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名师痴徒
才才2017-05-09 14:493,774

  “天音”

  白衣人当下也跟着冲进去。

  大火烧得厉害,已经将锦盒点着,南宫天音情急之下直接用手去灭火。

  取出雪莲果,紧紧护在手中。

  “天音,这边!”

  正当南宫天音进退无路时,白衣男子如天神般落在她身边,一把拉过她,护在怀中,挡住那些砸下的火柱子,一根又一根。

  “吖,你的面纱!”

  见他面纱起火,南宫天音手疾眼快,一把扯开。

  见他真颜,南宫天音呆住半天。

  他眉柔如青山,却又巍峨凌厉,目似春风波光潋滟,又不失傲态。

  温善若水如他,璞玉一般完美无瑕。

  “本来以为你是长得丑,原来你这么好看!”

  南宫天音忍不住伸手想去碰他温善若水中却又傲然世外的脸。

  “住手”

  北堂天剑见她放肆,冷呵一声,沉下脸,一把抱住她,飞出火海。

  “你生气了!”

  她本来以为他会骂她,或者是会罚她,就像她平时练功偷懒,他就会罚她抄武学心得,或者是打手心。

  但是他依旧一副清冷的样子,不苟言笑。

  “干嘛板着脸?”

  “你干了什么好事!”

  南宫天音就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区区一间屋子算什么?就算她把整个古月阁烧了,爷爷也绝对不会呵斥她半句。

  再说了,又不是烧他家的房子,犯得着生气吗?

  落到院子里,火势没有半点要灭的意思,南宫天音仰头看他,完全忽视了面前的大火。

  “你长得好美~”

  北堂天剑白了她一眼,自己怎么会收了这么个累赘当徒儿,还好没人知道。

  南宫天音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雪莲金果。

  它是保住了,可是南宫天缘却和那个小贱人勾搭上了,简直不可原谅。

  火势越来越大,引来的人也也越来越多,北堂天剑趁乱抽身离去,毕竟是玄灵宗之主,让人认出来麻烦就大了。

  终于,大火灭去,南宫天音看着众人生疏的面孔,倒也不好奇。

  估计都是来参加家族大会的人。

  南宫天音想了想,南宫家要举行家族大会,那么还有舞家,沐家,荆家也同样会有。

  要是南宫天缘能胜出,去和别家的小辈比,再把他们全部打败,拿个第一,那么整个幽城就没人敢欺负她了。

  本来就没人敢欺负她。

  不顾众人的目光,自顾自的在哈哈大笑,仿佛忘记了之前还想着和南宫天缘恩断义绝。

  但是,哪能就这么轻易原谅他。

  “你们看什么看,没见过放火啊!”

  南宫天音见众人指指点点,有些不悦。

  此话才落下,众人便立刻安静,恭恭敬敬的让出一条道。

  来的居然是幽城四大家族的家主。

  城主南宫殿走在最前面,看样子有些憔悴。

  “小音——”

  众人以为家主会把这个不知深浅的小姐罚一顿。

  哪知南宫殿见是自己的宝贝孙女归来,顾不得其他三位家主在场,老泪纵横。

  “爷爷!”

  南宫天音倒是落落大方的迎上去。

  “这些天去哪里了,有没有被人欺负?”

  南宫殿心疼的摸着她的头。

  “在二叔的神农顶练功啊!我又学了不少武功秘籍呢!”

  南宫天音抬眼望着高大的爷爷,她从来没有见过爷爷这样憔悴过,就连临去清霞镇的前几天,爷爷都还精神抖擞的在校场指导一些小辈练功。

  她这几个月的失踪,的确对南宫殿打击很大。

  他失去了一个最疼爱的女儿,已经无法在失去眼前这个玲珑剔透的孙女。

  见她无事,南宫殿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心中也不曾生出一丝一毫的责怪之意,反倒让她选南宫天欢和南宫天笑的房间去住。

  反正南宫天欢和南宫天笑又不在家族中住。

  招呼其他三大家族的家主到正厅商量家族大会的事,遣散众人。

  今年的家族大会,幽城四大家族联合举办,挑出前一百名,送去参加十年一次的宗派选拔赛。

  前一百名可获得到去玉华池洗浴修炼的资格。

  玉华池是前些年被四大家族发现的,这里的灵气极其浓厚干净,又利于灵体的成型。

  四大家族谁也争不过谁,于是只能约定,以后的家族大会四大家族一起举行,玉华池就作为前一百名小辈的奖赏。

  一来让是鼓励,二来则是让他们加强灵气的吸收,好在宗派大会时能打败其他城的小辈,获得宗派的青睐。

  在说南宫天缘,得知南宫天音回来时,顾不上自己虚弱,连跑带爬的跑到古月阁去。

  看见南宫天音的房间只剩一片废墟,心中当下明白其中缘由,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的妹妹。

  “为了把我送你的东西毁了,你居然不惜烧了自己的住处!”

  他失落的走出古月阁,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更加无力。

  “小音,我要如何你才能原谅我?”

  天色渐渐暗去,南宫天缘不知不觉的靠在古月阁外的大门槛浅浅睡过去。

  迷迷糊糊中只见一不苟言笑的白须老翁,头饰一阴阳八卦,手执一只银色拂尘,平步青云而来。

  那老翁似有一丝怒气,双目锐利的盯着昏昏沉沉的南宫天缘。

  “朽木,太古神王安的什么心,居然让老夫收你为徒!”

