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再这样放肆我便永不见你
恨清欢2019-10-13 02:431,565

  这场酒会我被白璟南拥着见了无数人,他喝一杯我也跟着喝一杯,期间闫东过来告诉我,不必见一个人喝一杯,象征性抿一口就够了,可我不想给白璟南丢人,不然下一次再想跟着他出来,就难上加难了。

  可笑的是那些自称慧眼如炬的商人几乎都把我当成他的太太,对于这个身份,我倒是很乐意,被高跟鞋磨起来的肿胀感也都不在乎了,我觉得站在白璟南身边,是需要很大勇气,他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是全场人瞩目的焦点,男人还好,尤其是女人,恨不得冲过来将他身边的女人踢走取而代之,我觉得他对我这么无动于衷,大抵是从别的女人身上练就的经验。

  我兀自想着,兀自喝着,待我觉得有了些醉意的时候,人已经被白璟南扶着到了楼上的宾馆,房间很大,进去之后灼灼的灯光惹得我目眩神迷,我不知为何,就是想笑,我挂在他怀里,整个人都像疯了一般,他不急不恼的吩咐了跟在身后的闫东叫个女侍者来,然后把我推到了浴室里,他看着我,“你很高兴。”

  我点头,仍旧在咯咯笑,“你高兴么?”

  他没有理我,打开花洒调节水温,“为什么高兴。”

  我贴在墙上,有些冰凉,我下意识的靠过去,他的身体很温暖,我一刻都不想离开。

  “因为他们都把我当成了你太太,白璟南,除了这么美好的误会,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让这一天发生?”

  他抿唇不语,身后鞠了一捧温水,搓了搓,抹在我脸上,很轻柔的动作,他手的温度不凉不热,恰如他的脾性,总是那般波澜不惊。

  “一会儿有人来给你洗澡,躺下睡一觉,明天一早,我送你回老宅。”

  他说完转身要走,我猛地扑过去,两条手臂缠住他的腰,耳朵贴在他背上,砰砰的心跳传过来,却不似他往常那般平稳。

  “白璟南,我二十岁了。”

  安静得气氛有些诡异,我们都不说话,良久,在我有些犯困的时候,他忽然张口了。

  “我三十四岁,徐恋恋,和你相比,我已经老了。”

  他说完很平静的覆上我环住他腰间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我想躲,可他的力气太大了,仿佛非要把我和他分开一般,我急得就哭了出来,他听见我的哭声指尖的动作顿了一下,但接着,仍是那般无情。

  他掰开之后转过身子,低眸看着我,轻轻用食指划过我的眼角,将眼泪拭去,“我做你的叔叔,也很好。”

  因为这句话,我仿佛听到了他的无奈,我哇的一声哭出来,也许他惊住了,可他没有安慰我,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我哭了许久,他吩咐闫东去找的女侍者一直也没有来,白璟南不放心我,他沉吟片刻终是败给了我,他弯腰将我打横抱起来,走出门去,来到卧室,将我放上去,我抓着他的领带,他没想到我会这样,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压下来,但是他反应极其敏捷,在最后关头,他伸手撑住了床,我看着他,四目相视间,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解。

  我又哭又笑,像个疯子。他不知道,我已经爱到疯癫了,我真想在他的心上挖一个坑,把我自己活埋进去,这样也许就能和他的骨血融为一体,根深蒂固,此生都不分离了吧。

  世俗的伟大和残忍,在于把身处其中逃不开的人,活活的撕裂。

  敲门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他转身去看,我将肩带剥下去,随着我削瘦的胳膊掉落在床上,我直起身,在他之前喊了一声,“不需要了,走吧。”

  他诧异的回头,正好望见我只穿着内衣的身体,他愕然,低眸看着床,“你干什么。”

  我冲过去搂住他的脖子,“这里没有人,谁也不会知道。”

  他的眉头蹙起来,垂在两侧的手握成了拳。

  “胡闹。”

  “我听倦了这个词,说点新鲜的。”

  他肩膀动了一下,试图挣脱我,可他没有用力气,我仍旧死死搂着。

  “你把衣服穿上。”

  我没有理他,把脸贴过去,唇压在他的唇上,柔软的感觉让我一下子就沉沦了,他大概彻底愣住,许久都没有动,我不知道怎样吻,茫然的睁开眼看他,可能我的眼睛刺激了他回神,他忽然推开我,身子颤了一下,“徐恋恋,你再这样下去,我就再不见你。”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小婶婶的电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是我的终身之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