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谢礼
陈以桐2017-05-10 12:593,131

  李老爷叹气,可不是白眼狼吗,先不说陶琼力大无穷的潜在危害,只说陶琼刚刚不顾名声救了李燕和李灼,可李燕一转眼就能给李灼出谋划策与陶琼解除婚约、又已经开始实施那几个败坏陶琼名声的毒计,本来退婚对姑娘家来说都不是好事了、再被彻底坏了名声、阿琼焉有日子可过?单这就是实打实的白眼狼行为了。“幸好夫人你发现的及时,李燕一动你就制止了她的行动,否则等她的计划施展成功了,我们李家也没有脸面在这泽阳县再待下去了。”

  若是李燕毒计实施成功,别人心里或许会认为陶琼是个大力怪物、是个被退了婚永远身负污点的女子,但又何尝不会认定他们李家一门忘恩负义呢?到时候他和儿子再有才华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赏识,还很有可能因‘德行缺失’这一条几代都不能入仕做官。

  这年头,科举只是入仕为官的门槛,踏进门里后,坐在堂上大人们还会派人仔细地查探榜单上的人的德行,才华与德行皆有,才有做官的资格。

  他们家差一点就被李燕害惨了,李老爷这么想着,抚了抚李夫人的背,道:“既如此,等风头过了,你把李燕嫁到略偏远的外地,嫁妆丰厚点,她脑子不错,又有嫁妆,想必到哪里都能过的不错,我也算还清二弟当年舍掉一条腿救下阿灼的命的恩情了。”

  李夫人哭着点头,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好。”

  夫妻两个商议好,李夫人几乎哭了半夜,一大半都是因为她觉得养了李燕这么一个祸害把自己儿子给毁了,想到儿子的行为、她的眼泪就止不住,而她哭的这么厉害,也有小半原因是因为她同时失去了李燕和陶琼两个晚辈,虽然嘴上说是恨毒了李燕,可是她也精心养了李燕十四年,那些对李燕的操心关怀没有一分假的,如今她却是下定决心不要这个女儿了,哪怕为了李燕不继续祸害她亲生儿子、也要赶紧把李燕弄走,分别在即,如何不伤心?

  次日,李老爷向上司请了一天假,与李夫人一起带着礼物去了陶府。

  陶修今日也在家,温氏听到门房禀告说李家老爷夫人来了,她一怔,心里有了不好的猜测,眉眼一厉,片刻吩咐道:“唐嫂子,你带李老爷去老爷书房里,高嫂子,你去迎接李夫人来我这里。”

  兰骏院书房中,陶修正和吴老爷、赵老爷谈着话。

  李老爷进来后,念及自己要提的解除婚约之事,便不由得心虚不已,可儿子坚定无比的毒誓历历在目声声在耳,他只能心里叹气,面上带着和煦的微笑,朝陶修、吴老爷、赵老爷分别拱手打招呼,又对陶修道了谢,慢慢参与到了几个人的谈话中,准备找机会等赵老爷、吴老爷走了再提这件事。

  兰骏院上房堂屋里,温氏瞧着走进来的李夫人明显红肿的眼睛和略失神的表情,有些惊愕,心想李灼的病情当真那么严重?不然一向坚韧的李夫人何至于如此失态?

  李夫人与温氏互相见过礼后、勉强打起精神,先让丫鬟把礼物拿出来打开给温氏看。

  锦盒里是一组六枚品质明显上佳的白色玉牌,玉牌上分别雕刻着云纹、雷电纹、草木纹、水纹、火纹、山峰纹,也可以说是一组六象玉牌,温氏扫了一眼,心里瞬间估摸出玉牌的价值,一时讶异不已。“李夫人,这玉牌过于贵重了。”言语之间就有些拒绝之意。

  李夫人又把陶琼的庚帖和与李灼的订婚契拿出来、让人递给温氏,勉强道:“阿琼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一回是我们李家对不起她,明明她是做了好事,我们却还会伤害她,对此我深感抱歉,这玉牌我原想作为她明年及笄的礼物,不过我想明年我不一定有机会送出去,所以提前送给她作为补偿吧,还希望陶夫人你不要拒绝。”

  话说到这份上,温氏自然不会再拒绝,何况她心里也认为李家欠陶琼良多,陶琼对别人可以说是施了援手,对李灼那可是不折不扣的救命恩情,当下微笑道:“如此,这份礼物我便替阿琼收下了。”言毕她看向庚帖和订婚婚契,心里有些堵,话也就有些生硬。“李家想退婚?”

