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兄妹矛盾
才才2018-04-03 16:343,383

  青檀儿受宠若惊,犹豫半天不敢去接。

  一旁的南宫杵见状,径自褪下自己的外袍披在青檀儿身上,瞟了一眼正走在前面的南宫天音,轻嘲道:“青檀儿妹子可打不赢音小姐”

  南宫天缘只好收回,穿在自己身上。

  “冰天雪地,不宜骑马,我们步行去吧!”南宫杵搓着手臂,瑟瑟发抖,向南宫天缘建议。

  没等南宫天缘开口,青檀儿便立马道:“也好,若各位不嫌弃,还请到家中休息片刻”

  青檀儿是南宫家族众多分家的一支的小辈,分家家主发现神兽后就立马派她通知幽城的家族。

  分家就在青霞镇上,此去也不远。

  南宫天缘点点头,表示同意,先温暖一下身体也好。

  倒是南宫天音一路在前,这里冰天雪地的气息对她来说竟是那样的熟悉。

  她突然停住,脖子上的冰竹哨又响起,不似先前那么悲伤,反倒又种喜悦。

  听惯了它发出的悲伤,突然换了个风格,南宫天音心情大好。

  不久便至分家中,分家家主迎接可谓热情。

  一般主家中都很少有人会到他们这些分家中来,这缘少爷居然亲临,若不好好招待一下,那他们这个分家的小辈怕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南宫天音在分家中逛了一圈,甚是嫌弃,这也太穷了吧!

  “真穷!”

  正在她一脸嫌弃时,只见一少年裸着结实上身,抱着一只赤红的幼虎,赤脚踏在雪地上,嘴唇被冻发紫。

  “不是吧!穷的连衣服都穿不起!”

  少年似乎听到有人细语,停住脚步,环顾四周,锐利的的眼光落在南宫天音身上,明显思维停顿,这是哪里来的女子?模样生的真水灵?

  南宫天音也好奇,大冷天的就算再穷也不至于光着身子吧!

  半响,少年抱着赤色幼虎,走近她。见她身上的水色花衣甚是华丽,脸似银盘,清灵得不可方物,尤其是眉间那股浑然天成的英气让人不敢直视。

  但,她没半点灵力,身在九州大陆上,不修灵,与废物无异。

  “你看够没?”

  少年赤裸上身立在南宫天音面前,似笑非笑问道。

  “谁看你了!是你自己要露着身体,我又没瞎~”

  南宫天音抬脚一踹,扑了个空,险些跌倒,被那少年赤身揽入怀中。

  “可别摔了!”

  对上南宫天音双目的一瞬,少年脸颊如火,体内一股热火朝天。手开始不由自主的游走,这绝不是他本意。

  一时脚滑倒地,整个身子居然全压在南宫天音身上。

  南宫天音似乎意识到什么,单手一扬,将少年一巴掌扇得老远,连他怀中的赤虎都飞出去几仗远。

  估计是下手太重,少年半天缓过来。

  “敢轻薄本小姐,要你好看!”

  南宫天音几脚踩在少年身上,疼的少年闷声大叫。

  少年自知理亏,任由她拳打脚踢。

  赤虎见自己的主人被欺负,冲到南宫天音脚下,正张口准备要咬下去,一道突如其来的力道将它打得老远。

  “小音”

  南宫天缘黑着俊脸,收回修长的手指,身后是南宫家分家的众人还有同来的小辈,恰好见南宫天音将人打得半死不活。

  分家家主南宫凉怒也不是愤也不是,这小子惹谁不好,怎么偏偏就惹上她了呢!

  “凰然,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老家主抄起一根木棒,大步流星,手起棍落,硬是在南宫凰然的身上烙上数道血印。

  “爷爷,饶了哥哥吧!求您了”

  青檀儿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双腿跪在南宫凉身下,紧紧抱住南宫凉的衣袖。

  南宫凉停手:“你求音小姐和缘少爷去,她们若是愿饶那便好,若是不愿——”

  青檀儿面露惧色,壮着胆子跪向南宫天音,一个劲儿磕头:“音小姐开恩,音小姐开恩!”

  “檀儿,我没事”

  南宫凰然忍痛起身,拉起青檀儿。虽然爷爷在自己身上打得皮开肉绽,但也不伤及筋骨,比起南宫天音的拳打脚踢来,爷爷打的压根就不算什么!。

  “音小姐,我——”

  。南宫凰然刚对上南宫天音银盘般的脸,又被南宫天音一巴掌扇得老远。

  “哥哥——”

  青檀儿飞似的冲到南宫凰然落地的地方,将他扶起。

  南宫天音不理会他二人,抬脚便走到南宫天缘身边:“哥,是他先欺负我!”

