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天之授意,全部
才才2017-04-28 03:123,724

  南宫天音手抱灵狮,退至竹林内。却听得怀中有迟钝的声音传来。

  “罡——罡——罡——”

  南宫天音低头一看,冰狮正张着口,表情萌动的看着她。

  “是你在说话?”

  冰狮似听得懂她说话一般,点点头,眨巴着水灵的眼睛。

  “天呐!”

  南宫天音大惊:“你不会像那个什么天妖貂那样,是个坏家伙吧!”

  冰狮一脸懵逼,貌似不懂她在说什么!窜出她的怀里,朝竹林深处奔去。

  “哎!别跑啊!”

  南宫天音起身追去,自认为轻功造诣相当高,但追了半天,硬是没追上。

  “小家伙!你跑哪里去了?”

  侧耳细听,闻得竹间窸窸窣窣的声音,眼珠狡黠一转,作势要走。

  果不其然,走了一小段路,那小东西悄悄跟了一路。

  停住脚步,学它发出的声音:“罡——罡——罡——”

  回头寻去,只见身后立一华丽冰衣男子,蓝发银眸,面容冰俊,堪称美轮美奂。那小东西正在他怀中。

  他银眸泛光,似拥倾世柔情而来。

  “罡儿!”

  南宫天音愣着半天,情不自禁的看着他,骨中一阵疼传来,脑子一片空白。

  望着他,久久才开口道:“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

  玄爵扬唇一笑,无限柔情:“噢!是吗?那我们在哪里见过呢?”

  “在——”

  南宫天音挠着头,纠结半天,恍然大悟:“你长得有点像我二叔!但你会笑,我二叔不会笑”

  一阵失落后,扬脸浅笑对他,他给她的感觉居然是那种无法言说的亲切之感,似骨肉分离后又重聚。

  “我一定见过你”南宫天音发誓,这张脸她一定见过。

  但是,在哪儿呢?为什么看着他,自己会那么激动。

  思索良久,无果。

  突然,一阵清风徐来,南宫天音眼中映入那张她日思夜想的容颜。

  他眉柔如青山,却又巍峨凌厉,目似春风波光潋滟,又不失傲态。

  温善若水如他,璞玉般完美无瑕,一身洁白的华袍,不染任何尘埃。

  她眼中满是喜悦:“是你?”

  北堂天剑脚尖点地而落,冷脸对她,不作任何答复。

  走到玄爵身边,柔和的五官不见毫无表情,沉脸道:“妖皇和鬼王已经出世,我既然允你事成之后带她走,就绝对不会食言,记住你是神王~”

  玄爵皮笑肉不笑的瞟他一眼,自以为是给谁看?

  “你只知三害有两害出世,却不曾见过他们,更何况,他们变幻无穷,世间有万物,他们便有万种幻化,要寻他们,谈何容易!”

  语毕,玄爵扯开嘴角,故作一笑,绕过他,走到南宫天音面前,冰眸泛光:“罡儿,哥哥想你想得好累!”

  “哥哥好累!”

  拥她入怀,似拥住了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硕大的泪珠砸在南宫天音的头上,绽开朵朵冰花。

  也不知是为何!这个怀抱,南宫天音丝毫不想拒绝。

  倾世的柔情,仿若积累了几个世纪之久,就在此刻如数倾出。

  南宫天音一阵剧痛自骨髓加深,如凌迟之刑加身,疼的几乎无法呼吸,意识渐渐消失。

  “你想她死吗?”

  北堂天剑阴沉着脸,提醒玄爵,她妹妹是灵曌,泪只能化作蚀骨之痛。

  “她若在雪国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女王,又如何要受这些苦!”

  玄爵心如刀绞,冰唇轻颤。

  “她重生之后,便承受不住雪国浓稠纯粹的灵气,若强行入雪国,她只能被灵气挤压成飞灰”

  玄爵看着北堂天剑,或许他说的是真的:“那如何消除她的痛苦!”。

  北堂天剑面无表情道:“将你雪国花神的百花露练成丹丸,常备在身,痛时服用,可缓解”。

  一语道完,眸光柔善,垂怜于他兄妹二人,长叹一声,挥袖扬起一道柔光,如数注入南宫天音眉心。

  “这是什么?”

  玄爵冰眸泛惑,见那道白光融入她眉心,生一颗洁白无瑕明珠,如豆大小,镶嵌在她两道月眉之间。

  北堂天剑淡淡开口:“玄灵宗主的天之授意,我给她全部,玄灵宗第九千代掌门人北堂天剑今生今世,只收此一徒,你现在该放心了吧!”

  “那你的神徒是谁?”

  “你不是也没神徒吗?”

  四目对望良久,玄爵收回目光,修长如玉的手指探了探南宫天音的天灵。

  感知到母亲的吞噬符在她体内,眼中才浅浅泛笑,有母亲的吞噬符在,修灵者若敢用灵力伤她,其灵力必被吞噬。

  他的妹妹的确应该成长起来,如他们的母亲南宫可画一般,坚强,勇敢,善良。

  再说南宫天缘与荆琅天,还在恶战,二人不相上下。

  荆雨童依旧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立于一边,不骄不躁的冷眼看着。

  “南宫天缘的名头也不过如此~”

  将纸扇一收,暗自往南宫天音消失的竹林移步而去。

  他是荆家主家的大公子,也荆家唯一的一个天问师,但无人知晓。

  自小外出游学,得恩师晓梦栽培,与晓梦尊主虽有师徒关系,但必须经过考核,才能进入玄灵宗,师徒关系才能名正言顺。

  玄灵宗身为九州大陆最雄厚强大的宗派,考核条件相当苛刻。

  所以,他回归家族,借助家族的力量,加强修炼。

  今日发现这灵狮,他一眼便知是自雪国而来。好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轻易让给别人?

