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重创
陈以桐2017-05-08 08:543,188

  果林边缘,一点点光斑从树叶间照射下来,道袍青年陆山浮空而站,光影之间,没有人看到他,而他目睹了陶琼力抗白牛的过程,本来想抢夺白牛的心思也暂时压了下去,看着陶琼浑身没有一件武器,也没有任何修炼者的标识,他微有些迷惑,片刻他便决心等自己的事办完了再来查一查这姑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这姑娘很可能有修炼天赋,若是这姑娘背后无人,他或许能把这姑娘掳走做个炉|鼎,若这姑娘背后有人,那则另当别论。

  心知白牛和这小姑娘的胜负已定,他身形一晃,离开了树林。

  陶琼把白牛摔了半死,留了半口气,确定白牛没了攻击力,像扔沙袋一样把白牛扔到一边,本来她只想挡住白牛,让李灼等人逃跑就好,可在捉住白牛、与白牛较劲、她把力气都用上的瞬间、她恢复了死后生前的记忆,还从化气境进阶到了炼气境,由一阶修士晋级二阶修士,修为力量大增,且知道了自身功法的使用技巧,打起白牛就不怎么费力气了。

  舒了一口气,陶琼转过身,此时她被白牛喷得脸上、脖颈、衣襟、手臂、裙上全是夹杂着碎肉的鲜血,彷佛传说中从修罗场里走出来的夜叉,李灼的小厮只看了一眼就吓|尿了,顾不得身边昏迷的李灼,几乎爬着后退了几步,满脸的惊恐慌张。“你、你、你怪物、你干什么……”

  正此时李灼也醒了过来,一眼看到走向这边的陶琼,眼睛惊骇得睁大、大叫了一声怪物别过来,头一歪又吓昏了过去,此情此景他显然已经把陶琼当做了与白牛无异的人形怪物。

  陶琼嘴角抽了抽,走到小枝身边,点开小枝的定身穴。

  小枝能动了,立刻扑到陶琼身边,来回看了几眼,眼豆子冒个不停,满脸都是泪。“姑娘,您有没有哪里受伤?胳膊疼不疼?”

  这神经粗得不少回过神来的人都很无语,陶琼甩开小枝欲要在大庭广众下检查她‘伤口’的手,不太耐烦地道:“我没受伤,你赶紧去让人准备些热水,我洗洗。”

  小枝马上点头。“奴婢这就去准备热水。”言毕她转身朝堂屋那边飞奔而去,丝毫没有怕陶琼的怪力和其身上的血腥。

  因着小枝的动作,宁宛竹定了定神,表情忌惮地朝白牛看了一眼,朝陶琼这边走回来,神色苍白勉强,眼里带着难以收敛的惧意。“阿琼,方才谢谢你了,你、你没事吧?”

  赵霆和吴凯犹豫后、互相看了一眼,也带着各自的小厮朝陶琼这边走过来,先问了下陶琼是否有事,看陶琼之前的架势、他们都不信陶琼会有事,但没了突发的生命危险后、他们理智回来、脑子一转便明白方才陶琼算是救了他们,因此无论陶琼是否有伤,他们都应该摆出道谢关心慰问的态度。

  关心确定陶琼无碍后,吴凯和赵霆让他们的小厮抬起昏迷的李灼,一行人一起回了堂屋,他们把李灼放到了屋里的卧室床上。

  小枝让厨房烧了热水拎到一间客房里,又飞快地去他们陶府的马车里拿了一套陶琼备用的衣物过来,服侍陶琼略擦掉了其身上的血腥。

  陶琼换了身干爽的衣服,感觉好多了,从客房里出来便听丫鬟战战兢兢地跟她说李灼醒了,她一想就去见了李灼。

  李灼被怪物和陶琼的‘英勇’吓得尿了裤子还昏迷了过去,此时此刻并不想见到陶琼,可没了危险,他的理智也回来了两分,知道自己不能在赵霆这些外人面前堂而皇之地排斥陶琼这位‘救命恩人’,否则等他的就是名誉丧尽和李家家法伺候,因此他勉强忍着对陶琼的恐慌、怀疑、畏惧等,与陶琼两句、才敢称自己身体不适、需要闭门送客。

  陶琼也不想搭理懦弱得一塌糊涂的李灼,便干脆地告辞了。

  宁宛竹本来对李灼还有两分其才华上的欣赏,可这番见到李灼在怪物面前的表现还不如吴凯赵霆等人,太没有胆气魄力了,便对李灼没了好印象,再者她要乘坐陶琼的马车,就跟在陶琼后面、也和李灼辞了行。

