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谋算
陈以桐2017-05-08 22:093,211

  陶琼坦荡道:“娘胎里带的。”

  “天生的?”宁宛竹有些不信。“咱们一起长大,我小时候也没见你做过什么大力士的事呀。”若是天生力大无穷,长大了能控制住力气,但小时候就很难控制住了。

  陶琼叹气皱眉,一副‘你懂的’的表情道:“我娘从小就不让我做一点事,连煮汤、刺绣、倒杯茶这些事都不让我动手、生怕我一个不注意把杯子什么的捏碎了,我多做一点事、多碰一样东西,她就吵我,要求我必须指使丫鬟们帮我做事,我没有机会做事,哪有机会把力气很大表现出来。”

  宁宛竹失语,若是这样,还真有可能隐瞒下陶琼力大无穷的事,片刻她失笑。“言之有理。”又叹气道:“伯母做的对,你这情形也只能这么做,不然会让很多人对你敬而远之甚至背后说你坏话的。”又想着温氏还真是厉害,能把陶琼这么容易暴露的秘密隐瞒了这么多年、还瞒得密不透风,看李灼的表现、估计李家人也是不知道的。

  陶琼不置可否。“他们随意说,我不在意。”

  宁宛竹好笑道:“别人随意,那李家呢?”

  陶琼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忍住不提李家呢。”不等宁宛竹说话,她即道:“李灼这次肯定会和我解除婚约,但我问心无愧。”

  宁宛竹顿时没话可说了,又想到温伯母能把陶琼力大的事瞒得这样死,必然用了不少心思,这次陶琼暴露出来,李家如果还退婚,那对温伯母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只怕温伯母该伤心难过了。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很快到了郊外的宁府别院,宁宛竹下车与陶琼和同样下车的吴凯、赵霆三人道别,随后目送这三辆车从小路上离开,表情有些复杂。

  赵霆、吴凯、陶琼的车进城后就互相道别了。

  陶琼回到陶府,立即带着小枝去找了温氏。

  温氏瞧见陶琼换了备用衣裙,表情就有些不好。“出什么事了?”

  陶琼让温氏带她去了卧室,她把丫鬟婆子摒退到门外,反关上门。

  温氏看着陶琼神神秘秘眼神凝重的样子,又好奇又好笑,坐在高凳上。“高嫂子是看着你长大的,有什么事不能叫她知道的?”

  陶琼关好门,坐在温氏对面,朝茶杯看了一眼,心里觉得温氏再怒、也应该不会用茶杯砸她,以往都是、每次温氏对她怒到不行就会举起茶杯之类的东西想要砸她、但每次也都会在怒声之后放下茶杯,念及此,她微微放下些心,把今天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赤眼白牛冲进别院,朝我们几个冲过来,李燕把小然推向白牛,李灼吓得腿软跑不动,我只好出面挡在他前面,我把白牛摔得重伤了,按照我对李灼的了解,他很可能会退婚,李燕也很有可能会趁机败坏我的名声,娘,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温氏被陶琼的话惊呆了,半响她突然拿起桌上的茶杯想也不想朝陶琼扔过去。

  陶琼微微一闪,躲过袭来的茶杯,站起来跳到一边,据理力争。“娘,这次不怪我啊,我是有把握逃过白牛的袭击,但我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李灼被白牛踩死吧!”

  温氏猛然站起来,尖声道:“他死了你还能嫁给其他人,但现在他活着、你却很有可能谁都嫁不了!”

  这话自私得陶琼无言以对。

  不等陶琼说些什么,温氏又抓起茶壶扔向陶琼,气得喘着粗气尖利道:“谁让你摔白牛的,你只要定住白牛让李灼他们逃跑就好了,必要的时候自己弄点轻伤难道不行?你别想蒙我!弄点轻伤对你而言轻而易举!你明知道李灼外表温润知礼、内力胆怯软弱,你就是不喜欢李灼,才会在他面前摔白牛!”

  陶琼三言两语说明事实和后果、避重就轻,温氏则三两句话便挑破了陶琼的心思、直指陶琼本心,母女两个人谁也别想蒙谁。

  陶琼躲开茶壶,茶壶落地碎裂,她听到温氏的话,不得不承认温氏这些年把太多的心思放到她身上、对她的了解超出了她的预计、简直都快明察秋毫了,闻言她驳道:“娘你既然知道我不喜欢李灼,干嘛还非要把我和他凑成一对?”

  温氏彻底撕开了自己温柔的面具、瞪着陶琼嘶声道:“他会读书有功名、他与你门当户对、他长得俊秀、他斯文懂规矩,只要成亲了,你有百分百的机会把他彻底拿捏在手里、揉圆搓扁,李夫人会把管家大权都交给你,她已经向我保证不会给你添堵,你一辈子都会过的舒舒服服,这些理由够不够我把你们凑成一对?!”

