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陆山
陈以桐2017-05-12 07:383,189

  陶琼洗完澡、吃过饭,去了书房,独自坐在高椅上,眉头微皱,不知不觉又想起了陶曦,她与陶曦在冥河底订立契约,她当时落入冥河底的命运漩涡转世投胎,陶曦说会帮她护住神魂、确保她转世后尽早觉醒记忆,并且在最短的时间里来找她,而她已经转世十四年、眼看着都快达到炼窍境了、陶曦却还没有来。

  可能陶曦是被什么绊住了脚,也或许陷入了沉眠?

  不过不管陶曦如何,她如今都要仔细想一想该怎样安排这一世的亲族了。

  她走的不是无情道,也不是随心自然道,而是极度罕见的凡尘道,即在凡俗世间摸滚打摸炼心炼身直至飞升成仙,想要真正入世便绝不可能割舍亲族,不仅不能舍弃,还要把自己的命运与亲族紧紧连到一起,通过一群命运线去感知无尽的命运长河,用一颗世俗之心体悟法则至理。

  念及此,陶琼叹了一口气,当初和陶曦订立契约的时候,她就觉得这条修炼之路简直匪夷所思,因为她见过太多双商高到把凡俗道理摸得极为通透、一举一动都能利用你所知道的不知道的道理化解问题、做出利己之事、以及开创时代的人,她对其中的不少人都充满了敬佩,可是这些人当中无论有多聪明多么了解每件事、每个城市、每个国家以及一个世界的物质生物等运转规律,都没有一个人得到真正意义上的超凡力量。

  不论是她前世的宗门组织天序宫还是她今生的合作伙伴陶曦,对于超凡力量的定义均为仙,不成仙、即为凡。

  所以陶曦说她得到的传承是走凡俗入世之路时,她觉得陶曦在开玩笑,长久的经历经验让她有了一种固定思维模式,即凡人就是凡人,想成仙就要模仿仙,学仙走路、学仙处世、先把自己打造成类仙,即是远离尘世、净化心灵、获取来自天地深层的力量,才可能从仙的行为举止中摸索得到仙的力量。

  如果凡人只用凡人的举止行为去行事做事,大约永远不可能了解仙是怎么一回事吧?也更加不可能成为仙吧?

  面对她的问题,陶曦当时没有给她答案,只让她做出选择,要么继承陶曦守护的传承,要么转世成为一个凡人、而后生生世世都是凡人,几乎再无机会接触仙路。

  她曾经被人带上过仙路,也为了一些原因放弃了仙路之行,再次得到仰望长生的机会,不管这样的一条路看起来有多么不可思议和无望,她都没有拒绝的余地,所以当时她和陶曦订立了契约,选择了这条路。

  现在走在这条路上,陶琼不可避免地感到迷茫,什么是严格意义上的凡俗之心?凡俗之间真的蕴含着成仙的力量吗?如果有,为什么她从来没听说过一个拥有或依靠凡俗之心成仙的生灵?如果没有,陶曦那庞大无比的巨量传承资料又该怎么说?

  不过陶曦当时的状态真的蛮凄惨的,用比喻的话,就是一个举天踏地的巨人被砍的只剩下心脏中心的一滴细小无比形如人类细胞似的的精血了,如今陶曦想靠这滴精血复活,前途漫漫呐。

  或者说,大家都前途漫漫。

  而陶曦过度凄惨的模样也是她对这条凡俗之路抱有怀疑的原因之一,毕竟陶曦能轻易地改变她这个注定当凡人的人的命运,对她而言已经足够强了,却还能还人砍成那副样子,她修炼凡俗之道就一定能比陶曦更强?即便更强,又真的能修炼到功法里描述的境界吗?

  傍晚,陶府外,路上的人渐行渐少,一个道袍青年站在陶府高墙前,腰侧挂了一把兽皮剑鞘的宽长剑,上次他在城郊外的一间别院里看到陶琼和白牛战斗,因为身上有事,他没有立刻追击白牛,这次事情办妥、他拿到了如今腰侧的神兵长剑,战力大增,回来便查了关于那座别院、白牛和与白牛战斗的陶琼的所有消息。

  不过看着眼前宅院上空时不时闪过的法阵的灵光,陆山嘴角有点泛冷,消息里说陶琼仅仅是一个天生力气有些大的普通女子,可普通女子怎么可能懂得如何布置法阵?不过会布置也没用,若是拿到神兵前,他对付这座法阵还必须有些考量,如今却是不用费多少力气就能破开法阵以及无视布置法阵的人。

  陆山身形一晃,在光与影之间隐匿,迅速地靠近法阵,通过法阵的抵抗、眨眼间判断出这座法阵是一座风属性的一阶残缺法阵,他当即抽出长剑、内气涌出,只见长剑上亮起浅白色的光芒、轻轻地在半空中一划,一道无形的裂缝出现。

