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04.凶案现场
咖啡杯里的茶2017-05-26 08:063,493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莫少宁的家中。

  凶案现场已经被黄色的警戒线封住,摘星一个踉跄,差点在门口摔了一跤,司空扼住她的手腕,把她下滑的身体稳住了。

  “谢谢。”第一次单独和头儿出任务,就出洋相,真够丢脸的,摘星恨不得找条缝隙直接钻下去。

  司空的目光扫过莫少宁豪华宽敞的房间,直接走进了书房。

  摘星小尾巴似的立刻跟了上去。

  莫少宁的书房有三面墙是整排书柜,虽然书柜中多是些豪华装帧的装饰书籍,但是司空一眼就分辨出了其中一个书柜有问题。

  书籍的重量并不轻,长期的承重会让书柜发生轻微的变形,但是其中有一面墙的书柜分成了两部分,司空一连拿出两本书都是空壳,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大手猛地一推,轻微的咔嚓声后,其中半个书柜像旋转门一样,露出了隐藏在书柜后的密室。

  密室的气味有些呛人,灰尘已经积了薄薄一层,想必莫少宁已经很久没有进去了。

  这个大约三十平米的密室中堆着一些画作,密室中央摆着一个画架,干涸的油画颜料依旧粘在调色中。

  摘星偷偷牵着司空的衣角,她并不是个胆大的人,挺怕这种昏暗又幽闭的空间。

  司空的余光扫了她的小手一眼,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说道:“凶手不会是那幅画的原作者。”

  “为什么?”摘星的小脑袋从司空的身后小鸟一样探了出来。

  “如果莫少宁真的盗取了原作者的画,面对质疑,想要不被大众怀疑,必定会要求原作者继续作画,既是为了安全起见也是为了长期而稳定的赚钱,所以莫少宁一定会长期监视他作画的进度。没有什么比把人关在自己家中更保险的了。可是后来,莫少宁并没有新画作出来,那么,一定是原作者拒绝了莫少宁的要求……”

  “嗯。”摘星一脸佩服地看着老大。

  “百分之八九十的失踪人口,其实都已经死亡了。所以,我怀疑《夜色中的少女》的真实作者已经死去了。”司空的语气中也听不出什么遗憾。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凶手……”

  “答案,应该在画中了。”司空的目光落在了角落中的一幅画上,他走过去,轻轻把画翻转过来。

  像有一道光,立刻就照亮了昏暗的密室。

  “好美!”摘星轻轻感叹道。

  虽然曾经在网上有看过这幅画,但当它真实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会被它的美所折服。

  夜色中的少女啊。

  她穿着洁白的裙子,倚在窗边,窗外夜色阑珊,世界一片寂寥。

  少女的双眼像缀在夜空中明亮的星星,带着淡淡的忧伤,小巧的鼻梁旁藏着淡淡的阴影, 樱花般的嘴唇微微张合着,像是欲言又止又像是在等待一个美丽的吻。

  少女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身体的每一寸都像是拥有灵魂,那种惊魂夺魄的美让人难以移开视线,怪不得这幅画一公开立刻就引起了轰动。

  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比美丽的少女更吸引人了。

  她的眼睛,像要看透你的五脏六腑,与你的灵魂促膝交谈。

  她的美,圣洁中带着邪恶,这种感觉实在太诡异了。

  望着她美丽的双眼,心中却有了莫名的忧伤,像是被她的眼神开启了一道闸门,闸门后是摘星无法承受的悲伤。

  她不由自主地捂住心脏,钝钝的痛从胸腔传来,好痛……痛得快要不能呼吸的感觉。

  摘星醒悟过来,立刻别开视线,那道闸门才又重新关闭了一样,疼痛瞬间消失了。

  “画得好像活人一样。”摘星屏住呼吸走过去,像是怕惊动了这样的大美人,她已经不敢再正视她的双眼了。

  “世间万物皆有灵。山有山灵,水有水灵,房屋有宅灵,连电脑冰箱这样的电器久而久之也会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气息。更何况是画家用尽毕生心血画出来的人物呢,很多时候,艺术品就像是作者的孩子,辛苦怀胎漫长的岁月,呕心沥血才能把它们孕育出来。这个艰难的过程,其实已经给了这些东西魂魄。画家的爱恨喜乐早已与这幅画融为一体了。”司空仔细解释给摘星听。

  “怪不得呢。我觉得她看着我的样子……好像真的在与我对视。”摘星感叹道,手轻轻抚摸上了画框。

  “不要碰它——”司空话音还未落下,摘星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重重跌倒在了地上,摔得七零八碎。

  她揉揉屁股缓缓站了起来,一脸委屈:“过分,我又没有惹你。”

  司空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叹气道:“好了,你闪一边去,免得伤到你。”

  这嫌弃的语气让摘星十分不爽,也不能这样瞧不起人吧!

