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灵狮之主
才才2017-04-28 03:123,421

  “家族大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缘少爷怕是不能参加了~”

  “那还不好,少一个竞争对手~在说了,就缘少爷这幅模样,斗得过几个?”

  南宫天音听得此话,放下环腰的手,走到二人跟前,玉指高高扬“啪,啪”两声,将两人扇得原地转圈。

  “我哥就算是现在这个样子,也能打你们一千个一万个!别不知好歹!”

  一边的南宫天缘见南宫天音如此,苍白的脸上泛起疼爱摇摇头,星眸生光。

  她这是原谅他了!

  他保证,以后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唯她独尊。

  被她赏耳光的那两个人,知道她的身份,自然不敢造次,只得连连称是。

  “小音~”

  南宫天缘挥手,让她过去。

  “哥——”

  南宫天音低下头,慢慢走到他跟前,推开青檀儿,把他的手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忍着骨子里的疼,扬头一阵笑意。

  “哥,我送你回去!”

  “小音,你为什么抖得那么厉害~”

  南宫天缘发现了她的异样,低下头去,只见她额见虚汗成滴,伸手去摸她额头,一片冰凉。

  “我没事!”

  明明就疼得小脸煞白,硬是挤出一张笑脸。

  灵曌,无血无泪,偏偏有情,情若入心,只得成蚀骨之痛。情若尽倾,血泪始生。

  但她哪里明白这些。

  南宫天缘将她送到欢姐和笑姐的房间后,也无力在动,靠在她身边沉沉睡去。

  南宫天音看着他,睡梦中都是笑意,不禁伸出手去戳了戳他的脸,却被他抓住。

  “快睡!”

  “哥,我分一半床给你~”

  “不用”

  说完换了个姿势,双眸微微一闭,又睡过去。

  “要是我也能戳戳他的脸就好了”

  她看着哥哥,脑海里出现火海中的一幕。

  青纱玉面,傲然世外如他,凌厉中难掩的俊美温润。

  不知他还会不会来教自己武功心法。

  迷迷糊糊拉着哥哥的手沉沉睡过去,腰间却被一物硌得慌,伸手一摸,原来是被蝠鲼那个讨厌的小老头丢掉的竹哨。

  应该是那个妖怪留下来的,套在脖子上,安心的睡过去。

  哥哥也在,它也在,就足够了。

  知道有哥哥在身边,她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

  数日后

  出去执行任务的长老们,带着自己门下的小辈陆陆续续回来,各种接风洗尘,南宫家一片热闹。

  各大家族的小辈也陆陆续续到幽城的野外练功。

  大自然的灵气才是最佳的。

  南宫天缘得到南宫天音的原谅,心情大好,但终日与南宫天音玩闹,不见修炼。

  他二人的爹爹南宫可书和娘亲舞迟暮见此,心急如焚,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南宫天缘告诉他们自己才恢复了五六层,炼功怕伤及经脉。又不让他们检查,他们也只得作罢!

  幽城,碧瑶湖岸

  碧瑶湖在南宫可棋的神农顶脚下,灵气浓稠程度正好,所以四大家族的不少小辈都选择来这里练功。

  九州大陆,许多东西都是认主人的,就像这座神农顶,它似乎就是专门为南宫可棋而存在。

  南宫天缘迫于爹娘的压力,也只好装模作样的带着南宫天音来这儿。

  他早就恢复如初,但不想参加家族大会,更不想参加什么宗派大会。

  到碧瑶湖后,随意找个安静阴凉之地倒头便睡。

  他不要什么第一,也不稀罕什么冠军,他只稀罕他的小妹南宫天音快乐无忧,该争强就争强,该斗狠就斗狠。

  她不喜欢输,他就让她赢,此生足矣。

  她的快乐,只有他亲手维护,他才放心。

  一睡便是几个时辰,争开眼来,阳光正艳,但气温却出奇的低。

  见南宫天音立在湖边玩水,勾唇一笑,起身正欲过去。身后却传来一阵飓风。

  南宫天缘转身望去,只见到一双银色的羽翅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

  打了个寒战,朝南宫天音走去。

  “小音,现在还早,你还想去哪?”

  南宫天音浑身是水,抱上他:“你去哪里,我就去哪!”

  “刚刚我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去看看?”

  “好!”

  二话不说,南宫天缘拉起她就朝刚刚那个影子消失的方向跑去。

  这是条青石板路,路两边是长势翠绿的玉竹,风吹过,飒飒作响。

  竹叶遮天蔽日的撑在石板路上空,二人走在上面,有几分清幽。

  “哥,你看见什么了?”

  南宫天音走在前面,桃色的萝裙被风扬起,青丝发带飘逸,环手漫步。

  “一双银色的翅膀!”

