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浮生
陈以桐2017-05-10 08:453,101

  陶琼仔细地看了剩下的东西半天,好一会儿才又有了思路,她将两块大小不同的黑色小布、零碎的石块、玉块、铜块等都捡出来放到一起,先把两块黑布融合成一块,再平均分成两块,利用剩下的东西炼制出一双黑色半指手套,手套背面各外层镶嵌着二十多个刀片,不过从表面看不出紧贴的手套上有刀片,只有输入力量动用这手套之时、刀片才会显现出来,而这刀片既可以竖直、也可以飞出,相当于明器和暗器的组合了。

  炼制完玉符、纸符和手套,剩下的东西便不足再炼制一件武器了,可是不用的话、又会浪费掉,陶琼调息了会儿,琢磨了半响,心里一动,按照属性将剩余的东西分别熔炼成了三件半成品,随后用这三件半成品和她的阵法学识在陶府里布置了一个一阶的单纯防御法阵,作用只有一个,防御修为在一阶和一阶以下的修炼者或有害鬼物闯进或攻击陶府中人。

  丫鬟们跟着陶琼在府里转了几圈,每每陶琼停在一个地方,都会让人清场,所以其他人并不知道陶琼做了什么,也没法发现陶琼乱逛之后陶府有什么改变,便只当陶琼闲极无聊在玩乐。

  与此同时,李家客人络绎不绝,他们均是听闻李家公子受了风寒病倒的消息、来看望李公子的人。

  宁宛竹、吴凯、赵霆等人亦然,她们本来准备今天上午和李灼一起去陶府道谢的,可是一大早上他们派人去问李灼何时一块去陶府时、回复的人却说李灼病的起不了床、不能去陶府了,作为陶琼与白牛一战中最大的受益人、李灼不去,他们三个各自思量后都决定先来看了一看病得起不了床的李灼。

  李灼只想用装病逼父母去陶府退婚,并不想将此事闹的人尽皆知,因此人来看望他、他并没有再装作受惊过度的样子,都是露出病容、憔悴着脸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大部分人都在屋外问他两句,只有极个别人才进到屋里看他。

  宁宛竹作为李府外女只和李夫人聊了几句就离开了,瞧了眼天色,她回去继续准备礼物。

  赵霆、吴凯等人见了李灼,看到李灼两眼发青、面皮苍白,两个人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亦不是没有怀疑李灼的用心。

  陶府,温氏吃过早饭,听到高嫂子回禀说李公子病得厉害、很多人都去瞧李公子了,她听完冷笑起来。“也不知道真是身病还是心病。”

  高嫂子温笑道:“夫人,咱们派人去李府吗?”

  温氏继续冷笑。“去!为什么不去!他们心虚,我可不心虚,你亲自走一趟,去看一看李灼到底病成什么样了。”又道:“这件事不必告诉阿琼,她如今没必要去李家,李家不问便罢,若是问起阿琼为何没去,你就说阿琼在家休息,多余的字一个不要说,还有,昨天李家的人送来的那些白牛肉,你吩咐厨房做一些菜肴,我今天中午要吃。”

  高嫂子屈膝,表示明白。

  静辰院中,陶琼布好法阵,天色到了正中午,她随便吃了点东西,下午就在书房里试用那双黑色手套和雕刻玉簪,时间过得飞快。

  这天傍晚,李府之中,前来看李灼的人都走了,李灼又开始不顾身体地与李老爷、李夫人大闹,并扬言。“若是非要让我娶那个怪物!我在此立誓,从此以后再不参加科举、再不拿起书籍、一旦离开李府便再不回李府!如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李夫人站在李灼床边,听着李灼的话,看着李灼提起陶琼时那无以言喻的极度憎恨和对退婚的坚决,已经惊得嘴都抖了,头脑一阵阵眩晕。“你、你怎能如此说!”再不回李府?这是不要他们这对父母了?不得好死?是诅咒自己吗?

  李老爷更是满目失望神色疲惫,说话都没有力气了。“你定要如此?”

  李灼咬牙道:“不是儿子不孝,而是那陶琼分明是个怪物!儿子绝不要和一个怪物成亲!”

  李夫人稍稍回过神,一巴掌打在李灼脸上。“你个逆子!”

  李灼也有些懵,他还没有被人打过脸呢,从前犯错都是打板子,一时有些傻。

  “行了,到此为止吧,希望你不要后悔。”李老爷深深叹了口气,拉着气急攻心的李夫人离开了李灼的院子、回到了上房。

  李夫人气得浑身颤抖,她问李老爷。“阿灼怎么能这样?他那说的是人话吗!”