  “滚出去!”画中的少女纯美的脸庞突然扭曲起来,她发出凄厉的吼叫,尖锐的声音让人捂住了耳朵。

  一股可怕的旋风在密室中徘徊,是来自画灵的怨气。

  密室中的一切都在摇晃颤抖,少女可怕的力量像要把一切都摧毁。

  “够了!”司空一声低喝,拔出手枪,冲着少女狠狠开了一枪。

  枪中飞出了一枚符咒裹着的子弹,冲破旋风击中了画框一角,他始终还是不忍伤害这件伟大的艺术品。

  少女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又要兴风作浪,司空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她美丽的头颅。

  “我说……够了。”他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凌厉的眼神制止了少女的疯狂。

  少女眼中含着泪水,却还是倔强地不让它们落下来。

  “好了,我们好好谈一谈吧。你报仇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我必须查出事情的始末好回去交差。我希望知道真相。”司空把枪别回了腰上,看了看摘星,她似乎没有受伤,只是抱着头缩在角落里,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我的主人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小画手……那个莫少宁打着资助年轻艺术家的幌子到处挖掘可以利用的对象。我的主人被他盯上了,莫少宁欺骗他说,只要他好好画,他画多少就买多少,而且价格也不低,他会把他的画拿到墨池画廊去卖……他愿意捧我的主人出名。”

  少女蹲在画框中,柔弱地抱着膝盖,“我的主人突然想到了我,他想要画一个美丽的少女,他心目中最美丽的女性,于是他没日没夜地把我创造了出来,那几个月主人瘦得骨瘦如柴,却兴奋得无法入睡。当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他跪在画架前抱着我失声痛哭。他看着我就知道他成功了,他画出了他心目中最美的那个人——就是我。”

  “莫少宁看到我的时候,两眼散发出了野兽的光芒,他贪婪地围着我打转,啧啧赞叹主人的天分,然后立刻给我主人一万块钱,把我抱走了。我的主人又累又饿,当时就晕倒在了画室中。那个伍德……是主人的好朋友。当莫少宁对着全世界宣布他新作品的时候,伍德去找他,却被莫少宁用钱打发了。莫少宁把我主人骗去了他的家中,说要好好解决这件事,他却把我瘦弱的主人囚禁在了密室中。莫少宁这个小人各种威逼利诱主人,要他继续画这样的作品。呵呵。”少女发出了冷笑。

  “那样俗气的人怎么会明白,主人用整个生命把我创造出来,他的灵魂就像是和魔鬼做了交换,他付出了那么庞大的代价,心血却被人掠夺!莫少宁说就算他张扬出去,也没人会相信我主人的话,莫少宁会对外界说主人是一个疯子。他还答应主人只要他继续作画,主人要什么,他都会给。钱,地位,还有未来在画坛的一帆风顺……只要主人再给他画十幅作品,他就放主人走……”

  ——你太年轻了,苏尘。这个圈子是很现实的,讲究人脉和金钱关系的。你一个一文不值的年轻人,穷困潦倒,没有人拉你一把,你永远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司空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画面:莫少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苏尘,这个瘦弱却沉默的青年。他才二十五岁,这样年轻的生命却被灵感之神眷顾,他嫉妒得要死,羡慕得咬牙切齿。

  只要这个年轻人再画十幅作品出来,他可以靠着那些画撑个十年八年,赚的盆满钵满。

  到时候,就算苏尘再出现在大众面前,相似的画风,人们也会认为他不过是莫少宁可笑的模仿者。

  却不料苏尘看起来软弱无力,性子却是倔强得像一头牛,他连笔都懒得拿,只每天神经兮兮地念叨着:“我的少女呢?我的夜色中的少女呢?你把她还给我……”

  莫少宁最终也失去了耐心,开始暴躁地指责他,辱骂他。

  苏尘从不还嘴,只是冷冷地,用嘲讽而轻蔑的目光看着莫少宁,那种眼神直接刺伤了莫少宁可怕的自尊。

  他摔门而出,好几天没有回家,原本想要给苏尘一个小小的教训,却不料回家打开密室的门时,苏尘已经死在了密室中。

  他的尸体仰躺在地上,手中还紧紧握着画笔,无神的双眼已经灰败,有几只虫子扭动着肥胖的身体从眼珠中爬了出来,他死前不知道看到什么,目光安静地凝视着天花板,嘴角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还穿着那件沾满了油画颜料的旧衬衣,杂乱的头发遮住了他光洁的额头,原本年轻的脸上长满了胡茬,瘦削的脸颊因为饥饿凹成了两座锋利的山丘。尸水从他身下溢出,散发着难以忍受的恶臭,布满尸斑的皮肤下,隐隐可见涌动的尸虫……

  莫少宁捂着鼻子,气急败坏地踹着苏尘的尸体,疯狂地吼叫着:“你就是死,也休想从我这里出去!”

  苏尘被魔鬼带走了生命,而这个魔鬼还在糟践他残留在世间的肉身。

继续阅读:第二章05.画像少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