  他闪身进入法阵之中,脚落到地上,手里拿着剑,步伐轻快地朝院内行去,一路仔细地观察着院中的情景,院里有一些即将消散的修炼者的气息。

  依照气息判定,来过这里的修炼者的修为和他相当,都是二阶修炼者,除了修炼气息和残破的法阵,没有其他灵物或神兵的气息了。

  对陆山来说,这些讯息中,最重要的一条即他路过的院子里只有一个修炼者的气息,这说明此院中的修炼者很有可能是一个天赋不错又意外得到些机缘的人,对方的机缘中约莫包括这座残破的法阵和少许修炼功法。

  这么想着,陆山的心定了下来,决定把对方的机缘都拿到手,若是对方适合做炉鼎,那也一起带回宗门。

  书房里,陶琼感知到有修炼者触碰法阵,不由眼神一凝,旋即从腰侧荷包里拿出两个指节大小的小黑布输入内气,黑布瞬间变成黑色手套、并套到她手上,接着她从荷包里拿出一张巴掌大小的雪白纸人,又把外衣里的玉符拿出来,闭目操控感知法阵,模糊中,她观察到对方走进了二进院、遇到了一个府中小厮、正要用剑杀死那小厮。

  陆山对杀不杀普通人没有什么准则,对方碰到自己了,还企图阻挡自己,那边杀了。

  小厮没想到自己只是去通知管家一声,会在路上碰到一个道士,他也是好心想帮对方给府里的主人传话,方便对方尽快见到府中主人,结果对方却忽然捉住他的肩膀,他一动不能动,不由恐惧起来,眼看着对方剑起剑落,他吓得尖叫,可疼痛并没有落到身上。

  变换成小然临死前模样的纸人撞开了小厮。

  陆山瞧见恶鬼模样的袭击者,先是吓了一跳,随即冷笑。“一点把戏,也敢拿出来现眼!”当下也不管被纸人救下的小厮,剑起斜划,眨眼将纸人劈成两半。

  纸人被破坏内部符纹、瞬间燃烧成渣。

  小厮压根没看到谁救了自己,被撞飞落地、再睁开眼后就看到道士前面多了一团火。

  书房里,陶琼闷哼一声,意念微动,从府中法阵里抽取风属性的力量,身体周围顿时环绕了一圈圈淡青色的力量,她施展御风术破开窗户、飞出去,一息之间即飞过了两座内院、飞到了陆山面前。

  陆山看到来人是陶琼,心落定下来,如果来的是别人,他还要斟酌着出手,可是来的是陶琼,他便认定这府里就没其他修炼者了,心想事实真如他所料想的那样,这小姑娘拥有资质、得到了机缘传承、从小修炼,可修炼了十几年才二阶修为,可见对方得到的传承并不强,而且无人指导,如此他就能放开手脚谋夺对方的机缘了。

  陶琼眼看对方手上的武器透着毫光,心知是一把神兵,威力或许比她的黑手套强一些,不过她的黑手套材质特殊,应该能挡一两下对方的攻击。

  陆山身形闪动,举起剑朝陶琼砍过去,他不在乎对方受伤多重,只要不死、能用就行。

  陶琼眼神凝锐,迎上陆山杀招,左臂化成青雾,闪过砍来的长剑,右拳黑手套上的刀片竖起、狠狠地击向陆山的脸颊。

  陆山一击不成,感知到对方手上的武器也是神兵之列,不敢拿肉|身硬抗,立即躲闪,只是他没料到那手套背面上的刀片竟然还会飞,他躲避不及,左脸脸颊炸开了一块血肉,顿时疼得他直抽气,

  陶琼乘胜追击,带刀的拳头再次打向陆山的胸口,不过被陆山用长剑挡了一下。

  两个神兵相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和细碎的光芒。

  两个人的交手只在一个呼吸之间,极短极快。

  小厮压根看不清,可是他却认得正在半空中战斗的少女是他的小主人,再加上这块地方过于危险,他下意识地爬起来朝后院跑去,一边跑一边惊恐的大喊。“有人刺杀!有人刺杀啦!快来人啊!邵队长!”

  陆山不在乎来围观的有多少,反正但凡企图阻挡他的,只要他能杀掉的,他都不会手软。

  陶琼却是想在乎也来不及了,眼前的敌人不会给她从容清场的机会。

  两个人一触即开,转瞬又缠斗在一起,十几招交手后,陶琼的嘴角挂着血迹,肩窝大片鲜血,左手套上出现细密的裂纹,只要再挡一下对方的砍剑、或许手套就会崩溃成渣。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杀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