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炼药
陈以桐2017-05-12 07:433,311

  李夫人看李燕不言语,继续质问到:“你推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年她替你挨的板子?你有没有想过她因为你犯的错多次在人前被人扇巴掌?你有没有想过你十岁的时候爬树掉下来,是她跑过去垫在你下面,被你砸的吐血,养了整整一年还咳嗽不断?你为什么不拉着她跑?哪怕你自己跑都行,你为什么要把她推向白牛?你是在杀她你知道吗?”

  李燕眼泪打圈,小声道:“我不推她,我很快就会被白牛追上……”

  说白了,她很清楚那时候推小然一把会让小然死掉,她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比如小然是她的奴仆、合该为她奉献一切而无怨无悔,比如当时情况紧急她料想不多,可是所有的一切都仅仅是她当时为了给自己创造更多逃跑优势而对小然下了手,忘恩负义、凉薄无情、心狠手辣、自私透顶,仅仅如此。

  李夫人觉得自己这十四年从来没有哪一天把李燕看得这样清楚过,她惨然笑了笑喃声道:“或许是我的错……我把自己儿子教成了一个软弱无能不知感恩的伪君子,我还想着法子企图掰正他,我把你教成了心术不正无情无义的狠毒之人,我的错……”

  李老爷久不见李夫人回去,就来找了李夫人,便听到了李夫人这两句话,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李燕,眉头皱了皱,沉声道:“好好穿好衣服,你是大姑娘了。”眼看着自己夫人大受打击的模样,他心里担忧,牵起李夫人的手。“走,我们先回去。”

  李夫人有些恍神。

  这会儿李燕不敢再拉扯李夫人了,等李老爷和李夫人走了,她只让人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彷佛这样能就杜绝‘复仇的小然’。

  李老爷把李夫人牵回去后,问明了李夫人受打击的原因,越想越不对,轻轻地拍着李夫人的背,慢慢地帮李夫人平缓下来情绪,把自己的猜测和李夫人说了说。“我觉得府里可能有鬼。”

  李夫人不明所以。“老爷什么意思?”

  李老爷道:“我自认为我和你都不是软弱无能的人,我父亲当年能在战乱中保全妻儿活下来、在沙场拼斗中不知道流了多少血,他的坚强英勇毫无疑问,我母亲带着我和弟弟随着父亲一路走了几千里路、吃了无数苦头,若非心性坚韧,根本不可能坚持下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从阿灼的辈分看,他的长辈没有一个内心软弱又没有一点能力的,偏偏他如此,我父亲对敌人或许有一点狠辣,但我、你和我母亲绝非心黑手狠的人,李燕在咱们俩手里养大、与父亲的接触并不多,却比我父亲还狠辣得多,而且她身上多少有一点她亲生母亲的影子,当年除了她亲生母亲的贴身丫鬟、谁也没见到她亲生母亲死亡,连坟墓都是衣冠墓……”

  李夫人怔愣,不可思议道:“你怀疑那个女人没有死?并且在府里亲自教导小燕?”

  李老爷眼神幽深。“对,我猜她不仅没有死,还和李燕见过面、教过李燕做事,我当年被举孝廉参加科考,有恩报恩明辨是非已经成了我的习惯,除了阿琼这件事,你和我都没有做过恩将仇报的事,那么阿灼和李燕到底从哪学的那些忘恩狠毒行径?”

  提起陶琼,李夫人心里就疼。“你打算怎么办?”

  李老爷沉默了会儿,道:“我想先去平邑县见一见二弟。”

  陶府,静辰院,陶琼哼着小调、心情开阔地指挥丫鬟婆子们把上房里的一间杂物房收拾了出来,屋里除了一个四方高桌、其余家具摆设全部让搬走了,她又令婆子们把她做的几个大小不同的玉碗和前些日子买回来的所有药材都搬过来。

  丫鬟婆子们依言而行、之后把空荡荡的房间打扫干净,窗户关上,临走时顺手将门合上。

  屋里只剩下陶琼,陶琼将玉碗分别摆好,将药材一一拿出来,闭目回忆了一边陶曦教她的水炼溶解术和使用水炼溶解术炼制紫玉洗髓膏的流程,片刻张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一个中型碗里注入凉水,拿起几个药材、用小刀切出适合量,依次放入水中。

  水里泛起气泡,药材逐渐溶解,陶琼继续放入药材,水态渐渐浑浊,一些药效慢慢地融合起来,第一批一百九十四种药材放完,中型碗里的物质变成了翻滚着淡灰色泥石流的状态,她把翻动中的物质里的偶尔冒出来的浅青色的部分用玉勺剥离出来放到一个大碗里,这个大碗中盛放了半碗清水,浅青色物质放入后立刻冻结漂浮。

