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妖皇拐天音
才才2017-05-09 14:493,697

  远在神农顶之上,鹤发玉颜的南宫可棋,修长的身形立于虚空,他旁边傲然立着一位白发道人。

  “清虚神王意下如何?”

  清虚摇摇头:“还是等我那可怜的火龙子徒儿过了刑期在说吧!”

  “火龙子执念太深,只怕不会悔改”。

  清虚却冷笑一声:“你这个侄儿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清虚还记得他那天去南宫府,准备提前看看南宫可棋推荐的徒弟,哪曾想到,看到的居然是一个颓废不看的窝囊废。

  “要说最令人满意的神徒,莫过于你那外甥玄爵,只可惜玄罗刹也是神王,让他抢了先”

  清虚老道说着,有些惋惜,似乎在怪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下手。

  四大家族大会临近,南宫天音几乎见不着南宫天缘。

  就算见着了。南宫天缘也是一句:“过些日子哥哥在陪你玩”。

  近段时间南宫天缘几乎不回古月阁的,南宫天音一连好几天都在他的房间睡觉,就盼望着有一天醒来,会看见哥哥在。

  万般无聊之中,她给冰儿取了个新名字:“银铃”。

  一日初晨,日已上三杆,南宫天音被银铃嗷嗷大叫吵醒。

  不醒不要紧,一醒吓一跳。

  刚睁开眼就只见床前坐着一个庞大的妖孽。

  “哎呀我的妈啊!”

  南宫天音大喊一声,躲进被子里,露出一双咕噜乱转的眼睛。

  那妖孽缓缓开口,似有嘲笑之意:“小东西,是我!”。

  一语落下,紫气缭绕,化作一美艳男子,紫衣华贵,俨然着身。

  这不是君临,还是谁?

  “是你!这下会好好的穿衣服了!”

  想起他那天衣衫不整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南宫天音不带表情的白了他一眼。

  南宫天音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感觉不妥,又迅速盖上。

  “把眼睛闭上,本小姐要起床了!”

  “噢!”

  君临桃眼泛笑,薄唇轻扬,将眼睛闭上:“可以了吧!”

  还是觉得不妥,南宫天音眼珠狡猾一转,迅速将被子把君临蒙住,拍拍手,满意的点点头:“这样才可以!”

  “喂!小东西,你快点穿,闷死我了!”

  君临闷在被子里,语气中全是宠溺,殊不知,他口中的小东西早就不不在了。

  好半天,听不到动静,才摘下被子,这房间哪里还有人,鬼影都没半个。

  “敢玩我!”

  君临不知是喜是怒,桃眼剑眉高扬,这小东西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

  南宫天音穿好衣服后,懒得理会他,抱着银铃悄悄的跑了出来。

  不知不觉居然来到那个温善如春的人常年教她武学的地方。

  这里人几乎没有人会来,显得格外冷清。

  往常她来时,皆是兴高采烈,因为她知道,这里有个人在等着她。

  但今天到此,却有些失落,他已经好久没来看自己了。会不会把自己忘了。

  南宫天音抱着银铃,正准备去别处,刚转身却被一道刚劲的声音叫住。

  “音小姐--”。

  南宫天音故作听不见,抬脚就走。无奈,那道声音连着脚步追近。

  少年咧开嘴角,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深深吸一口气,看似有些紧张,对上南宫天音如月般皎洁的脸,面色发烫。

  “上一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问你,你哪一次不是故意的,自从遇上你们兄妹二人,我就一直倒霉”

  南宫天音没好气回答他。

  南宫凰然一脸抱歉,不知如何是好。

  “人家都去练功了,你在这里瞎晃悠什么?就不怕被别人打败?”

  然而南宫凰然的回答却让南宫天音瞬间石化:“我妹妹这两天生病了,我得照顾她,来这里采些草药,反正没几个人打得过我”。

  这小子哪里来的自信,不就在分家子弟中排第一吗?

  主家子弟还有几千人呢!

  “你小子哪里来的自信?”

  南宫凰然被她看扁倒也不生气,南宫天音在主家中成长,自小便在家族中接触那些修为几乎近星月级别的长老,自然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

  九州之上,修灵者是分等级的,起步修灵的自地位开始,由低至高,分别是三级地位,包括小地位,中地位,大地位,其次是五级人位,包括下人位,中人位,大人位,上人位,地人位,天人位。

  而后是星,月,阳,天,仙,天最后就是九州的巅峰,神。

  神之中又有一元境,二元境,一直往下。

  位级越高,修为进步就越困难,但每进步一点那都会是上一级遥不可及的。

  一般没进宗派之前都以月级以下居多,而宗派内皆是月位以上。

  但也有个别例外,如南宫天缘此类达到近至阳位的天才妖孽。

  修自月位,便可凌空而飞。

  修至阳位最后一位,全阳位,便可修得初级灵体,灵体若不灭,修者则不死。

  据这几日南宫凰然的观察,四大家族中排名前五的各个小辈能力都不弱,功位多在初月级。

  只有南宫天缘一个人在阳级,至第四的天阳位,不过很奇怪,南宫天缘似乎有意隐瞒,他的功位绝非表面上看到的天阳位。

  至于南宫凰然嘛,功位在月位,位于月位最后一级,满月位。

  虽说修炼起来不容易,但只需强加修炼,稍加时日,达到阳位不成问题,加上他体质重阳,只要到了阳位,功力一定会猛涨,超越南宫天缘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当下青檀儿却一场大病,高烧不止,自己只好先把修炼的事缓缓,照顾她才是重要的。

  南宫天音见他不答话,扯开嘴角:“这下牛吹大了吧!”

