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恐吓
陈以桐2017-05-11 12:233,371

  回到府里,陶琼越想越气,她看在李夫人的面上、都没有跟李燕计较李燕的无礼,李燕竟然还敢设毒计陷害她?呵!她倒是不怀疑穆荆的话,这种事只要一查就知道真假,穆荆没必要说谎。

  另一边,邵平带着人将李柱等混混拖到了县衙,递上了状纸,接着找到在县衙做司仓的陶修,把陶琼遇袭的事跟陶修说了一遍。

  陶修的神色由温润变得冷肃下来,听完后,已是满目怒火,恨声道:“李家这是欺我陶家无人!”

  邵平缩了下脖子,不敢接话。

  陶修握了握拳,压了压怒火,冰冷道:“这件事你让护卫们和轿夫都保密,不要让府里的其他人知道了,尤其不能告诉夫人,还有派两个人盯着李府,哼,他们做初一,就别怪我们做十五。”

  邵平立刻抱拳应是。

  陶修让邵平先回去,他在衙里院外平息了一会儿怒气,待能收敛了怒容,方才回到办公的地方,而走进屋子里,面对同僚们,他则完全是平常所见的温润优雅的样子,一丝一毫的恼恨冷肃都看不出来。

  陶琼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温氏的意思,晚上陪怀孕后比平常多了些娇气的温氏吃过饭时,她风趣幽默地说了几个被她改编后的小笑话,逗得温氏脸上止不住的笑容,回到静辰院中,她照常洗漱更衣,待蜡烛吹灭、床边地铺上守夜丫鬟的呼吸逐渐轻缓,她悄无声地起来点了丫鬟的睡穴,而后盘膝坐在床上,拿出一张人形纸符。

  纸符在她的控制下散发出幽白色的光芒,慢慢地从一张纸膨胀成寻常人的高度胖度,雪白的纸上又逐渐出现颜色,白色的长裙,黑色的头发和脚掌,青白色的皮肤,胸口有一个血红色的大洞、洞里缓缓流出鲜艳的血液,而纸人的脸渐渐变换成了李燕的丫鬟小然的脸孔,僵硬的面孔很快有了一丝表情,即透着恨意的怨毒表情。

  变化完成后、纸符的整个外形犹如传说中的怨灵的模样,有种深重的恐怖。

  陶琼想起府里西侧院桃树上的那个鬼魂,心想真正的鬼魂可没这么可怕,桃树上的鬼魂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连衣服都浅浅的粉色对襟短衣和百褶罗群,鞋子是棕色的模样,皮肤雪白,头发有些泛着棕色,总之外形是个漂亮可爱的女孩样子,跟她制造幻化的这个纸人完全不同。

  想了一会儿,陶琼收敛心神,意识一动,纸人轻嘭的一声,变回巴掌大的纯白色人形纸符,意识再一动,她的意念附在纸符上面,操纵着纸人飞离自己的掌心,落到窗户边沿,从线似的缝隙里挪出去,贴着墙壁化作浅浅的白光、飞出陶府、一路飞到李府中李燕的房间里,薄薄的身子在地铺上的丫鬟睡穴上点了一下。

  随后,纸人飞到李燕睡得床上,先点了李燕的哑穴,接着迅速变成之前拟化的样子,即小然惨死时的模样,不过与之前拟化时不一样的是、此时的它浑身散发着浅白色的光芒、在漆黑无光的房间里亦能让人把它的模样看得清清楚楚,它伸出青白的手将李燕推醒。

  李燕不耐烦地拍了推自己的手,又被对方推了几下,她心想这丫鬟胆子真大,竟然敢打扰她睡觉,一会儿就让人打这丫鬟的板子,不耐烦中她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外形恐怖的小然,她恐惧地尖叫起来,接着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声,不由迅速地后退,抱着被褥贴到了墙壁上,可无论她怎么说话都没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小然爬上床,声音细小。“小姐,我回来了。”

  李燕惊恐地不断摇头,嘴里不停地说着。“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是白牛!是陶琼没有救你,不是我害死你的。”可她说的这些话都是口型,没有一点声音。

  房间里只有小然的声音。“小姐,你逃跑就逃跑,为什么要把我推向白牛?”

  李燕这回真的害怕了,她本不信鬼魂,但是眼前的小然太真实了,她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升腾的疼痛让她明白此时不是做梦,小然真的回来复仇,她无声地歇斯底里地嘶吼着、挤着眼睛、涕泗横流、拿着枕头、拿着被子拼命地砸向小然,嘴里无声地喊着。“你不死,难道让我死?你没看到白牛都那么近了,你不上前挡住,我也会死啊!”