  话刚刚落音,南宫天缘因为心有挂念,所以睡得不深,软弱无力的睁开眼,眼前却空无一人,暗自好笑自己这几天太空劳牵挂,竟出现幻觉。

  想收自己当徒弟的人多了去了,就算他不参加宗派大会,还不是有许多宗派想要他。

  虽然说那些宗派的名气不如八大宗派那样大,但相对来说还是很强的。

  起身拖着像灌了铅一般的脚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想到隔壁废墟是南宫天音的恨意,他仿佛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一件一件收拾好被南宫天音扔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心力交瘁的放回原来的位置。

  还是想想怎样讨那个姑奶奶的原谅吧!

  南宫天音烧了自己的住处,听爷爷的安排,去到南宫天欢和南宫天笑姐妹两的住处。

  两个姐姐自懂事开始,便不常在南宫家族中住,她两的院落冷清得很。

  但爷爷依旧每天安排人去打扫,倒也干净整洁。

  两个姐姐住的是一个房间,两张床对着放,床头分别放着一株兰花草。

  南宫天音不喜欢兰花那种清幽,把它们都搬到屋外后,随意选了欢姐的床。

  刚准备入睡,却透过窗发现一道黑影,忙起身出去。

  “谁,鬼鬼祟祟的,有种的出来!”

  破门而出,不见任何人,南宫天音朝着四周大喊。

  喊了半天也没见有人,见天要下雨,两株兰花草在外面似有些发黄,只好把它们抱回去,放在屋脚,它们居然奇迹般的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好奇怪啊!”

  也不管了,欢姐和笑姐虽不常在家族中,但平日回家时总是会从神农顶偷偷带些好东西回来,送给她和南宫天缘。

  恩和怨,南宫天音有自己的界定,欢姐和笑姐的东西,她也不能亏待了。

  南宫天音有个习惯,睡觉不熄灯。

  刚上床闭眼,总觉得被子里还有个什么东西,伸手去摸,却什么也没有。

  闹了一天,也乏了,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睡熟后,她床上的蓦然生起一团紫气,隐隐约约显出一张妖艳傲然的容颜。

  对,就是那天逃走的妖皇君临。

  君临侧身而卧,紫色的衣衫半掩半开,露出胸前结实的肌肉。

  他手中拿出一枚玉色竹哨,有些可惜的在南宫天音面上摇晃。

  “可惜了湘妃笛,少了一段~”

  桃花眼轻挑,目光炯炯落在南宫天音的脸上,勾唇浅笑:“鬼王炼鬼傀,魔君炼魔儡,本皇炼魑魅,就用你来炼本皇的魑魅吧!”。

  语毕,修长手指轻划出一道紫光,缓缓包裹着南宫天音。

  南宫天音像没感觉一般,依旧熟睡。

  倒是妖皇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怎么回事?这丫头居然在吸我的灵力”。

  看着自己的灵力正在源源不断的被她吸走,妖皇立马把灵力收回。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吸噬别人的灵力?”。

  好在他这身躯壳至少也有上万年的修行,要不然还真的无法将灵力收回来了。

  见南宫天音依旧熟睡,毫无半点异样,君临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失算了。

  眼下的情况不像单纯吸噬,倒像是——吞噬。

  就是吞噬。

  能有如此强大的吞噬之力的,九州大陆上只有吞噬符。

  妖皇似乎意识到,这小丫头的身后绝对不止是冥冰神王而已,吞噬符是女娲赐予女帝的至宝。

  如此说来,这小丫头与女帝也有关联喽!

  “这小丫头真的是越来越让本皇——”

  君临还没话都没说完,就被南宫天音一脚踹下了床塌。

  “小丫头你居然装睡!”

  “谁让你笨呢!”

  君临从地上爬起来,不怒反笑,将手负于身后,傲态十足:“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废物,敢跟本皇叫嚣”。

  南宫天音打记事起就没怕过谁,反正有南宫天缘在,幽城也没人敢欺负她。

  “本小姐上天敢斗天,下海敢打母夜叉,你算什么东西!”

  君临怔住半天。记忆回到他被封印之前。

  一个娇艳欲滴的女子立于一株古老的榕树下,举着一把赤红的长剑,纤眉巧笑向他道:“我朱雀上天敢斗天,下海敢斗母夜叉,君临兄长可要当心喽~”

  “朱雀仙尊,请~”

  这一攻一守,其乐融融。但,他以为她只是在开玩笑。

  却不知道,她手中的剑早已经被伏羲大神放了一个剑灵进去。

  回过神来,上下打量着南宫天音,她的确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像极了她。

  “看什么看,没看见漂亮的的人啊?再看本小姐剜了你的眼睛,信不信~”

  “你确定你打得过我?”

  南宫天音的权威被君临毫不违和的挑战。

  南宫天音本就没处撒气,君临如此一说,她立刻冷笑:“确定你要栽在本小姐手里。”

  君临见她此番,兴趣大起,微微一笑:“那咱们比试比试!就比武,我不用灵力”

  “一言为定”

  南宫天音暗自得意,不用灵力,姑奶奶弄死你那只是分分钟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