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愿卧病一生换你守候不离
恨清欢2019-10-13 02:431,544

  我醒来的时候,浑身都酸软无力,身上盖着薄被,头顶的吊灯关着,唯有床头一盏橘色小灯,温馨旖旎。

  我动了动身子,右侧沙沙的声响惊了我,我扭头去看,白璟南拿着一分文件搁置在腿上,正聚精会神的翻阅着,精致的五官英挺的身形,被灯光笼罩得格外迷人。

  我心底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忽然莫名的有些恨我父亲,如果那时,他肯让我唤白璟南哥哥,想必现在,我们也不必被世俗牵绊吧。

  我坚信他从未看我一眼,可他仿佛侧脸长了眼睛,他仍盯着手上的A4纸,却在跟我说话。

  “醒了。”

  我愣了一下,心虚的闭上眼,哼哼唧唧,“刚醒。”

  他没有揭穿我,也没有看我,“为什么这样任性,既然没有钱,我让人送你回去,你不该拒绝。”

  “我想让你送我回来。”

  他翻阅文件的手顿了一下,指尖轻轻划着,“我很忙。”

  “那我便不麻烦任何人。”

  我固执的梗着脖子,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委屈,声音有些哽咽,他许是也听出来了,语气柔和了不少。

  “你年纪不小了,不要胡闹,我若来不及赶到,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么。”

  我脑子有些疼,像是从里面裂开一般,我捂着眼睛,避开那本来柔和却在此时让我觉得刺目的灯光,“我出事了,你会难过么?然后在我的墓碑上,刻下什么落款?爱妻徐恋恋,可以么?”

  一室沉默,白璟南微微叹了口气,随手将床头的热水端起来,长臂一伸递到我面前,“喝了,桌上有药。”

  我微微欠了欠身子去看,是花花绿绿的几粒胶囊,我懒洋洋的把手伸出去,抓起来,扔进嘴里,接过水杯,可能喝的太猛,喉间一烫,我整个人都从床上坐起来,不停的哈气,他这才放下文件转身来看我,眉目轻拧,“多大的人了,还这样笨。”

  他的语气中带着很轻的宠溺,我恍惚中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他,将我举过头顶,笑着说,“恋恋,我带你去摘星星。”

  我笑呵呵的挥舞着小手,“小叔叔,我喜欢什么你都能给我么?”

  他云淡风轻,却不容置疑,“是,只要你想要。”

  我攥着被子,看着他,“白璟南,还记得多年前你跟我说,只要我想要的,你都给我,这话还算数么?”

  他低眸不语,我又问了一遍,他却所问非所答,“饿了么,我让桂婶将饭送进来。”

  “你又逃避我。”

  我很不快,我将被子掀开,身上换了干净的睡裙,只是有些暴露,想必是桂婶给换的,白璟南的目光不露痕迹的避开,转动着椅子往门口的方向停下,“我不曾逃避你,也没什么值得逃避。”

  “那我问你,那话还算数么?”

  他握拳顶在下颔处,身形岿然不动。

  “看你要什么。”

  我苦笑一声,“曾几何时,你从不会如此对我说话,你只是说,什么都行,现在,竟也有条件了么。”

  房间安静得唯有我和他交缠的呼吸声,我落下,他的升起,最终再归于既然,却怎么也重叠不到一起。

  “那时你把我当做叔叔,现在你不懂事了,我自然也要加上条件。”

  “你本就不是我叔叔,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我还有事。”

  他站起来,拿着文件,缓步往门口走,我靠着床头的软垫,“小叔叔。”

  他顿住步子,没有回头。

  “我求你一件事。”

  “嗯。”

  “我不想吃药,不想看医生。”

  他的语气依旧平稳,却也带着些不解,“为什么。”

  我笑着看向窗外,竟也是黄昏了,我昏睡了一个下午,他大抵,也陪了我一个下午吧。

  “如果我一直病着,你是不是也会一直陪着我?”

  我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重新落在他伟岸挺拔的背上,“那我想卧病一生,换你守侯我不离。”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仿佛看到,他的身子晃了一下,仅仅一下,良久的沉默,他一言不发,推门而出,我坐在床上,却没听到他下楼的声音,似乎有个女人在说话,他只是听着,最后说,“我在家里住几天,待她好了再回去,替我跟梅总说声抱歉,改日再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