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李家
陈以桐2017-05-09 13:083,200

  傍晚时,李夫人见李灼的病情稳定下来,她又处理好了白牛的事,村里那些违背规矩养白牛妖兽的村民、该送官的送官、该赶出这村子的赶出去,有些管事该去掉职位的去掉,白牛她也分好了给陶家送一些骨头和好肉过去,之后就让大夫随行,派人把李灼搬到马车里,领着车队回了城里李府本家。

  李老爷也回府了,李夫人把这件事和李老爷说了一遍,自己一个人独抗处理事情的时候,李夫人是英明坚强的,可见了丈夫,她不免露出几分软弱,眼眶发红地诉说着自己听闻消息时吓得几近魂飞魄散的心情、以及重新见到李灼安全无恙后的放心,又提起李灼说的与陶琼解除婚约的事。

  李老爷斟酌道:“与陶府解除婚约的事暂且缓缓,过些日子等阿灼病好了,若是他还坚定地要解除婚约,届时再与陶家提也不迟,现在他一时被吓到,难免相岔。”

  李夫人也是这个意思。“是呀,阿琼那么好的姑娘,相貌好、品性好、又聪明能干,还没那么多算计人的心眼,我真是很看好她,如果错过了她,阿灼很难找一个能与她一样好的姑娘。”

  李老爷嗯了一声,沉思起来。

  陶府,静辰院卧室门前,丫鬟估摸着时间,对着房门道:“姑娘,到饭点了。”

  屋里床上盘膝而坐的陶琼耳朵动了一下,旋即收功起身,下了床,自己穿上长袜和靴子,对外面的丫鬟道:“摆饭吧。”

  丫鬟屈膝应是。

  饭后,陶琼去了看了下温氏。

  陶修今日本来与同僚越好了在外面喝酒,可是听闻小厮禀告说温氏诊出了孕信,想到子嗣,他便把邀约推掉了,匆忙赶了回来看温氏,陪温氏在卧室里用了饭,考虑到温氏被陶琼气得动了胎气的状况,他吩咐小厮把卧室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他打算搬过去住,如此既可以让温氏好好休息、又能在温氏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出现,之后他给温氏值夜的丫鬟婆子各安排了两人,又去了一趟小厨房敲打了下厨房里的厨娘和灶下婢等。

  陶琼来的时候正碰上从厨房回堂屋陶修,想到自己差一点就把弟弟妹妹气没了,面对陶修不由心虚不已。“爹~”

  陶修这十几年只有陶琼这一个孩子,所有的父爱都给了陶琼,温氏能瞒住陶琼力大的事他也出了不少力,在养育陶琼方面更是斟酌又考虑的,生怕陶琼的成长有一点点不好,对这个女儿可以说是爱俞至深,他听闻温氏动了胎气还些后怕,但并无多少责怪陶琼的意思。

  在这方面他也是受了陶太夫人的影响,很有些认为子嗣乃是上天赐予的缘分,有子嗣缘的多子多女,没子嗣缘的少子少女,陶琼与他有父女缘,他自然会珍惜这段缘分,担起为人父亲的责任、好好对待陶琼这个女儿,此时见到陶琼的模样,便想到陶琼是知道错了,一些稍严厉的告诫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好笑道:“行了,爹不怪你了,不过你也不可再如此气你娘亲,她做的再多也是为了你好,你要体谅她、知道吗?”

  陶琼连连点头。“爹娘对我有多好我是知道的,爹,咱们先去看看我娘吧。”

  陶修笑了笑,领着陶琼去了卧室。

  以前没发觉自己怀孕的时候,温氏吃什么喝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此时知道自己怀了孕,也有可能是动了胎气,她便闻不得腥味肉味了,晚上吃饭时吐了一回,这会儿正在一点一点吃鸡蛋羹,瞧见丈夫时她满是温柔,瞧见女儿时她脸上的温柔不由收了一收,一下子想起女儿闯的祸还没解决,顿时没了吃的心情,把碗一放,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晚上吃过饭了没有?”

  陶琼老实规矩地回答道:“我晚上吃了一盅莲子粥。”又卖萌关怀地问道:“娘,你晚上只吃这一碗鸡蛋羹吗?我弟弟妹妹会不会饿到?”

