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初见
陈以桐2017-05-04 08:373,244

  泥路上,一个少年从马车相对的方向走来,少年的容貌英俊得无可挑剔,头发用墨色玉冠束着,身上穿着墨青底色精绣仙鹤祥云的长袍,身姿修长,腰间镶玉绣带上挂着一个墨绿色的玉环,外面披着黑色的皮草斗篷,斗篷的背面绣着暗纹山河,脚下是同样绣着暗纹的黑色长靴,按理说,少年走在泥土上,穿的又是深色黑色的衣服靴子,至少斗篷衣摆边缘和靴子上应该会沾染上一些泥土,可是少年身上却无一丝泥土或灰尘。

  瞧见到精致的马车驶过来,少年侧了侧身,往路边站了一站,给马车让道,气度沉稳斐然,亦透着锋利的凛然,令人不敢小觑冒犯。

  陶琼正与宁宛竹闲聊,偶然瞥向车窗外,也看到了少年,与少年对视了一眼,瞧出少年的眼神清越中透着难言的深邃,她的目光不由一凝,莫名恍惚想起了前世令她心绪复杂的那人,只是这少年与那人的容貌全然不同,而且她占卜到了自己这一世与李灼有缘,便觉得那人不会转世到这个世界,否则哪有李灼的事,因此她只看了一瞬就收回了目光、也收敛了心神。

  宁宛竹也看到了对面车窗外的少年,一面有些惊讶于对方少见的英俊,一面看出对方的衣袍是普通武者的款式,游荡于山水间的闲云野鹤款式,料子似乎亦寻常,便只当对方是行走在外的游侠,有些可惜这么一张俊脸长在一个游侠身上,若对方是贵族少年,指不定多少贵女趋之若鹜,就像李灼一样,即便订了婚,县里也多的是少女对其心喜爱慕,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她,她欣赏李灼的才华容貌,却并不喜欢李灼有些软的性格脾气,以及她非常清楚自己将来嫁的人只可能是京城的高门贵族之子,而非这县城里的任何一家乡绅豪族公子。

  心里有数,思绪便能把控住。

  泥路上,穆荆目送陶府的马车渐行渐远,手忽然放在了心口上,他以往丝毫不信一见钟情这种事,对自己的婚姻亦有规划,例如这次回京后、他就会想办法给他中意的府门下聘娶其门第中身份足够贵重的姑娘、为他兄长的前途铺路,可是方才见到车上那带着浅绿色饰品的姑娘的第一眼,他的心跳乱了,那一刹那间又有种尘埃落定的安心感觉,彷佛这一辈子就是在等这么一个人的出现。

  一见倾心?穆荆心中怀疑。

  马车车影消失在远处,他的心跳逐渐平缓,眼里不由浮现少许迷茫,转而腹部的疼痛让他回过神,一见钟情也好,其他原因也好,现今他还被人追杀呢,当务之急得找个地方稍微修养一下,然后尽快赶回京城、帮兄长震慑那些野心狼子!

  姑娘什么的,等他真正安定下来再说吧。

  如此想着,穆荆收敛了心绪,脚步轻快地朝着镇上的人给他指的泽阳县的方向行去。

  相反的方向,陶府的马车慢慢地行驶到了约定的花院门前,车夫缓缓停稳马车,道:“姑娘,宁姑娘,李府花院到了。”

  不必陶琼和宁宛竹开口,她们两个的丫鬟立即拿着名帖去给门房看。

  门房很快打开大门、搬走门槛,迎进马车。

  院里只有一套院房,其余的地方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春天开放的鲜花,一簇簇一团团,在冷中带暖的阳光下鲜艳美好。

  马车在院中的青石板路上行驶了一段,停在堂屋门前。

  陶琼和宁宛竹先后走下马车。

  李灼站在门口,一身玄色长衫,温文尔雅,两边站了四名青年婆子和小厮丫鬟,他瞧见妆容服饰精致的陶琼,眼里流露出浅浅的欢喜之色,一面吩咐婆子领着陶府的车夫和护卫去车房下人房,一面往前走了两步,与陶琼和宁宛竹拱手见礼,声音清朗动人。“陶姑娘、宁姑娘,久不见了,两位安好。”

  陶琼和宁宛竹各一福身,她们身后的丫鬟也跟着屈膝。“李公子好。”

  李灼瞧着陶琼精致的容颜,心里火热,面带微笑,眼神柔和,手朝堂内一伸。“两位姑娘里面请,赵霆还没来,我令人煮了清茶,两位先品着,听看些歌舞。”

  陶琼和宁宛竹走在李灼身边,慢步走进屋里。

  堂门里面,几名女子分别弹琴、吹笛、敲小鼓,一名女子轻轻地唱着赞颂春天的歌谣,堂厅中间,四名衣着得体的姑娘跳着柔美的舞蹈,一分逾越和不适宜都没有。

  吴凯在这里坐了一会儿,眼见宁宛竹走进来,眼睛立即亮了,当即起身,给宁宛竹和陶琼见礼。“宁姑娘好,陶姑娘好。”

