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陪他参加酒会【2】
恨清欢2019-10-13 02:431,799

  车从老宅一路开向市中心最繁华的长街,终于在一路颠簸后停下了,映入眼帘的是椿城最高档的也是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我若没记错,大约在前年才建成,闫东拉开车门,白璟南弯腰步出去,却没有走,而是站在车门边等我,我故意磨蹭了许久,整理整理裙子,佯装掸掸鞋面的灰尘,他倒是耐心极好,始终默不作声的看着,我自己演的无趣,也就下去了,闫东为难的指了指他的胳膊,“徐小姐,既然您做白总的女伴,很多规矩还是要有的。”

  我不解,往大门口去看,果然,进进出出的都是一男一女西装革履花枝招展,无一例外,女人的胳膊都挽着男人的,也有男人搂着女人腰身的,我脸有些发烫,私下怎么做我都不觉过分,可我从未恋爱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如此勾肩搭背,即便礼节,我也有些窘意,白璟南轻轻的嗤笑一声,“胆子这样小,还非要跟着,这还不算给我丢人。”

  他摇头无奈的笑,然后抬步往台阶上迈,我攥着拳头一步跨过去,低头脸红揽住他的左臂,他身子微微一僵,没有说话,也不曾看我,便带着我走了进去。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大型的商业酒会,那些名牌眼花缭乱,女伴佩戴的珠宝就足够买下一栋奢华的海景房,我将目光停在自己身上,不免觉得更窘迫,我只戴了一条水晶手链,配在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怎么瞧着都像是小女孩淘来的廉价货,可这确实白璟南给我买的,我有些不解,他的眼光怎么差到这个地步了。

  我平时很少穿高跟鞋,所以走得很生疏,他为了适应我的频率,也在放慢步子,他的身体微微朝前躬着,低眸看我,“找侍者换一双平底鞋,不要逞强。”

  我四下去看,几乎没有一个女人穿的不是高跟,而且比我的高了很多,我咬着牙,“不要。”

  他微不可察的一声叹息,手臂从我的禁锢中抽出来,在我慌张于他是否将我丢下不顾的时候,他的手忽然绕到我身后,轻轻拦住我的腰,将我全身大部分的力气都靠在他臂弯里,我愣了一下,他倒是淡然得多,“这样不会太累。”

  我莫名觉得感动,我笑着把脸仰起来,拼命靠着他,“其实你不是不喜欢我对不对?你对我的爱,只是很深沉,故意藏着,白璟南,我其实很不希望你这么累,我如果还能像从前那样,做你的开心果,这是我的梦想。”

  他薄唇紧抿,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他的手只是紧了紧,抓住我的裙带,差点被解下去。

  “从前,你是我的侄女,以后也是,我对你的爱,是长辈对晚辈的,仅此而已。”

  我的心瞬间沉了下去,他似乎还嫌打击我打击得不够深,他从经过的侍者那里端起来一杯果汁,递给我,我没有接,他不曾责备我,只是又放了回去。

  “我有妻子,有责任,你还年轻,你的未来很长,选择很多,你只是这二十年,接触最多的男人只有我,你误会了你自己的感情。”

  我咬着嘴唇,想要挣脱开他在我腰间的束缚,他却像是跟我敌对,反而箍得更紧,“不要闹。”

  我偏闹。

  我踩了他脚一下,锃亮的鞋面顿时浅浅的灰色微尘,他蹙眉看着,他有洁癖。

  “我自己的心,你不清楚,还来质疑,我却清楚得很,我分得清楚喜欢和敬重,相比你,我要勇敢得多,倘若你和小婶婶,两情相悦爱的痴缠,我才不会跑来,我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我徐恋恋喜欢你,但你说了,你对她,仅是那点可怜的责任,她生的孩子也不是你的,你爱的人也不是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他的眉毛蹙得更紧,只是望着我,深不见底的双眸辨不清他在想什么,我最怕他沉默,可此时,我真的豁出去了,若不痛快讲出来,他总把我当孩子。

  “白璟南,你是不是为别人养孩子上瘾了?我这个侄女,她那个儿子,哪个也和你无关,你都看了我的身子,你现在又来推卸责任,你还不是懦夫!”

  我最后那句话说得声音有些大,他的脸色微微一烫,闫东惊讶得咳了一声,白璟南回过神,凛然的望着我,“说够了么?”

  他的语气冷得让人发颤,我吓得闭上嘴,潜意识里我还是怕他的,再怎么胡闹,却不敢在他生气的时候蹬鼻子上脸,惹恼他的下场,我从别人身上见证过。

  “你去忙。”

  他看了一眼闫东,闫东这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仓皇的点头,转身走了。

  他攥着拳头,面对着我,干净得体的西装把他的身材衬得愈发高大挺拔,我看得痴迷,他却不带任何感情。

  “是我太过纵容你,才让你这么口无遮拦,你跑进我的房间,那么放肆,你还来指责我。”

  我低着头,想起那一幕,脸禁不住微微发烫,我啜喏半天,手指勾在一起,半响才发出声音。

  “那——我看了你一次,你看了我一次,扯平了行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