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玉清昆仑剑
画珊2017-05-08 13:393,820

  我亦学了白浅,化了一个男身。

  只见折颜与化作男儿身的白浅一边说笑,一边朝我走来。

  我抬起头,望了望“昆仑虚”的匾额,又看看司音和折颜,心中有了计策。

  司音离我不远时,我便屈膝朝昆仑虚一拜,恭恭敬敬的行礼;

  “弟子羽歌,特来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今日特地来拜一拜昆仑虚。”

  折颜先行挑眉,对司音道;“有人。”

  司音一撇,见到是一个小男童,然而扫了一眼,便对折颜笑道;“这是个三百岁的小女娃,虽用了仙术化成男童,只是仙术不高,连我这个上仙都能一眼识破,墨渊上神定然也能识破。”

  司音扬声;“小兄弟,你这年岁也太小了,怎得是来昆仑虚拜师?”

  我对着司音甜甜一笑,双手作辑,实则双手反扣肉中;“拜师又不在于年岁大小,羽歌不愿不思进取,也久仰墨渊上神威名,故而才来昆仑虚拜师。”

  白浅,再次相见,我还是对你恨得很,恨之入骨。

  司音朝折颜悄声道;

  “这小姑娘也太有志向了,本上仙三百岁的时候正在干什么呢?”

  折颜笑道;

  “我见过你三百岁的模样,那时候可不似现在,成日拿着你阿娘的衣襟死不撒手,动不动就掉眼泪,鼻涕什么的随意往襟上一擦,模样哪有如今俏丽。”

  司音并不恼,只是淡笑。

  “折颜上神的话,司音可否认为全不可信?亦或者是十之八九?”

  白浅就是这样。若是旁的女神仙听了这种话,少不得要羞的满面通红,可是白浅却并不脸红,只是轻飘飘一句回答。甚是吸引人,如此淡然的一个妙人儿。

  我可不愿意多在门外耗着;“两位也是来找墨源上神拜师的?”

  司音还未说话, 折颜已道;

  “是这位司音上仙太过顽劣,导致她父君央了我许久,我这才带她来昆仑虚拜师。”

  我故作大悟一般,越是恭敬;

  “原来是上仙,羽歌冒犯。”

  司音和善一笑,拉起我的手;

  “不如咱们一道?”

  我实在不习惯对我如此亲厚的白浅。我微微抽了抽手,却碍着折颜怀疑的目光,故作扭捏的道;

  “阿娘不会让我做断袖。”

  断袖一词刚出,司音就老脸一热,哭笑不得;

  “你这小丫头,你可是男童?何来断袖之说。”

  我更是惊异的抽开了手;

  “那更是了不得了,上仙是男子,我却是女子,男女更是不可如此亲昵。再说了,你是如何知道我是女子?”

  司音正想开口,如此拙劣的方法,修成上仙的人一眼便知,折颜却已经打断;

  “司音。”

  司音赶紧道;

  “如此迂腐的思想你万万不能有,都是那些老神仙顽头定下的规矩罢了。”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脆生生的答了;

  “羽歌明白了。”

  进了昆仑虚,不出我所料,玉清昆仑扇依旧如前世一般跑到了司音的手上。墨渊也如前世一样收了司音和子阑。只是对我时,不出我所料的开口婉拒;

  “羽歌小弟子年纪过幼,还是再等上几千年,再来昆仑拜师的为好。”

  司音心知肚明为何墨渊不收我为徒,只是悄然对我道;

  “墨渊不教你,你回去就是,大不了我教你便是。”

  我摇摇头,目光坚定。

  我是要超越白浅的,不是要与白浅不分上下的,唯有墨渊的本事,才能超过白浅。

  司音叹道;

  “你何必如此执拗,墨渊上神定然是看破了你乃女体,这才不收你为徒的。”

  我起身,清脆的声音响起;

  “墨渊上神可以随意考考羽歌,羽歌年纪虽幼,但是本事却也并不小。上神为何不肯给羽歌一个机会?”

  墨渊蹙了蹙眉,他自然不是因为年纪,而是一眼看出了眼前的“羽歌小弟子”是女子,又怕太过直言不好,所以这才开口婉拒。

  我见这墨渊依旧不愿意,便只是浅笑的一施仙术移到了墨渊的座位。

  对落座的墨渊笑的甚至和蔼;“司音,乃是女子。羽歌,也是女子。为何上神收司音而不收羽歌?”

  我的声音不大不小,台下一众弟子包括司音都听不到,然而上座的墨渊、折颜都能听见。

  折颜眯了眯眼。

  墨渊失笑道;

  “看不出来你这个小丫头居然能识破司音的真体?只是乃是玉清昆仑扇认她为主,此扇不传外人,所以只得收她为徒。但我昆仑虚灵物并未认你为主啊,我又为何一定要收你一个三百岁的小丫头为徒?”

  这也正是我为难之处。

  我听了他这番话,心中暗暗推敲一番,便扬声,话掷地;

  “上神可以随便拿出一个与玉清昆仑扇等级相仿的灵物,若是那灵物能认我羽歌为主,那上神就收羽歌为徒可好?”