  这故意逗温氏开心的话果不其然令温氏的神色松动了些。“他们才饿不到呢,不过你已经十四岁了,晚上不可再多吃,不然容易发胖,知道吗?”本来就有力大这个不定时炸弹和缺点,再胖些,就更难嫁到好人家了。

  陶琼认真地点头。“我知道的,娘,不过您可要多吃点,好好养着身子。”

  温氏想到刚吃的鸡蛋羹,觉得胃里有些翻滚,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吐东西的丑态,就连忙摆手。“你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不用来我这里杵着,该干什么干什么。”

  陶修明白温氏的意思,就不让陶琼多说,带着女儿出了门,送女儿出院门的长廊路上,他细心地给女儿解释道:“你别介意你娘的话,你娘赶你走是怕你看见她吐东西时的样子难看,当年她怀你的时候、也是每次想吐了都会把我赶出门,后来她快生你的时候、腿上身上难受得忍不住了,哭着跟我说了很多,我才明白她的用心。”

  陶琼道:“娘真是太小心了,我怎么可能会嫌弃她。”

  陶修温笑道:“我也不会嫌弃她,但是她心里会介意和计较。”说着他想到了温氏当年崩溃时抱着他嚎啕大哭的模样,那时候温氏脸上浮肿得比较严重,相貌都完全变了,腿上更是多处青青紫紫、时不时地会抽筋,据他后来从几个婆子那里问到的事说、温氏除了浮肿和抽筋之外、还失禁过几次,就因为控制不住身体的失禁、温氏才会受不了崩溃,由此可见怀孕的辛苦,不过这件事他是不会和陶琼说的。

  陶琼也笑着说道:“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的话,以后我每天都会派丫鬟来给娘送我做的首饰和我画的画,让她知道我的关心,直到她生下我弟弟妹妹,好好宽慰下她的心,嘿嘿。”

  陶修失笑,觉得陶琼想得很好,可是坚持七个多月每天画画或打造饰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他也没有阻止陶琼的孝心,把陶琼送出院门,便转身回了他和温氏的卧室的隔壁屋里。

  陶琼回到静辰院后,当即去了书房,这会儿天色还没黑透,她让丫鬟点了烛灯,铺开了宜铭纸,这种纸光滑略硬,适合写生彩画,这里的人比较欣赏的写意画和工笔画,不过工笔画多少有些抽象,不能最大程度地表现实景。

  纸张铺开,陶琼从书柜里拿出一盒她这几年闲的时候自制的铅笔颜料工具,分别摆好。

  丫鬟们见过陶琼用这套工具画画,也不好奇,在陶琼的示意下先后离开书房,顺便从外面合上门。

  崇阳街李府,李夫人刚看完儿子病情、回到自己住的上房院,一抬眼见到心腹婆子脸色凝重地走过来、示意她摒退其他下人,她眉头一皱,旋即把其他人挥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婆子屈膝行礼,起身道:“夫人,方才奴婢去了一趟姑娘住的函蔻院,您也知道奴婢和函蔻院的几个小丫头相熟,奴婢听她们说,姑娘似乎打算把陶姑娘力大胜过怪物的事当众宣扬开,并准备收买了几个茶馆的说书人、编一出陶姑娘是、是鬼怪化身能力战白牛怪物的戏文、让那些说书人当笑话故事说出去,还……”

  听到这里,李夫人已经是惊怒非常了,眼睛都微微睁大了,怒声道:“她还想做什么?”

  婆子深吸了口气,一口气把话说出来。“姑娘还打算等陶姑娘与公子退婚后、就私底下跟县里那些贵夫人们说是陶姑娘会发狂失去人性、险些杀了公子、才让公子和您下定决心退婚的……”

  李夫人不禁怒拍桌子站了起来,气得嘴皮子都抖了。“她这是想干什么?”

  婆子没接话,心里想,姑娘这么做显而易见是想彻底毁了陶姑娘的名声,若是个寻常姑娘接而连番地遇到白牛袭击、未婚夫退婚、外人都说自己怪物、还诬陷自己险些杀了未婚夫才导致退婚的,十有八|九会找个地方吊死自己,从这方面看姑娘是准备逼死陶姑娘。

  李夫人显然也想到了,她喘了几口气,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一想到婆子打听到的消息,她又是一阵怒火攻心。“你去把她给我喊过来!我倒要问问阿琼哪点这么对不起她、让她这般处心积虑想要逼死阿琼!”

  婆子屈膝,起身出去、又带了几名小丫鬟、去了函蔻院请李燕。

  李燕刚和她的‘心腹’丫头商议好如何借众人悠悠之口杀人一步步把陶琼‘逼死’,想得累了,正准备睡觉,此时哪里耐烦去见李夫人,就一点也不李夫人面子,直接让婆子去回复,她则该睡觉睡觉。

  婆子无功而返,身为奴婢、也不敢直接拉扯李燕,只好屈膝道别,临走时问了问送她的丫鬟。

  这名丫鬟是李燕的四大丫鬟之一,也是把李燕破坏陶琼名声的计划告诉婆子的人,送婆子走的时候,她不经意地小声说了一句。“林嫂子,姑娘方才让菊芳去告诉公子、说让公子坚持下去一定会成,奴婢在想公子如今要坚持要成什么事?”

继续阅读:第九章:李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