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浴火归来
画珊2017-05-06 15:383,102

  “阿锦,阿锦。”

  头痛欲裂,猛然冲击让我如何都睁不开眼。

  阿锦?

  不对啊,我入了天庭,有人唤我“公主”、“小姐”、后来我被天君封为天妃,所有人唤我“素锦天妃”,被天君赐给夜华做侧妃,辛奴唤我“娘娘”……

  很长时间没听过有人唤我阿锦。阿锦,很亲昵的一种称呼。在九重天之上,奢望别人亲昵的唤我一句“阿锦”难上加难。

  “阿锦,你怎么了?别吓阿娘啊!”

  阿娘!

  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元神撕裂一般的疼。阿娘,不是在墨渊与魔君的若水河大战时,随着瑶光上神,与阿爹带领一万族人引开翼族了吗?引开翼族,实则便是白白送死。

  怎么回事……我不是被罚入凡历百世情劫吗?怎么会听到阿娘的声音?

  “阿娘……”

  糯米般的声音,绝对不是我的,倒像,幼时的我!

  我费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阿娘!

  阿娘很美,在我心中,她丝毫不会逊色白浅。温柔的目光,红通通的眼睛透着真心实意的关怀。一见我醒了,便赶紧搂了我在怀,哽咽道;“阿锦,你终于醒了。”

  阿爹也急吼吼的问;“阿锦,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

  目瞪口呆的看着阿爹阿娘,怎么可能!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是阿爹阿娘?

  阿娘的怀里热烘烘的,阿爹的脸色虽然苍白些,可也是人色。

  “阿爹阿娘,阿锦好想你们。”

  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通通被我发泄的哭了出来,不管是不是梦,先醉一场。

  阿娘急坏了,忙给我拭泪;“阿锦,你怎么了?”

  阿爹阿娘,是在我五百岁的时候便魂飞魄散,如今?我可还有时间去阻止?

  阿爹忧心忡忡;“阿锦,你这次忽然大病,忧心死阿爹阿娘了。”

  大病?

  我的身子通常都是小病缠身,至于大病倒是从未有过,导致那一次的大病让我记了几万年都还记着。

  三百岁那年,我误食了雪瓣草,误以为那是灵药,想着先试试功效,再制成药丸。

  结果吃了那雪瓣草,我足足发了一个月的高烧。阿爹曾经和我说过;“雪瓣草虽是灵药,但功力甚强。像墨渊上神者才能极好的控制雪瓣草为己用。你这个小丫头,成日不好好修炼,飞升上神恐怕用上几十万年都无用。”

  只可惜那时候我从未加以多修炼,导致后来夜华小我两万岁却已然是上神,我却笨的连上仙之位都过不去。

  看来,我是重新回来了。

  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阿爹阿娘不需要忧心的,阿锦很好,”我甩了甩头发,“阿锦饿了,阿娘给阿锦准备了好吃的没有?”

  阿爹阿娘扑哧一笑,阿娘更是嗔怪的点点我的额头;“知道饿了,看来脑子没烧坏。”

  阿娘端来一碗灵谷米和一小碗酱菜。

  阿娘一勺勺的喂我;“阿锦,这是阿娘做的灵谷米粥和小菜,你现在身体还是弱的很,只能吃灵谷米。”

  我乖巧的点点头。

  一勺一勺,虽是清淡,却比得过九重天之上任何美味佳肴。

  我吃着,已是泪眼朦胧,一瞬间,好想得到他们的一句承诺;“阿爹阿娘,不要离开阿锦好吗?”

  我知道很不可能,阿爹阿娘忠心耿耿,墨渊与魔君一战,青丘那个大家族可曾出了半分力气?那个四海八荒第一美女又得世人尊称一声以表礼数的“姑姑”的女君白浅在哪里?是了,她是司音,可是她到底出了多少的力呢?哈哈。而我全族一万人,尽是被灭。

  阿娘笑着,不以为意;“阿锦说什么傻话,阿娘和阿爹怎么舍得离开乖巧的阿锦呢。”

  我再也绷不住,依着是小孩子无所顾忌,“哇”的一声抽抽噎噎的哭道;

  “阿锦做了一场噩梦,那噩梦好长好长。这噩梦的起因竟是因为二百年后魔君出世,一位上神在若水河与其一战,然而翼族实在厉害,需要一万人引开翼族。所有神仙都贪生怕死不愿意去,可是阿爹阿娘居然带着一万族人引开了翼族,阿锦从那起就无依无靠,受尽白眼。”

  阿娘和阿爹面色凝重。

  这“梦”甚是贴切。若是在忠于自己的利益之间较量,他们定然会选忠。

  阿爹干笑;“怎么会,阿爹阿娘又不蠢。梦与事实都是反的。”

  我缓缓逼着自己不哭,阿爹阿娘忠心,也是好的。只是二百年后的那个劫数,是真的逃不掉了吗?那,老天是要给我二百年的时间与阿爹阿娘好好相处?

