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白牛
陈以桐2017-05-05 18:523,286

  别院内众人赏花聊天的同时,院外靠近山林的地方,一头身长两米高及大半人的白色弯角牛在林边奋力奔跑,跑的方向不定,一会儿朝田地里,一会儿朝山林里,十几个身着短打衣裤的农夫面露慌张地跟在白牛后面,手里都拿着木棍或斧头,还有人拿着粗麻绳。

  中间跑着的一个年龄略大的农夫声音恐惧地道:“都跑快点,一定要抓住它,今天公子姑娘都在别院里,要是让这头牛跑进别院惊扰了公子姑娘们,咱们整个村的人都会没命!快点抓住它!”

  其他农夫们一边跑一边应声。“是!村长!”

  所有人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这种性情爆烈的白牛本来是不许农户养的,但是这头白牛有些特殊,它刚出生就被村里的猎户捕捉带了回去,当时村人看它温和乖巧,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狡诈爆烈,就没杀它,后来几年见它长大、力气又大,帮忙做农活很给力,村人就把它当成了普通农牛养着了。

  谁知道几年过去,它正帮着犁地,眼睛突然从黑色变成了红色,当场把控制它犁地的农夫给用牛角顶死了,之后整个牛都暴躁了起来,其他农夫见状立即来控制它,接连被顶死了四个人了,还有几个人受了伤。

  如果没什么事,李家也不会太追究村民养什么动物,但是如今出了事,李家是肯定会惩罚村民的,若是让白牛冲撞了别院里的公子姑娘,甚至让公子姑娘们受了伤,那李家就算不弄死他们这一村的村民,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养白牛的人,怎么都会死几个人。

  要知道他们村可是属于李家的庄村,村民都跟李家签了卖身契,生死在李家掌控着,李家便是再宽厚也不会容许他们的失误波及伤害到李家的公子姑娘们。

  越想、农夫们越害怕,追击白牛也使足了劲,可是仍旧追不上白牛,偶尔追上一两回很快就会被白牛冲开包围圈。

  眼看着白牛真的朝别院的方向跑去,村民们都想嚎啕大哭了。

  山林边沿上方,一颗大树上,一个身着道袍的青年远远看到白牛,轻咦了一声,又朝白牛后面的农夫们看了一眼,眼里闪过蔑视,略一想,他脚下生风跟了上去,心想这白牛倒是一件灵物,若是能取得也能赚一笔小钱,不过他却没有救那些农夫的意思,只打算等白牛甩掉农夫们后他再出手,顺便他也看一看这白牛的战力。

  别院里,李灼几个人正在谈论花草,忽然听见一些响动,侧身看向响动的地方,紧接着就见到一头白牛翻过别院高墙、飞奔而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其蹄下无数花草被践踏成渣,一些花坛直接被踏碎了边沿,由此可见白牛的力气,绝非常人能阻挡,气势冲天摄人心魄。

  赵霆失声。“赤眼白牛?!”言毕他左右一看,见没有能逃挡的地方,他果断朝果树林跑去,希望能爬上树躲过一劫。

  吴凯第一念头也是逃跑,第二念头却是想也不想地拉上宁宛竹,跟上赵霆。

  李灼吓得腿软了,只看着白牛冲过来,连逃跑都忘记了。

  陶琼一拉李灼,刚跑两步,李灼却因腿软脚歪而跌倒在地。

  李燕之前闷着气走在了众人,这会儿则是直面白牛,眼看着白牛冲过来,她睁大了眼睛,一把扯过她身边的丫鬟小然推向白牛,随即转身朝另一边飞跑而去。

  陶琼远远瞧着白牛眼里的凶煞之气,飞快地想着如何对付白牛,逃跑不现实,除非她不管这院中的大多数人、只管一两个人,那她自有把握带着一两个人顺利逃掉白牛的袭击,可是宁宛竹是她朋友,她不能不管,小枝是从小照顾她的丫鬟,她怎么可能丢下?李灼说什么也是她未婚夫,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李灼被白牛弄死,院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无辜之人,她没能力救也就算了,偏偏她有能力力抗白牛救下众人,如此还只管逃跑,心境会不圆满。

  李灼满脸惊恐、拼命地想站起来却怎么都站不来来,彷佛腿不是自己的了,面对奔腾而来气势汹涌慑人的赤眼白牛、他已经失去了勇气,那些优雅和气度也随着勇气一起消失不见了。

  李灼的小厮大力拉扯李灼哭着喊叫着李灼、让李灼赶紧起来。

  陶琼低头看了一眼狼狈不堪的李灼,念头瞬息万变,想起温氏的叮嘱,心里对温氏的用心道了一声歉,旋即松开李灼的胳膊。

  而就在李灼跌倒、陶琼松开李灼的刹那间,白牛已经把离它最近、还‘扑’向它的丫鬟小然用牛角给顶穿了心肺,此时陶琼的心绪也只转了一瞬间,甚至她只看得到李燕把小然推向白牛、仅两个呼吸白牛的牛角就穿过了小然的身体、出现在小然背后、带出了大量的鲜血和碎肉喷洒在地上。

