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再见
陈以桐2017-05-11 06:463,203

  温氏怀孕的前三个月已经过去,危险度降低,吃啥吐啥的阶段也过去了,精神头好了不少,看女儿在家闷了二十天了,她心软之下就同意女儿出门了。“戴上帷幔,找个外面人脸生的丫鬟带着。”

  陶琼闻言,不禁道:“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先提出退婚了,省的现在出个门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出来我不悲伤,心好累呀。”

  温氏瞪了陶琼一眼。“你当退婚很随意吗?退婚和被退婚都不是什么好事,这种事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了,你可不要节外生枝,要装被退婚伤心的样子就装到底,至少过了今年再说。”

  陶琼点头,语气无奈。“知道了。”与温氏道了别,她领了个鲜少带出门的丫鬟,手里拿着纱布帷幔,因要去的药房距离陶府不远,她便没坐马车,而是坐了轿子,四个轿夫,两个护卫和小丫鬟在轿外旁边跟着走。

  小丫鬟的表情有些兴奋,府里的规矩严格,没有主人家发话或者休息日,平时不许在府里乱走乱逛、更不许随便出府出门,她进陶府两年、每三个月可出府回家一趟,但这还是第一次跟着主家的主人出门。

  正看着轿子前面的路,小丫鬟忽见一道黑风刮进轿子里。

  四个轿夫顿时感觉到轿子的分量重了一倍,正心中升起危机、要放下轿子检查,轿里面传出陶琼的声音。“不要停,继续走。”轿夫们的动作一顿,脚步重新抬起来。

  软轿是单人轿,一个人坐下绰绰有余,两个人则坐不下,而陶琼和穆荆都不可能坐到对方身上,于是陶琼坐着,穆荆身子朝陶琼躬着,稍微与陶琼错开了点,但两个人仍旧有些挤着。

  陶琼歪着头,防止穆荆的呼吸喷到自己脸上,淡定小声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穆荆心跳略快,闻言有些紧张地道:“穆荆。”

  陶琼怔愣,少年给她的感觉有点像她前世的那人,名字竟然还一样,她目露疑惑,这么巧?“你什么时候离开我的轿子?”

  穆荆一默,道:“你到哪里?”

  陶琼道:“怡福药房。”

  穆荆道:“我也到怡福药房。”

  陶琼哦了一声,不再说话,思绪却转的飞快,她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

  穆荆的目光落在陶琼脸上、脖颈上,心里除了喜悦,还有一种想把面前少女拥进怀里的冲动。

  少年的目光中的侵略性越来越强烈,陶琼有些不高兴地道:“你能把眼睛闭上吗。”

  穆荆的眸色深邃了一瞬,旋即闭上了眼睛。

  但陶琼总觉得对方还在看自己,身上的冷气不由加重。

  穆荆察觉到陶琼的气恼,心里微动,只好恋恋不舍地把笼罩着陶琼的神识收敛回来。

  两人一路无言,到了怡福药房,轿子停下落地,外面的小丫鬟对着未打开的轿窗道:“姑娘,到药房了。”

  穆荆有些不想走。

  陶琼伸手戳了一下穆荆的胳膊,不高兴地小声道:“你还不走?”

  穆荆闷声道:“你先出去,等你走了,我再走。”

  陶琼呵了一声,挤过穆荆走出轿子,戴上帷幔,吩咐轿夫在药房门旁边等着,她则带着丫鬟小丫鬟踏进了药房,走到柜台前,拿出那两种药房无法准确给出的药材的名称单子递给捡药伙计。“把名叫这两种药材的所有药材都拿出来。”

  捡药伙计说了声好,飞快地在柜台上铺陈上纸张,一样一样地把药柜里名叫那两个名称的药材都拿了出来放到柜台上,并一一给陶琼做出解释。“他们名字虽然一样,药性也有些相似,但产地不同,配合的药方亦不一样,所以我们给病者捡药时多半会根据他们的病况捡药,很少单独卖出这两个名称的药材的。”

  陶琼表示理解,很快找出了她需要的两种药材,让捡药伙计各包了一斤,付了钱。

  小丫鬟接过伙计给的药材包,跟在陶琼后面。

  陶琼回到轿子里,那个叫穆荆的少年已经不在了,她取下帷幔,让轿夫起轿回府。

  怡福药房里,躲在里间的李燕瞧见陶琼离开,走出里间,问了伙计。“刚才那名女子买的是什么药?有什么用?”

