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斗妖皇,闯澡堂
才才2019-03-19 13:553,644

  几个回合下来,南宫天音没讨到半点好处,累的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

  而君临风采依旧,坐在桌案前,挑着桃花美目看着累的够呛的南宫天音,嘴嘴角挂着一抹宠溺。

  他的确想把灵曌炼成魑魅,替他解封灵体,但他发现,朱雀给灵曌的力量竟然是毕生的修为。

  如果把灵曌炼成魑魅,那么朱雀就算是彻底的飞灰烟灭了。

  “君临哥哥,就算你是妖,我也不会因为我是神而嫌弃你的,如果真的要跟你对立,那么我的力量也只能为保护你而存在”。

  他与朱雀是几世深交,断然不会让朱雀灭于天地。

  “我说小丫头,看在你打不过我的份上,就给你个礼物,说说你想要什么!”

  “你会那么好心!”

  南宫天音眉眼高扬,双手叉腰,白了他一眼。

  “你看我长得那么美,像坏人吗?”

  君临微抬桃眼,面上泛笑,一副迷死你不用偿命的表情,漫步到南宫天音身边。

  “像!”

  君临完败。

  南宫天音脸上闪过一丝狡黠,拉过君临:“礼物我不要,但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说~”

  君临恢复傲态,桃眼浅浅扫过她如月亮半皎洁的脸,风轻云淡的开口。

  “帮我教训青檀儿”

  “允了~”

  但南宫天音觉得有些东西必须要说明一下。当下开口道:“有一点,你必须知道,不是我打不过你,而是你打不过我,你为了得到我的手下留情,才自告奋勇的去教训青檀儿的,至于你要教训青檀儿一事,本小姐毫不知情”

  末了,一本正经的看着君临:“懂吗?”

  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也只有南宫天音提得出来。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南宫天缘,事事都依她。

  君临感觉自己的无良根本就及不上这丫头,自己沉睡了上万年之久,一觉醒来才几个月!就遇上怎么个伶牙俐齿的的主。

  压下一股怒气:“不懂,还没人敢更本皇谈条件,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本小姐从来喝酒”

  “看你长那么大个,长手长脚的,肌肉比我哥的还结实,让你办点事都那么婆婆妈妈的,真像隔壁老王的小媳妇”。

  君临实在是忍无可忍:“来,有种在打一次”。

  “来就来,怕你啊!”

  话说这南宫天音不愧是南宫天音,从来不知道何为天高地厚。

  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噢不,就算她断气了,争强斗狠这种事她是绝对不会认输的,无论对手是谁。

  怎么说君临也是个上古妖皇,要是真的连一个小丫头都斗不过,他还不如乖乖的被封印得了,还妄想什么天下妖道。

  打了几轮,整个屋子都惨不忍睹。

  还好君临在来的时候布下了结界,外面的人无法知道里面的事。

  “服不服!”

  一个轻饮淡茶,挑眼打趣的问。

  “不服!”

  一个鼻青脸肿,咬牙切齿的爬起来,毫不低头的大吼。

  “那在来!”

  “我不”

  南宫天音好不容易爬起来,大吼一声。

  “我让我哥哥来收拾你~”

  她此刻似乎忘记,她还在生南宫天缘的气。

  “你哥哥?”

  君临勾唇冷笑:“哪一个?”

  “幽城最最出类拔萃的英雄少年,最最帅的人——”

  君临懒得理会她:“你说南宫天缘那个不顾你生死的废物啊?”

  一句话,把南宫天音拉回现实。

  是啊!哥哥现在眼里恐怕只有青檀儿,哪里还容得下她!

  “那也不能让哥哥知道,是我让你去教训她的”

  顶着鼻青脸肿,凑到君临面前:“我去教训她,不过,是被你控制了,不是我的本意”。

  说完,又理所当然道:“反正你是坏人!”

  君临听她说完,被她的逻辑惊讶得一口茶水咽也不是,喷也不是,硬是从鼻孔里呛了出来。

  “好恶心”

  南宫天音一脸嫌弃,白了他一眼,径自把外衫穿上,推门就走。

  “等一下我把那个个小贱人弄残,就说是你控制我的,记得呵!”

  这到底是谁利用谁啊!君临崩溃了。

  堂堂一个上古妖皇,居然在借刀杀人这一方面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利用得彻彻底底,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把玉竹哨放在南宫天音的床上,追了出去,青檀儿怎么说也是一个上古神剑的剑灵。那丫头当真是不知死活的主!