  剥离了足足三十六个大小形状不同的浅青色物质,陶琼把中型碗放到一边,朝大碗里依次放入药材,浅青色物质立刻化开,冒出青色气泡,每一个气泡爆炸都会吐出一些灰色的雾气,第二批四十九种药材放完,大碗里的东西变成了一半淡紫色、一半深灰色的状态。

  陶琼将淡紫色的物质挖出来再放到一个盛放了半碗清水的大碗里,随后依次放入第三批二十九种药材,一圈圈水波纹在逐渐固化的紫色物质上荡漾开,当材料放完、紫色物质又缓缓软化成膏体,那些波动亦慢慢停止消失,紫膏物质稳定下来,碗的边沿出现出一圈灰黑色的物质。

  陶琼长松了一口气,从卓下面拿出准备好的五个巴掌大小的长方体玉盒,用干净玉勺把纯净的紫膏挖出来放入玉盒中,小心地不触及灰黑色物质,最后靠近灰黑色物质的紫膏她考虑后都放弃了。

  将玉盒放到一个严丝合缝的锦盒中,陶琼把三个碗里的不同物质倒在一个碗里,又往里面添入一碗棕褐色的药水,瞬间嘭的一声、碗里所有的物质炸开成一个足球大小的黑色雾体,眨眼间雾状圆形物体烟消云散,只留下一点点有些刺鼻的药材味,不多时,这点药材味亦消失不见。

  陶琼拎起锦盒,朝屋外走去,打开门,对门口的丫鬟吩咐道:“你们进去收拾下,让管家那边送来几个药材架子,将药材摆放到架子上,那些玉碗洗干净也放到架子上,我过几天再用。”

  两个小丫鬟屈膝行礼。“是,姑娘。”

  陶琼回到卧室,反锁上门,走到床边,把盒子放到床里面,心里觉得不保险,旋即褪掉靴子爬上床,盘膝而坐,拿出一盒紫玉洗髓膏,用备用玉勺挖了三勺放进嘴里,颜色纯净的膏药入口即化,带着清淡的香气,沁人心脾,清凉的能量顺着她的心肺眨眼间到了她下丹田之中。

  合上玉盒放下盒子和玉勺,陶琼收摄念头,意念内视,她的身体内部呈现五颜六色的气团能量状态、互相接触抵消、总体形成了人形形状,下丹田内有两大团的能量,一团是散发着浅红色热气的能量,这是她以往修炼的内气,一团是散发着浅紫色光芒的清凉能量,这是她刚吃掉的紫玉洗髓膏化解出来的力量。

  深深地吸气,体内的各种力量微微颤抖,陶琼调动浅红色能量靠近紫色能量,慢慢地吸收紫色的能量、转化为浅红色的能量,须臾,她从浅红色能量团里分出一股能量顺着特定的经脉路线运行,这期间,无论是碰到青色的能量、绿色的能量、红色的能量、金色的能量、亦或是蓝色的能量,都会被浅红色能量化解吸收为浅红色力量、壮大着这股运行中的浅红色力量。

  力量运行一个大周天后回归到下丹田中,像是饥饿的野兽碰到了嘴边的血食,一下子吸引撕扯掉了紫色能量团十分之一的能量、并迅速吸收掉。

  陶琼收功,凝眉沉思,按照目前的修炼进度,估计再过两三个月她就能把身体里的那些先天力量都化解融合到自身凝炼出的内气之中,以她的修炼方式,化气和炼气这两步她是同时做的,等她完成后,接下来便是炼窍,从陶曦给她的功法看,炼窍才是她修炼的第一个大门槛,届时没有陶曦的帮助、她几百年都未必可能完成炼窍这一步。

  希望两三个月后陶曦能依约回来吧。

  陶琼望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下午了,她错过中午饭了,吐了口气,她把玉盒和玉勺放到锦盒里,把锦盒放到床里头,喃声道:“如果陶曦不能尽快回来,我或许该打造一个多功能床了,不然连个放东西的地方都没有。”

  从床上下来,陶琼搓了下胳膊,不出意外地搓掉了一层灰白色的薄泥,心想这也是紫玉洗髓膏的作用之一,清洗骨络、经脉、血肉、脂皮上的枯萎的或对自身生命有妨害的物质并排出来,因此服用几天紫玉洗髓膏后、她日后也不会有葵水之忧了。

  毕竟葵水主要是身体里的些许杂质血污组成的,身体里没了资质,葵水自然也不会来了,不然每个月都来葵水,要是哪天她一次性闭关几个月,睁开眼后屁|股全是血污那真是太糟心了,又或者她正跟人打斗的时候来葵水了,不知道葵水的人可能当她受重伤了,知道的人或许会笑她一辈子。

  因体内无杂质而没有葵水对她而言绝对是一样好事,并且没了葵水,她的其他身体功能却不会因此有丝毫衰弱,包括每个月有几天身体新陈代谢比较快的规律也不会消失。“小枝,准备热水,我洗个澡,还有传饭。”

  站在门口的小枝屈膝应是。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陆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