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出发
陈以桐2017-05-04 08:543,281

  建朔三月下旬,大炎国檬郡禹州泽阳县,陶府兰骏院门口。

  一辆崭新精致的马车静静地在门前青石路上停着,车前拉车的两匹枣红色骏马时不时地打一个响鼻,车夫牵着马缰站在车前、周正的脸上神色平静而恭敬,车两边站了两名腰间挂刀身穿护卫短打衣服的青壮男子。

  大门内,四个衣着款式相同的中年婆子和六个身穿淡青色长袖长裤的十五岁上下的丫鬟分站在青石砖道路两旁,十个人的双手均放在腹部,身姿笔直,眉眼微微低垂着,目光内敛,呼吸轻柔平缓,表情恭敬而温顺。

  门中道路间,陶琼穿着苗绿色对襟裙衫,百褶罗裙微微摆动显得灵动,衣服上绣着精致细巧的绿梅,外罩一层边沿精绣了绿叶的浅白色纱衣,打扮得清新可爱,她面无表情地听着对面温氏的交代,忍着皱眉和反驳的冲动,看似沉静乖巧,实则已有些不耐烦和无奈。

  温氏五官柔美妆容精致,眉间一点细巧的五瓣红梅,又美又媚,满身色泽款式相应成套的缎衣罗裳金饰玉佩,她看着面前亭亭玉立容貌精致的女孩,又满意又担忧,殷殷嘱咐。“阿琼,记住娘的话,你到了李家的别院,能不说话就不要开口,能不做事就不要动手,实在推不过了,说话要文气,做事就让小枝去做,尽量不要自己拿放东西、更不要与人有身体接触,明白吗?”说着她瞧了一眼陶琼身后半步站着的小枝。

  小枝穿着淡青色锁边无绣的衣裤,身姿笔挺,微微垂着头,低眉敛目屏气凝神。

  陶琼嗯了一声。“娘,我记下了。”又瞥了眼天色,道:“娘,我与宛竹说好去接她,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温氏一百个不放心把陶琼放出去,可是如今陶家和李家订了婚,两家关系不同以往,她不能轻易拒绝李家好不容易创造的让陶琼和李灼两个小辈相处的机会,只好压下担心,说了句‘好好玩’便要回院,转身之际、抬起手臂。

  一个面容周正的中年婆子立即走到温氏旁边、扶起温氏的胳膊,随着温氏一起朝院里面走去,路两边的其余婆子和丫鬟也马上跟上温氏的步伐离开。

  陶琼见温氏回去,长松了一口气,这番话她从小听到大,实在不想再听了,心想着、她转身朝院外走去,踩着马夫放下来的小凳子走上马车,坐进里面,稍稍歪了歪身子靠在车壁上,身心皆放松下来。

  小枝紧随陶琼身后坐在马车内门口,身姿板正,对于陶琼斜歪着舒适坐姿只当没看见。

  马夫把小凳子搬到驾驶座边,关上车门,轻稳地跳坐上驾驶的位置,声音清朗恭敬地问车里的陶琼道:“大姑娘,走吗?”

  陶琼说了句‘走’,马车缓缓驶动。

  院内,温氏若有所觉地停下脚步、转身正看到马车驶离门口,她眉目带愁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满满的忧色,又转身朝堂屋走去。“高嫂子,阿琼这一单独出门,我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不看着她,我实难放心。”

  高嫂子扶着温氏,知道温氏心结所在的她声音轻而清晰地安慰温氏道:“夫人,大姑娘心巧聪敏,定不会惹祸。”

  温氏笑出声,笑容又忧又苦。“她聪明是真的,但心巧就未必。”叹气道:“她那一身怪力,仅仅聪明有个什么用?只要她稍微露出来一点怪力,整个县里有名有号的人家都不会愿意要她,这才是最大的祸患呐。”

  高嫂子心里不以为然,姑娘的确从小到大力大无穷,但也只有那些自诩温文尔雅的贵族有些难以接受姑娘做宗妇,一般家世的人家才不会管姑娘怪不怪力,就凭姑娘的相貌、脾性和在县里的家世,多的是人想把姑娘娶回去供起来,不过这反驳温氏的话此时显然并不适合说出口,因此她只在心里想想,并未吐露出来。

  温氏走进堂屋,坐到主位上,吩咐一个丫鬟去把管事叫进来,抬眼瞧见身边的婆子,又接着之前的话题道:“高嫂子,你说我和阿修都是普通人,我娘家那边和婆婆公公也俱是普通人,为何阿琼生下来就与常人不同呢?”

