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是哥哥?不是哥哥?
才才2019-03-19 13:523,823

  雨露潭可以救人,但也可以吃人,入潭若无九霄主人相护,必将被潭水绞杀,这潭水是认主人的。

  “师哥最好狠心一点,若小妹日后发现她未死,那师哥是知道小妹的手段的”

  晓梦如无事一般,脚踏青烟离去。

  确定晓梦离去,南宫天剑立即跳入潭中,将玄罡捞起。

  “救你虽易,养你却难!”

  将她安置在何处?才可护她周全?晓梦可是天问师。

  “南宫府”

  北堂天剑柔目浅笑,相信南宫可棋是一定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将玄罡的记忆如数抹去,一道白色的柔光汇入她眉心,见她冰色的发丝变成乌黑后,北堂天剑才满意的停下。

  还没等他的大师兄班摩发现他回来,他又带着玄罡离开了。

  待班摩发现后,翎和晓梦免不了一阵数落,有他那么当一宗之主的吗?几百年都不回来一次。

  幽城

  北堂天剑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件桃色的萝裙换在玄罡身上。将玄罡放在南宫家主南宫殿常年练功的碧落林中,便隐入空间中。

  玄罡已经无碍,修养几天就可以醒来来了。

  不久,只见一华衣素服的老者领着一个模样稚嫩的男童,漫步而来。

  那老者虽年至六旬,但依然精神抖擞,不比壮年人差。

  男童幼稚的脸上明显很兴奋:“爷爷,你真的要当小缘的师父?”

  南宫天缘大病未愈,说话时有些吃力。

  南宫殿捋着灰白的胡须,慈爱的点点头。

  按理说老二出手相救,他的宝贝孙儿早该活蹦乱跳了,但为什么这么久了都还是一幅病泱泱的样子,莫不是老二只是敷衍了事?

  “爷爷,那是什么?”

  南宫天缘一手指着不远处的新发现,一边扯着爷爷过去。

  “小缘,你慢点!”

  “爷爷,是个小妹妹!”

  南宫殿走近,见地上躺着个女娃,甚是惊讶。

  蹲下身去抱起,细细看去,这小丫头的模样好生熟悉,仿佛就是他的小女儿南宫可画年幼时,只不过这熟悉面容上,眉间还有几分陌生。

  “可画!是你回来了吗?你总于想起爹爹了吗?”

  几分陌生不足以抵挡南宫殿对女儿的思恋,紧紧抱着昏迷的玄罡,老泪纵横。

  “爷爷,你别哭嘛!你再哭,小缘也哭了!”

  “好好好,爷爷不哭!爷爷是高兴!”

  南宫殿如获至宝,忙带着南宫天缘赶回南宫家,立马命人火速前往神农顶通知二子南宫可棋来救人。

  北堂天剑一路跟随,见南宫可棋将至,便抽身离去,玄罡由他救,北堂天剑大可放心。

  命劫既然已经找到,那他也不必在游走九州大地,先回去像大师兄请罪,剩下的事日后再说。

  玄罡醒后第一句话喊的是:“哥哥”

  她一无所知,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生疏到极点,口中就只会喊“哥哥,哥哥”如傻儿一般,再不会说别的话。

  殊不知,她的一声“哥哥”喊得南宫殿的三个儿子心中泛酸,仿佛眼前这小丫头是他们的幼妹南宫可画转世而来。

  她脖子间挂着一枚冰色竹哨,经常会响起悠扬的乐曲,她一听到乐声就会咯咯的傻笑。

  南宫殿将她取名南宫天音,让三子南宫可书照养,一来有南宫天缘的陪伴,二来也让她有爹有娘。

  过了大半年,南宫天音终于愿意与南宫天缘玩乐。

  “喂!”

  南宫天音娇嫩的脸蛋被桃色的萝裙映的粉如桃花盛开,笑意盈盈的追着跑在前面的南宫天缘。

  “小音,要叫我哥哥哦!”

  南宫天缘边跑边提醒她,自己是哥哥。

  “哥哥?哥哥?哥哥?”

  南宫天音停下来,剪水双眸轻颤,浑身发抖抱成一团,死死握住脖子上的冰色竹哨。

  恰好被他二人的母亲舞迟暮遇见,舞迟暮急忙将南宫天音抱在怀里,轻缓地拍着后背。

  “小音别怕,哥哥在的,哥哥在的”

  等南宫天音安静下来,舞迟暮忙招手让南宫天缘过来。

  半蹲着,慈爱的摸过她的头,柔声道:“看,哥哥不是在的吗?”

  南宫天音缓缓抬眼看着南宫天缘,伸出小手去碰南宫天缘的脸:“哥哥,不是哥哥”

  “是哥哥,哥哥”

  南宫天音看了一眼舞迟暮,又看了一眼南宫天缘,点点头:“是哥哥,是哥哥”

  展开笑颜,紧紧抱住南宫天缘,连声唤哥哥,哥哥,哥哥——。一直不肯停。

  “小音,你放心,哥哥一定会保护你的”

  自此十年来,南宫天音无论在哪从不肯离开南宫天缘半步,而南宫天缘也乐于去哪儿都带着她。

  一旦稍稍不见南宫天缘,南宫天音的整个世界就会崩溃。

  南宫家对这两个孩子的宠爱几乎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惹了不少祸端,但依旧不则不怪。

  直至二人慢慢长大,南宫天缘修灵的时间越来越紧,南宫天音才渐渐接受没有哥哥的陪伴。

  原本她也想陪哥哥双修,几次下来,哥哥长进了不少,但她却几次险些丧命,好在都有一白袍神秘人相救。

  于是,幽城人尽皆知,南宫家族中有个不学无术,整天只知道惹是生非的废材小姐,还有一个修为不错的极品大少爷。

  为了让她不出去惹事生非,南宫可棋拿给她几本武学秘籍,于是她便每日练武,当遇到瓶颈时,白衣神秘人总会出现。

  凭着武学,她竟也能挤身南宫家优秀小辈之列,排行哥哥与两个姐姐之后,位居第四。

  从此打架斗狠,从来没有吃过亏。

  是初春时节,一场春雨过后,南宫家族中的荷花正艳,莲叶婷婷玉立。

  回廊上,一白衣黑衫少年模样清俊,眉如利剑,目如星汉,手执莲叶望着满园春色,舒展出春光般明艳的笑容。

  “小音!你出来啊!”