  折颜只是默默的看着,心中疑团环绕。

  墨渊抚掌大笑;

  “甚好甚好。我这昆仑虚除了玉清昆仑扇以外,还有一柄玉清昆仑剑,同样是高等灵物。它若能认你为主,我便收你为徒。”

  我铿锵有力的说道;

  “羽歌从不妄自菲薄,羽歌在此先唤上神一句‘师父’。”

  墨渊道;

  “你先莫要急着唤我师父,等降了玉清昆仑剑由着你随便叫。”

  墨渊长袖一抛,便见一柄剑闪着金光而朝我飞来。

  想来,这便是那玉清昆仑剑。我当初只知道白浅有玉清昆仑扇,却不知道竟然还有玉清昆仑剑这等稀罕物。

  正想着出神,墨渊浅唤了我一声“羽歌”。

  我忽然就想起自己身在何方,赶紧伸出手去接玉清昆仑剑。

  只见玉清昆仑剑嗖的一声就握在我掌心间,只是掌心涓涓鲜血。

  玉清昆仑剑,不认主。

  墨渊摇摇头,毕竟这眼前的不过是个小神仙,哪里比得上司音那般有灵性。

  我不会放弃。

  我死死的握着玉清昆仑剑,我心里很清楚,不握住这柄剑,不抓住这次拜师的好机会,以后我永远都斗不过白浅,以后我还是一个废人。

  我闭着眼睛想了一想当初在九重天时天师授夜华的降灵物的口诀,便喃喃念着。幸亏当初我只对着这一口诀感兴趣,故而记得很深。

  玉清昆仑剑,抖动着,看样子我的口诀还是有用的。这柄剑好像是要冲破我的掌心离开。既然局势已变,自当反客为主!另一只手翩然抽开玉清昆仑剑,猛然接住。

  “择我为主,三生三世定为人中龙凤!莫要再如此执意违拗,速速认我为主!”

  我已然满头大汗,只得对着这灵物说话。

  玉清昆仑剑虽然无法离开我的掌心,我却也无法控制它。如此下去,对我实在无益。

  “砰!”

  我一个手掌往下,玉清昆仑剑便被我狠狠一扔,一声巨响。

  我捏了个法诀,正要毁了这剑。

  台下一众弟子便吵吵嚷嚷起来。

  “这羽歌小弟子是要干什么呀?他不会是想毁了玉清昆仑剑吧?”

  “羽歌怎得如此胆大包天,这灵物他岂能毁的?”

  “……”

  墨渊一个眼神扫来,台下等人便不敢多语。

  司音疑惑的看着我,既然降不了,为什么要毁掉呢?

  子阑看了一眼司音,嫌弃的唤了一声“小十七”,惹得司音怒道;“十六十六,你就是颗红艳艳的石榴。”

  墨渊开口打断;“不知道羽歌小弟子可否饶了我这玉清昆仑剑?”

  我并不停下手中的动作;

  “上神年岁比羽歌大的多,为人处世自然也比羽歌懂得多。羽歌一向是这种人,得不到,便毁掉。羽歌不希望自己再给别人做嫁衣裳。”

  只是说话之间,我便将玉清昆仑剑狠狠一扔,登时那剑便碎的七零八落。

  “降服一物,倒不如让其无法翻身。羽歌毁了此剑,还望上神信守承诺。”

  台下诸人沸腾。

  “这小子怎么回事,师父说的明明就是让他降了这剑才能收他为徒,他倒好,把玉清昆仑剑这等灵物给毁了还敢大言不惭的要求师父收他为徒!”

  “咱们不必多话,就看着这小子如何被赶出昆仑,成为笑话就好。”

  “……”

  我并不理会,只是冷静的唤了一声“师父”。

  墨渊淡淡的说道;“我可是你的师父?你可是我的徒儿?”

  台下弟子笑嘻嘻的等着看好戏。

  直到墨渊第二次开口。

  “子阑、司音,各为小十六和小十七,你为何不去拜拜他们这些师兄?再说,我也还没喝到你的师父茶呀。怎可胡乱的呼我师父?”

  一笑。

  我兴冲冲的端起茶,冲墨渊一跪;

  “弟子羽歌,给师父敬茶!”

  又呼了司音和子阑一声师兄才罢了。

  后园。

  折颜有些揣揣不安,思来想去,还是对司音开口道;

  “司音——”

  司音奇怪道;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只老凤凰如此揣揣不安,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为了小十八?”

  折颜道;

  “我虽活的连自己都记不清自己的年岁,只是一见这个羽歌,我就心里颇为不安。尤其是她的周身,煞气甚重。还有她的心性,得不到,便毁掉,实在让人有些发慌。”

  司音这么一想,也是面色凝重;

  “对。那时我与子阑打闹拌嘴,结果听了她这句话,我也是心中一震。一个三百岁的女娃哪来如此重的心机与狠辣?这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折颜想了想,还是没想出了甲乙丙丁,只是对司音嘱咐道;

  “我总是在冥冥之中感觉她与你有很大的仇,在你牵起她的手那刻时,她的脸上一闪而过一丝不自然,定然是不习惯你对她如此亲昵。然而问题来了,你与那羽歌第一次见面,羽歌为何会不习惯?难道是你之前与她有仇?或者是对她的态度不大好?所以她见了你对她如此亲昵,所以才会不适应?你还是莫要和她走得太近。”

  司音摇摇头;

  “不可能,我不记得。她不过五百岁,五百年前我在干什么你是知道的,怎么会去招惹别人呢?不过她那时的确有一丝的不自然,这个我是确确实实察觉到了。”

  折颜紧了紧眉;

  “总之你万事小心,玉清昆仑剑都被她所毁掉,以后的仙术恐怕不可估量。”

  司音点头,

  “我明白了,你回去吧,千万别和阿爹阿娘说羽歌的事情,我怕他们过分担心,杀到昆仑虚来。”

  折颜摇头失笑;

  “白止帝君与你阿娘,哪里像你一般鲁莽。”

继续阅读:三、 墨渊上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素锦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