  伙计说了药名,补充道:“都是养胃去火的常用药。”

  养胃去火?李燕疑惑,陶琼买这两味药做什么?不过很快她就不想了,而是带着丫鬟离开药房,悄悄地跟在了陶琼的轿子后面,跟了两个路口后、她确定了陶琼回府的路线,一咬牙,拿下自己的银两荷包递给丫鬟。“你马上去找李柱,让她去给陶琼一个教训,别告诉他要教训的是陶琼,你只说是一个得罪我的小商户家的姑娘,陶琼从这里回陶府也就一炷香,你速度快点,别耽误了我的事。”

  她给她哥出的‘用病退婚’的谋策惹恼了她爹娘,她爹娘打算把她嫁到外地,她起初是不愿意的,可是看到她娘拿出来的名单和相应的资料后,她发现她娘给她找的外地婆家都是和李家同一层次的豪强世家,大部分家里都颇有权势钱财,其中几个比自家、吴家、赵家郡明显强上一些,与宁家挂上钩的也有两家,她不免心动。

  于是她同意了她娘派人先把家世最好的那两家的情况调查清楚,若是没有意外,她会选择其中一家嫁过去,一旦嫁出去,她估计三五年内都回不了泽阳县,回不来也就没机会教训陶琼了,今天机会难得,她不准备错过,或者说她这次会让李柱给陶琼一个一生难忘的深刻回忆!看被李柱欺辱过的陶琼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她如今也发现了,无论她做什么、李家都会保她一命,而且陶家夫人又怀了孕,陶府不止陶琼一个孩子了,想来陶府也不会再为了陶琼这根苗而不顾一切的对她报复,何况她未来夫家都不是摆着好看的,陶家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只要陶家不杀了她,其他的利益损失,她认为都无所谓,反正她要嫁到外地,李家哪怕失去大半财产、也损及不到她了。

  丫鬟满脸苦意。“姑娘,这、这要是让夫人知道了……”

  李燕推了丫鬟一把,脸色阴狠。“你不去做、我现在就让李柱把你带走,你猜他会怎么对你,我又会怎么对你家人?!快去!别忘了你的卖身契在我手里。”又放缓了语气道:“不过你也放心,这件事你做好了,我会好好奖赏你的,五十两银子,足够你们家在镇上开一个铺子还有余了。”

  丫鬟没办法,只好拿着银两荷包朝李柱所在的街道跑去。

  陶琼的轿子距离陶府还有一个拐角路口时,李柱带着十名混混拦住了陶琼的轿子,不正不经地对轿子里的陶琼。“小姑娘,出来陪公子我玩玩。”又给身边的人打手势,让对方绕到了轿子后面,对轿子形成了两面包围,而轿子另外两面是高墙。

  四名轿夫放下轿子,与两名护卫一起分别挡在轿子前后。

  拿着药材包的小丫鬟一看对方的架势,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陶琼戴上帷幔,掀开轿帘,冷声问道:“你们是谁派来的?”

  李柱流里流气地笑嘻嘻地道:“哪有人能指使得动公子我?公子我就是这条街上的,来来往往的小姑娘小媳妇我不知道碰了多少,以前是其他人,今天轮到你,一会儿公子我会好好疼疼你……”说着他忽然脸色一肃,声音里透着狠意。“除了两位小姑娘,其他人都给我打断腿!”

  十名混混听到李柱的话,均扑向四名轿夫和两个护卫。

  陶琼简直要气笑了,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走了霉运,上一次出去在李家别院遇到白牛,这一回她在府里待了了这么长时间才出门,又遇到不要命的混混,她捏了捏袖里的玉符,眼看着李柱一步步走过来,便准备发动玉符,虽然她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告诉家人她是修炼者,但隐瞒的事实不如安全重要。

  这时,一道黑影窜过来,一眨眼将李柱在内的十一名混混全部打晕、叠罗汉似的叠放在陶琼面前三步外。

  四名轿夫和两个护卫正和混混们打斗着,忽然之间对手没了,他们转了一转身子,就看到他们家姑娘对面那惊悚的人体叠罗汉,以及叠罗汉旁边相貌英俊的黑衣少年。

  穆荆目色深深地看着陶琼。“指使他们的是李府的李燕,需要我帮你教训李燕吗?”

  陶琼一怔,嘴角抽了抽,摇头道:“谢谢,不过不用你帮忙。”

  穆荆嗯了声,点点头,也不多说,身形化作一道黑影迅速消失在巷路里,在空气中留下了淡淡的血腥气。

  陶琼眉头皱了皱,吩咐两名护卫。“你们两个一个人在这看着,一个人回府告诉邵平队长,让他过来把人带到衙门里处理。”

  两名护卫抱拳应是。

  陶琼坐回轿子里,让轿夫起轿。“走吧,我们也回府。”

  小丫鬟有些被吓到,但还能抱住药材、跟上轿子。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恐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