  南宫天缘越长越俊,幽城不少少女暗自倾心,却又不敢表露。

  一是羞涩,二是南宫天音曾经把一个接近南宫天缘的女子空手打得半个月下不了床,而南宫天缘心疼的是南宫天音手伤到没。

  荷花池中莲波潋滟,一个玲珑剔透的少女破水而出,溅得少年满身水,连连褪去几步。

  见南宫天音扬着笑脸浑身湿漉漉的趴在回廊边上,南宫天缘忙将她拉上来:“瞧你,别生病了”

  “怎么会”南宫天音故作玄虚,张望了一下四周,踮起脚尖,拉长脖子,凑到南宫天缘耳边,轻笑道:“昨天,我趁二叔不注意,偷了他三颗观音花,那东西好着呢!我吃了一颗,留了两颗给你”

  “好了,好了,先把衣服换了吧!我带你去清霞镇”

  南宫天缘虽知道二叔种的花草都是十分难求的仙草灵花,但还不至于要去偷,光明正大的去拿,二叔也不会多说什么!

  初春天气尚凉,真担心她会感冒。

  “清霞镇?好耶好耶”

  南宫天音自记事起就没出过幽城,一听说清霞镇,难免有些激动。

  “快去换衣服,我在门口等你”

  “好好好”

  南宫天音一溜烟,穿过回廊,朝自己的房间奔去。

  在房间捣鼓半天,也没有找到自己合意的衣服,倒是把那些华贵的衣物扔得满地都是。

  “噫!娘亲有许多漂亮的衣物,去她房间看看——”

  一脚蹬开古月阁的大门,发现桌上一件做工精细的水色莲花衣,透彻清美,脑中突然有种熟悉之感,甚是喜欢。

  拿在身上比了一下,比例刚好,怕是娘亲为她做的新衣。

  刚刚穿在身上,母亲便进来,见她水色莲花衣,笑颜如花似玉。巧笑道:“喜欢吗?”

  “嗯”

  “娘亲,你这衣服真漂亮,给我做的吗?谢谢娘亲”

  南宫天音真的很喜欢这件衣服。

  “你哥要带你去清霞镇?”

  “娘亲不许吗?”

  这话说得,像是如果娘亲不许,她就真的不去一样。

  “我若不许,你就不去吗?”

  “当然——不”

  舞迟暮摇摇头,浅笑,从柜子里取出一件银丝外衣,递给她:“城外冷,拿着”

  “好的”

  接过衣物,南宫天音便大步流星的冲出古月阁,直奔南宫家的大门。

  刚到大门,只见哥哥带着四个族中的小辈一女三男,分别骑在几匹棕色的马背上。

  三个少年南宫天音见过,长相清雅的是南宫杵,稍有点肥胖的是南宫童,还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是南宫兰。

  至于那个女的,南宫天音真的没映像,反正南宫家族那么大,几千号人,不记得就不记得呗!

  “小音,快来”

  正当南宫天缘招呼南宫天音过去时,南宫天音脖子上的冰色竹哨悄然起鸣。

  “音小姐那个东西又响了,听那声音好悲伤,都忍不住想哭了”

  “不知道是什么灵物!”

  “灵物?我看是邪物吧!”

  几个人开始讨论。

  “闭嘴”

  南宫天缘冷眼转向四人,他四人立马闭嘴。

  待南宫天音走近,南宫天缘一把将她拉上自己的马背。

  “小音,以后别把这东西带在身上了”

  “不,没它在身上,心里不踏实”

  以前小的时候,爷爷也试图把这东西收起来,但它一离开她,她便终日哭闹。

  “有哥哥在,你怕什么?”

  “你也有不在我身边的时候”

  四目对望,南宫天缘半天无语,什么叫做有不在她身边的时候,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真拿她没办法。

  “哥哥,去清霞镇有什么任务吗?”

  南宫天音回到正题上。

  “二叔说清霞镇有神兽出现,爷爷交待务必带回”

  南宫天缘谈到此处,眼中放光。搂紧南宫天音,扬鞭策马而去,几个小辈也忙跟上。

  “神兽?是怪兽?”

  “哎呀!是神兽,不是怪兽!”

  清霞镇

  刚入清霞镇,眼前一幕,令南宫天缘一行人费解。

  明明就是暮春时节,为何会有翩翩大雪自高空而落,若说是倒春寒,那也不至于如此寒冷啊?

  “小音,把外袍穿上”

  南宫天缘及几个小辈冷的瑟瑟发抖。

  南宫天音却不以为然,将母亲临走时外袍反披在哥哥身上。

  “有那么冷吗?”

  南宫天音跳下马背,捧起一团雪,饶有兴致的在手中玩弄。

  呵呵,他们就呵呵,音小姐的虽然不修灵,但终日习武,看来身子骨硬得很,难怪能排在家族小辈排行榜第四!

  南宫天缘往身后看了看,扯下外袍,递给同行的少女:“青檀儿,你穿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