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画珊2017-05-06 09:533,606

  白浅的妖娆妩媚的声音依旧回荡在我的耳畔;“一个凡人怎么,一个上神又怎么。只因我三百年前化的是个凡人,脓包了些,你这个小神仙便能来夺我的眼睛,匡我跳诛仙台了么?”

  白浅笑意盈盈,笑起来,当真像极了素素。

  不对,她便是素素啊。三百年前,魔君擎苍出世,白浅为了将其封印回去,故而失了大半法力,周身仙气尽被掩藏,记忆更是消失不见,落在了俊疾上之上。夜华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可不是俊疾山上的素素吗?

  素素,白浅。白浅,素素。

  我从未想过,那一个柔柔弱弱的凡人素素竟会是白浅上神!她额间的朱砂痣,只是魔君擎苍种下的一颗封印。跳了诛仙台,神仙失去大半修为、凡人灰飞烟灭。

  我一直洋洋得意,素素那个凡人当真好骗,神仙跳下诛仙台都难免在鬼门关走一遭,她倒好,真跳了诛仙台,灰飞烟灭,如何回俊疾山?结果,她竟是白浅,白浅……跳下诛仙台,她不过是恢复了记忆,还飞升上神。

  饮下折颜的忘情水又如何,打破结魂灯,滚滚记忆便又接踵而至,白浅终究还是来报仇了。

  剜去我的双眼,不,那原本便是素素的,如今,能说的上是物归原主吗?很痛,痛彻心扉……

  天君震怒,本欲去请白浅,然而白浅飘飘然而去,只因四海八荒都得称她一句“姑姑”,也因为她是神祗青丘女君。我一个孤女,有公主之称,都是天君一时的怜悯罢了。

  她是上神、青丘女君、未来天君之后;

  我呢,是天君怜悯赏下的公主、是神女而已,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哦,对了,我有一个孤苦伶仃的身份——孤女而已。

  我到底该拿什么和白浅去斗?

  天君其实并非为我震怒欲怪罪白浅,而是认为失了面子,又以为我讨个公道的理由去怪罪白浅,一举两得罢了。我始终都是一颗棋子,可我居然还不识好歹,想去做夜华的太子妃。

  东华帝君因为白凤九所以出面了。他不过冷冷细数我几条罪状,天君就决定将我贬为若水之滨仙娥,镇守囚着擎苍的东皇钟。因为,他不能开罪东华太甚,也因为,我不值得他开罪东华帝君。

  夜华,始终无动于衷。

  我大夜华两万岁,按辈分,我却是他的姑奶奶。

  夜华好似一个神话。出世时七十二只五彩鸟绕梁八十一日,东方的烟霞晃了三年。比桑籍出世之场观壮大更甚。乐胥娘娘生他的时候更是受尽折磨,害的我七日未见如母亲般的乐胥娘娘。夜华出世之际便是天定的太子,天君也看的他甚紧,乐胥娘娘虽然心疼夜华,可也不敢说什么。夜华很聪慧,也很刻苦。短短两万岁便修成上仙,五万岁击杀饕餮穷奇四只凶兽,如此神力,引得九重天上下一片哗然,皆是称颂夜华是继位天君的不二人选。

  同样,身为太子殿下,他也很冷漠。

  记得当初,天君唤我至跟前,对我道;“阿锦,夜华挑灯夜读之时难免疲劳过度,不如你去陪陪他,给他端端参汤醒醒神?”

  我不明白天君有什么用意,而且陪一个冷冰冰的木桩子读书难免无趣。可是我深知寄人篱下无法选择,只好乖乖巧巧的应了一声;“素锦受天君恩泽,自然不会辜负天君之意。”

  天君满意一笑。

  自从那日起,每每夜深人静时,我都端着参汤逼着夜华喝完,然后便念了个法回了自己的殿中。哪里知道乐胥娘娘思念夜华紧的很,故而日日都来询问夜华近况,我又是见不得乐胥娘娘怏怏不乐,只得多在夜华身边陪着。

  渐渐的,少年情动。

  少年郎一袭玄黑,夜下挑灯夜读,朗朗上口眉紧锁,一把沉稳好声音。

  我开始寻话搭讪夜华;“夜华,你是如何在两万岁便修成上仙的?要知道,如今我才是神女哪,离上仙之位远的很。”

  夜华默然不语。

  我蹙了蹙眉,只好拿出我姑奶奶的身份来逼着他开口;“夜华,我可是你姑奶奶,你居然敢不回我话?莫非你读的那些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夜华清冷的一把好声音听的我哭笑不得;“姑奶奶还是少贪玩的为妙,如此修个几千年,定然飞升上仙。”

  我似笑非笑的恩了一声,见夜华话少,也是默默的立在一旁侍候。

  天君言,将我赐给夜华为侧妃。

  我何等心高气傲,侧妃之位我并不满意。然而天君昔日与狐帝白止有约,继任天君必娶白浅为后。我不舍得夜华满身傲气却不能继任天君,也只好默默的咽下这口气。只是暗暗对自己说;素锦,夜华那般高傲,一个白浅而已,夜华娶她回家,也是将她做摆设罢了。

