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噩耗
紫酥琉莲2019-03-18 14:494,392

  二妞儿以前不认识这种山药的。

  也就是今天李红梅看见后,才知道这个东西居然可以吃。而且,一旦发现几根这样的腾蔓,便可以挖掘出一堆的块头儿。

  “呵呵,嫂子,看来听你的没错儿,咱准备的这一把锄头,还有这个背筐,都是好家伙呢。要没有这二样东西,咱也只能看着这么多好东西干瞪眼儿。”

  “那是。”李红梅得瑟地挺着小胸脯儿,跟个女王似地指挥着,“喏,你把这些小幼苗还埋在土里面儿,再等上二年,不定又挖出山药来了呢。这家伙每年都长,长的可快了。”

  二妞儿听话的很,真把她当成了女王范儿的,按照她的指示,把所有的大山药捡好后,把所有的幼苗全给栽了回去。

  这一下,俩人就有了一背筐的山药。在乡下来说,这么一大背筐的山药,也算是一大收获了。毕竟,这也足够一家几口人吃好几天的了呢。

  “嫂子,咱还继续不?”

  二妞儿抬头瞅瞅天空,这太阳正大着呢。肚子也有点咕噜咕噜地叫唤。显见的,是到了吃午食的时候了。

  “唉,我看了,咱今天就这样吧,今儿个也算是有收获了。先把东西背回去,不行明天再继续。只要不下雨,咱这段时间就走这些山坡了。”

  说着话,手又被一根长条的刺叶儿划了条口子。说实话,这爬山偶尔会发现一些吃的东西是挺好。然而,她这没爬惯山坡的人,还是很吃苦头啊。

  一身的细皮嬾肉,在这二天爬山的过程中,愣是被划了好些细小的口子。

  就算是手,也明显的比刚来的时候粗糙了许多。

  再过不久,估摸着她也就随乡入乡,彻底被改变成了这乡下粗鄙妇人了。

  有些小哀叹,但是,想想这一家子还不错,生活也还无忧,李红梅又抛开了这些小担忧。

  “嫂子,我们家是苦了点儿,以后会好的。”

  二妞儿在看见她盯着自己手背的伤痕难过时,便赶紧惴惴地安慰。

  她是真的怕这嫂子吃不了苦,最后一气之下跑了呀。

  若真的这样,大哥还能愉快地生活么,她们还能愉快地吃糖么。

  “嘿嘿,嫂子我只是在想啊,有什么办法,能把咱这手保护好,又可以干活什么的。看来,以后我还是得准备一双手套啥的。”

  二妞儿不懂什么叫手套,但是听她说了后,眼睛微转了转,愣是把那样式记在了心里。

  俩人往家里走去,还没到家,便听到院里传来凄厉的叫声。

  “刚子,刚子啊……我孩子的爹啊……”

  “是招娣那个懒婆娘。”二妞儿听着这凄厉的叫声,吓的一哆嗦,蹭地拉着李红梅就往前面跑。

  在赵家的屋门口,还围绕着不少的村民。招娣那尖利的嗓子,更是不断地干嚎。

  “刚子啊,刚子啊,你不能死哟,你不可以死啊。你若是死了,我娘儿俩可怎么办啊?”

  “唉哟,这可真的是造孽啊。你说刚子媳妇儿这还怀孕呢,怎么就出了罗刚被野兽咬的事情呢?”

  “都说了这赵家人不是好东西,不可以招惹上他们的,现在好了吧,跟着进山肉没得着,还反被野兽咬了一品肉去了。看刚子这腿啊,估摸着是得养好一阵了。”

  “唉,也别这样说人家赵家人,没看见那赵大山都被咬的腿伤了好大一截儿么。可怜哟,这才买了个媳妇子回来,却突然间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估摸着吧,这一次那家子的新媳妇儿,又得保不住了。”

  “那肯定的啊。谁愿意守着个残疾的过日子。”

  “别说了,新媳妇儿来了呢。”

  有人看见李红梅姑嫂俩来了,便相互挤着眼睛,慢慢让开了道路。

  二丫儿紧紧地拽住红梅的衣服,“嫂子……”小身板儿,更是抖擞的跟风中的落叶一样,小牙齿咬的咯咯地。要不是拽着李红梅,估摸着她走路都不稳当了。

  到是李红梅,很是淡定地往前。虽然这内心也急,可她和赵大山终归才认识,要说这感情吧,还真没有。

  是以,有关于那个黑大汉子的生死……说句没良心的话,她是真的不怎么在乎的。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得挺起腰杆子做人,把一切的表现堵敛在心里。故而她很冷静,冷静的四周的人都看不出她的想法。