  赵霆、吴凯没有留下的理由,何况他们也需要回去好好一想想如何应对被救这件事,很快亦和李灼辞行。

  李燕在没了危险后,就一直一脸冷漠,既不关心李灼,也没向陶琼道谢,只看着李灼吩咐人回李府禀告白牛袭击之事,在陶琼等人走的时候、她都没按规矩去送一送,也只冷眼瞧着李灼安排了一个婆子送这些人出别院,等人都走了后,她朝躺在床上仍旧脸色苍白的李灼看了一眼,说起来,李灼的面孔真是很俊秀,整个县里、除了宁家的大公子之外、都找不出第二个比李灼更俊秀的人,可是想起李灼在白牛面前的表现还不如她,她就不由得从心底看不起李灼,只是她认为这一个机会,所以没有立刻离开李灼的房屋。

  李灼有些失神,瞧见李燕示意他把屋里伺候的丫鬟婆子都摒退,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可依旧按李燕的话照做,门关上后,屋里只剩下兄妹两个人,他有气无力地奇怪问道:“还有什么事?”

  李燕冷笑着问李灼。“哥,到了这个时候你不会还想和陶琼成亲吧?”

  李灼犹豫,看到了陶琼那么凶狠的模样,他的确不想娶陶琼,可是他清醒地知道他爹娘绝不会轻易让他和陶琼解除婚约。

  李燕的声音犹如带了魅惑一般。“哥,赤眼白牛是咱们这片山里世代相传的凶兽怪物,天生力大无穷,陶琼的力气比怪物还大,你就不怕你们成亲后、她哪天暴起杀人吗?你也看到了、她的力气根本不是人能有的,她暴起的时候不需要多用力,只要轻轻一握一摔、就能轻易地把人跟白牛似的摔死,人还不如白牛耐摔呢。”

  李灼闻言惊坐而起,声音艰涩。“这些我何尝想不到……”

  李燕继续火上浇油无事生非。“再有,哥,你别看她那张脸漂亮,你想一想她的力气,再想一想传说中的鬼魅怪物,据说那些怪物都是能变成人形迷惑人的,说不定陶琼就是一个能变成人形的怪物呢?哪一天她控制不住自己了,指不定就半夜把你杀了吃了呢!”

  李灼想到那场面,又想到方才白牛冲来和陶琼满身血腥的模样,眼里是崩溃的恐惧,直吓得惊叫了一声,对李燕道:“那怎么办?我绝对不能娶她!小燕,你从小聪颖,你给哥哥我想一个主意……”

  李燕笑了。“哥,如果你和娘直接说要解除与陶琼的婚约,不论你的理由多么站得住脚,娘都不会同意,不如这样……”

  从李府别院到泽阳县县城的草泥路上,陶家、赵家、吴家三两马车缓缓行驶着,马车两边各站了两名到四名数量不等的护卫,陶家的马车上,陶琼与宁宛竹对坐着,各自打开着她们就近的车窗,徐徐清爽的春风吹进窗户。

  宁宛竹被白牛惊吓和被陶琼的力气震撼的心湖已经平静了下来,她望着陶琼精致无双的小脸,神情有些恍惚,陶琼的五官精致得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又继承了温氏的两分柔美、容貌堪称绝色,但就这样绝丽的顶尖容貌却并没有在县城里引起反响,没有人讨论、没有人赞叹、没有人追捧,大家议论的关于陶琼的话题都是陶琼是陶家娇养长大的姑娘、陶琼的脾气大气沉稳、陶琼是主持中馈的能手等等,似乎没有人关注陶琼到底长得有多好。

  就连她自己、常年与陶琼在一起,如果不是今天突然思考起陶琼的容貌、她都没有对这样出色的容貌感到过一次惊艳,这其实很不合常理,她努力回想曾经见过的不少容貌不如陶琼的那些女子、彷佛只要她们的相貌有出色的地方、就很难不让人感到惊艳。

  若是没有问题,这种上乘至极的容貌必然会引起很多男子的追逐,至少县里那些乡绅豪族家的公子就不会轻易忽略,毕竟连李燕那样普通容貌的女孩都有几个追逐者,陶琼身世更好、容貌又如此出众,这些年却一个追逐者都没有?包括李灼在内也是奉父母之命成亲,并不是因为先喜欢陶琼的容貌、才让家人提亲的。

  似乎所有人都忽略了陶琼的美貌?当然也不是完全忽略,大部分见过陶琼的人提起陶琼的容貌,都会说一声漂亮,可也仅仅如此了,但是陶琼的容貌不仅仅是漂亮啊,而是已经漂亮得超出常规、可以称之为绝世美人了。

  念及京城里那几个被称为‘仙子’的美女和县城里几个在不同范围引起争端所谓‘大美女’,她们的容貌都远不如陶琼的精致美丽,宁宛竹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眼神一定,她瞧着陶琼清透如泉的眼神,想问一问原因,莫名地突然又问不出来了,只是心里藏着‘秘密’和疑惑,她不免有些压抑,脑子飞快地转着,须臾,道:“阿琼,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好厉害哦!”

继续阅读:第六章:谋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