  进玄灵宗,是他的目标。

  追入深处,只见南宫天音躺靠在一棵竹子上,而她身侧立有一冰衣男子与一白衣男子。

  那二人堪称完美,尤其是那个冰衣男子,他的存在仿佛令天地都失色。

  白衣男子柔眉善目,他似曾相识。

  荆雨童见冰色灵狮被冰衣男子抱在手间,暗道不妙。

  那二人的修境界,他身为天问师,居然感受不到。

  片刻,荆雨童只见那个冰衣男子弯下腰去,凑近靠在竹上不省人事的南宫天音。

  他居然吻她。

  吻完南宫天音,玄爵看了一眼北堂天剑,浅浅道:“红衣害我家破人亡,骨肉分离,我不会放过她!”。

  北堂天剑点点头。

  玄爵眉峰舒展,将手中的灵狮递给北堂天剑:“留它陪着她,这个不过分吧!”

  北堂天剑伸手接过,表示同意后,玄爵凑进他耳边,耳语几句后隐身离去。

  见他离去,北堂天剑抱起南宫天音就朝竹林外走去。

  荆雨童看着眼前的一切,眉心扭成川字,为何自己探不出这二人的身份?

  能够瞬间消的,只有渡过天雷地火劫的修者。

  而在偌大的幽城,据他所知,渡过天雷地火劫的只有三个。

  一个是南宫可棋,一个是南宫可画,不过南宫可画早在十多年前就消失了在九州了。

  还有一个是自己家的姑姑荆倾城,他的倾城姑姑已然成九州上仙,仙游各界。

  那么,这两个人————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见白衣男子抱着南宫天音朝竹林外走去。

  此时荆雨童见北堂天剑远去的背影,恍然大悟:“难道是天剑尊主?”。

  荆雨童记起,那日他向恩师晓梦辞行时,

  恰好遇见玄灵宗主离去的背影,修长飘逸,绝世而独立。

  与此相重,势如再现。

  “天剑尊主怎么会来这?那个冰衣男子又是谁?”

  看来那灵狮是得不到手了,只好原路返回,毕竟在九州之上,他所知道的最强大的人修者就是北堂天剑了。

  刚出竹林,只见高空一黑影,嚎啕大喊,如杀猪般自高空迅速放大,他急忙抽身躲开。

  荆琅天那家伙,又用荆恕己当人肉炮弹。

  见荆恕己砸到一颗巨竹上,一口鲜血横飞,荆雨童展扇一扇,将飞来的血渍如数扇开。

  刚收回扇子,又见荆恕己被巨竹弹回,砸向自己,当下起身一脚,似踢蹴鞠般,将荆恕己踢向荆琅天,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啕滑过天空。

  可能是因为荆恕己被踢来踢去,疼的不要命的大喊,引来了附近不少炼功的人。

  “哟!这不是荆家的雨童大公子吗?好生温雅啊!”

  几个少女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喜的看着荆雨童。

  荆雨童朝姑娘们微微一揖,儒雅斯文。

  几个少女见他如此有理,娇羞巧笑着福了福气身子。

  荆琅天白了他一眼,一脚踢开挡在脚下的荆恕己。

  “好歹人家恕己也是排行榜前十的高手,荆琅天,你太过分了!”

  荆雨童脚尖点地,落到荆琅天身后,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而对面的南宫天缘,看着二人,再看看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荆恕己,勾唇冷笑:“人肉炮弹本少爷玩够了,来点实在的!”

  “是南宫家的缘少爷!”

  又是一群少女尖叫。

  “好生俊俏啊!修为也那么高!”

  “玉树临风,形貌迤逦,烨然若神人”

  荆琅天和一众男子皆无语,就这些人,还想参加家族大会,妄想进入宗派。

  还不如给他二人当小妾得了。

  “好啊!今天我就把你打趴,连爬上家族大会擂台的机会都没有!”

  荆琅天丝毫不理会看热闹的人有多少!他就是要让幽城人尽皆知,他荆琅天才是幽城最出色的小辈。

  “那你就试试~”

  南宫天缘皮似笑非笑,将右手负于身后,左手食指直指南荆琅天:“就用这只手,打趴你——”。

  “你——”

  荆琅天咬牙切齿。南宫天缘这小子好生狂妄。自己好歹也是荆家小辈中数一数二的。

  他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自己,既然他愿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就别怪自己——

  “荆琅天,这小子好狂啊!都欺负到你头上了”

  看荆琅天怒不可及,荆雨童在一旁添油加醋。

  “雨童少爷,少说风凉话!如果我打不过他,家族大会的冠军也不会落到你头上!”

  荆雨童的用心,荆琅天还是能明白几分的。

  众人只等着看好戏,幽城两个佼佼者格斗,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

  不过有些少女见荆琅天身形魁梧,还是替南宫天缘捏了一把汗。

  其中,一个英气十足的少女,眉间一点朱红,身着鹅黄萝裙,双手环腰,打量着这场格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