  白牛猛然昂起首、略停下奔跑的步伐、狠狠地一甩头、将小然残破的尸体甩到了地上,眼神轻蔑地扫过逃跑的赵霆、吴凯、宁宛竹、李燕以及跟在他们后面的丫鬟小厮、还有腿软得爬不起来的李灼以及拼命想拉起李灼的小厮。

  陶琼朝摔在地上的小然看了一眼,转过头看向白牛、眼神阴沉下来。

  小然的身体抽搐了两下,胸口大洞流出乌红的血液,嘴里也流着血,双眼里的神采迅速地暗淡消失,没了声息。

  小枝似有所觉、跑过来抱住陶琼的胳膊,惊恐而绝望地道:“姑娘,您赶紧走!马上走!奴婢挡住这畜生!”史无前例地、她拼命拉着推着陶琼、想让陶琼走,一点也不顾忌平日里几乎刻入骨髓的礼节规矩。

  陶琼伸手在小枝肩窝的一个穴位上点了一下。

  小枝顿时不能动弹,她一下子确定了她家姑娘企图正面力抗白牛的心思,她极度的担心中夹杂着恐惧地尖叫道:“姑娘!求您了,赶紧逃吧!”

  陶琼却不理小枝,而是向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一步步地走向白牛,一步比一步快、一步比一步沉重。

  白牛喷出两道鼻息,前蹄踩了两下地,微微低头,赤红色的眼瞳在看到陶琼脚下的脚印时猛然收缩了一下,可很快它就被满脑子的暴戾嗜血影响,它想要撕碎用绳索套牢它的人、想要撕碎挡在它前面的人、想要把前方似乎不对劲的瘦弱的人吞吃入腹!这些念头令它难以判断陶琼的危险、只本能猛地朝陶琼冲过去。

  陶琼在奔走间伸开双臂、与白牛撞到一起后、她双手捉住了白牛的双角,步伐被白牛的冲势击的后退了两步、并有继续后退的趋势,察觉到白牛比表现出得更加强横,她气沉丹田、再度发力、与白牛硬碰硬对抗,从未用过的力量从身体里被激发出来,连同一块刺激出来的还有她识海中神秘的一块,似乎啪的一下,识海里的‘封印’被打开,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犹如破开了厚重的晦暗云层、她的记忆彻底地恢复了,力量得到整合,她步子也总算稳了下来。

  白牛不料自己已经觉醒了先祖遗赠的血脉和一点记忆,还能被人轻易地制住,它愤怒地昂首嘶吼,鼻孔喷出红色的气息,眼睛越发的赤红,力量越来越大,可它模糊中只看到制住它的弱小之人似乎诡异地笑了一下,接着它的身体边腾空而起、又被狠狠地摔在地上,这一摔即令它的脏腑都跟着疼痛起来。

  听到巨大的嘭得一声,正在逃跑的赵霆、吴凯、宁宛竹、李燕等人不由自主地停了脚步转过身,即看到了令他们惊骇欲绝地一幕,只见陶琼把那气势惊人双角带血的白牛高高地举起、狠狠地摔在地上、嘭嘭嘭、一下又一下,那气势、那力度、那狠劲,令他们都不由得替白牛感到疼痛。

  白牛被摔了几下后、嘶吼变成了惨叫。

  距离摔白牛现场最近的李灼瞧着前方陶琼逆着光并不算高大的身影,心脏承受不住这场面,吓得眼睛一翻,晕了过去,下面一片水泽。

  跪在李灼身边的小厮惊得张大了嘴巴、忘记了拉扯李灼。

  小枝见到这一步,先是心里一松,姑娘能打得过白牛、至少安全无虞了,她的恐惧和绝望顿时消散,理智回笼,接着满脑子就只有两个字,完了,夫人千方百计隐瞒的姑娘的大力的事暴露了,夫人用尽心机给姑娘在县里维护的淑女形象倒塌了,回去后夫人一定会狠狠地惩罚她,真是死里逃生活罪难逃。

  宁宛竹在察觉到危机消弭后,在惊人的场面中,第一个回过神,将自己的胳膊从吴凯手里抽了出来,只是看着陶琼像她生气发火时摔枕头摔茶具那样轻易地摔白牛、看着白牛被摔得吐血、又看着毫无抵抗力被白牛一顶而死的小然的尸体,她满脸的难以置信根本收敛不起来。

  赵霆和吴凯更是一副不可思议见鬼的表情,素来是泽阳县豪强家族层面上有名的淑女的陶琼竟然能力抗传说中的怪物赤眼白牛?

  李燕也被惊得站住了脚步,正看着陶琼发威,一脸的匪夷所思。

  白牛被摔得浑身伤口、嘴里喷血、从吼叫到惨叫再到没了叫声,看得众人忘记了危险、都替那白牛疼,心中不由得地均有了一个直观念头,白牛可怕,能把白牛生生摔死的陶琼更可怕。

继续阅读:第五章:重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