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心中有人,无可取代
才才2017-05-09 14:493,754

  “我——”

  南宫天音没想到,居然会有人会不要命的替那个妖孽去送死。

  被洒小花的举动吓得六神无主。

  洒小花被劈成两半的身子顺势倒在君临怀里,双眼无悔,死在他怀里,总比看着他娶别人好。至少是为了他。

  只见她艳唇轻启,满足道:“圣祖,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除了朱雀大神外,还有另一个女人也愿意为你去死的”。

  君临将洒小花的两半身体抱起,走至无灵身旁,递给他,毫无表情道:“本皇相信,你有办法!”

  也不管无灵的一脸为难。踏步近惊慌失措的南宫天音。

  无灵看了一眼自己手上两被劈成俩半的洒小花,摇摇头,朝君临恭敬道:“请圣祖恩准徒孙讨一人相助”。

  “谁?”

  无灵瞟向玉千泷,君临点点头:“允了”

  之后便不管他二人,径直朝南宫天音走去。

  见他过来,南宫天音面露惊恐,火红的喜服将小脸衬得煞白,不停的拖着身子往后退去。

  “你不要过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南宫天音抱着头,缩成一团,浑身颤抖。

  等来的却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小东西,我怎么舍得杀你呢!”“嗯!!”

  危机感被他一声柔意解除,南宫天音松了一口气。

  她虽爱争强斗狠,但顶多把人打伤。

  被打伤那些人的家人尚且不依不饶,要讨说法。好在都有哥哥和爷爷去摆平。

  但现在,她是杀人,直接把人劈成两半,而去哥哥和爷爷尚且不在身边,谁来护她。

  一心只以为君临会将她也劈成两半,一命抵一命。对于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南宫天音有点不可置信。

  “我杀人了!”

  南宫天音伸出双手,颤抖着,看着一脸柔意的君临。

  君临却大笑一声,不以为然。

  他只以为这个争强斗狠只赢不输的主,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却没想到,她也有怕的时候。

  “她本来就不是人,是——”

  那两个字君临没说出口。南宫天音却立马明白。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连连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南宫天音居然会道歉,还一脸认真。

  君临勾唇一笑,不见怒气:“她是精灵,走吧!继续成婚!”

  此时,听他说成婚,南宫天音倒不似刚刚那番厌恶他,被他拉起后,定步不动,浅浅道:“我心中有人 ,他无可取代!”

  “你开什么玩笑?宾客还等着呢!”君临拉着她就走。

  南宫天音甩开他,依旧是那句:“我心中有人,他无可代替”

  君临负手,平静看着道:“谁?”

  “不知道?”

  不知道?君临面露惊讶,不知道还敢说自己心里有人,还是个无可取代的位置。他堂堂几世妖皇是给她耍的吗?

  “小东西,休要耍本皇~”

  南宫天音急的直跺脚,她要怎样解释那个人的存在,他一直都存在,存在于她成长的点点滴滴,只是世人不知,她又无法解释而已。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但的确有那个人!”

  君临一脸不耐烦:“管他有没有,就算有他,他还敢跟本皇抢人不成?”

  南宫天音被君临这话说的有些失落 ,别说抢了,能不能再见他一面都还是是未知数。

  但这也不能成为自己要嫁给他的理由,自己才十六岁,那个家伙可能都好几万岁了。

  “走了走了,别误了吉时”君临又催促着。

  “我不嫁,我喜欢别人,你聋了”南宫天音怒了。

  此时门外走进一个银装男子,模样冷漠,朝君临俯身作揖,开口道:“圣祖,玄灵宗宗主北堂天剑来了”。

  君临瞟了一眼气焰嚣张的南宫天音,微微扶额,挥手让来人下去,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来九令教的元气恢复得不错,婚帖发出去才两天,就连玄灵宗这号称九州第一大宗的宗主都来了。

  “管你喜欢谁?走,先去看看这位难得一见的北堂宗主”。

  传闻北堂宗主常年游历世间,不问世事,更是把玄灵宗全盘拖给师兄妹几个打理。能来他的婚典,真是奇闻。

  挥起一道紫光,印入她眉心,她眼中冰光与紫光交错,目光空洞的挽上他的手臂,君临摇摇头:“非要逼我用这种方法”。

  将盖头盖上,两人同时步出玉门外,出现在众人面前。

  君临之容妖中带刚,堪称绝世。

  众人虽迫于九令教的势力而来,但也不得不被君临惊艳到,还有他那一身神位满级的无上修为,也另众人屏吸。

  搂着她,以傲世之姿态,立于众人之前:“请各位入席”。

  当下将目光落在前方正徐徐走来的白衣男子身上,他身后跟着一个弟子,拖着烫有金色双喜的贺礼。银衣劲装男子在前面为他领路。

  见他柔眉善目,雅致温润,却不苟言笑,君临微微勾唇,立于原地纹丝不动。脑子里闪过一个问号,他真的只是玄灵宗主那么简单吗?

