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家主之怒
才才2017-04-29 03:213,772

  家族培养一个出类拔萃的小辈不是易事。

  为了培养南宫天缘,南宫家族费了不计其数的人力物力财力。

  就盼望他有朝一日能进入一个大宗派,不仅可以光耀门楣,家族也能得到丰厚的赏赐。

  如果他在宗派立下功劳,那么得到的赏赐可以让南宫家家底更丰富,培养出更多的小辈。

  南宫家已经有一百多年没人进入哪个宗派了。

  好不容易出现个天才般的南宫天缘,家族可谓用尽全力培养。

  如今,他却一句“辜负”了事,南宫殿怎肯罢休。

  “南宫天缘,你若拒绝班摩大师,我就让你挫骨扬灰!”

  南宫殿算是彻底怒了,费尽心思培养的孙子,居然在这种关乎家族名誉利益的事情上忤逆他。

  平时若是犯天大的错误,南宫殿也容得,护得,但就这件事没商量。

  “此生,挫骨扬灰也要陪在小音身旁”

  南宫天缘靠在南宫天音的床边,握起她的手,她才是他要守护的,进入宗派守护九州,他管不着。

  南宫殿冷眼一哼,朝南宫天欢道:“欢欢,小音醒后把她带到盘石洞”

  “什么?”

  “爷爷!”

  两道声音同时不可置信的响起,就连立在一旁的仆人都面泛惧意。

  盘石洞是南宫家族关押犯了族规的人的地方,据说洞内恶虫成群,吸功力,吃人肉,喝人血。

  被罚入内的人,无人能活着出来,不过一般不会有人会被罚入内。

  以上的传闻,也只是听家族中一些年长的长老说的。

  但爷爷居然要把小音关进去,她又没犯错!

  “你不是想保护小音吗!给你两条路,一是答应班摩大师的邀请,加入玄灵宗,二是小音关在盘石洞,你滚出南宫家,碌碌无为一生”

  南宫殿深知,如果不领班摩大师的情,那么他的家族在九州大陆上必定无立足之地。

  为了一个南宫天缘毁掉一个古老的南宫家族,若南宫家的祖宗泉下有知,恐怕也会气得全活过来。

  只得出此下策,逼一逼他。

  “爷爷,你别逗了”

  鉴于爷爷对小音的宠爱,南宫天缘回过神来,不以为然的说。

  南宫殿又气又怒,都怪自己平时太骄纵这两个小东西了,:“不成气候的东西!”

  “除非爷爷让我带小音一起去!我便愿意”

  南宫天缘看着脸色恢复的差不多的南宫天音,眼珠一转,略带请求。

  “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小音只能呆在家族里,哪儿也不能去!你以为玄灵宗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南宫殿气得唾沫星子横飞,一张老脸涨红,毫无往日的家主之势。

  看来,那个班摩大师真的不好惹。

  “爷爷当真要把小音关到盘石洞?”

  南宫天缘嬉皮笑脸的故作试问。

  南宫殿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我说话有不作数的吗?”

  “有啊!好几次呢!”

  接下来就是南宫天缘细细落落爷爷不作数的桩桩件件。

  “小时候,小音抢我的衣服,你说给我新的,最后反倒给小音买了好多,我一件也没有!”

  “——”南宫殿陷入回忆。

  “还有啊!你明明答应给我给个大房间,但是却把大的给了小音,小的给了我!”

  “你答应说要带我去叶城玩,可是你却只带了小音去”

  “你说好的东西都给我,可是小音来了后,你什么好的都给他了——”

  “你答应过我,不强迫我做任何事,但现在却——”

  南宫殿老泪纵横,一声大喝:“住口——”

  的确,他只注重他的修炼和进步,对于他的需求,南宫殿几乎是忽略的。

  见爷爷猩红着眼,南宫天缘扑通一声跪下:“求爷爷成全!”。

  。“我无法用一个家族的命运来成全你!”

  南宫殿华袖一挥,仰头冷瞟着他。

  一旁的南宫天欢招呼着那些被吓住的仆人,让她们等一下在来打扫。

  仆人退去后,南宫天欢浅浅开口:“爷爷,班摩大师这是在徇私舞弊”

  南宫殿惊讶的看着自己这个温润婉约的孙女,她怎么可以说出这种大逆不道话。

  南宫天欢却不畏惧,又道:“爷爷想想看,宗派大会才是各大宗派招选新弟子的方式,至于修灵者想不想入宗派完全是个人意愿,哪有强行逼迫之理”。

  南宫殿沉着老脸,也不知道老二南宫可棋这些年是怎样教导这姐妹二人的,一个疯疯癫癫,一个伶牙俐齿。

  “欢欢你住嘴,你懂什么!班摩大师是替天剑宗主选徒弟,选中了这个不知长进的东西”

  南宫天缘跪着,一言不发,闷着头听。

  反正他不会去的,除非他们愿意接受小音。

  没有哪个宗派愿意接受一个不修灵的弟子。

  见南宫天缘一副与我何干的样子,南宫殿又捞起刚刚扔掉的鸡毛掸子。狠狠的在他身上抽了几道,南宫天缘忍着疼,只是闷哼着,没有出声。

  爷爷这是来真的,看来南宫天缘真的是令他爷爷失望了。

  南宫天缘自知不肖,咬紧牙关,硬是一丝灵力都没用来保护自己。

  只是鸡毛掸子顶多打点皮肉伤而已,这点痛这么及得上爷爷十多年的希望落空。

  南宫殿打累了,靠在南宫天音的床沿上,看着脸色煞白的南宫天音,长叹一声。

  当初捡她回来,完全是因为她有几分像自己的小女儿南宫可画,以为这是老天给他向女儿赎罪的机会。

  十年的纵容宠爱,换来的竟然是自己苦心培养的孙子不肯离开他而忤逆自己。

  见她煞白的小脸上,好无血色,又禁不住心疼,忽然眼中一晃,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由她来劝南宫天缘会不会更见成效,自己真是老糊涂了。

  当下起身,沉下脸,对站在一边的南宫天欢指了指被自己打趴的孙子,道:“还不快给他看看~”

  “噢!”