  不过,他很欣赏她那股,只要你得罪老子,不管你是谁,老子都不会放过你的劲。

  他可能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对那个丫头忍得有点过头了。

  南宫天音轻车熟路的就到了分家子弟住的地方。

  分家来的子弟住在琅琊园,据说是爷爷专门为分家子弟准备的,但生活自理。

  这里的练功的设备堪比家族中的校场,只不过排行榜的名额只有四百个。分家子弟却有上万人。

  排名榜的四百个名额,按挑战的胜率来计排名,唯榜上有名者,方能参加家族大会,这是四大家族的家主一致的决定。

  每个家族中,主家小辈名额为六百,分家小辈名额为四百。

  联合家族大会就是从四千人中选一百人,送去参加宗派大会。

  南宫天音瞄了一眼,排行榜的排名,列在第一的居然是南宫凰然,第二的叫南宫灵霄,第三的叫南宫缦拓,应该是个女的。

  一直未找到青檀儿的名字。

  看来这青檀儿算不上什么人物!南宫凰然那个臭流氓倒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正看得入神,突然听见传来一阵嘲杂。

  “这么晚了,他们居然还没睡!”

  南宫天音也好奇,风风火火的抬脚赶过去。

  刚过一条回廊转角时,只听“哎呀”一声惨叫,自己被撞得生疼。

  定睛一看,真是冤家路窄,撞她的人居然是青檀儿。

  只见那青檀儿被撞在地,面容煞白,不停的道歉。

  她身边撒了一地的汤水,看样子是烫在她脚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南宫天音心头虽然恨她,但见她一副人畜无害,又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一下子就软了不少。

  蹲下身去,撂开她的裙角,只见她白皙的小腿上被烫红了一大片,起了一些水泡。

  当下又恨又怜,瞟了她一眼:“你瞎的啊!不知道让路~”

  青檀儿被她的举动吓住,怔住半天,忙收回腿,不敢看南宫天音。

  “音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南宫天音起身,不耐烦的扔给她一株薄荷草。

  “好了,等一下在找你算帐~”

  说完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隐在虚空的君临看着眼下一幕,摇摇头。

  南宫天音这丫头只不过是喜欢争强斗狠不服输罢了,她并不坏,而且很耿直。

  罢了,罢了,解封灵体的事还是回去另想办法吧!于是,隐身而去。

  对南宫天音下手,他现在当真是不愿。

  青檀儿见南宫天音去的方向不对,忙大喊:“音小姐,那是男子的澡堂,别去”

  可是,南宫天音早已经跑远。没办法,只好忍着疼,跟过去。

  南宫天音来到澡堂外,见里面雾气腾腾,隐隐约约可见不少赤身裸体。

  “哇,好结实啊!”

  南宫天音摸摸自己的手臂大腿,觉得枉费了自己辛辛苦苦练武,竟比不上他们。

  见有女子一脸茫然的进来,那些男子活似见了鬼一样,四处逃窜。

  突然南宫天音眼前一黑,被一只大手捂住眼睛,整个人都顺势靠在一个结实柔软的胸膛上。

  “南宫凰然,快把她拖出去”

  “对啊!拖出去,成何体统!”

  无数声音不满她留在此处。

  南宫天音被莫名其妙的捂着眼睛,本就有些不悦,想用力扳开,却扳不开。

  脚下一跺,狠狠的踏在南宫凰然的脚上。

  南宫凰然却无事一般,将她拦腰打横抱起,扔到澡堂外,反手一个白眼,顺其自然的将门拉上。

  才一会儿,那些男子就已经立马换好衣服出来。

  南宫天音二话不说,走到南宫凰然面前,玉指高扬“啪”一声,赏了南宫凰然一个嘴巴子。

  南宫凰然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天音。刚刚是自己给她个台阶下,她居然毫不领情。

  此时,青檀儿才匆匆忙忙赶到,看来她还是来晚了!

  “音小姐,你没事吧!”

  青檀儿一跛一跛的走到南宫天音身边,试探着问。

  “本小姐能有什么事!”

  转眼狠狠瞪着南宫凰然。

  “谁让你抱本小姐了~,看我不把你手剁了~”

  南宫凰然二话不说,将手伸出,送到她面前,痞里痞气道:“来来来,给你剁!你不剁,少爷我看不起你~”

  “别以为我不敢——”

  南宫天音当下双手合十,生出紫剑,扬剑砍去。

  众人虚惊,这丫头谁啊!太放肆了。家族中有不少长老可是很看着南宫凰然的。

  这一剑下去,估计这丫头是在南宫家待不下去休息。

  “音小姐,不要!”

  青檀儿双目布满惊恐。

  一剑高扬而落,却恰好停在南宫凰然的手腕上,无论南宫天音怎么用力都挥不下去。

  “小音,闹够没!”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脸苍白的南宫天缘,虚弱的收回手印。

  “缘少爷!”青檀儿见南宫凰然无事后,忙跑到南宫天缘身边,扶起他。

  见南宫天缘对青檀儿一阵微笑后,南宫天音收回踏出去的步子。又是一阵怒气,环手而立,看都不看南宫天缘一眼。

  “以前见缘少爷的时候,他可是意气风发的佳公子啊!怎么现在这副德行?”

  “还不是把音小姐弄丢了,找了几个月没找到,不吃不喝,天天在外面日晒雨淋的”

  听一阵窃窃私语后,南宫天音鼻尖一酸,一股疼痛自骨髓而来。

  偷偷瞟了一眼南宫天缘,虽然很痛,但内心却异常满足。

  南宫天缘虽被青檀儿扶着,但南宫天音却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