  越过人群,中间这地上人的惨样儿,看的李红梅皱紧了眉。

  在赵家的院里,可怜的赵大山被扔在地上。

  赵母紧抓着他,惶恐颤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一个乡下老头,正蹲在他身边,手脚略沉地替他包扎着伤口。不经意间看见那被撕裂的口子,李红梅恶心的差点儿吐了。那血肉欲翻滚的大大的口子,跟狰狞的血盆大嘴一样,肉花儿都显露在外面。匆忙一瞥中,都能看出,那腿都被咬的快要看见骨头了。

  老头把繃带一勒紧,那血水就快速地渗了出来,一下子就打湿了带子上的药沫儿,这一幕,看的人胃里阵阵翻涌。小二丫儿更是腿一软,“嫂子…”李红梅一把扶住她,半威胁地命令,“你敢晕倒,嫂子就不管这些破事儿了。”

  二丫儿红着眼,强自捂住嘴巴,“嫂子,我不倒,我不晕。”眼泪,却是哗哗地往外溃落。

  “这腿啊,若是有好药啥的养着,也许还坏不了。若是没药养,红肿消不下去,这条腿,多半是残疾了。唉,都说了山里面危险,你们啊,就是抱着侥幸的心思,一次次往山里跑,我看见过的再怎么勇猛的男人,最后也不信邪,还是死在山里面儿了。”老头缠着繃带,嘴里也叨叨不停。

  “三爷,三爷,你再看看,你再细看看啊……”

  赵母焦急地哀求。

  叫三爷的老头摇头,“老妹子啊,你就算是找外面的人来看,也是这样的。这腿,终归是伤的太厉害了些。老妹子,你别再抓着我,我帮着罗刚看看再说。刚子的腿都还没看呢。你这么抓紧我,我没法儿给人看伤啊。”

  “对啊对啊,我们家刚子的腿还没看过呢。天杀的赵大山呀,你记恨当初我和你的事儿,也不应该报复在刚子的身上哟。你怎么就这么狠心,非得把刚子折腾成现在这样,他若是残疾了,我们家可怎么活啊?我若是成了寡妇,怎么办啊?”

  那招娣又开始哭嚷起来。

  三爷略看了看罗刚的腿,面色古怪地瞅一眼招娣。

  “我说,刚子媳妇儿啊,你这嚎的似乎有点惨啊?”

  招娣张着嘴巴,抚着自己的大肚子,“我能不惨么,我家的男人都教别人给害了,我还不惨啊?我这都快要被人祸害的成了寡妇了,我能不叫么?”

  赵二丫儿气坏了,她要跳出去责问她,怎么就成了她们家的人祸害了?明明是这一家子非得上赶着进山西的,现在倒好,居然倒打一把。

  李红梅手快地按住她,摇头。瞥一眼罗刚的腿,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这伤,明显的不怎么厉害啊。和赵大山的相比,那伤完全就是小意思么。

  “咳,刚子媳妇呢,我必须要说一声,你要想当寡妇啊?这个可能有点难。你家刚子的伤吧,只需静养十来天就好了。他这伤和大山的相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啊。所以你说想要当寡妇啥的……我还真的不咋相信咯!”

  招娣张大嘴巴,还想再嚎。罗母一把拽住她,“这个……谢谢三爷了呀。刚子媳妇儿,把刚子扶着回去。三爷,我,我家没银钱儿,欠着你啊。”罗母眼神闪烁,一脸赔笑地对着三爷。三爷翻了个白眼,却也莫可奈何。谁叫这一家子穷呢!

  “哦,可是,三爷,我家刚子怎么就不见醒来呢。”

  “他早就醒来了,只不过,为什么不睁开眼睛,这可就是他自己的事儿了。”

  招娣面色古怪,她疑惑地瞅向罗刚,后者只是闭着眼睛,一幅快要死了的样子。从头到尾,这男人被抬下来后,就一直挺尸来着。

  到现在,就算被戳穿了,这男人还是不醒来!