  南宫天欢急忙将南宫天缘扶起,坐到凳子上。爷爷可算是下了死手。好在南宫天缘武学练得也不少,身强体壮并无大碍。

  怒气难平的坐在南宫天音的床边,突然听的床上的南宫天音细细闷哼一声,卷睫微颤,缓缓睁开眼睛来,南宫殿立马由怒气转为慈眉善目。

  在南宫天音睁开眼的刹那间,一道冰光自她眼中暗现,瞬间消失。

  南宫殿将一切收入眼中后,平静如初。他的这个孙女不简单啊!

  “爷爷!”

  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爷爷一脸疼爱的立在自己的床前,不觉心情大好。

  她床头的幼狮见她醒来,似乎很高兴,用头蹭着她的小脸。

  南宫殿这才注意到这只幼狮的存在,眼中放光,甚是欢喜。

  家族中灵兽只有一只赤炎虎,还是荆家那位成仙的倾城小姐送给二子南宫可棋的。但南宫可棋却把它扔了,气得南宫殿差点没断绝父子关系。

  南宫天音一眼瞟见浑身是伤的哥哥,本就惨白的的小脸更加难看:“哥,那些人把你打成这样?”

  “我给你报仇——”

  越说越气,惨白的小脸瞬间涨红,掀起被子,气势汹汹的冲下床,鞋都来不及穿,就迫不及待的朝要去报仇,完全忽视爷爷的存在。

  南宫天缘来不及阻止,在她前脚刚踏出去房门,南宫殿阴黑着脸说了一声:“我打的,有本事你来教训我”。

  “啊?”

  南宫天音止住脚步,爷爷打的?为什么?难道哥哥打伤了别人,别人来告状了?还是哥哥打不过别人给爷爷丢脸了?

  见她蒙昧无知的表情,南宫殿笑也不是,气也不是,真拿她没办法。只得无奈一声:“你哥真没白疼你,倒是我养了一个白眼狼!”

  说完,不满的瞟了一眼南宫天缘,冷哼一声,起身拂袖而去。

  “爷爷!你给我站住,你凭什么打哥哥!”

  南宫天音跟着跑出去,似要为南宫天缘讨个说法,也许在南宫家,也就只有她敢对南宫殿放肆。

  南宫天缘自知愧对爷爷的苦心,低头不语,目送南宫殿离去。

  看爷爷离去的背影不似以前那么矫健,南宫天缘心中一酸,他和爷爷的距离真的是越来越远,远到让他有点害怕。

  出生到现在,爷爷待他何其用心。难道他真的要愧对用心良苦的爷爷?

  收回目光朝南宫天欢道:“欢姐,爷爷不会真的把小音——”

  “放心吧!若非天理难容,爷爷绝对不会把任何人关进盘石洞的,更何况,小音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

  得到姐姐的肯定答复,南宫天缘算是稍稍放心了些。

  南宫天欢停顿片刻,语重心长道:“小缘,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你过分的保护小音,她就无法成长起来,若哪天你不在她身边。她遇了危险,你让她如何应对?你这是在变相的害她!”

  说完,拿起桌上的信,撕成碎片。

  “欢姐!”

  搞不明白,欢姐这是干什么,她明明就是在劝自己,为什么还要把班摩的信撕了。

  南宫天欢看出他的疑惑,开口道:“玄灵宗并非你的好去处,逆了班摩又如何!”

  “啊?”

  欢姐虽看着温绣婉约,但决定事情的时候心志异常坚定,不愧是二叔教出来的。

  欢姐说得没错,他真的不能去哪里都带着南宫天音,南宫天音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此时放手,为时未晚。

  那这家族大会——“好男儿志在四方!二叔说你是会是南宫家史无前例的骄傲!”

  “二叔快到了,我得赶紧过去,你好好想一想!”南宫天欢坚定的看着他,道完最后一句便离去。

  剩他一个人,也许他真的该好好想想,九州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南宫家族已经一百多年没人进入宗派,爷爷虽为一城之主,但南宫家在实力上来讲已经开始渐渐被其他三大家族赶上,在如此下去,南宫家迟早在幽站不住脚。

  除了四大家族外,幽城还有许多规模不小的家族也正在强大。南宫家的地位真的是摇摇欲坠,这也难怪,他不肯接受班摩大师的邀请,爷爷会如此生气。

  他爱小音,但他也爱爷爷,还有他的爹娘,保护好南宫家族,才算是保护好他们。

  “我要家族大会的冠军,也要宗派大会的冠军,只有我南宫天缘选别人,别人没资格选我南宫天缘”。

  南宫天缘仰头大笑,这些才是他追求的。不成为傲视群雄的强者,那么他不配说保护二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