  可是,我被天君封为了天妃;他带回了一个人——素素。

  我不得不承认,素素很美。温柔婉约,一看便觉得很是讨人欢心。

  素素冲破了夜华立下的仙暲,被天君发现。天君因着痛失爱子的伤痛,再也不愿意孙儿也因一个女子失去心智,故而甚是雷霆震怒。

  素素瑟瑟发抖,口中只是叫着“夜华”。

  夜华虽然面上一丝不露心疼,可是在望向素素的那一眼,我捕捉到的是满眼温柔情意。

  我以为素素定然只能回凡间,一个凡人留在九重天之上,算什么礼数?可是夜华固执的留下了素素,让素素住在一揽芳华,令她不得外出。表面看是软禁了素素,可是我知道,他是为了护着素素,为了让素素不冲撞其他神仙,不让天君抓到一丝把柄。

  夜华何等用心良苦。他的满腹才干,布了一个好局,却不是为了朝中之事,而是为了——素素。

  剜心之痛。

  我冲到他的寝殿,发了疯似的问他;

  “素素的名字里有个素字,是不是因为我?我的名字里嵌了个素字!所以你才给她取名素素对不对?”

  夜华冷漠至极,只是一口一个“素锦天妃”。

  我愣愣的转身离去,泪如雨下。

  我几次三番的陷害素素,只是因为我不愿意让素素成为他的侧妃——我是他的侧妃,因为我有仙籍、可素素呢?素素不过是俊疾山的一个野丫头而已,她凭什么?

  我给她下了帖子,地点在瑶池。

  我并不打算推素素下诛仙台——夜华待素素是真心的,我若推了她下诛仙台,夜华岂不会恨我个几十万年?再说了,凡人罢了,若跳下诛仙台,轻轻松松的死了,可不是无聊的很?

  我翻身跃下诛仙台。看着素素一脸茫然,我只是淡淡叹息了一下她的蠢与不谙世事。

  夜华救了我。

  他怒斥素素,唯有我知道,他很疼吧。

  素素哭的梨花带雨,口中期期艾艾;“夜华,不是我……不是我……”

  他硬起心肠,抱了我离去。

  我以为素素必定会被天君折磨的很惨,至少也会被扔进锁妖塔好好折磨一番。可是夜华仅仅是剜去了她的双眼,三年雷霆之刑,他帮她受了。

  换眼的第三日,我故意出现在她面前炫耀。她的面容淡然,只是指尖已然缓缓发抖。

  我只是告诉她;“素素,你不适合九重天。待你生下腹中孩子,就跳下诛仙台回俊疾山吧,那里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她如释重负,我明白了,她愿意跳下诛仙台。

  果不其然,一天消息传来;素素跳下了诛仙台。

  让我震惊的是,夜华随着她跳了!诛仙台啊!夜华是疯了不成,诛仙台诛仙台,他是想毁了自己的半生修为吗?就为了素素?为了一个凡人?

  夜华被天君救上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天君老泪纵横,霎时苍老许多。

  夜华昏睡了六十多年,这才悠悠转醒。他不再去寻素素,只是更加沉默。

  三百年了,我以为素素已然淡出他的视线时,白浅出现了。

  第一眼,我便惊愕的拽着身边仙娥的手哆哆嗦嗦;“素素!怎么会是她?”

  仙娥奇怪的对我说;“娘娘,这是狐帝白止幺女白浅,不是什么素素。”

  我心有余悸,直到白浅对我带着礼貌性的微笑以后,我这才将心放回了肚子里。也同时在嘲笑自己,素素已经跳了诛仙台,怎么会变成白浅?白浅恐怕只是生了一副和素素一般的脸罢了。

  白浅和夜华,如胶似漆。

  我怕了,虽说夜华或许只是因为白浅酷似素素,所以才对她垂爱有加,可是我实在不能忍受白浅凌驾我之上。

  我再次设计,步步紧扣。夜华被罚下凡历劫,我便造了个拥有素素皮囊的人偶放在夜华身边。

  看着夜华温柔的为“素素”斟酒,浅浅笑意一脸柔情。

  我喜欢看白浅秃废的模样,于是盈盈道;“上神放心,凡尘的那个素素,将君上照顾的很好。”

  却到底还是败给了白浅。

  白浅醉酒多日,误打误撞打破结魂灯。

  那一日她急吼吼的来了我殿中,笑意浅浅,美的很;“本上神来好好照顾照顾你。”

  她剜回了那双眼。

  我也被贬为若水之滨的仙娥。夜华,你如此无情?魔君擎苍何等残暴,白浅都斗不过他,更何况是我这个神女之位的小仙娥?镇守若水,等同送死。他看着我送死。

  真是好极了!哈哈哈,我疯狂的大笑,好极了好极了!这才是夜华,这才是夜华!

  东皇钟异动,我急匆匆的离开。东皇钟破出,魔君擎苍出世,天庭自当人人自危,可这与我有何干系?

  我消息并不灵通。直到被天君派来的一干人抓住了我,我才知道;夜华为了封印魔君擎苍,元神撕裂,魂飞魄散。

  木然流下眼泪,夜华?他……元神撕裂?魂飞魄散?怎么可能,他是太子啊,太子,怎么可能轻易魂飞魄散?

  天君将怒火撒在了我的身上,百世情劫,除去仙籍。

  白浅历一世情劫尚且如此痛不欲生,心碎至斯,百世情劫,何其残酷。

  情劫,情劫……

  夜华,若有来世,还是不复相见的好。

继续阅读:一、浴火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素锦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