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朱雀剑灵
才才2017-05-09 14:493,776

  来不及细说,天妖貂见朱雀灵剑,似有惧色,朝天狂啸一声,震得南宫凰然和南宫天音飞去老远,狠狠的砸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

  躲在林中等着捡便宜的一些修灵者,更是被震得几口血雾,落荒而逃。

  朱雀剑至阳,而妖皇至阴,正是相克。

  南宫凰然大惊,随手捞起衣袖将淌在下巴的鲜血胡乱一抹,双手合十。

  “这剑不听使唤”

  “小子,你顶多就是把朱雀灵剑重现于世间罢了,上古灵剑始终是有自己的主人的,怎么可能由你使唤!不自量力”

  至天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势如从远古时期穿越时空而来,无限荒凉。

  “那那那,怪兽会说话!”

  南宫天音结结巴巴的声音,手颤抖不停的指着巨大的天妖貂。

  此时,林间稀稀疏疏穿来几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小音”

  “哥哥”

  南宫天音见是南宫天缘来,当下恐惧感烟消云散。

  但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女的,令自己十分不悦。

  “还带了个拖油瓶!”

  “你胡说什么呢!”

  南宫天缘见高空中赤剑高擦,而南宫凰然盘腿而坐双手合十,清朗的脸上布满几乎要爆破的青筋,额间虚汗成滴。不时抽搐着。

  “青檀儿,你哥哥练的武学是什么,气息怎么会如此乱?”

  “缘少爷,不必担心”

  青檀儿似乎对自己的哥哥有很大的信心,漫步至他身边,盘腿而坐,从容不迫的将手掌轻贴在他背上。

  一道暗流涌动,南宫凰然遽然睁眼,锐利冰冷的眼神全神贯注的盯着高空中的朱雀灵剑。

  那朱雀灵剑竟开始挥动,直砍天妖貂。

  “怎么可能听你使唤!”天妖貂大惊,起身一跃,落地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哥哥,这怪兽是什么?居然会说人话?”

  南宫天音反正没心情去看南宫凰然兄妹二人。

  倒是南宫天缘灵力不能用,又不能抛下那兄妹二人,心里面都快被火烧开了。

  “你不记得欢姐说过的吗?上古天妖貂一族为首的妖皇君临,为祸世间,妖皇与伏羲大神大战一百年,不敌伏羲大神,终而被封印”

  南宫天音大悟:“按照欢姐的说法,妖皇的封印难不成就在此地!”

  “保不齐!”

  “那这个臭流氓岂不是自寻死路?”

  “——”

  南宫天音话才刚落音,那天妖貂便一掌拍散南宫凰然聚起的朱雀灵剑,南宫凰然喷一口血雾,倒在青檀儿怀中。

  “哥哥,哥哥——”

  青檀儿护在南宫凰然身前,开口朝天妖貂大喊:“不要过来——,滚开!”

  天妖貂周身冒出浑浊的紫雾,将他团团的围住。

  片刻,紫雾散去,只见一妖艳绝伦的紫衣男子,玉指绕着娟娟青丝,妩媚妖娆。

  他微微勾着棱角分明的薄唇,望向下空的青檀儿,冷眼而笑。

  “本皇还是喜欢变成这个样子,多迷人呐!”

  转而面露狠色:“不自量力!原来是朱雀剑灵,难怪朱雀剑肯听他使唤”

  君临似笑非笑,踏步徐徐走向青檀儿,毫无善意。

  “万年之前的朱雀剑灵一剑之仇”

  君临掩唇冷笑,声音甚是骇人,一双扑朔迷离的桃花眼泛着欲除之而后快之感,一把将青檀儿吸在手上。

  “啊!”

  把青檀儿吸在手上后,妖皇手中蓦然燃气一团烈火,急忙将青檀儿扔出去。桃眼中杀意甚重,。

  这朱雀剑灵虽不似远古时那么强大,但依旧对自己有威胁,若不除,只怕他的灵体未出世,这肉身就已经没了。

  (妖皇君临,鬼王红衣,魔君桀蕤,肉身都是与灵体分开封印的,只不过妖皇本体是妖兽,他修得的人形被封印,本体却只是沉睡了几万,最近才醒来)

  “檀儿!”

  南宫凰然见自己的妹妹砸在地上,娇好的面容疼的扭曲,他面上泛狠,起身冲向妖皇,才不管他有多强大。

  还隔得老远就被被妖皇紫袖一挥,轰落在南宫天缘兄妹脚下。

  随后又朝青檀儿走去,这一次,妖皇隔空将青檀儿抓起。

  “小音,你躲好”

  “哥,不要”

  南宫天缘让南宫天音躲好,自己跃身前去救人。

  一拳轰去,君临前倾几步,剑眉微皱:“好大的力道啊!呵呵,有点儿意思”。

  “放开她!”

  “好啊!”