  李老爷摒退了下人,拉着李夫人坐在床上,轻轻抚着李夫人的背。“事已至此,阿灼和阿琼的婚事就尽快解除吧,阿灼是铁了心了要把小燕的毒计实施到底了,无论咱们有没有看穿,他现在全然无所谓了,只求与阿琼退婚,再僵持下午也是有害无益。”

  李夫人接到别院受到白牛袭击的消息时她没有流泪、看到儿子病弱憔悴的时候她没有哭、得知李灼教唆儿子退婚的时候她没有哭、处理企图彻底毁掉陶琼的女儿时她没有哭,方才她被儿子气得几乎失去理智时她也没有哭,此时被李老爷一说阿灼必然会与阿琼退婚,她似乎承受不住了,眼泪唰的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李老爷拍着李夫人的背,亦是满目伤感,极为舍不得,他夫人喜欢陶琼、经常邀请陶琼到家里玩,他便也时常见到陶琼,早就称呼陶琼为阿琼了,可以说他是看着陶琼从一个雪白可爱的小不点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的,也基本上把陶琼当做了自己的半个女儿看待了,本以为陶琼会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也就是家人,忽然之间要割裂这个已经放在心里当做晚辈的家人,他难受啊。

  李夫人哽咽道:“我知道了……”

  李老爷像是开解夫人、也像是说服自己。“如今阿灼这么讨厌阿琼,连他以前不屑的阴谋诡计威胁毒誓都用上了,已经没了转圜的余地,我们的坚持并不能改变他的看法,反而会让他在婚后更厌烦阿琼,那样的话,咱们家对阿琼来说也就是一个火坑,毕竟过日子的是他们两口子,过不好变成怨偶的也是他们,一个是儿子,一个是看着长大如同半个女儿的晚辈,何必害了他们呢。”

  如今未婚夫妻解除婚约,除了德行有亏和无法延续子嗣之外、其他任何理由对男方的伤害都不大,相反哪怕解除婚约的理由再正大光明以及站在女方的角度,都无法避免对女方的莫大的伤害,尤其是名声方面,名声坏掉的女方很容易受到轻视和欺负。

  但是若不解除婚约、却可能真的埋葬掉陶琼的一生,他也是从战乱中活下来的人,虽然当年幼小,可是有些经历并非年纪小就能忘记的,那些乱世中的了解到的生存经验告诉他,人的一辈子是很长的,如果能用几年的时间和短暂的痛苦消除一辈子的伤害,是值得的,解除婚约后、陶琼再嫁或许会艰难些,可只要赢得夫家的认同、日子就会慢慢好起来,只是不知道陶家是否认同他的主意?

  陶家也不是简单的人家,应该会同意他的说法,或者对方会一眼看出他这个主意有一大半都是为了他儿子好,李老爷不确定地想着。

  李夫人哭的更厉害了。

  李老爷拍着李夫人的背,接着道:“你明天就带上礼物和阿琼的名帖以及婚契去陶家吧,先悄悄解除婚约,等事情风头过去了看看陶家的意思再透露出去,幸好聘礼嫁妆还没有互换,不然互换回去就很难避过别人的目光了、也很难隐瞒这件事了,只有小燕,等你解除了阿灼与阿琼的婚约,就赶紧找个人家把她嫁了,嫁她之前、你派人看好她,别让她真做出点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他听闻李燕的全部计划后也是心寒不已。

  李夫人的情绪已濒临崩溃,提起李燕,她的怒火又炽热了一层,愤恨道:“当年你欠了二弟的人情,把李燕接到家里交给我,我想着她怎么都是我的内侄女,和阿灼有一半相同的血脉,再加上这十几年我没有女儿,完全是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养育教导,可是她做的这些事、有把我当母亲了吗?有把阿灼当哥哥了吗?”

  这些话放到她理智在的时候是绝不会说出来一个字的,现在她却是不管不顾地都说了出来。“她和她那个水性杨花的娘一样,都是白眼狼,当年二弟妹那样照顾她娘,结果她娘却害得二弟妹一辈子无法生育、只能养个庶子在膝下,如今我养了她十四年,她小时候我亲手给她换尿布、给她洗澡、哄她睡觉、教她读书识字,等她大了,我带着她出去与咱们相熟的人家夫人见面,手把手教她礼仪、教她为人处世、教她主持中馈,她呢?她只学了一个皮!内里还是个白眼狼!”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谢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