  南宫天缘手抵下巴,若有所思的走在后面,腰间的环佩被风吹的叮当作响,也毫不影响他的思路。

  “我看你是想吃鸡翅想疯了~”

  南宫天音一双白眼翻上天,踏着小碎步,走走停停。

  “嗷嗷嗷”

  一阵灵动的叫声由远而近,自前方传来。南宫天音还来不及细听,就只见一团银色的色的影子朝自己怀里钻来。

  “啊!什么东西!”

  迅速将怀里的东西,一把抛给南宫天缘,片刻,才稍稍定住神。

  “是一只灵狮!”

  南宫天缘看着手上的银色灵狮,有些惊喜。

  灵狮可是灵兽之王,体积可大可小,若是聚成内丹,还可以生成羽翅,翱翔天际。

  修灵者做梦都想有一只自己的灵兽,上一次误将妖兽当成神兽,家族虽然没什么损失,但爷爷很失落。还害得他和小音决裂。

  南宫天音凑过去,面露喜爱之色:“怎么觉得它认识我~”

  “哥,它在看我!”

  南宫天音大惊,它那双冰的的眼睛,当真熟悉得紧。

  抱过它之后,顺其自然的伸手去摸,仿佛它原本就与她很亲密。

  几阵脚步声追近,来的是三位年纪相仿的少年。

  其中两个皆手执长剑,同色青衣。

  在幽城的小辈中,只有荆家的主家小辈才穿统一的衣服。

  剩下的一人,着一袭月牙长衫,手执纸扇,是位翩翩儒生佳公子。

  看样子,他们是在追南宫天音怀里的小东西。

  “是南宫天缘和南宫天音~”

  其中一人有些微胖,面露惧色,不敢看他兄妹二人。

  南宫天音一眼就认出他是第一个骂自己废物后,被打的半年下不了地的人,好像叫什么荆恕己!

  故朝南宫天缘大声道:“哥,有狗挡道!”。

  南宫天缘不屑瞟了一眼前方四人,轻蔑十足:“有狗挡路就绕道”

  “噢!”

  南宫天音冷笑一声,抱着灵狮转身就跟在南宫天缘身后,步伐轻挑而去。

  另一个看上去硬朗的少年,身材魁梧高大,朝二人大喝:“站住”。

  兄妹二人似没听见般,依旧悠然自乐的说说笑笑而去。

  “荆琅天,别喊了,他俩你惹不起!”

  “滚!灵狮我势在必得”

  荆琅天是个暴脾气,最受不了忍气吞声,一脚把肥胖的荆恕己踢出去,砸向南宫天音。

  “哧溜”一声,荆恕己被踢出去,恰好靠近南宫天音,手不小心把南宫天音背后的外衣撕下一大块!

  看着手中鲜艳的桃色绫罗,荆恕己连死的心都有了。

  南宫天音闻声回头,见他手上的桃色的绫罗,顿时大怒。

  一脚踩上荆恕己的五指,疼的他眼泪不要钱似的留,嚎啕大叫。

  南宫天缘立于不远,冷眼勾唇看着。

  而那边,那位儒生公子展扇摇头,朝荆琅天似笑非笑道:“荆琅天,你够狠呵!”

  荆琅天却不以为然:“雨童少爷不觉得在下是在废物利用吗?”

  荆雨童合扇闷笑,而后朝南宫天音开口:“南宫妹妹,初次见面,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我见你个大头鬼!”

  南宫天音一脚把荆恕己踢过去,砸在荆雨童脚下,扬起一阵风。

  荆雨童展扇捂鼻,退去几步,嫌弃扇着周围的空气。

  “南宫妹妹好功夫啊!”

  “谁是你妹妹了,别妹妹长,妹妹短的在这里套近乎”

  南宫天音眉眼高扬,抬起银盘般清灵得不可方物的脸,一脸嫌弃。

  怀中幼狮嗷嗷轻叫,像是在同意南宫天音的看法。

  “小音,走吧!二叔说过,荆家人不仅自私自利,还背信弃义,离他们远点!”

  说完,南宫天缘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荆雨童,拉上南宫天音就要离去。

  “等等,天缘兄”

  荆雨童面上依旧儒雅,负手而立,浅笑道:“把灵狮留下,要不然,你们走不出这片竹林”

  南宫天缘把南宫天音护在身后,清俊的容颜微冷,剑眉高扬 “就凭你?”

  荆雨童笑笑不语,纸扇指向荆琅天:“凭他,在下是读书人,不会动粗”。

  荆琅天无论修为还是武学,在荆家的小辈中都是佼佼者,名字一直在排行榜顶端,不比南宫天缘差。

  “哥,懒得废话,那个大个子交给你,这个废物就不劳你费心了”

  南宫天音斜了一眼荆雨童,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但南宫天缘却道:“别小看他,他才是藏得最深的”

  “恩?”

  南宫天音表示不懂。

  “你抱那个小东西躲好~”

  南宫天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探不出荆雨童的修为境界,但一个修灵者能让人探不到他的修为,那一定不弱。

  直觉告诉南宫天缘,荆雨童的修为必不弱于自己。或者是胜于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