  君临将手一扬,单手把青檀儿扔入虚空,一副我放手了的,接下来她的死活就不再在我手里了的模样转过身来,一掌将南宫天缘打去老远。

  “小音,快接住青檀儿”

  南宫天缘顾不上自己嘴上的鲜血,朝南宫天音大喊。

  “我不”

  南宫天音环抱双手,冷眼看着青檀儿直线下落,心里本来是担心哥哥的,但哥哥却只想着那个女的,一股怒火横生。

  南宫凰然虽没恢复,但见自己妹妹有危险,拼尽全力,大步流星的冲上去。

  起身一跃,却因为青檀儿下落的速度太快,被连着一起砸在地上,将青檀儿护在身上,自己被撞出一口鲜血。

  “檀儿——”

  还没等青檀儿反应过来,只见那边的南宫天缘被君临踏在脚下,君临云靴将南宫天缘的下巴勾起,脸上满是不屑:“蝼蚁,还敢跟本皇作对”。

  上古妖皇,本就是藐视苍生,更何况是南宫天缘这种还不成气候的修灵者。

  一脚将南宫天缘踢去老远,口中鲜血淋漓。

  “哥——”南宫天音见哥哥受伤,当下不要命的搬起那块玄色巨石,狠狠砸去。

  “音小姐好大的力气!”南宫凰然兄妹虚惊,那块巨石少说也得有千斤重啊!音小姐居然能把它举起来。

  “敢打我哥,本小姐——”

  话还没说完,便被妖皇一把抱住,四目对望,杏眼无喜,桃眼媚惑。

  “滚开,手拿开”。

  妖皇却不怒反笑,狭长桃花眼微微一扬:“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力气居然那么大!”

  “你不是很讨厌那个丫头吗?本皇是来帮你把她从你哥哥身边赶走的!”

  南宫天音将杏眸泛火:“我更讨厌你,滚”

  随话音落下,一拳直击妖皇胸口,妖皇像没事一样,轻易抓住她的手:“雕虫小技”

  “你就不怕她抢了你的哥哥!”

  “哥哥是别人抢不走的”

  似说到南宫天音的痛处,南宫天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南宫天缘,他正护在青檀儿身前,望着自己。

  刚刚青檀儿才被这人抓住一小会儿,哥哥就急的不得了,不要命的去保护她。

  但现在自己已经被他抓了好久,哥哥竟然还护着她,视自己于无物。

  “看见没,你哥哥护的是她,你在我手上,随时有生命危险,你哥都能置你于不顾”

  妖皇勾唇冷笑,一道紫光蹿入南宫天音眉间,对上南宫天音的双目,桃花春眸,势如勾魂,在她耳边吐语:“来,把那个丫头杀了,你哥哥就不会被她抢走了”。

  随手拈来一只奇异紫剑,递到南宫天音手中。

  “谁也不许和我抢哥哥”

  南宫天音双眼闪过一丝冰色,接过紫剑,扬剑而去。

  “谁也不许和我抢哥哥”

  再说南宫天缘几人刚刚也被打的够呛,都还没恢复。

  见南宫天音双目空洞无物,杀意甚重扬剑而来,恐怖的眼球泛起冰冷,死死盯着不知所措的青檀儿。

  势有一股挡我着死的架势,直接将紫剑对准护在青檀儿身前的南宫凰然,一剑刺去。

  眼看就要刺入他的心中,剑锋却被南宫天缘一把抓住。

  不见血渍,仔细一看,紫剑竟在吸他的血,南宫天缘急忙将手收回。顾不上疼,一把抱住南宫天音。

  “小音,你醒醒”

  “啊!”

  南宫天音誓不罢休,手拐一出,打在南宫天缘胸口上。南宫天缘一口闷血,依旧死抱着不放。

  青檀儿看南宫天缘抱着南宫天音,被打得吐血不止,急的哭了:“哥哥,你救救缘少爷啊,在这样下去,缘少爷会死的”

  而南宫凰然却只是将她护在身后,若无其事道:“妹妹是担心缘少爷吗?”

  “我——”

  青檀儿杏眸躲闪:“我担心音小姐!”

  南宫凰然失落的勾唇,看了一眼青檀儿躲闪中有点羞涩的模样,点点头:“我知道了”

  “哥哥!”

  南宫凰然落到南宫天缘兄妹身边,右手现出一只赤剑,直直朝南宫天音刺去。刚近她身却被南宫天缘一脚连人踢飞。

  南宫天音趁着空虚,将南宫天缘推去老远,提剑步步逼近青檀儿。

  正在妖皇满意的看着眼下的一幕时,气温骤降,竟有雪花乍然飘起。

  一股力量仿佛冰冻了好几个世纪,由虚空而来,至寒无比。

  南宫天音的剑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钳制在半空。

  妖皇明显感觉到这股力量来者不善,起身跃上虚空,桃色花眸微微闪过几丝冷意,扫视这这片虚空。

  “哥哥,哥哥——”

  南宫天音似乎也感受到这股力量,终平静下来,眼中冰色褪去,浅浅唤两声哥哥后晕在南宫天缘怀中。

  “冥冰之力!”

  妖皇放下环腰的手,冷哼一身,隐身而去,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躯壳,再怎么强大,一个神王想要对付他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不逃就等着被斩杀。

  玄爵冰眸浅笑,现于虚空,美轮美奂的俊朗轩逸给人一种冰清玉洁之感。

  只见他冰色华衣烨然而立于虚空,冰蓝色的发丝扬在虚空中与天同色。徐徐落到南宫天缘的身边。

  甩开北堂天剑虽然麻烦,但来的还是刚刚好,妹妹没受什么伤害。

  南宫天缘惊了半天,这是男的还是女的,长得也太——那个了!

  盯着玄爵看了半天,南宫天缘似乎注意到,怀中的南宫天音身子正抖得厉害,一个劲的叫哥哥。

  南宫天缘连忙收回眼神,紧紧抱住她。

  “小音,没事,哥哥在的~”

  而玄爵冰眸浅闭,热泪滑过他美轮美奂的脸颊,滴落入地。他好久没听到这道声音叫“哥哥”了。

  “把她给我!”

  玄爵冰眸泪水未干,蹲下去,正要伸手从南宫天缘怀里抱人,南宫天缘却退去几步。

  眼前这冷傲冰清的人,看起来修为很高,虽然自己的灵力被控制,不能使用,南宫天缘还是能感觉到他不可一世的力量,完全就是普通修灵者无法达到的巅峰级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