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坦白
陈以桐2017-05-13 07:093,185

  陶琼忍着疼痛让丫鬟给自己清理了破烂的衣服和没伤口的地方的鲜血,又令丫鬟给她敷了大夫拿来的伤药,从头到脚连手指头都包裹上了几层药用棉带,只留了眼睛、鼻子和嘴巴在外面,嘴角上的伤口也敷了药,正一动不能动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轻软的薄褥。

  陶修得到允许,进屋瞧见女儿的模样,沉重的心情莫名松缓了些,挥挥手摒退下人,他自己搬了把凳子坐在陶琼床边。“你的伤什么时候能好?”

  陶琼轻动嘴皮子,小声道:“外伤五天,内伤小半个月吧。”

  陶修一愣。“你外面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五天就能好?”这恢复力也太强大了吧?

  陶琼嗯了一声。“内伤要不是连着经脉,修复期间会引发伤势病裂,其实也能好的很快,我可是修炼者。”

  陶修闻言神色微妙,道:“你要是说这件事,我就把你娘和你祖母都请过来了,省的你说一遍、还要重复好几遍。”他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无论外表多么谦逊知礼、内里都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或者说在很多事情上自己女儿都显得颇没耐心,至少能说一遍的话、她肯定不愿意去说上两遍。

  陶琼叹了口气。“可惜祖父去了京城,要不然我一次性给你们都说了,等祖父回来,就不用再说第二遍了。”

  陶修眼皮子抖了抖,懒得去说陶琼的懒样,起身开门让丫鬟把温氏请过来。

  温氏来了,说了一句‘太夫人正在礼佛暂且不来’,待走到床边、看到陶琼的样子,心里触动,眼泪就掉了下来,坐在床沿上、她都不敢去碰陶琼,不禁捂着嘴哭道:“这是怎么弄的呀?”

  陶琼动了动嘴角,小声道:“今天那个道士一来就动手,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来路想做什么,但是他下杀手,我不可能束手就擒任由他砍我,所以跟他打了起来,他修为比我高一点点,他的那把剑是二阶神兵,能把他的战力提高三倍不止,不过他的近身作战经验看上去非常少,我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用于近身作战的,依靠那些东西,我很险才战胜他,娘,没事了,那个人已经死了,不会再祸及我们了。”

  陶修沉思道:“恐怕不见得,他身上的东西中有一样令牌,一会儿你看看是什么令牌,若是武器还好,若是身份证明,只怕他背后有人,我们就麻烦了。”

  陶琼尽量不扯动嘴上的伤口,小声道:“没事,他死的时候没有发出信号,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给他报仇,过几天我外伤好了,我就用他那把剑支撑一个时空门,一旦有危险我们就躲到隙缝空间里。”

  温氏面露迷惑。“隙缝空间是什么?”

  陶琼想了一下,解释道:“你们可以把隙缝空间想象成一般人看不到的天然密室,等隙缝空间的门被我撑起来后、只有在隙缝空间上滴了血的人才能进去,其他人不仅进不去,还看不到隙缝空间,尚算安全。”

  温氏抹着眼泪问。“你怎么会懂得这些的?”

  陶琼道:“我是修炼者。”她想了想,她的人生应该是从转世之后开始的,前世的一切都在冥河里画上了句号,因此前世便没必要说了,就道:“我得到了修炼者的传承,从五六岁起懵懵懂懂的修炼,正式修炼是从遇到白牛之后开始的,与白牛一战后,我得到了完整的修炼功法和辅修的各种丹药、武器的炼制方法,爹、娘,你们要修炼吗?”

  温氏泪眼朦胧,不太相信地问。“我们也能修炼?”

  陶琼呲了下牙。“当然能了,不过以前我自己都闹不清我会修炼之情的始因,所以并不敢胡乱教你们修炼,后来我得到了完整的修炼传承,那里面不仅有我修炼的内容,还有一些给其他人修炼的法门,只要你和爹愿意、都可以修炼呀。”

  温氏茫然道:“话本里不是说神仙看到哪个人有修炼资质、就把人带到仙山上修炼吗?我们若是学了修炼法门,可还需要去仙山?”

  陶琼嘿嘿了两声。“娘,你想多了,哪有什么仙山,能修炼的地方就是仙山,在家修炼和在山上一样,我得到的功法对修炼环境只有通俗要求、没有特殊要求。”

  陶修听得认真,边听边思考,闻言问道:“通俗要求是什么?”

