本座欲罢不能了!”

  “蝠长老,这小丫头衣华丽,怕是哪个大家族的小姐,还是小心为妙!”

  猥琐老头板着脸,朝身后的清瘦男子狠狠一瞪,真他妈的扫兴,星辰皇子怎么就收了这么个婆婆妈妈的啰嗦鬼。

  二人光顾着争吵,把南宫天音晾在一边。

  南宫天音这是第一次安安静静的听别人在讨论怎么处置她。

  终于,南宫天音听了半天听出了端倪。

  原来这二人也是为神兽而来,为抄近路,过着片树林上空时,居然灵力尽失,摔了下来。

  说来也怪,二人的修为应该都不低,但在这片林中,他们的灵力根本就无法使用。

  按照这样来说,这二人无法使用灵力,那就是普通人,若他二人武学不高,南宫天音这个武学天才岂不是要占上风。

  想到此,南宫天音满脸嚣张跋扈,正愁没人撒气,遇到两个废物,她还不得好好利用利用。

  “你这个丑八怪,刚刚是对本小姐动了邪念了吧!”

  “你——”

  蝠鲼干瘦枯黄的脸上遽然冷崩,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丑八怪,这小丫头不识好歹,一连骂了好几句,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说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小丫头片子,你再骂!本座要你好看”

  “丑八怪,丑八怪,你妈都嫌你丑”

  蝠鲼怒不可及:“星辰皇子都不敢说本座丑,看本座弄死你”

  “好啊!本小姐也不介意替你家主子教训你!”

  蝠鲼欺身前去,料定这女娃娃也没什么本事,也没太把她放在眼里,脑子里全是香艳场面。

  才近身,便被南宫天音连脚踢起,踹入虚空。

  南宫天音起身凌空,反身一脚,不偏不倚狠狠踢在他小腹上,他便如炮弹般砸在那块玄色巨石上。

  一口血不要钱似的喷在巨石上,蝠鲼捂着小腹,本就猥琐的脸更加难看。

  “匡衡南,你还不动手!”

  清瘦男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嘲讽道:“是你自己色胆包天,自作自受,堂堂皇子的护法,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斗不过,不知道星辰皇子知道了会是什么表情,在下是期待的很呢?”

  南宫天音十多年来不修灵,一心全在武学上,二叔给她的武功秘籍全是上品,加之那个白袍人精心教导。

  对付那些稍有修为的小辈尚且不落下风,更何况蝠鲼这种强大修为不能用,又不专于武学的人,简单。

  在南宫天音面前,无论以前蝠鲼的修为有多高,现在都是一个废物。

  “嘿,丑老头,看见没,你的同伙都想看你的笑话,那本小姐就不客气了”

  扬拳一挥,蝠鲼忙躲身,南宫天音一拳砸在巨石上。

  蝠鲼当下一伸手,势要去掐南宫天音的脖子,岂料只扯下了南宫天音脖子上的竹哨,愤愤不平的丢入草间。

  “我的哨子!”

  “老怪物,老子剁了你”

  南宫天音暴走,指尖绕起一层紫气,双手合十,紫气遽然增多,化成一只巨大的紫气剑。

  二人大惊:“玄灵宗的聚气心法”

  匡衡南更是双目瞪圆:“无上剑宗聚气成剑”

  南宫天音不修灵而习武,这片林子对于武学倒是毫不压制。

  这小丫头居然有两大宗派的无上武学。

  “什么,无上剑宗?”

  蝠鲼终于意识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九州八大宗派,以玄灵宗实力最为雄厚,无上剑宗最为古老。

  。别说他只是一个区区皇子的护法,就算他是一朝帝王也不敢去得罪这些宗派。

  在九州大陆上,只有宗派才是王道,若无宗派庇护,就算一个泱泱大国毁灭也只不过是瞬间的事。

  她居然有玄灵宗和无上剑宗的武学,那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南宫天音挑眼冷笑,手指轻扬,正要将剑砍向蝠鲼。

  忽然间山摇地晃,巨大的轰鸣声似巨兽踏步而来。

  匡衡南仰天一看,大惊:“灵兽居然往这边来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们修为被压制的时候来。

  “什么鬼?”