  高嫂子哪里知道自家姑娘为何天生力大?她又不是安排姑娘投胎的神仙,不过这推脱的话她可不敢跟温氏直接说,心里稍微想了一下就立刻刹住了念头,嘴里则是温顺道:“或许是老爷祖上不同呢。”

  温氏笑笑,不置可否,她对公公家的族史并不清楚,可她直觉自己女儿的力气和公公的族史无关。

  事实上,陶琼的力气还真的和这辈子的亲族无关,她从娘胎里起就本能地修身养元,5岁时稍微觉醒了部分前世的记忆之后、她便在识海里开始了真正的元神修炼,力气大只是修炼后的表象之一,除此之外、随着修为加深、她6岁就自然开启了灵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陶府西侧院那座荒废的厢房客院里的桃树上附着的鬼魂,比如有灵气的物品上的毫光,比如东侧院院门内不远处假山旁边的空间裂缝,等等。

  年龄越大,修为越深,身体越强健,灵魂越稳固,她觉醒的记忆越多,重拾的能力亦逐渐增加,只是后来彷佛到了一个颈瓶,她的记忆截止在她前世死亡前,死亡后的具体经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只记得一部她在死前绝对没有接触过的顶级修炼功法,以及她从自身根本上更改了的命运的事让她非常确定自己死亡后肯定发生了于她而言异常重要的事。

  功法且不说,单说命运,她放弃了天序宫外门弟子的身份,天序宫不再插手她的轮回转世,按照她自身的常规数据情况推算,她重新开始的人生,应该是生于普通人家,一生不贫不贵衣食无忧,日后做好事就投好胎、做坏事就遭报应,若无意外,生生世世都是如此,普通而平凡,不应该也没有资格再接触到长生不老的机缘。

  但显然,意外从她前世死亡之后人生尚未重新开始之前就发生了。

  她这一世的确生在普通人家,父母祖辈亲朋好友均为普通人,没有一个修炼者,可她自身却从娘胎里起就是修炼者了,无人指导的情况下,她如今也血气鼓荡元气充盈,内气在经脉丹田里循环轮转生生不息,已踏入化气境巅峰层次、隐隐触摸到了炼气境的边缘,突破或许只在刹那呼吸之间,命运从根子上发生了变化。

  这种改变对她来说自然是好到不能再好的好事,可是带来命运根本性改变的原因她却记不起来了,没有这种极度重要的记忆,她举止处事便格外的小心谨慎,除了无法隐瞒的力大无穷之外、其他的事情都被她下意识地隐瞒了下来,她没有告诉人任何人她能看见鬼魂、灵物和空间缝隙等,她也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她把偷偷买到弄到手的灵物都放在了缝隙空间之中,并且她与西侧院桃树上附着的鬼魂陶秋相识交好。

  反正目前为止,周围的人都看不到鬼魂灵物和缝隙空间,且经过她的实验、府里东侧院那处空间缝隙亦只有她能进去、别人都进不去,她的隐瞒行迹便也相当顺利且严密。

  标识着陶府印记的马车缓缓行驶过县城宽阔的城西街道、热闹的城中商街、冷清的城北小巷,行过排了长队的城门口,城门两边检查的卫兵远远地看到陶府的马车,便自动让开了道路、没有一个上前检查的。

  离开县城,马车又行驶了两刻钟的黄泥路,停在一处大院高墙铁门前。

  马夫有技巧地停稳马车,下车、站在一边,对这里的人说了一声。“姑娘,宁府别院到了。”

  车里小枝恭敬地对陶琼道:“姑娘,奴婢先下车去让门侍开门?”

  陶琼收回思绪,点了下头。“去吧。”

  小枝得了肯定,手里捏着帖子,打开车门,跳下马车,步伐又快又稳地朝宁府别院大门走过去,把陶府陶琼的名帖递给一个门侍。“我们姑娘和你们家姑娘约好了,你进去通报一声。”

  年轻的门侍接过帖子看了一眼,把帖子还回去,笑道:“姑娘说了,陶姑娘来了,只管直接进去找姑娘就行。”他示意另外一个门侍打开大门,搬开门槛。“这位姑娘,小的给您带路。”

  小枝朝车夫打了个进门的手势。

  车夫坐上驾驶座,驱动马匹,朝大门里进去。

  门侍走在侧前面,将马车领到二进门门口,交接给二进门的守门婆子。

  陶琼下了马车,让车夫和两名陶府护卫随宁府别院的门侍去车房和下人房等着,她带着小枝、跟着婆子踏入了二进门,先拜见了一下上房里的宁夫人。

  宁夫人是一个眉眼天生凌厉的妇人,穿着颜色素净的淡青色衣袍,她略见了一面陶琼,因着与陶琼熟悉、便没客气,直接笑着就让婆子领陶琼去宁宛竹那里。

  宁宛竹住的地方是一个叫涵梅馆的阁楼小院。

  院里种植着数种春花,如今正开的灿烂,满院的花香袭人。

  婆子把陶琼和小枝带到了楼院门口,楼院守门的丫鬟则领着陶琼进了客厅,让陶琼主仆稍坐,她飞快去跟宁宛竹禀告了一声。“姑娘,陶姑娘来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朋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