  陶琼和宁宛竹微笑着回礼。

  李燕也坐在里面,不过她并未起身,只说了一句来了,就用一种挑剔的目光打量陶琼,眼里充斥着挑衅和厌恶,她从小就想不通,她娘为什么喜欢陶琼比她多、对陶琼比她好,就因为陶琼学业好、相貌好、还有所谓的从容镇定的贵女气度吗?这些她都不觉得有多重要,在她看来,只要族府没有败落,所谓的学识、容貌便什么都不是,至于气度脾气,那压根是笑话,学过京城里传来的礼仪规矩的人当中、任何一个都能做到言谈得体行为优雅。

  因此她看陶琼万分碍眼,好多次她都想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把陶琼给毁掉算了,可是一想到陶琼是陶府第三代目前唯一的子嗣,她若是动了陶琼,陶府必会疯狂报复她、可能会要了她的命,她便不太敢动手。

  只是不敢并不代表不想,如果有一个能让她动手而陶府又不怀疑她的机会摆在面前,她绝不会沉默不动。

  李灼引着陶琼和宁宛竹坐在预留的跪桌后面。

  立即有两名煮茶女上前给两人摆上热茶和冒着热气的糕点。

  吴凯与宁宛竹的位置相对,眼睛发光地让自己身边的侍女去拿了三个锦盒过来,分别送到陶琼、宁宛竹、李燕的桌上,嘴里客气地笑道:“这是我家饰品店新出的折梅簪,我想着三位姑娘年节里外会比较忙,应该没有时间去店里逛买,便与三位送了来,若是三位戴的好看,不妨多给夫人姑娘们介绍一二。”

  陶琼朝宁宛竹看了一眼,对视间瞧出宁宛竹眼底深处的无奈,脸上的笑容不由自主地加深了些,对吴凯道:“多谢吴公子的心意,如此这簪子我便先收下了,日后必会多戴出来给夫人们看一看。”

  陶琼收了,宁宛竹便不能再推出去,否则就是不给吴凯面子,只好跟吴凯道谢,吴凯的心思她如何不懂?但她父亲便是偶尔考虑她的婚事,也从未考虑过吴家,她与吴凯是不可能的,当然她自己不喜欢吴凯就是。

  李燕瞧着簪子相当精致,本着有便宜必占的心思,一点没有推出去的念头,声音甜腻。“多谢吴二哥啦。”

  李灼接过话题,略微介绍了一下花院里各种花的分布区域。

  花院占地十亩,即六千多平方米,除了花树、花丛、花坛、花台等,还有两个小型的花池池塘,几个人谈论着,等赵霆来了后,李灼便领着陶琼、宁宛竹、吴凯、赵霆四个人在院中纵横的青石板小道或鹅卵石路上逛起来。

  李燕本来不想去逛,这是他们李家的别院,她来过很多次了,熟悉得她都有些无聊了,可是自己在堂屋里看舞听曲又没多少意思,喝了两口茶后,她有些脸黑地站了起来,带了贴身丫鬟出乐来、跟上了赏花小队,在后面瞧着陶琼和宁宛竹的样子,越看越心烦,不知不觉走到了众人前面,将其他人甩在后面老远。

  在这县城里,谁都知道宁家是来自京城的贵族,早晚会回京城,属于过江龙,而陶家、李家、吴家、赵家以及另外几个家族从县城建立至今就在本地扎根、则属于地头蛇,李燕本来属意嫁给赵霆,但是赵霆容貌学识都没有她哥好、而且不是赵家唯一的继承人,她多少有点不甘心,可赵霆在县里也是优秀子弟,除了赵霆之外她的选择余地很小。

  但一年前宁家大少爷从京城来到这里、她见过宁家大少爷一次后,那点不甘心就成了不愿意,赵家去年来李家提亲时,她想也不想就对她母亲言明拒绝了婚事,还表示出了对宁家大公子的欣赏,她母亲替她去了一趟宁家,但宁家却说大公子在京城已经订了婚,等在泽阳县考取秀才功名后、就会回京城成亲。

  从那时起,她克制不住地迁怒宁宛竹,对宁宛竹的厌恶就不比陶琼少,偶尔她还会恶意想,吴凯对宁宛竹有意思,若是她用个招让吴凯毁了宁宛竹的清白,等宁宛竹没了前途,看宁宛竹还怎么摆出跟陶琼一样的所谓的镇定从容气度!

  只是这念头她也仅仅是想想,陶家不好惹,宁家更不好惹,惹了陶家,她可能会丢掉性命,惹了宁家,整个李府都可能不复存在,身为本地豪强家族的贵女,她狠毒却还多少有点见识,知道有些事只能想不能做。

  可是这会儿被父母强迫过来跟陶琼和宁宛竹相处,旁边还有赵霆,她就是心里很不舒服,不免琢磨着,要是能发生点意外,让陶琼和宁宛竹丢个脸就好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白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