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宗派来信
才才2017-04-28 03:123,021

  荆琅天持剑,南宫天缘赤手,武器上南宫天缘看似落下风。

  但那些普通的刀枪剑戟,对于修灵者来说,根本就毫无作用,除非已经养成灵性。

  一拳碰一剑,针锋相对,少女俏皮的将嘴角一扬,道:“断!”

  果不其然,她话刚落音,荆琅天的剑便断成几段,哐当落地。

  众人惊讶的望着她。似乎感受到众人惊讶的目光,少女满脸堆笑,提醒众人,看打架!噢不!是看格斗。

  似乎一切都在南宫天缘的意料之中,拳力加大,迅速朝荆琅天胸口一轰,荆琅天一口鲜血淋漓,被轰得老远,砸向少女所在的位置。

  众人见如此,急忙闪出一块空地。

  少女却不动,起身将手一扬,接住飞来的荆琅天。

  “少管闲事!”

  荆琅天怒红着脸,丝毫不领情,推开少女,一把抹去嘴角的血渍。

  一些人愤愤不平:“人家姑娘救你,你还狼心狗肺了!”

  “我不需要别人救!”

  少女安抚众人:“没素质的人,本小姐懒得和他计较”。

  看着荆琅天的背影,少女俏皮一笑,朱唇轻启:“三,二,一,倒!”

  果不其然,少女一个倒字落音,荆琅天便像没了骨头一般倒下去。

  “哇,姑娘,未卜先知啊!”

  “咿呀!什么跟什么嘛!高手过招,不都这样,没见识!”

  少女环腰而立,似乎感受到两道目光正聚集在自己身上。

  南宫天缘和荆雨童都猜不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惊讶的盯着少女。

  众人惊讶,荆雨童瞟了一眼镇定自若的南宫天缘,喊出荆家小辈来带人走。

  临走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少女。

  “想走?”

  南宫天缘见荆雨童要走,哪里肯轻易放过他,快步挡在他身前。

  “南宫天缘,你不会想跟我一个文弱书生打吧!我可不会打架!”

  荆雨童说完,用纸扇推开南宫天缘,招呼荆家小辈转身就走。

  文弱书生?不会打架?那刚刚他把荆恕己一脚踢飞是哪里来的力气。

  见荆雨童离去,众人看完好戏,也各自忙着练功,就此离去。

  只有几个少女还在一边,偷偷的看着南宫天缘。

  就此罢休吗?南宫天缘觉得还没过瘾!

  正欲前去,却被那少女拦住:“小缘,荆雨童虽然修为高,但他一点武功也不会,不会跟你打的”

  “笑姐,你看他那副德行,简直就是欠扁?”

  南宫天缘没好气的看着荆家小辈远去,若有所思德看着南宫天笑:“笑姐对他做了什么!”。

  南宫天笑扬脸,避而不答,岔开话题不屑道:“那个废物功夫不错,等你拿了家族大会的冠军再扁他也不迟”

  “我不想参加家族大会,我不想离开小音”。

  南宫天缘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得到的却是姐姐一脸嫌弃:“没追求!”

  “小音呢?”

  南宫天缘被嫌弃后,只浅浅一笑,自己的确没追求,守这南宫天音就是他最大的愿望。

  回过神来,才想起刚刚他让南宫天音躲好,这丫头,躲哪里去了?

  不见南宫天音,心中一紧,怎么又把她弄丢了,简直不可原谅~。

  “笑姐,小音呢?”

  “等你想到小音,小音还不得死了!”

  南宫天笑白了他一眼。

  他这个笑姐,古怪机灵的,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与欢姐虽然是孪生姐妹,但就是没有欢姐婉约文静。哪怕是一半。

  “笑姐,别跟我绕圈子了~”

  南宫天笑黑着脸:“你欢姐送她回家了!”

  南宫天笑话没落音,南宫天缘便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喂!我是你姐姐,你怎么可以扔我一个人在这儿!有危险怎么办!”

  老远传来南宫天缘的声音:“打得过笑姐的人还没出生!”

  剩南宫天笑在风中凌乱。

  南宫府,古月阁

  家主南宫殿阴沉着脸,匆匆忙忙踏入刚完工不久的绣房,还有几个丫鬟在收拾着。

  绣房内一个似水集成的妙龄女子,正在忙着扭干毛巾,给床上直冒冷汗的南宫天音擦着冷汗。

  一只冰色幼师耷拉着脑袋,吟吟诺诺在趴在她床头。

  “欢欢,小音怎么了?”