  李夫人的眼眶登时红了,闭了闭眼点头。“是。”又道:“我想见一见阿琼。”

  温氏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李家忘恩负义不是阿琼的错、不是她的错,她犯不着和小人生气,但是一想到陶琼被退婚了,她的气恼就难以抑制,闻言冲道:“高嫂子,你找个丫鬟去把阿琼叫过来。”

  语气如此不客气。

  李夫人却恍然未闻,微微扯东了一下嘴角,自认活该,谁让她儿子看不清形势只顾自己一时痛快呢,谁让她拗不过儿子只能来退婚呢,活该被人迁怒。

  静辰院客厅中,丫鬟贯穿进出,给落座的吴凯、赵霆、宁宛竹上茶水。

  宁宛竹解释了他们昨天没来的原因。“我本打算昨天上午就来谢你的,可是昨天来之前听闻李公子和李姑娘都病了,所以改了行程,先去看李公子和李姑娘了。”顿了顿,她也没有什么避讳地直言道:“李公子确实病的不轻,李姑娘我没有见到,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陶琼一愣,以往她身边的丫鬟经常跟她说些李府的事,这件事却是没有人提起。“没人跟我说呀,李灼怎么病了?”

  吴凯和赵霆对视了一眼,吴凯开口道:“陶姑娘,我们去看李公子的时候,他病容憔悴,不过还算清醒,说是着凉风寒。”

  赵霆心里琢磨着他所知道的李灼的性格,觉得李灼这病,七成是心病、三成估计是想借机跟陶琼退婚,不过这话他是不方便和陶琼说的,当下道了谢、送上礼物,四个人聊了聊后、他很快便离开了。

  吴凯和赵霆一起离开的。

  宁宛竹没瞧见李灼发病,却从一些渠道知道李灼的药方中有一大部分都是安神静心的药,心里猜得出李灼的病因,待房里只剩下她和陶琼两个人后,她把得到的消息和猜测跟陶琼说了一遍。“我估摸李夫人不愿意李灼和你解除婚约,李灼便想了法子弄病自己,装作自己是吓病的,以李灼的心性是想不出这种害人害己的法子的,八成是李燕出的主意,李夫人很可能恼了李燕、将她关了起来,所以昨天他们两个一个病了、一个见不着人。”

  陶琼闻言,心道李夫人是真心喜欢自己,或者说是极为欣赏自己,不过她真心不想和李灼成亲,所以这次她不会去破坏李灼的计谋、打乱李灼的计划。“……我想也是,前天李灼看上去明显没有大碍。”顿了顿,叹气道:“李夫人也是好意,不过没有几个父母能拗得过儿女的,想必李灼只要坚持几天,李夫人估计就会同意解除我和李灼的婚约。”

  宁宛竹从事件发生之初就知道李灼很可能会因恐惧陶琼的力量而想和陶琼解除婚约,但李灼真的这么做了、她难免觉得李灼太过于忘恩负义,对李灼的印象就降至极点了,而对李燕则是升起了最大的戒心,若说李灼的做法是站在自身角度无法和陶琼结为夫妻一块生活、是损人利己,那李燕的行为就是单纯的狼心狗肺,这种不知道恩义价值的卑鄙小人能远离就不要靠近。

  两个人刚嘀咕几句,就见丫鬟进屋给陶琼禀告说李夫人带着礼物来了。“李夫人来了、在兰骏院中,她想要见一见姑娘您。”

  陶琼与宁宛竹对视了一眼。

  宁宛竹立刻让陶琼挥退丫鬟,提醒道:“不管李家怎么打算,你千万不要露出一点想和李灼解除婚约的苗头啊,不然这件事就不好收场了。”她已经从陶琼话里知道了陶琼也想和李灼解除婚约的意思,此时此刻她才算是了解陶琼的胆大妄为,这件事换成她、她绝不敢轻易去想解除婚约这四个字,后果太严重了。

  陶琼嗯嗯点了点头。“放心,我不傻。”

  宁宛竹反驳道:“你是不傻,可是比起我,你太随心所欲了。”竟然敢想着解除婚约、以及打算顺势支持李灼的计划?她觉得陶琼应该明白一旦解除与李灼的婚约,整个泽阳县有些家底的人家都不会考虑让有出息的子嗣娶陶琼进门了,而且背地里还会往陶琼身上泼无数脏水、连累陶家的其他人在这方面也被人诟病、可能以后还会有人利用这件事让陶琼在泽阳县无立身之地,哪怕陶琼嫁给寒门子弟、都避不开那些非议欺辱,若非后果太严重、也不会有人因退婚而自杀了,可即便如此,陶琼依旧想了和李灼解除婚约,她不明白,陶琼是真的有所倚仗,还是随心所欲地过了线?

  陶琼皱眉囧然道:“我的表现没有太随意吧,我已经很遵守种种规矩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解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