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嫁衣逼身
才才2019-03-19 10:203,800

  九令教。

  南宫天音昏睡在一张巨大的虎皮靠椅上,银铃在她身上不停的蹭着。

  靠椅之下是数百级玄黑的铁石铺就而成的阶梯。

  而阶梯两边立着身披一身乌黑斗笠的人,皆带一恐怖的黑铁面具,执一造型狰狞的长戟,仿佛假人般纹丝不动的立于两侧。

  阶梯下方,一白发凌乱的黑袍人,面容阴冷不善,身后立着两个女子,皆是酥胸半露,腰如翠柳,面容十分精致。

  其中一个手中托着一袭火红的婚衣,另一个则托着锦珠凤冠。

  那两个女子跟在白发黑袍人身后,一步一阶踏上石梯,不慌不急的朝南宫天音走去。

  忽然,黑袍人停住脚步,声音低道:“圣祖得此良缘,理当九州同庆”。

  那两个女子对视一眼,拿着婚衣那个女子声音冰冷道:“圣祖自有打算,不劳教主费心”。

  另一个只是扯了一下嘴角,冷嘲道:“教主用不着这么快就巴结这个小丫头吧!你当真以为圣祖会娶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冷哼一声后,那两个女子继续走向南宫天音。

  这两个女子,拿婚衣的名叫玉千泷,是九令教的妖堂堂主。

  而拿凤冠的的叫洒小花,是精灵堂堂主。

  二人皆是妖皇君临一手扶起的,并不把教主无灵放在眼里。

  “罡,罡,罡”银铃见玉千泷和洒小花面容冰冷的走近,用力蹭这南宫天音,奈何南宫天音就如死了一般,毫无动静。

  眼看她两就要近身,银铃双眼一闭,狠狠在南宫天音手臂上咬了一口。

  “啊!”

  南宫天音受痛,几乎跳着醒过来,一阵魔音灌入耳朵,吓得还两个女子退去数步。

  就连那些不会动的面具人都忍不住扭过头,朝上面看去。

  “好痛啊!”

  “罡,罡,罡”银铃一串接连一串的朝南宫天音身后嗷嗷大叫。

  南宫天音甩甩手臂,看银铃叫的厉害,扭头看去,只见两个妖艳的女子,酥胸半掩半开,柳腰摇曳,纤眉顾冷目而来。

  “你们是谁?想干嘛?”

  “你猜啊!”

  玉千泷将婚衣放下,似笑非笑,冷目勾人,走近南宫天音,勾起她的下巴,似在欣赏一件工艺品般,啧啧称赞。

  “这丫头不愧是圣祖看上的人,真是水灵,瞧这小脸嫩的都能挤出水来了。”。

  南宫天音一脸厌恶,扬手就是一掌,险些没把玉千泷一把掌扇下台阶去。

  一边的洒小花看好戏一般抿唇闷笑,挖苦玉千泷:“玉堂主可得当心哟,这小丫头可厉害着呢!”

  玉千泷面露狠色,瞪了洒小花一眼后,又挂上笑容,面对南宫天音:“好妹妹,你怎么下手那么狠呢?你看你都把姐姐的脸打肿了”。

  “谁是你妹妹,别在这恶心我”南宫天音听她的声音都觉得恶心,真恨不得把她一脚踹下着数百级石梯下,摔死她。

  “玉千泷,你恶心够了就干正事!”洒小花冷着脸,不屑的看着南宫天音,玉千泷也是够了,媚术都用在女人身上了,她什么时候有那个爱好的。

  瞬间,玉千泷恢复原有的姿态,狠狠拉着南宫天音,按在椅子上,勾唇冷笑,一手捞过婚衣,扔在南宫天音的身上。

  南宫天音见一件火红的衣物扔在自己身上,似乎懂了点什么,抓起就扔开:“干嘛,逼婚啊!滚,姑奶奶我不吃这一套”。

  开玩笑,谁敢逼她南宫天音啊!。

  破口大喊:“妖怪,你给我出来,你要把我嫁给谁,你出来,姑奶奶我保证不打死你”。

  一直站在一边的洒小花毫无表情的走近她,抓起她的手腕,怒骂:“喊什么喊,丑丫头!”。

  南宫天音越来越怒,骂谁丑呢?

  “我让你骂我”

  反手一抓,正好将洒小花的手反抓起,迅速环过她的腰,迅速一手举起,朝石梯下扔去。

  “我让你骂我”。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洒小花就已经被南宫天音狠狠的扔出去,砸向石梯上。

  刚近石梯,洒小花将身子一翻,脚尖轻点石梯,落得稳稳当当的。

  “这丫头的力气不小啊!”

  无灵看着这一场闹剧,必须得赶快结束,若等一下圣祖到来,这小丫头还没穿上这身衣裳,恐怕要被责怪办事不利,圣祖一怒,他们几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当下起身落到南宫天音身旁,抓起她的衣颈,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单手打开,在南宫天音的面前一晃,一阵奇怪的雾气过后,南宫天音浑身无力。

  无灵见她软在地上,冷哼一声之后,将她扔到那张虎皮椅子上。朝玉千泷看了一眼,玉千泷立刻会意。

  见玉千泷拿着婚衣走近,南宫天音终于感到什么是无能为力。

  “滚,别过来!”