  “爷爷,小音没事,你放心——”

  南宫天欢扬起温绣婉约的脸,平静的答复着。

  南宫殿奔到床前,见南宫天音脸色煞白,当下牙尖紧咬,愠怒道:“小缘那小子干什么去了!”。

  见爷爷发怒,南宫天欢推开笑脸,拉着他的手臂,轻轻摇了摇:“爷爷,小音是被荆家的人欺负,小缘在教训他们,先让我把小音送回来的~”

  “欢欢!你不要袒护他,他在哪儿!”

  说完,南宫殿扳着老脸,随手拿过丫鬟手中的鸡毛掸子,怒气冲冲坐到凳子上:“我就在这里等他,上一次我原谅他,这一次可要好好教训他,连自己的妹妹都保护不好,他当什么哥哥?”。

  南宫殿话落音不久,南宫天缘便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直奔南宫天音的床前。

  “小音——”

  见她无碍,他心放下一大半,轻拉过她的手,紧握着,如握着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小缘!”

  南宫天欢轻轻唤了他一声,使了个眼色,南宫天缘才发现,爷爷正怒气冲冲的坐在凳子上,黑着脸。

  “爷~~~——”

  “不要叫我——”

  两个声音一前一后响起,南宫天缘立马住口。

  “南宫天缘,你自己拉仇打架也就算了!你干嘛还连累小音呢?先不说小音没有灵力,光是你妹妹这一点,你就不该拉着她打架!”

  南宫天缘表示听不懂。

  也不知谁告诉南宫殿,南宫天缘带着南宫天音去和荆家的小辈打架斗狠,南宫天音被打成重伤。所以南宫殿才会如此愤怒。

  以往都是别人被打成重伤,南宫家赔礼道歉后,让南宫可棋拿点灵花仙草送去,把别人医好,以表歉意事情就算摆平了。

  但现在南宫殿的理解是,他引以为傲的宝贝孙子南宫天缘居然打不过别人,还让南宫天音受伤了,这除了说明他的宝贝孙子无能外,还能说明什么?

  一阵怒气横生。

  “爷爷,我——”

  南宫天缘欲开口解释,南宫殿却一手挥着鸡毛掸子落在他身上。

  “爷爷!”

  “爷爷你听我解释啊!”

  南宫殿扬着掸子追着南宫天缘满屋子跑

  :“你有什么解释的?我不听!看我不打死你!”。

  当下运起灵力,朝南宫天缘一掌打去,而南宫天缘出于本能,一掌接住,满脸堆笑。

  南宫天欢在一旁,算是看出端倪了,以爷爷的修为远在南宫天缘之上,虽说在气头上,但出手分明就是事先横量好的。

  小缘自打从清霞镇回来,大病一场后就一直称自己身体未愈,练功怕伤及经脉,却又不让任何人作检查。

  爷爷这是在试探他到底痊愈有没有没!

  似乎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南宫殿将鸡毛掸子一扔,沉下老脸,从怀中掏出一件信封,扔给南宫天缘。

  一口怒气稍稍平复。

  南宫天缘一把接过,瞟了一眼信封上的字:“缘亲启”

  不过封口早被撕开,看来爷爷已经替他看过了。

  “爷爷,你都看过了,还——”

  南宫天缘才说了一半,南宫殿换了张欣慰的脸,语重心长的看着他:“班摩大师的亲笔信,这一次的宗派大会你可以不用参加,只要你赢得家族大会的冠军,他就给你特例,进入玄灵宗”

  “啊!不是吧!”

  “你啊什么啊!上有宗主的印鉴,还会骗你不成!”

  南宫天缘吸了吸鼻子,不怀好意的看向南宫天欢。

  南宫天欢装作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耸耸间。

  “你别看你姐!”

  “爷爷,我不答应——”

  南宫天缘英宇的眉锋紧皱,把信拍在桌子上,走到南宫天音的床边。

  身后却传来爷爷恨铁不成钢的冷声:“玄灵宗,那是多少修灵者梦寐以求的去处!这可是班摩大师的亲邀,无上荣耀啊!”

  他靠在床沿,看着南宫天音煞白的小脸正在渐渐恢复原有的颜色,松了口气,回头看着爷爷苍老的脸。

  他面露愧意,轻道:“恕孙儿不肖,辜负了爷爷的栽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良冰女pk温柔神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