  北堂天剑走近,君临微微倾身,表示欢迎,暗自运灵窥探。

  北堂天剑重复着他的动作,只淡淡看他一眼,其中满眼警告:“妖君,修得放肆”。

  银装男子退至君临旁边,依旧冷漠。

  感受到北堂天剑的警告,君临缓缓收回灵力,挑眼看了退在自己身侧冷漠的银装男子,风轻云淡的开口道:“奉一,你当真是不懂规矩,还不快请北堂宗主入座。”

  银装男子闻声,立即上前,一个请的动作,将北堂天剑请入贵宾席。

  北堂天剑忍不住瞟了那新娘子一眼,只觉得那个新娘的身形熟悉得紧。

  他本来打算要去幽城看看南宫天音的,但师兄班摩非逼他来参加这个婚典。

  晓梦师妹在闭关中,不好去打搅,翎师弟带着周通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所以他只好自己来了。

  突然北堂天剑感觉体内异动,一道黑光飞出身体,毫不偏差的朝君临身边的新娘飞去。

  二人正欲拜天地,君临见一只黑剑带着杀气飞来,直指自己身边的小东西,当下脸一黑,伸手抓住剑锋,手指被划破,渗出鲜红的血滴。

  那剑黑气萦绕,杀气甚重,君临冷眼看向众人:“哪位的?”。

  在席上的北堂天剑见此,稍有惊讶,立马道:“在下的”。

  这斩绝剑是专为斩杀悯生神王的命劫而存在的。

  他的命劫是南宫天音,怎么这斩绝剑会对九令教圣祖的新娘动了杀机。

  难不成是他搞错了?但是晓梦师妹也肯定过,他的命劫就是南宫天音,这错不了!

  除非————

  那个新娘就是南宫天音!

  当下起身飞至二人身边,收回斩绝剑后,一把扯下新娘子的盖头。

  果不其然,盖头下那银盘般的脸颊,清灵得不可方物,这不是南宫天音,还能有谁。

  “天音”

  见她模样呆滞,北堂天剑柔眉紧皱,轻唤了一声,暗中送去一阵波动,迅速收回。

  “北堂宗主自重”

  君临见他如此,甚是不悦,挡在了南宫天音面前。

  席间众人面面相觑,九令教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但好歹实力也不比八大宗派差,更何况,北堂天剑是堂堂八大宗派之首的掌门人,如此行事会不会有失身份。

  北堂天剑收回目光,对上君临,柔善的脸上不见悲喜,淡淡开口道:“此桩姻缘并非好姻缘”。

  说完不见任何表情走回自己的席位。

  “胡说八道”君临临冷脸相对,狠狠瞪着北堂天剑走向席位的背影。

  捡起地上的红盖头,替身边一脸呆滞的南宫天音盖上。

  成亲之后再找他算账。

  当盖头落下的一瞬间,南宫天音神智似乎已经被唤醒,唇瓣轻扯,扬出一道弧度,将头上的明珠凤冠连同喜帕一道扯下,扔得老远。

  “老子都说了不嫁,还逼我!”

  “小东西”

  见她抽身要跑,君临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捞住,看来今天这个婚是成不起了。

  “放开我,我是不会嫁给你的,我有喜欢的人了”南宫天音怒吼咆哮。

  君临沉脸勾唇,指着北堂天剑:“他吗?”

  南宫天音顺着他的指尖看去,是他,他居然会在这里。不知是喜还是忧。

  喜是能再一次看见他,忧是在这种场面看见他。

  见他抿过一杯茶水,风轻云淡的对上自己,那双柔目相当冷清,似乎视她于无物。平静得让她害怕。

  南宫天音收回目光一个劲的摇头:“我喜欢我哥哥”。

  “你哥哥?”

  “对,我就是喜欢我哥哥”南宫天音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

  君临紧紧搂着她,在她耳边轻道:“不管你心里有谁,今天你非嫁不可,各大宗派的人都在,你若不嫁岂不是让本皇颜面扫地吗?”

  “我来解释,保证给你一个台阶下,不会让你颜面扫地的”。

  君临凑近她耳间,吐着软语:“只要你能让北堂天剑开口,九令教可以参加宗派大会,我们两个就此罢休!从此我不在纠缠你,若不然那就纠缠你永生永世”

  被他纠缠永生永世,听着都瘆得慌。

  “好!”

  南宫天音算是豁出去了。

  用力掰开他圈在自己腰上的手,笑意盈盈的对上众人:“九令教的老大说了,这几天九令教不热闹,想增加一下和大家的感情,但是又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请大家来吃个饭,所以就让姑奶奶我和他演一出成亲的戏,请大家来吃个饭,增加各位的感情”。

  “尤其是北堂尊主啊!能亲自驾临,不胜荣幸,不胜荣幸”

  南宫天音真庆幸自己在神农顶跟笑姐在一块学了不少吹牛的本事。

  说完,瞟了一脸黑线的君临,想起南宫凰然对九令教的评价:“上行逆天,下行忤地”。

  又继续道:“九令教决定改过自新,从此以后与大家一起共同守护九州安宁”。

  语毕,一阵响亮的掌声自自己手心响起,尴尬的看着众人。

  目光悄悄落到北堂天剑的身上,见他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心凉了大半截。

  谁都知道九令教是上古妖皇在九州创立的,妖皇消失后,九令教就被很多宗派讨伐,但一直都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生命力顽强。一直苟延残喘至今。

  半年前忽然有个圣祖降临,九令教才开始迅速强大起来,挤身大派之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