  “你放心,圣祖保证他只疼你一人”玉千泷挨近她,笑的很难看。

  银铃恶狠狠的瞪着玉千泷,瞬间扑过去。

  玉千泷侧身一让,银铃扑了个空,狠狠的撞在一根石柱上。嗷嗷两声便瘫在地上,被一斗笠面具人抱走。

  “银铃!把银铃还来”

  “喊什么喊,你乖乖的,自然会还你!圣主的青睐,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得福分。”

  “我让你滚,我哥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南宫天音哪里听得进那些话,一个劲的破口大骂。

  “吵死了”玉千泷眼眸一垂,估摸着时间快到了,也不在废话,手一扬将她嘴封住。

  给无灵递了一个眼神,无灵会意,黑袖一扬,一片殷红的纱帐自上而下,将她二人遮住,隐隐约约可见少女桃色的罗裙被尽数退去,露出一片雪白。令人无限遐想。

  隔着纱帐,无灵收回眼神,喉结忍不住滚动。闭目负手而立。

  而石梯之下,君临不知何时站在下方,一袭大红喜服着身,青丝上系一同色发带,桃眼泛笑,薄唇轻佻,整理着散在胸前的发丝,移步而上。

  站在石梯之半的洒小花,见他喜袍着身,缓步而上,心头一紧,绝世如他仿佛是走向自己。

  “本皇好看吗?”

  “好看”

  君临勾唇一笑,桃眼中满是柔情,看着石梯之上那道帘子缓缓拉开。

  “朱雀,这也算了却了你几世的心愿了,看着吧!君临哥哥一定把九州的天下一份不差的拿来,与你同享”。

  说完,走过洒小花的身边,看着那张巨大的虎皮椅上的人儿,笑容满面而去。

  玉千泷见他走来,仰脸一笑:“圣祖可满意?”

  坐到她身边,见她怒瞪着眼,一张小脸涨红,忍不住伸出他骨节分明的手去轻轻的捏了一把。

  “小东西,害羞了”

  南宫天音厌恶的将脸别过,现在最好不要让她恢复,要不然,她一定血洗九令教,这种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一件何其羞辱之事。

  君临不怒,继续捧过她气的涨红的脸,轻轻烙下一吻。

  “吩咐下去,婚典开始”

  原来是跟他成婚,亏这个妖孽想得出来,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他是妖兽啊!只不过是一个畜生罢了,而自己是南宫家的千金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凭什么娶她!

  在她眼里,这个世上她看的上眼的就只有那张青纱下的玉面,那才她是春风十里啊!

  任由他将大红的喜花一端套在自己手上,丝毫没有半点抵抗的力气。

  玉千泷和洒小花将她架起,跟在君临后面。

  缓缓走向一扇白玉石门,南宫天音隐隐约约可听见玉门外的炮鸣声与呼喊声。

  这些都在意味着只要走出这扇大门,她就会与他以夫妇的关系一起出现世人眼中。

  他在玉石门口停下脚步,拿过红盖头,美艳妖娆中带着一丝刚硬,眉间轮廓出奇的英朗。

  也不顾南宫天音气的眼珠子都要瞪落地,勾起薄唇,俯下身子,在她额头又是一吻:“出了这扇门后,你专属本皇一人”。

  将盖头盖上,玉门缓缓打开。

  忽然,南宫天音脚下似有了力气,片刻,玉门全开,南宫天音也全力恢复,当下左右各一脚,凭着炼武学练成的力气,将玉千泷和洒小花踢得老远,扔下喜花,转身就跑。

  想娶她,有门都不开!

  君临冷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属下,暗骂:“废物”

  玉门外是九州大陆上众多宗派的掌门人或者是执事。来头都不小。见玉门内的动静有不少人纷纷上前。

  君临眉头紧皱,成川字。红袖一挥,将南宫天音吸回自己手中,紧紧扣住:“小东西,听话,拜堂去”

  南宫天音动了动嘴巴,可以说话了,正欲开口便大喊却被君临一把搂进怀里,狠狠的吻住。

  众人见此,纷纷摇头:“这也太心急了吧!”。

  见众人回到座位上,南宫天音算是崩溃了。

  她是绝对不会与他拜堂成亲的。

  一把推开君临,双手立刻合十,好不容易聚出一股紫气,却被君临一掌打散。

  君临红袖一挥,将玉门关上,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让别人看见呢!

  “过分”

  “小东西,本皇告诉你,别以为你的武学很了不起,在本皇眼里连灰都不是”。

  南宫天音依旧不罢休。再聚气剑,又被打散。

  “闹够没,闹够就成亲了!”

  “滚,妖孽,休想本小姐嫁给你?”

  君临正欲去拉她的手被她的一句妖孽定在半空,迟迟未落。

  不可置信的眯着桃花眼:“你叫我什么?”

  “妖孽,妖孽,我骂你妖孽啊!”

  南宫天音破口而出一连三声妖孽,双目如视仇人般,恨不得将君临碎尸万段。

  “

  你本来就是妖孽,一个畜生而已”

  君临怔怔半天,似看不透她般眯着桃眼,双穴青筋凸起,藏在袖中的手指捏得死死的,她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

  耳边轰鸣而作,脑子里一片空白,久久只回荡着一个清灵柔声:“君临哥哥,就算你是妖孽我也不会嫌弃你的,如果真的要与你对立,那我的力量也只能为保护你而存在~”。

  见他不动,南宫天音立马双手合十,聚成紫气剑,毫不留情,直朝君临劈去。

  紫剑近身,君临依旧双眼空洞,丝毫没有要抵抗的意思。

  “圣祖!”

  洒小花见紫剑砍向君临,来不及多想,大呼一声,扑在君临身上。

  紫剑毫不留情的劈在她身上,数道幽绿的液体飞溅四面。

  洒小花从肩自脚被紫剑劈成两半,幽绿的血液溅在君临火红的喜袍上和脸上,一阵腥臭。君临瞬间清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