  我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阿锦一个人甚是寂寞的慌,不如阿爹阿娘给阿锦生个弟弟如何?”

  我必须要敢于取舍。若是阿爹阿娘真的要重蹈前世覆辙,我不能只有一人。生一个弟弟,也不是灭族,至少有一个血脉可以传宗接代,重新的将我素锦一族发扬光大。

  阿爹暗叹小孩子就是如此,想起一套说一套,怕是明日就将那噩梦忘到了九霄云外去。

  阿娘红脸道;

  “阿锦。”

  我面色再也无法保持天真烂漫的模样;“阿爹阿娘好好想想,若是那梦成了真,素锦一个孤女无依无靠,如何重振家族?有一个男丁,不管如何,都是好的。”

  阿爹道;“阿锦,那只是一场梦境罢了,你实在不必害怕。再说了,为了一个梦境就如此惶恐 也实在荒唐。”

  我抬起脸,十分淡定;“阿爹阿娘难道没有发现若水河的东皇钟近日有些许异动吗?”

  离亡族那年只有两百年的短短时间,我就不信东皇钟没有丝毫异动!

  阿爹脸色一白,脱口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即使料到,心还是如灼一般的剧烈的一痛。

  当初的我是多么的不孝,阿爹阿娘的异样都丝毫没有一点察觉!活该我遇到夜华,活该我历百世情劫,活该我被除去仙籍,活该我坠入畜生道,活该我斗不过白浅。

  阿娘脸色一虞,放下碗,拉着阿爹,细声道;

  “当着阿锦的面,说什么浑话呢。”

  阿爹、阿娘,从来都将我视作掌上明珠,阿爹临死之前的那帕血书,也只是委托天君照顾好我,没有一句是关于他自己。如今东皇钟异动,竟然还要骗着我。

  我道;“阿爹、阿娘,素锦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实在让人畏惧的很。素锦已经能为阿爹、阿娘分忧。再说且不论东皇钟是否异动,素锦也想有一个弟弟承欢膝下。”

  阿娘和阿爹不语。

  我揉了揉额头,这具身体才三百岁,若换成凡人的年岁又算,不过才3岁,只是神仙神仙,哪里是凡人能比的。不过我误食了雪瓣草,身体自然虚弱的很。又说了这么多的话,面前的阿爹阿娘甚是模糊。

  头晕,阿爹,阿娘的模样越来越模糊……

  难道,我又要回去了吗?阿爹,阿娘,素锦好累啊!

  “阿锦!”

  这是我昏过去听到阿娘唤我的一句话。

  七日后,我向阿爹、阿娘辞行。那日阿爹、阿娘终究还是同意,而我也开始考虑其他的事情——修炼。

  白浅在还是司音的时候便已经修为上仙,历完情劫后便飞升上神。因着她这个上神名头,我那一双眼睛,她可不是没理由轻轻松松连招呼都不和天君打就拿走了?

  我活了七万年,几乎六万年都沉醉在夜华的身上,整日爱慕夜华,不思进取。

  神女之位,连上仙都过不去。夜华两万岁修为上仙,而我七万岁却依旧修不成上仙,不知道多少人背地在笑话我。只是当初的我不以为意,我是要嫁给夜华的,那些身份又有何用?

  只是如今,要脱离夜华,要与白浅争锋,必须要早早修为上仙。

  所以我必须得去拜师。

  我模模糊糊的记得,今年,正是白浅去拜师墨渊的那一年?

  昆仑虚墨渊上神,是再好不过的拜师人选。

  阿爹阿娘自是欣慰;“三年后阿锦回来探亲,一定会见到一个胖嘟嘟的小子。阿爹阿娘也等着阿锦脱胎换骨归来。”

  我坚定的点点头。

  白浅、夜华,我回来了。

  白浅,今生你与夜华的三生三世恐怕不会那么顺利,十里桃花,美则美矣,但谁知道那是不是衰弱的征兆?

  我也得好好琢磨一下拜墨渊为师的方法。墨渊之所以会收司音为十七弟子,是因为玉清昆仑扇认主。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必须让墨渊收我为徒呢?难不成我要让玉清昆仑扇认我为主?仔细想想根本是天方夜谭。

  我这么一想,头便痛的很。

  一拂手,便到了昆仑外。

继续阅读:二、 玉清昆仑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素锦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