  在场诸位无不汗颜,他们只见到南宫天音像一个恶霸一样,狂揍南宫凰然。

  这位主家小姐也太过分了,明显就是恶人先告状。

  “没伤着就原谅别人吧!”见青檀儿额间渗出血渍,扶着浑身是伤的南宫凰然走近,玄爵有些不悦。

  “不”

  “休要无理取闹”南宫天缘表情难看的回了南宫天音一句。

  “我不!”

  在众目睽睽下受了这种侮辱,南宫天音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个不穿衣服的穷鬼。

  南宫天缘却将手一挥,不在理会她,柔眼看像狼狈不堪的兄妹二人。

  “青檀姑娘的伤要赶快清理”

  “南宫天缘,我讨厌你”

  在南宫天音的意识里,哥哥只能对自己好,别人绝对不能分享哥哥的好,哪怕是一丝一毫,她都不许。

  现在,哥哥居然去关心一个不值一提的小丫头。

  “还有你!”

  南宫天音双目泛冷,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青檀儿恐怕要死上几万回了。

  “音小姐,我——”

  青檀儿本就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经南宫天音这么一吓,眼泪汪汪而下,更让人心疼。

  “小音,休再放肆,成何体统”

  南宫天缘有些怒了,身为主家小姐,平时在家族中胡作非为也就算了,在外面岂可胡来。

  “哥——”

  南宫天音气得直跺脚。而南宫天缘却不多看她一眼。

  “青檀姑娘先陪令兄下去休息吧!”

  随手将刚刚南宫天音在路上送他的观音花递到青檀儿手中。

  青檀儿胆怯的望了望南宫天缘俊朗的脸,蓦然脸上一阵火辣,忙伸手去接。

  南宫天音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暗了,银盘娇脸抽搐半天,喊不出一句话,这还是她哥哥吗?

  自己费尽周折偷来的观音草,他居然轻易送人,早知道一颗都不给他。

  “南宫天缘,以后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

  干红的双眼满是绝望,冲开众人,撒腿往外面跑。

  “小音——”

  南宫天缘心中暗骂,她才是老大啊!她才是真理啊!

  招呼南宫杵等人好生安抚分家中的人,追了出去。

  青霞镇是个热闹的小镇,即使这些天有些反季节的倒寒,还是阻止不了从各个地方来夺灵兽的人们。

  南宫天音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好半天也没见哥哥追来,鼻尖一酸,一股疼痛隐隐约约至骨肉传来。

  忽然脖子上的冰竹哨又响起,细细听去,仿佛就在此地还有另一道乐曲同时响起。

  毫无意识的喊了一声“哥哥”,抬眼望了一下四周,依着那道声音顺路寻去。

  寻至街尾巷道,只见一冰影闪过。

  “到哪里去了?”

  找了半天不见,只好放弃。

  待她离去后,巷道尽头一白袍华服男子,面容雅致,柔善若水而现。

  与此同时,一冰色衣袂的男子面容堪称绝美,手执一冰色竹笛傲然屹立于白衣男子子身后,冰蓝色的发丝轻扬身后。

  “原来玄灵宗主是这样当师父的”

  “我自有打算!”

  白袍男子面上雅致无喜,继而道:“这青霞小镇灵气稀薄,你玄冥冰气甚重,怎不知收敛些,初春时节大雪飞扬,难免有心人不怀疑!”

  玄爵冰眸浅沉,周身绕上一层冰屋,不一会儿,冰雪消融,大地回春。

  见新柳绿芽,春花枝头吐新蕊,玄爵将唇一勾:“这下如何!”

  “——”

  北堂天剑眉眼轻眨,费解问:“你就不会慢慢消融吗?”

  “不会!”

  玄爵直截了当,脚底生起一道冰光,褪去一身冰衣华服,化身为一位锦衣贵气公子,似笑非笑的走出巷道。

  “玄爵,你想干嘛!”

  “与你无关!”

  玄爵不理会身后的北堂天剑,径自步入大街,美轮美奂的轮廓加之不俗的气质,引得大街不少人惊呼。

  “这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啊!”

  “好生俊俏“

  玄爵视若无睹,进了一间茶馆,要了一壶茶,不时有少女跑来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的看他。

  他轻扬指尖,一朵冰花曳然而生,递向躲在门外偷偷看他的一个少女:“送给你”

  再说南宫天音,见这熟悉的冰雪消融而去,不免有些莫名的失落。

  见不时有几个少女羞涩的经过,手中拿着冰色的花朵,她忍不住好奇心作怪,拉住一个正经过的少女问:“你们去干嘛去!”

  被拉住的少女明显不耐烦:“前面茶馆有个俊俏公子在给姑娘们送花呢!那花是冰色的,听说是灵花,可以提升修为,还可以美容养颜。”

  “有那么神吗?”

  平时在二叔的神农顶也见过不少奇花异草,皆为上品灵物,难不成还有人比二叔能种出更别致的花来。

  那少女轻挑一眼:“我怎么知道?你放开我,我要去拿花”

  见少女小跑而去,南宫天音几个白眼翻过去。但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