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解约
陈以桐2017-05-10 20:373,219

  宁宛竹笑而不接这话,心想陶琼的确守规矩、还重情重义,可是对规矩并不敬畏、也没有真正认同,所谓的遵守大部分只是浮于表面,她也不戳破陶琼,反正她同样认为大部分规矩只要做好面子层就行了,事事不过线便可,希望陶琼这次是有倚仗、而非狂妄过了头。“你心里有数就好,你去见李夫人吧,我先回去了,咱们有空再聚。”

  陶琼让小枝去送宁宛竹,自己则领着另外两个贴身丫鬟、步行朝兰骏院上房堂屋行去。

  临近兰骏院,陶琼收拾了下心情,面色沉重地须臾踏进堂屋,她先看到了主位上面带薄怒的温氏,又看向李夫人,给温氏问好、给李夫人行过礼后,她走向温氏,也瞧见了桌上的庚帖和订婚婚契,心里高兴,面上却彷佛突然明白了什么,睁大了眼睛、似乎不能理解、一副颇受打击的样子,眼睛都红了,她眼含控诉地看向李夫人,语气里似乎不相信李家会退婚。“伯母,您把这个拿过来做什么?”

  李夫人一见陶琼大受打击的样子,眼泪就掉下来了,此时此景她一点没有想起她儿子和别院那些人对她说的关于陶琼手摔白牛的话,只觉得退婚的事让人难受,拿手帕捂着嘴,有些呜咽地道:“是伯母对不起你,我们家要和你们家解除婚约。”

  陶琼神色立刻恍惚起来,摇了摇头。“不,不可能,您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解除我和阿灼的婚约?”

  儿子作死弄病自己耍阴谋铁心要退婚的话李夫人说不出口,只道:“是阿灼配不上你。”在她心里,陶琼真的大气端庄、气度从容、聪慧知礼,是儿媳的不二人选,可是碍于儿子、这个儿媳妇她只能放弃,也因儿子的表现,她心里正失望恼恨,便也有一丝这样的儿子配不上陶琼的念头,不过仅仅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陶琼还是一副不信的样子,喃喃道:“不、不,我不信,伯母你骗我的吧……退了婚,我还能活吗?”

  温氏对于女儿表现出来的这副模样惊得都呆住了,她一直觉得女儿过于直肠子,有话就说有事就做,少了些弯弯绕,可是今天她发现她对女儿还是不够了解,若非两天前女儿亲口承认不喜欢李灼,她今天看到女儿的表现、恐怕都会以为自己以往偶尔关于女儿不喜欢李灼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因着女儿的表现惊人,温氏的愤怒一下子消弭了,心口堵着的那股气也没了,不过对手还在屋里,她不敢放松,便深吸了口气想提起来和李夫人较劲的力气,却发现在女儿精湛的表演下、她这股气怎么也提不起来了,不由瞪了眼女儿。

  温氏的样子落在李夫人眼里,却只当是温氏认为陶琼软弱不够出息、才生气愤怒,心想婚姻大事乃一辈子的大事,一些女儿家因为退婚的事都有自杀的,不说远的,就说泽阳县城豪强家族中近五年来就有两起贵女被退婚后自杀的例子。

  外部环境如此,李夫人便没有怀疑陶琼的表现和言语是做戏,又害怕陶琼真的想不开,那他们李家的罪过就大了,立刻道:“阿琼,你放宽心,是阿灼配不上你,不是你的错,是阿灼的错,没了阿灼,你将来还会有更好的丈夫。”

  陶琼面露不信,两眼泛红欲哭不哭,声音低浅。“伯母,你别骗我了,我被退婚了,别人哪里还会要我,我肯定没活路了,哪里还会有比阿灼更好的?”

  李夫人一听,也不想退婚了。

  温氏见陶琼演戏演过了,立刻喊来高嫂子。“高嫂子,你把姑娘带到我房里,一会儿我和她说,你看好她。”

  大前天温氏和陶琼吵架时、高嫂子站在门外听全了两个人吵的内容,也是了解陶琼亦有心思和李灼解除婚约的,当下自然明白温氏话里的意思、也知道该怎么把陶琼带走,便走到陶琼面前,摆出和蔼到极致的表情,哄道:“姑娘,夫人刚怀了您的弟弟或妹妹,受不得惊扰,不如奴婢先带您回房里,有什么不明白的,等会儿夫人再给您解释?”

  陶琼呆呆地道:“哦,是,我娘有了弟弟妹妹,我不能惊扰到她,可是……”她眼神呆愣表情傻乎乎地看向李夫人。“可是,伯母,您说的阿灼要和我解除婚约的事是假的吧?”

  温氏朝李夫人频频示意,嘴里无声地提醒道:“假的!”