  “音小姐要说在下吹牛,在下也无话可说”。

  南宫凰然话才落音,便见虚空飘来一团紫气,当下护在南宫天音身前,面色瞬间阴沉。

  紫气落地,现一男子,紫衣华贵,桃眼狭长,俨然傲气,强大力量似自远古而来,只为睥睨众生。

  “好强大的力量”。

  君临桃眼浅笑:“用得着你说”

  “小子,你想窥探本皇的实力?”南宫凰然被发现,立即停止,窥视强者的修为无异于自寻死路。

  但眼前这紫衣艳男却没有动怒,反而扬唇大笑:“小子,我看你不错,宗派大会时就选我九令教吧!到时候本皇一定好好栽培你?”

  原来那晚离去后,君临偶然发现他在远古时期创建的九令教居然没被女娲和伏羲杀干净,还存在于九州之上。

  只不过由各代教主作恶太多被其他宗派的讨伐,九令教发展很不景气,于是他九令一出,九令教知是圣祖归来,士气大作,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九令教规模发展至可与八大宗派相提并论。

  南宫天音在一边嗤之以鼻,听都没听说过,一个妖孽当老大的宗派谁会去。

  而南宫凰然的回答印证了南宫天音的看法:“九令教,上行逆天,下行背地,收的都是被各大宗派所不能容纳的恶人,及一些亡命之徒,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宗派大会”。

  末了还不忘补一句:“九令教连宗参加宗派大会的资格都没有,凭什么要我加入你的九令教。”

  南宫天音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果然是个大坏蛋。

  君临冷着脸:“你别不知好歹”。

  “我说教主,我就是一个小虾米,你九令教的那些人差不多都是全阳位的高手,你让我去,不是拿我去喂他们吃吗?”南宫凰然虽然排斥君临的九令教,但却不愿得罪君临,毕竟得罪不起。

  “那你呢!小东西”君临感兴趣的还是她,反正他的九令教也不缺高手,唯独缺一个灵动似月的南宫天音作他的圣祖夫人。

  若她能常伴自己左右,夫复何求。

  南宫天音本就是上敢欺天,下敢灭地的主,她不惧君临,开口便道:“你想都不要想,本小姐可是要进天下第一大宗,拜天下第一人为师的”。

  “你说北堂天剑?”

  “拜天剑尊主?”

  一前一后两道声音响起,皆是不屑。

  前者不屑她口中的天下第一,后者不屑南宫天音。

  “北堂天剑?”南宫天音一脸茫然。这天下第一是北堂天剑啊?

  南宫天音根本就不知道谁是天下第一,只是听家族中的长老们说过北堂天剑这个名字,每次说起这个名字时,长老们都是一脸敬仰之感,加上现在这俩人的反应,她确定了,这个北堂天剑一定很厉害,必须要是拜他为师,她就可以看谁不爽就欺负谁了,也不怕打不赢。

  想到此,一脸肯定:“怕了吧!怕了就少惹我”。

  但心中却想起另一个温善如春的人,他好像功夫也不错,不仅会飞,还会瞬间消失。

  只不过上次一把大火,她把他的青纱扯下,见过他温润的容颜后,他就在也没出现过。

  没他监督,自己的武学也没见进步,反而退步了不少,连剑都不会御了。

  见她水眸突然黯淡,君临以为是她有自知之明,浅浅一笑:“你要学什么我都可以教你,北堂天剑算个什么东西”。

  还没等南宫天音反应过来,君临就一把搂着她的腰,脚尖点地,凌空而去。“喂,你干嘛!”

  “教你练功啊!顺便把你娶了”

  天空飘过一阵惊吓之声,又飘过一阵得意。

  而天底下的南宫凰然见南宫天音被一个魔头掳走,起身凌空追去,却被君临一掌轰落在地,一口鲜血不要钱的撒满一地。

  眼睁睁看着一团紫气远去,那个妖孽到底有多强大啊?他的功位居然完全不在自己所知晓的范围内!

  昏昏沉沉的起身,没等站起来就直挺挺的倒下地,扬起一片黄尘。

  夕阳西下,迷迷糊糊地的醒过来,只见一俏丽的少女,身着华丽鹅黄罗裙,正蹲在自己身边好奇的看着自己,手中正握着一束新采的野花,香味甚是好闻。

  “姑娘,快通知南宫城主,音小姐被妖孽带走了”

  “啊!你说什么?小音被妖孽带走了”

  “二叔,出大事了”

  南宫天笑一阵大吼,震耳欲聋,硬是没看路,一脚踏上南宫凰然的手,飞奔离去。

  “我的手——”

  南宫凰然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这是谁家的姑娘啊!啊!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