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宋元秘闻
海星与刺猬2017-05-10 14:472,359

  第一节 寤虚山中

  茫茫大海,烟涛微茫。穿过层层白云遮盖的海面,忽然出现一座幽绝奇秀的海岛,岛中一座嶙峋清峻的仙山——寤虚山。内中奇景正如李白所赋: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扇,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身处其间,难免有令人望俗之感。

  沿着雕栏玉阶拾阶而上,可见一道廊门,上面雕刻着一个凶猛威风的狴犴望着高高的苍穹。

  宫观高处,宽袍大袖、飘飘然有神仙之楷的寤虚子立于高台,手托一个镂空的青铜狻猊香炉,他轻轻点手,香炉上的狻猊和门廊上的狴犴瞬间化为两个清秀绝伦的童儿,大的约十来岁,一身紫衣;小的八九岁的样子,全身蓝装。二童齐躬身施礼。

  童儿齐声:“师傅!”

  寤虚子伸手从袖中掏出一物,示意较小的童儿,小童儿立刻恭敬接过。

  寤虚子:“速去速回。”

  小童儿:“是!”

  小童儿躬身退后散步,转身化为一只神采奕奕的小狻猊,身子一摇,腾空而去。

  狻猊掠过中原大地的山山水水,心中欢喜无限。忽然,她低头瞥见卫州城内哀鸿遍野,黑烟四起,活脱人间炼狱。金兵正在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屠城,以报复不久之前卫州被夺的耻辱。老百姓仓皇奔逃间一个接一个倒毙于金兵刀枪之下。

  空中,狻猊眼中冒出怒火,向天大吼一声,扑向地面。

  狻猊变成童儿模样,脚踏着遭受蹂躏的卫州城土地,看着身边的尸骸愤怒不语。那中间有老人,有妇孺,尚在襁褓的婴儿还保持着啜手指的姿势就已死在母怀。她的表情由愤怒变得冰冷。摇身一晃,化为狻猊飞向天空。

  第二节 卫州之变

  卫州郊外,黄昏。残阳如血,暗淡惨烈。

  金军与蒙兵展开激烈厮杀,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蒙古兵已被金兵包围,形成吞噬之势。眼看不久蒙军就会被聚歼。

  此刻,狻猊落在后方,已变成女童的样子,双手拈起法诀,一道金波直冲战场,光波过处金兵人仰马翻,蒙军趁机反击,金兵不知发生了什么,尚且来不及喘息就被蒙古兵压制,形势逆转,蒙军顷刻大获全胜。

  蒙军主将塔思所在马上望着战况诧异地思考着,他显然感受到了异常,在视野范围内搜寻着刚才金波的来源。

  女童见大事已了,扭身化为狻猊,瞬间腾空而去。塔思所刚好捕捉到这一幕,惊讶的合不拢嘴。

  狻猊完成了师傅交代的任务,回到寤虚山,没想到等待她的竟是巨大的惩罚。

  寤虚山中,太阳高照。小女童跪在殿下,全身伏地,冷汗涔涔冒出。她虽然非人非神,但也有七情六欲,对师父的畏惧让她胆战心惊。此刻,师父寤虚子冰冷严峻的面庞实所未见。而师姐狴犴化身人形,也冷眼旁观着。虽然师姐化成人形也只有十来岁的样子,可着实看着非同寻常。

  寤虚子的声音远远的传出来:尔擅用神通,妄助刀兵,现去尔神通,贬入凡间。

  小女童的眼睛瞪得老大,怔了片刻,转而顿首三拜,起身走下高高的台阶。一直来到山门前。这时很奇怪的山门,没有字,雕刻着似是而非的图案。山门处往下看尽是翻滚的云海。小女童跟着师傅走到云海前。小女童此刻的表情很奇怪,看上去似乎困得快要睡着了,意识十分松散。

  师傅的形象在她眼中模糊晃动起来。

  小女童恍惚问道:“弟子今后该去往何处?”

  师傅指了指西南方向,捋着三绺长髯淡淡道:“去罢,你已不是我的弟子。今后好自为之。”

  女童迷迷糊糊的往云海处走,随即身子一坠,没入云海。

  寤虚子望着云海,眼中高深莫测。他从袖中掏出那个青铜香炉,上面原有的狻猊闪了一闪,消失了。

  第三节 托天秘计

  1235年初冬,蒙古兵大营,窝阔台军帐中。一张大大的行军地图挂在中央,窝阔台神色凝重,对着手下心腹官员叱问:“沔州久攻不下,你们不一直瞧不起南人嘛,为什么打不过区区几万散兵游勇?”

  众将官低头互相对视,在将帅庞大的压力下不敢申辩。

  窝阔台肃然审视每一个面孔:“给你们一月时间,届时沔州若还攻不下,你们就把人头挂在外面吧!”

  众将附身称是,一个个退出军帐。 只有一个高瘦的文官模样的中年人留在原地。

  窝阔台虎眼一瞪:“史天泽,你为何不走?”

  那高瘦文官并不畏惧,轻轻施了一礼:“下官有事程秉。”

  他缓步上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递给窝阔台。

  窝阔台有点烦躁:“什么东西?本帅没那些闲工夫,你直说罢!”

  史天泽微微一笑:“是王子您日思夜想的东西。”

  窝阔台惊讶犹疑地看了他一眼。

  深夜,成吉思汗王帐中。灯火高照,成吉思汗凝视着手中的卷轴,可以看得出他看得十分入神。窝阔台立于一旁,紧张地观察着父王的反应,蟒袖中拳头攥得紧紧的。良久,成吉思汗合上卷轴,眼前浮现出当年长春子丘处机的身影。

  丘处机缥缈的形象对着成吉思汗说道:“大汗欲寻治国保民之术,其实无它,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只要大汗一念存仁,能够不杀生害民,则必天道佑之。”

  成吉思汗自负大笑:“真人,本汗所关心的乃是整个天下,大好江山,白云覆盖的地方,凡青草生长之处皆是我蒙古人的牧场!”

  丘处机神色凝肃:“大汗雄心伟略,可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丘处机的声音渐渐淡去,成吉思汗的思绪回到现实,他粗扩的大手抓紧卷轴,交给窝阔台。

  成吉思汗:“天下神器,本汗不信不可执也。你去,按上面的议计悄悄部署。”

  窝阔台心中暗喜,明白父王这是肯定了自己的意见,于是躬身笑道:“父汗英明,对付南人,果然还是他们自己的法子管用。”

  成吉思汗挥挥手,窝阔台退下。一场牵动天下的阴谋就此拉开序幕。

  不久,窝阔台部署细作异士潜入南宋,在朝廷和民间开始了行动。正面战场上反应十分迅速。1235年,蒙军不日攻下沔州,1236年,真州和阳平关之战战情焦灼反复,南宋朝廷微如累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