  李夫人不敢再刺激陶琼,只好按照温氏的话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假的。”

  陶琼放松长松了一口气,有些无神地抿了抿嘴。“我就知道是假的,您怎么可能不要我当儿媳妇呢。”可那眼里却有着浓厚的伤心之色。

  高嫂子连忙见缝插针地道:“姑娘,我们先回房吧。”

  陶琼这才愿意跟上高嫂子走,只是走的时候频频转身看李夫人、眼含祈求,似在祈求李夫人不要接触婚约,在拐角之时眼泪滑落。

  李夫人看到陶琼这幅伤心至极的模样,就忍不住哭起来。“我也不想放弃阿琼这么个好孩子。”

  温氏的怒气瞬间被激了出来,冷声怒道:“现在不是你想不想放弃,而是我陶家的姑娘绝不会嫁到李家!阿琼和李灼的婚事到此为止,我陶家会尽快宣布阿琼与你们李家解除婚约之事!若没有其他事,我就不留李夫人你了!”

  李夫人对温氏的态度一点没有介怀,当下啜泣着告了辞。

  温氏喊了名丫鬟送客,等李夫人走了,她拿起订婚婚契撕掉,对一旁的丫鬟道:“把这些纸烧掉,渣都不要留下。”随即她拿着陶琼的庚帖、起身扶着丫鬟回了卧室里,吩咐另一个丫鬟道:“你把盒子带上跟我来。”

  丫鬟屈膝应是,合上锦盒捧在手里、跟上温氏的脚步、去了卧室。

  门打开,卧室里,陶琼正坐在高凳上、啃着脆生生的果子,神色轻松,哪有一点被退婚的伤心。

  温氏本来担心陶琼多少会有点伤心,见到陶琼这幅样子,她微松了口气,令丫鬟放下玉牌锦盒,摒退丫鬟,没好气地对陶琼道:“这回你如愿了吧。”

  陶琼没接温氏的话,放下果核,目光落到锦盒上。“娘,这是什么?”

  温氏不甚在意地道:“李氏送你的谢礼和歉礼,六象玉牌,我看着品质不错,约值千金,你好好收着,将来嫁人前卖掉换成金银。”前未婚夫家里长辈送的退婚礼物带到丈夫家里不合适,但卖掉换成金银就没问题了。

  陶琼打开盒子看了眼,嘿嘿笑了两声,抱起盒子。“娘,你好生休养,不要操心,这段时间我会因伤心过度足不出户,也不见外人,好好地在家给您画画和做饰品的,决不让县里的人因此而说三道四。”

  温氏对女儿真是刮目相看,不仅才华好、也有城府,想起女儿昨天送的那张图,她疑惑。“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画的画这么好?”

  陶琼奇怪道:“你怎么不知道?我八岁那年你生辰的时候,我送了你一副半丈宽的夫妻成婚图,画的是你和我爹穿着喜服坐在喜床上的场景,你忘记了?”

  温氏嘴角不由一扯。“那幅图哪有这幅图画的好。”

  陶琼解释道:“画法不一样,那幅图是工笔图,前天送你的是写实图,不过画功也不一样,六年了、我的进步可是不小的。”

  温氏问。“这样啊,我比较喜欢写实图,你以后都送我写实图。”

  陶琼失笑。“好呀,不过我颜料没了,娘你能借我点钱,让我置办些东西做颜料吗?”

  温氏脸色立刻严肃起来。“好了,你回去好好练画,我要休息了。”

  陶琼无语,抱着锦盒离开了,不过她刚回到静辰院里,高嫂子就送来了一盒银块,她心里不由一笑,温氏嘴上小气,但对她从来没有真正小气过,当即书房列了个单子、让小枝带着几个丫鬟拿着银块单子出去采办东西。

  她自己则关在卧室里,打开了锦盒,在她眼里,这六象玉牌每一枚都散发着一团浅白色的光芒,不刺眼却很凝炼,若是有足够的材料,这六枚玉牌她能炼出一套随身携带的三阶攻防法阵,比目前府里的那套一阶阵法可强多了,可惜她没材料。

  陶琼可惜的叹着气,把锦盒合上,想了一想,找机会将锦盒放到了隙缝空间中。

  法阵可以延迟炼制,温氏的礼物每天抽出半个时辰就能完成,但自身的修为提升却耽误不得,陶琼琢磨着,抽空写了五份药材单子,每一份分别找一个信得过的丫鬟或婆子出去购买,几天后,药材陆陆续续到了她手里,可是有几份药材名称与她的要求符合,但药效却不是她要的那种。

  为此,她不得不多购买些药材识别类的书籍、进行药材认知校对,校对完又是小半个月过去,她重新写了一份未到手的几种药材的单子交代小枝去买,结果小枝回来却说其中有两味药材药房那边没法给出准确药材。

  考虑了一下,陶琼就决定亲自去药房,去之前她和温氏说了一声。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再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