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华绝代的养父
恨清欢2019-10-13 02:431,844

  这里是椿城,在祖国大陆南北交接的一个地方,不大,但是繁华而宁静。

  彼时是2008年6月17日,天空很蓝,偶尔飘过一两朵云彩,微风能吹起裙摆。

  我捂从一个噩梦中惊醒,捂着怦怦乱跳不能平静的胸口,一直仓促飞奔到楼下,桂婶在厨房里盛汤,许是余光瞥到了我,她笑滋滋的,“你叔叔回来了,他又走了一年多了,在房间里见到了吧,这次听说要在椿城投资一家公司,大概要多呆一段时间。”

  在我房间里?!

  我结结巴巴的,“他、他回来了,怎么在我的房间?”

  “想要看看你,养了你十四年,和亲生闺女有什么两样!”

  我哦了一声,再不搭腔。

  这里是我的家,一栋有点老的木屋。我爷爷留下的,他曾是民国时期的将军,可惜他活得不是很长,四十岁死在了东北三省。他唯一的独子就是我父亲,父亲带着我们全家迁到了椿城,他也只活了四十岁,并且带走了我情深意重的母亲,她是殉情死的,现在留在我身边照顾我的,是桂婶,哦对了,还有我叔叔,白璟南。

  我和他不是有血缘的亲叔侄,他和我父亲是世交,我父母亲弥留之际托他照顾我,我方才六岁,而在我我十六岁之前,都是称呼他叔叔,偶尔加个小字,现在,我更喜欢喊他名字,至于为什么,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就是不愿和他拘泥于长辈与晚辈的关系上,我讨厌这个辈分。

  我还不喜欢他身边有女人,于是从我十六岁开始,只要他带着女人出现,不管是什么地方,多么郑重的场合,我都势必要给搅合乱套了,但他从不怪我,有时候桂婶说,即便是亲生的闺女,父亲也未必能做到这个地步,于是听了这话,我就更心塞了。

  我坐在餐桌上,在听到身后下楼的脚步声时,心口忍不住怦怦跳得厉害。

  白璟南走下来,从我身后绕到旁边,他穿着白色衬衣和深灰色的裤子,整个人都散发着清爽的气息,我低头慌得要命,去拿筷子的时候,还不小心碰到了他也拿筷子的手,我直接跳了起来,桂婶被我一连串的动作吓住了,倒是白璟南,格外镇定的捡起来,“桂婶,去拿一双新的。”

  桂婶应声进了厨房,他趁着这个功夫跟我说,“这是怎么了,好好吃饭。”

  我佯装平静坐下来,接过桂婶递给我的筷子,他还像从前那样,偶尔给我夹些我爱吃的菜,可我看着那菜,就不由自主的把他没穿衣服的身子想起来,他的身材真的很好,他明明已经三十四岁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完美到让人嫉妒——停!徐恋恋你在想什么?

  我咬着牙懊恼的闭上眼,他的声音好巧不巧的再次响起来,“大二了?”

  我睁开眼去看他,他只是盯着自己的碗。

  “嗯,9月份大三。”

  他不说话了,沉默着吃菜,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他是商人,惜字如金,更能显得老练沉稳。

  他拿出白色的方帕擦了擦嘴,看了桂婶一眼,“我住几天,这边有点生意要谈。”

  桂婶很高兴,立刻就站起来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说,“二楼的房间我给你收拾出来,就在恋恋隔壁,对面就是书房,睡觉办公都方便。”

  她的声音消失在二楼,他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端起来碗喝汤,“成绩还好么?”

  我点了一下头,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明天去墓地看你父母,穿素净些。”

  我哦了一声,再次陷入了沉默,白璟南是和我桂婶的经济支柱,即使人不到,钱一定会寄过来,而且很多,可是我们之间从我十六岁之后,关系就变得生疏了,其实说白了,他对我疏远了,郑重了,而我却还是没皮没脸的喜欢往他身上贴,从前他会笑着容让我,但现在,他总是蹙眉躲开我。

  “白总。”

  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着干练的职业套装,画着精致的妆容,她站在餐桌前面,负手而立,恭敬的颔首。

  “夫人问您平安到了么,我已经回了电话,她好像不是很放心,请您时间方便了再回过去一个。”

  “知道了。”

  白璟南仍旧在喝汤,他吃饭特别慢,很文雅,我一向喜欢快吃,渐渐被他熏陶的,我也像个淑女了。

  他蹙眉抬起头,“你为什么还不走?”

  “夫人已经是两个小时前您下飞机时候来的电话了。”

  白璟南沉默着,向她伸手,女人立刻把手机递过来,交到他手上,他拨了一个号码,那边很快就接了,听不见在说什么,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我已经到了,在吃饭。暂时一段时间我很忙,不必联系。”

  他说完挂了电话,都没有等那边回应,他把手机重新递给女人,“今明两天不要安排我的行程,19号再说。”

  女人点头,然后转身退了出去,紧接着就是汽车开动的声音。

  他站起身,径直往楼上走,快到二楼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句话,“这似乎是我给你买的睡裙,你穿着还可以。”

继续阅读:第二章 璟秋长歌,南佳草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