  房间里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李燕蹭被子、拍打被子的声音。

  附在纸人上的陶琼的意念也没去分辨李燕的话,只操控纸人坚定地往李然爬过去,拽过被子,躲开枕头,抓住压住李燕的双腿,点住李燕的穴位,掰正李燕的头、强迫李燕看向自己。

  李燕只觉得冰凉的手捉住了自己的双脚、令自己不能动弹、又摸向自己的脸,还在掰扯她的眼皮,极度惊吓之下,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陶琼见状,点开了李燕身上的穴位,把李燕的身体往旁边一放,朝着李燕双眼上各打了两圈,直给李燕打出了两个黑眼圈。

  打完李燕,陶琼操纵着纸人变回雪白原形、飞回到陶府她的手上。

  陶府静辰院卧室,陶琼捏着纸人,睁开眼,嘴角浮现一缕笑意,随即收起纸人,收敛心神修炼起来。

  隔天早上,李府侧院卧室里,李燕发出凄厉无比的尖叫声,半个李府的人都听到了。

  李夫人听到这声惨叫,一下子惊吓住,手里的筷子和饭碗均不由自主地松开掉落,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

  李老爷也被吓了一下,不过没李夫人吓得那么狠,他脸色黑沉,怒声道:“韩嫂子,你去小燕院里看看怎么回事。”

  站在一边的韩嫂子立刻屈膝行礼,脚步飞快地离开饭厅,小跑到侧院里,问明情况后迅速回来,禀告道:“回老爷、回夫人,姑娘是昨晚做了噩梦,有点被魇住了,这会儿还没缓过来。”

  李夫人不由冷笑了一声,又疲惫不已,令丫鬟给自己换了一套碗筷。“我吃完去看看她。”

  李老爷也没什么好说的,端起饭碗继续吃饭。

  饭后,李夫人带了人,略有些憔悴地走进了李燕的房间。

  李燕睡衣外面只披了一层外套站在院中阳光下,周围几名丫鬟手里拿着厚实的衣服满脸焦急,纷纷劝着李燕多穿两件衣服,瞧见李夫人带人过来,她们连忙行礼。

  李燕却是眼神表情有些呆。

  李夫人走到李燕面前,示意丫鬟给李燕穿上衣服。

  李燕却受惊似的躲了开,嘴里叫道:“娘,我不穿衣服,我要晒阳光!”只有在阳光下她才能感到一点点安心,毕竟所有的传闻中鬼魂都是怕阳光的。

  李夫人闻言,心累到不行,语气也不如以往温柔了,有些不耐烦地道:“别闹了,你是姑娘,这样像什么样子,赶紧穿上衣服!”瞧着李燕两个眼圈青黑青黑的,脸上也有些脏污,她更厌烦了。“穿好赶紧洗漱下。”

  李燕死活不穿那么多外衣,眼泪说流就流。“娘,你说这世上真有鬼魂吗?”

  李夫人深吸了口气,火气冲了上来,道:“鬼鬼神神的,这种话是你这样的姑娘能说的吗!”

  李燕认死理似的问道:“娘,你先回答我!”

  李夫人心中恼怒,眼神冷下来,挥退大部分婢女,只留下她自己的四名心腹婆子,直视李燕的眼睛。“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李燕想起小然凄惨的模样,打了个寒战,摇着头道:“我、我、我什么都、都没做。”

  李夫人冷笑。“行,你什么都没做,那我也没法子帮你。”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李燕一愣,眼看李夫人真的不管她了、她心中害怕,连忙捉住李夫人的胳膊,道:“娘,我说,我说,你别不管我。”

  李夫人站住脚步,也不说话,只看着李燕。

  李燕本来不觉得自己把小然推向白牛是什大的过错,小然是她的奴仆,生死祸福都由她掌控,小然能为她争取逃离白牛的危险合该感到荣幸才对,她一直这样告诉自己,可是昨天夜里见到小然的鬼魂后她知道没法再欺骗自己了,当下就把自己遇到白牛后、将小然推向白牛的过程和昨晚见到小然鬼魂的经过说了一遍。

  李夫人听完,身子晃了晃,看向李燕的目光有些飘忽,又具有一种诡异的穿透力、似乎想把李燕看透。

  在这种目光下,李燕罕见地有些不自在,为自己辩解道:“小然怎么能那副样子地来找我呢?我是她主人呀,她那样会吓到我的,她还敢质问我为什么推她……”

  李夫人喝了一声。“够了!”打断了李燕的话,浅浅地吐了一口气,喃喃道:“我这些年到底养了一个什么呀?”之前没有人告诉她小然是怎么死的,她还以为小然是因为白牛冲过去时没有逃开才被白牛顶死的,原来小然是被李燕推向白牛杀死的。

  李燕被李夫人的喝声吓了一跳,手一松放开了李夫人的胳膊。

  李夫人觉得心里压了一大块石头,嘴皮子动了动,她看着李燕的眼睛。“你告诉我,你推小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在你六岁的时候拼命把你从河里救了出来,为此她一条腿和一条胳膊都骨折,在床上躺了大半年才能下床,她那会儿也才七岁!”

  李燕被李夫人难以置信微显癫狂的表情吓住,嘴皮子动了动,努力回想六岁时她彷佛真的掉进过河里一次,当时是谁救了她呢?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炼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