  陶琼道:“意思就是修炼的地方必须有灵气能量,灵气越浓修炼进度越快,不浓也没关系、只是修炼进度会慢些,而只要有活人存在的地方就肯定有灵气,说白了,就是没什么限制要求。”

  温氏和陶修对灵气和修炼进度是一点了解都没有,陶修还好,他掌管护卫队、也练武,知道修炼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练的是一般意义上的武功,几个把式招数、能打得过三五个大汉,仅此而已,威力跟陶琼和那道士飞天遁地似的的打斗完全没法比,但是即便没法比,他在对武功的接触中也稍微能理解些习武环境的重要。“咱们府上的灵气如何?”

  陶琼道:“跟县城里任何一家宅院里的都一样,没什么特殊或灵气更浓郁。”

  陶修嘴角抽了下。“那县城内外可有灵气浓郁的地方。”

  陶琼道:“县城内和郊区田地内是没有的,山林边缘也没有,山林深处我没去过,不知道。”

  陶修明白了。“修炼除了力气大点,能用得起所谓的神兵,还有什么用处?”

  陶琼道:“修炼出强大的力量力量、强身健体、使用神兵、符箓、阵法等,也可以捕捉灵兽为战兽,还能增加寿元,一阶修士寿元没有增加,二阶修士会在原有的寿数上再增加100年,三阶增加200年,总寿元至少300多岁,四阶增加300年,总寿元至少六百多岁,五阶增加500年,六阶再增加500年,七阶增加1000年,八阶增加2000年,九阶再增加5000年,十阶修士可在已有的寿元总数上再增加一万年,十阶之上是仙,仙的资料我目前不太清楚。”

  温氏和陶修都惊呆了,陶修有些迟疑不可思议地问。“也就是说最强的修士可以活近两万年?”

  陶琼不置可否道:“两万多岁是顶阶修炼者的常规自然寿元,很多修炼者都能服用丹药或者使用秘法增加寿元,不过也有很多修士在修炼过程中走火入魔、渡劫不过、遭遇天灾人祸等、没到自然寿数之日就死了,这跟普通人偶尔会遭遇横祸一样,只是修炼者讲究个精进勇猛,打打杀杀是常事、死于横祸的几率比普通人大得多,所以说修炼者能得到的东西比普通人多、身边的危机也比普通人大得多。”

  温氏惊的都忘记哭了。

  陶琼一边说着、一边忍着摸嘴角的冲动,又忍着疼痛咽了咽口水,心想若是几个大伤口或许比现在还好些,因着功法的特性,又在药物的刺激下,那些细小的伤口都是开始愈合了,又疼又痒的,当真难受。

  她嘴上道:“总的来讲,修炼也并非易事,没有资源天赋寻常的修炼者可能一辈子都在一阶徘徊、难以突破成为二阶修士,天赋出众的或许可以凭借自身天赋冲击到三阶,可是没有资源的修炼者很难冲击四阶层次,有资源没有天赋的能突破五阶的可能性很极小,有资源有天赋、但心性不行或者没有脑子的很容易中途陨落,有资源、有天赋、有心性、有脑子的也需要一点运气,各方面都有的则需要更多的努力,简而言之,想要修炼有成,资源、天赋、心性、脑子、运气、努力其实缺一不可的。”

  啰啰嗦嗦地把自己知道的些许事情都说了出来,陶琼感觉心里轻松多了,又道:“但是对于咱们家一家子新晋修炼者来说,那些心性、运气之类的东西就太远了,心智脑子是天生的,很难考虑,努力也是靠自觉的,我就不说了,资源方面功法术法方面咱们不必考虑,我得到的传承里都有,能尽快提高修为的主要是辅修药物,回头我把药方给爹,爹买些药材回来,我炼制成丹药给家里人用……”

  温氏瞧陶琼的头看了一眼,一些棉带上隐隐透出些红色,她眼眶又红了起来。“这修炼不是打坐就行了,还要打斗?”

  陶琼叹气。“仅仅资源这一项就能让无数人在争抢中死亡,丹药、武器、灵物、战兽、修炼地盘甚至炉鼎和道侣,哪一样不需要抢?打斗是必然的呀。”

  陶修想到道袍青年,思考道:“咱们家有什么值得修炼者抢的?”

  陶琼知道陶修指的是今天来的那名道士,蹙眉想了想,道:“我在咱们府里布置了一个残缺的迷风防御法阵,或许他是看到法阵残破、以为咱们院里藏了宝贝?”

  陶修问。“法阵现在还存在吗?”

  陶琼心痛道:“没有了,打斗中我把法阵的力量全抽出来了,法阵已经化为灰灰了,要不是今天捡到了那个道士的二阶神兵,我就亏大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传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