  陶琼默然,撇开她自己的心思不算、温氏对她真的耗尽心力。“娘,可我不喜欢他。”

  温氏恼怒地连把两个茶杯扔向陶琼,眼见陶琼轻易地躲开,不由恨得咬牙。“你的喜欢值什么?何况整个县里有你喜欢的少年人吗!若是你有喜欢的人,为娘也就给你安排了,你谁都不喜欢,还要破坏和李灼的婚约,还把把柄落在李燕那个毒丫头手里!她会毁了你的名声、让你在县里没法立足的你知道吗?!你是要气死我吗?!”

  大喘着气,温氏忽然觉得肚子有些坠疼,越来越疼,脸色眨眼间煞白。

  陶琼见状,怕温氏气坏了身子,连忙道:“娘,你放心,我能解决李燕,我的名声绝不会坏掉,没有李灼,还有赵霆、还有吴凯,他们并不比李灼差,而且就这次来说,他们表现比李灼好多了,我会认真考虑婚事,您别气了。”

  温氏一听,喘了两口气,动动嘴皮子、却痛得说不出话。

  陶琼飞快地走到温氏旁边,扶住温氏的胳膊、感觉到温氏疼得胳膊都哆嗦了,她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即打横抱起温氏朝床边走去,同时对门外喊道:“高嫂子,快去请大夫,玉秀、琳琅,你们赶紧去倒杯热水过来。”

  陶琼把温氏轻轻地放在床上,抓住温氏的手腕,感知到脉搏状态、她的眼睛霎时间瞪圆,随即顾不得暴露更多的事,她将手掌放到温氏衣服肚子上,运转功法用性质温和的内力沁入温氏的肚皮、包裹住温氏肚子里的那两团正在下坠、即将分解的血肉,险险地才稳住那两团血肉的下坠趋势。

  温氏觉得肚子上一暖,连续不断的暖意通过陶琼的手掌透进她肚子里,疼痛逐渐得到缓解,她心里隐隐有些猜测和后怕,便努力压下火气,不敢再发火了,等肚子的疼痛减轻到可以忍受的地步,她朝陶琼看了一眼,见陶琼满脸害怕和惊慌,心里就是一软,想着女儿虽然肆意妄为,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这有一点事,女儿就急得不行,那些个外人哪里值得她与女儿闹掰,女儿不喜欢李灼就不喜欢吧,可惜了整个县里的豪强乡绅官宦人家中就属李灼的相貌和学问最好,没好气地道:“这会儿知道害怕了,刚才气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年纪大了受不得气?”

  陶琼温声细语道:“娘,您别气了,我知道错了,您打我罚我都行,可真的别气到自己呀。”

  这时丫鬟端着热水托盘过来。

  陶琼感受到温氏肚子里的那两团血肉的气息稳定下来,松了口气,温氏气一气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温氏一气之下把她的弟弟妹妹气没了,那她的祸就闯大了,这辈子很可能都无法与家人和解,幸好温氏平时身体健康又不是能忍得住痛苦的人,一疼就露出来了,也幸好她觉醒了全部记忆、知道了她的内气属性能救温氏肚子的那两团家伙。

  温氏冷哼,丝毫没把陶琼的话当真。

  陶琼后怕地想着,细致地给温氏兑了杯温水,喂温氏喝下。

  喝了水,温氏缓过了口气,疼痛又少了些,只是心中的猜测让她不敢妄动,心里琢磨着肚子疼的那种可能性,就没了心思跟陶琼计较了。

  陶琼巴不得温氏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自然不敢惹温氏的眼。

  大夫和药童很快跟着高嫂子来了,药童拎着药箱,大夫先给温氏把了把脉,片刻后抚着站起来胡须道:“夫人这是动了胎气,按照脉象,夫人有喜已两个月有余了,恭喜夫人,夫人身体康健,并无问题,我便不给夫人开药了,只是夫人需放开心神、切忌动怒。”

  温氏的猜测得到证实,脸上的笑容就浮露出来了。

  陶琼高兴道:“高嫂子,快给张大夫红包。”又对温氏道:“娘,我终于有弟弟或妹妹了,太好了!”

  温氏瞥了陶琼一眼,瞧见陶琼真心喜悦的模样,心里残余的一点点恼怒也没了,笑容压根抑制不住,含蓄温笑道:“嗯,高嫂子,替我送送张大夫。”

  张大夫见是喜事,又有红包可拿,也是高兴,临走前嘱咐道:“夫人这回动了胎气,近几个月内尽量不要多走动。”

  陶琼忽然问道:“张大夫,我娘现今胎气不稳,您看能不能您每旬都来给我娘把下平安脉,钱财无所谓,我们只图个放心。”

继续阅读:第七章:喜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宇宙跑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