  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内心疑惑,但也没再多围观。只是起哄着,有人帮着把罗刚抬走,至于受伤严重的大山,则被所有村民都忽略了。好在,这帮人一走,赵家院儿就清静下来。

  看着一边紧握着赵大山失魂落魄的赵母,再瞅瞅茫然不知所措的赵二丫儿,李红梅内心轻叹。看来,这一家子的主力出事儿了,所有人都慌了神。

  “咳,那个,二丫儿,家里有担架么,现在大山伤的这么严重,咱们轻易乱挪动他,会让他二次受伤。所以用担架把他抬进去最好。还有娘,你能不能去烧些热水,一会我给大山抹一下身子。看这一身泥巴一身血的,多难受啊。还有小三儿,你现在去捞柴禾,一会儿做饭。咱们家大山倒了也只是暂时的,日子不还得过么,一个个打起精神来,有我在,这家垮不了。”

  二丫抬头,怔怔地看着她,旋即眼泪啪哒往下掉。

  “嫂子,有你真好。我们家还有担架的。当初俺爹出事儿了,也是用那东西把人担回来的。我这就去拿。”

  把赵大山抬到屋里,要为他抹澡,这男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替他穿衣服时,李红梅暗自摇头。没想到,只是进一次山,居然伤的如此之重。

  光是看这男人的全身,居然大小也有不下上百的伤痕。显见的,在这深山里面乞食,日子并不算太好过啊。

  也幸亏是昏迷不醒的,要不李红梅替他擦身都觉得难为情。

  把一切搞妥当后,屋外小三儿也来叫吃饭了。

  “嫂子,你多吃一点。”

  才上桌,赵二丫儿就赶紧把饭碗送到她面前。

  赵母也是很殷勤地把一筷子肉挟到她碗里,“对对,闺女你多吃一些。”

  看了看这一碗仅有的五片肉,自己就占了四片,也就是说,这一家子做的肉食,都打算给她独食。

  “嫂子,你这段时间就在家里养着,屋里的活儿,不用你干的。”小三儿紧张地说着,一幅小大人样儿。

  看着这三个人的紧张表情,李红梅把筷子搁在桌面,“我说,你们一个个紧张的样子是怎么了?怕我跑了?怕我现在看着大山这样,不要他了?”

  赵二丫儿想要解释,可是,她张了张嘴巴,那眼圈儿就红了。

  “嫂子……我哥只是暂时伤着了,你,你莫要嫌弃他呀……呜,我舍不得嫂子你这么好的人。”

  得,这丫头说哭就哭,眼泪汪汪的样子真让人心疼。

  “嫂子,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大哥,你要是嫌弃我大哥,以后,以后三儿养你老,呜,要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在长大后娶你的,我不是残疾,我好好儿的……”

  本来还挺煽情的一番话,被小三儿这样一说出来,愣是变了味儿。李红梅呆呆地看着这个哭的哗哗的小子,真的好想拍他小屁股怎么办!

  “唉,丫头啊,老婆子我以后啥活儿都揽下来,你就别走了呀,我们家,现在经不起打击的。尤其是大山,若是醒转来,看见你不在家里,他得多伤心啊。我老婆子……更是舍不得你哟……”

  这娘儿三个,说哭就哭,那样子,就活象是她下一刻便会离家出走了一样。

  李红梅摇头,站起身来,把碗里的肉片儿一人拔了一片儿。

  “现在,你们统统给我吃掉,不然,我就真走了。”

  “啊,我们吃!”娘儿三呆呆地抹泪,还没反应过来,便立马把肉往嘴巴里面塞。直到吞下去了,二丫儿和三儿才瞪大眼睛,“嫂子,你的意思是说,你,你不离开我们?”

  李红梅那个无奈哟。

  这一家子,真的是被买来的媳妇坑惨了吧,要不怎么会形成条件反射来着。

  “我何时说过要走,嗯,你们到说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走来着?唉,真的是服了你们了,赶紧吃吧,从今天起,这个家赵大山倒了,可还有我李红梅坚挺地立着的呢。怕什么,愁什么,这太阳明天一样的升起来,日子,咱们一样的能过好,给我吃饭,再这样哭闹不休的,小心我真的走了。记住,从现在起,咱们家的人,轻易不得掉眼泪,若是掉眼泪了就是怂人。”

继续阅读:第014章:财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买来的娘子会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