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南方佳人,遗世独立
恨清欢2019-10-13 02:431,819

  离开椿城的那天,是6月27日,我和白璟南还有他的助理闫东乘坐飞机在两个半小时之后降落在了深圳。

  我们全程都没有说一句话,他戴着眼罩睡觉,闫东在看合同,我在看着窗外的云层,空姐甜美的声音始终在耳畔飘来飘去,我发现几乎是个女人,都会对白璟南多看两眼,即使他被眼罩遮住了半张脸,可还是有魅力让所有路过的女人都驻足,下飞机的时候我忍不住念叨了一句,他只是沉默,唇角噙着一丝难得的浅笑。

  “白总的魅力何止这些,总公司的董事,分公司的职员,大明星小模特,哪一个不喜欢白总,我要是个女人,我也喜欢了。”

  闫东笑呵呵的拖着我们两个人的行李箱在身后跟着,也不管我们不理他,自顾自说了许多,我虽然嘴上没说话,但是眼睛却一直在看着白璟南,他身上那股子气质,确实迷人。

  白璟南在机场外面打了一个电话,好像是给酒店的人,不多时便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眼前,下来两个男的,接过了闫东手上的行李箱,又将车门打开,迎着我们三个人上了车。

  到酒店的时候,我们乘坐电梯上了四楼,我惊诧的发现,酒店的人给安排了两个套房,也不知道是怎么给分的,似乎有些深意,我看着白璟南,他默不作声,把行李箱拉过去,看了一眼闫东,“我们是A套,去吧。”

  闫东回头看了我一眼,点头,我横过去,挡在闫东前面,“你拿着你的行李去另一套。”

  闫东大抵也不愿搀和,很高兴的应了声,转脸就不见了,白璟南蹙着眉头,“我们怎么住。”

  我回头看他,“反正你应了我,这是最后一次旅行了,以后,我也只跟我丈夫出来,我想怎么样,你能不能只点头不摇头?”

  他低眸沉思了片刻,“随你。”

  我笑呵呵的跟在他身后,“我怕黑,套房那么大,你该知道我会睡不着。”

  “这样大了,也该自己学着适应,谁以后能天天陪你睡。”

  “你能啊,你原先不就是,以后,白明达会陪我啊,夫妻住在一起不是天经地义。”

  他闻声的步子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稳步的走着,我只是笑,白璟南,你心明明都在疼,还装做若无其事做什么。

  我们把行李箱放在房间的玄关处,把衣服都挂起来,他默不作声的靠在架子旁边喝冰咖啡,我凑过去,把头枕在他肩上,“白璟南,你把这次深圳之旅,看作什么?”

  他低眸看了我一眼,刮得很干净的下巴还是蹿出来了几根青硬的胡茬,在我看来,那是让他更有魅力的象征。

  “让你高兴。”

  我呵呵笑,“白璟南,这是诀别的礼物。”

  他的身子再次一颤,我余光瞥到他握着咖啡杯子的手紧了紧,但嘴还是那么硬。

  “也好,你怎么选择,我都尊重。”

  我仰起脸看他,“既然我怎么样你都尊重,为什么就是不接受我。”

  他沉默半响,终究是找不到合适的话来答我,他随手将杯子放在架台上,抬腿便往外面走,“闫东安排好了,去跟他汇合。”

  我跟着他,还有闫东,从上午十点多,一直逛到了晚上十点,我累得走不动了,白璟南扶着我的胳膊,“回酒店吧。”

  我固执的摇头,眼泪含在眼睛里,分不清是我舍不得这么结束还是脚疼得,“只有三天两夜,白璟南,我恨不得不睡觉,让你陪着我。”

  闫东咳嗽了一声往后退,佯装去看夜市,白璟南站立了许久,忽然拦腰将我打横抱起,他的唇就贴在我耳畔,湿热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引来我一阵颤栗,他唇角溢出一丝浅笑,似乎在逗我一样,声音像是蛊毒。

  “我抱着你逛。”

  他双臂抱着我横穿了那条冗长的夜市,从南向北,走了许久,我喜欢的他会驻足等我挑选,给我买下来,他那样帝王般不可亵渎的男人,默默的陪着我逛几块、十几块一件的地摊,却没有一句怨言,看着我笑,他会微微扬起唇角,我恍惚中觉得,那不是爱么,我怎么瞧都是。

  我莫名哭了,两条手臂盘在一起搂着他的脖子,我说白璟南,如果你对我这一时刻的纵容和宠溺,不是基于叔叔对侄女的感情,那该多好。

  他的声音轻细得犹如呓语一般,“不是。”

  我愣了一下,去看他,“什么?”

  他抿着嘴唇,没有回答我,我苦笑一声,大抵,也是我听错了吧。

  我抬头去看天,深蓝色的星空像是滴墨一般,几颗星星闪烁着,而便是各种声音的广东话,我痴痴的傻笑,“璟南,我真愿意明天就死去,那我人生最后的记忆,就是你对我的好,而不是抗拒和残忍。”

  他低头蹙眉看着我,看了许久,“不许胡说。”

  我闭上眼,头枕在他胸口,额头上蹭着的是他的下巴,长出来的胡茬抵在肌肤上,又痒又疼,我贪婪得更加用力搂住他,他仍旧沉默,耳畔只有他抱着我,丝毫不费力的平稳呼吸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