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天问师换神王,值否?
才才2017-04-24 18:382,481

  只有一颗七窍玲珑心绕在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玄爵身边。

  那是玄罡对哥哥最后的守护。

  玄爵丹田中一枚符印在火焰中若隐若现。

  是冰后南宫可画的吞噬符。

  似乎察觉到瑶宫的异样,冰王冰后竟然一同到来。

  短短几天的修养,冰王并不见有好转,反而更为憔悴。

  甚至连花神也感觉到,他们尊敬的冰王,正在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流失着他无上的功力。

  “夫君,你的功力~”

  冰后完全崩溃,她费尽周折才将吞噬符印在玄爵体内,压制他的修为,以保丈夫多留些日子。

  “可画,你我皆是神王,你应当早就知晓,我亡,爵儿才生”

  “至于罡儿,只要她不落下血泪,就不会消失”

  冰王英宇的眉间,款款深情:“我的妻,恕为夫不能暖你一世,留你一个人在世间,望来世遇你,执子之手,与子同归”

  “夫君,夫君——”

  眼看自己的丈夫化作两道流光,一道飞入九天,一道落入玄爵的雷劫。

  冰后竟如失去了魂魄般,清泪滚落,涛涛不绝。

  当初的誓言,君喜我喜,君忧我忧,君亡我不生。

  就让她护他二人的爱子成王,然后与他一起走来生来世的轮回之路吧!

  而处于瑶宫中的玄爵得到父王玄罗刹的力量,缓缓睁开眼,见一颗七彩斑斓的玲珑心绕在自己周身,立马下意识环视四周。

  瑶宫中,遍地都是支离破碎的残肢,还有那件妹妹最喜欢的冰色莲花衣也零零碎碎的撒在瑶宫中。

  “罡儿!”

  玄爵沉闷的轻哼一声,眼泛冷光,美轮美奂的轮廓寒冷至极,心头如刀剜,将玲珑心收在袖间。

  随后起印渡劫,。

  这雷劫似乎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压力。

  轻轻松松就过了,或许是之前灵力一直在猛增,只不过被母后封印了,现在封印解除,加之父王的功力,这雷劫的级别显然够不上他的修为。

  父王的功力?

  玄爵似乎意识到什么,痛楚加深。

  母亲机关算尽,还是斗不过老天。

  这雷劫敢害他妹妹,不掏它雷心偿命,玄爵怎肯罢休。

  反正渡劫成功,雷心不取白不取。一路不要命的对那些劫雷狂轰滥炸,直朝雷心奔去。

  这劫似乎有意识,像知道玄爵的用意,数到雷柱交融,形成巨柱,劈在玄爵眼前。

  玄爵硬是不躲不让,正面迎上就是一击,劫雷退缩逃窜。

  在修灵者渡完劫后,劫雷便会消失,可是,玄爵明显不想让它轻易离开。

  退缩了吗?你也害怕吗?

  玄爵够唇冷笑:“一命抵一命,你休想全身而退”

  花神诧异,王子这是要干什么?

  从来没有人敢正面与自己的雷劫抢心,雷心的确可以让修灵者修为精进,但王子并不是那种贪心的人,为何偏偏要取雷心?

  “爵儿,当心!”

  花神还在纠结为什么王子要取雷心时,冰后发现在瑶宫周围正悄然涌来一股荒芜无比的力量,似自远古蛮荒,划破时间与空间的交融而来,其目的显而易见,势不可挡。

  那道雷劫在这道力量涌来时,早已经逃之夭夭。

  “这是什么力量?”

  神徒成王的涅槃浴火重生劫。

  玄爵也感受到这股力量,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脚底出现一个月亮符印,他恰好立于中心。

  “这又是什么?”

  “神徒蜕变为神王的涅槃浴火重生劫”

  玄爵明显感觉到自己斗不过股蛮荒的力量。

  强大的力量轰在玄爵身上,足够将玄爵撕破。

  玄爵被那力量狠狠轰了无数道,喷了几口血雾,心脉受损。

  修长的身躯笔直的倒在虚空,无半点生机。

  眼看他身下的月亮符越来越暗,冰后唇角微扬,时候到了。

  在这涅槃劫中若能重生,他便是神王,若不能重生他便消于天地,就连千辛万苦修得灵体也不复存在。

  而这月亮符就是冥冰神王拥有的命符,命符若消失,玄爵也就完蛋了。

  眼看月符越来越暗淡,冰后杏眸深沉,盘腿而坐,灵体出窍。

  花神见此,愣了半天,等他回过神来,只见冰后的灵体早已经融入到王子的月亮符中,月亮符得到了冰后的力量,立刻光芒万丈,生出银色的丝线,团团将玄爵裹住。

  身为天问师,冰后自然了解,如果灵体离身消失,自己的躯体将是一副真正意义上的尸体,没有灵体,她此生也就到头了。

  作为一个母亲,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更何况,这孩子是她丈夫毕生的心血和希望。

  在冰后灵体完全化为月亮符的力量那一刻,远在一方似乎有人仰天长叹,苍凉悲哀。

  幽城,神农顶。

  神农顶云端中两个白衣男子正在谈笑对弈。

  其中一个鹤发童颜,雅致如温玉,正要落下的棋子夹在修长的指尖停于半空,神思遽然悲伤。

  对坐着的白衣男子刚硬中又生着几分温善若水,华服美冠,毫无瑕疵。

  他见白发男子举棋却不落,眼中悲伤无限,料定有事。

  “棋二爷,何事?”

  这鹤发童颜的雅致男子正是冰后南宫可画的二哥,名为南宫可棋,人称棋二爷。

  而温善若水的男子则是仙游至此的九州八大宗派之首的玄灵宗宗主北堂天剑。

  南宫可棋半天不答话,良久将棋落下,悲伤化为莞尔而笑浅道:“无碍,继续下棋吧”

  “那就下棋~”

  北堂天剑试了试南宫可棋小徒上的新茶,见那小徒模样清透,一副欲言又不敢打扰的模样。

  “欢欢,你说吧!”

  南宫可棋又落下一子,从容不迫的将悲伤盖过。

  “二叔,爷爷传话,让二叔立刻回家族中去一趟,小缘生病了,很重”

  南宫可棋所处的南宫家族在幽城的地位很高,父亲南宫殿是幽城城主,而南宫家族本身也是自上古就在幽城安家的大家族。

  北堂天剑扬唇轻笑:“棋二爷先忙吧!”

  南宫家族中小辈虽然多,但主家的小辈却只有三个。

  琴大爷的一对双生女儿,南宫天欢和南宫天笑,南宫可棋收在门下。书三爷的一个独子南宫天缘,年纪尚幼。

  这南宫天缘可谓是南宫殿的宝贝孙子,虽才七岁大小,却聪慧过人,在家族中受尽了宠爱。

  “让北堂宗主见笑了,失陪”

  南宫可棋起身作揖,随后离去。

  北堂天剑自南宫可棋离去后,善目微颤,将手一扬,面前立马出现雪国中的场景。

  “用九州大陆上修为最高的一个天问师换取一个连渡劫都要拿别人命来抵的神王,这帐老天可算亏了”

  看来他得不辞而别,亲自去雪国走一趟,看看这冥冰神王选的神徒究竟值不值得用一个无神境的天问师来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