  南宫天音被晃得站都站不稳,只得收回紫气剑,抬头看去。

  只见一巨大的紫色巨貂,挥舞着锋利巨大的尖爪,狂啸而来。貂一步,天地一颤。

  “这是天妖貂”匡衡南直接站立不稳,被震滚在地上,整个身子随着大地震动而震动。

  “天妖貂?”

  “这不是灵兽,是妖兽!”

  天妖貂临近这片树林时,似有些虔诚之感,脚步弱了下去,速度也放慢了不少。

  接着就是数到流光飞来,接近这片树林是全都落下来。

  好壮观的人肉雨!

  那些离天妖貂远的人还好,离得近的,在落下时,直接被天妖貂一掌变成暗红的血雾。

  “哇!”

  南宫天音正惊叹不已时,一道黑影在自己眼中逐渐扩大,接着南宫天音就看见上空一张龇牙咧嘴的脸,大叫着朝自己砸来。

  “又是那个流氓!”

  南宫天音躲闪不急,被南宫凰然砸压在身上。

  “啊!”

  “不要脸!”

  南宫天音缓过神来,只觉得自己胸上被什么东西压着,低眼一看,原来是南宫凰然那骨节分明的手,大小刚好包住不该包的地方。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将没回过神来的男宫凰然扇去老远,滚在蝠鲼身边。

  落下的众人也被这边的动静惊到,不自觉的朝这边看了看。

  只见一个华衣貌美的少女正在对一个粗衣少年拳打脚踢。

  这时候了,还有心思打架,不如留点力气来逃命。

  “臭丫头,大祸临头你还不停手,”

  蝠鲼老脸上布满郑重,惊恐的看着南宫天音身后正步步逼近的天妖貂,额间虚汗成滴。

  南宫凰然又是理亏,不敢还手,只得抱住自己的头任南宫天音狂扁。

  “你小子有点出息,行不,堂堂男子汉,连手都不敢还!”

  “我——”

  南宫凰然看着比自己还鼻青脸肿的蝠鲼,似有嘲笑之意:“总比一个瘦子被揍成胖子好”

  “小子,还不快跑!”

  见天妖貂逼近,蝠鲼忙喊一声,翻身就跑,消失得无影无踪。

  南宫凰然手疾眼快,立刻起身一把抱起南宫天音,跑得老远。

  其他人也躲得老远,该逃的也都逃得差不多了。

  毕竟灵力在这里完全被压制,硬要与这天妖貂斗,怕是讨不了好处。

  更何况,这里的修灵者那么多,便宜了别人的事,傻子才会干。

  “啊!放开我!小心我剁烂你的手,拿去喂狗”

  “是是是”

  南宫凰然连声应是,见天妖貂又朝他二人这边追来,又捞起南宫天音跑得老远。

  来来回回良久,这南宫凰然的力气像是永远都用不完一样,来来回回在跟天妖貂比力气。

  还有一些不甘心就此离去的修灵者,躲在林中暗处,希望能讨到一点好处。

  “你滚开”

  南宫天音被南宫凰然抱的怒火中烧,硬是一掌将他轰开。

  “不就是一只怪兽吗?”

  南宫天音指尖冒出一团紫气,片刻,一只巨大的紫气剑,现于空中,与天妖貂同高。

  “音小姐的剑很一般嘛!”

  南宫凰然望着南宫天音的聚气成的紫剑,似乎不满意的摇摇头。

  “你行你上啊!”

  南宫天音黛眉不屑一顾,任性的收回气剑,一脚把南宫凰然踢上前。

  “我上就我上,让你开开眼,什么才是剑”

  南宫凰然得意的拍了拍南宫天音烙在自己身上的脚印,划掌起印。

  片刻,至他掌间飞出一道火热的赤光,一把赤红剑,那赤剑上朱雀纹路清晰,带着古老的蛮荒之感,生于空中。锋利的剑气直逼天妖貂。

  “你怎么有和我一样的功法?”

  “音小姐,我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朱雀灵剑,你的剑只不过是一层气罢了”

  “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