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01.监狱长
咖啡杯里的茶2017-05-29 10:451,843

  监狱。

  四条铁链深深嵌在地上,铁链的另一头牢牢锁在囚犯的脚腕上,粗壮的身躯被死死钉在墙壁上,稍有动作,铁链就惊得咔咔作响。粗糙的皮肤上布满了新新旧旧的伤痕,脸上被浓密的毛发遮住,看不清模样,只有那双野兽般的绿眼睛散发着疯狂的光芒,微张的嘴巴露出尖锐的獠牙,混着黑色血液的唾液嗒嗒地滴在地上。

  挥舞长鞭的看守累得气喘吁吁,靠着墙灌了一口烈酒,还不忘朝着囚犯的脸上挥了最后一鞭,火花四溅的长鞭打得囚犯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的一撮毛发被生生扯下,血丝从粗糙的皮肤下渗了出来。

  囚犯还在笑,一脸的嘲讽,凸嘴一撅,一口脓痰准确喷到了看守的酒碗中。

  “妈的!看来还没把你打老实!”看守抓起碗,怒得就要扑过去。

  一双白净修长的手轻轻按住了他——

  “警告你多少次了,千万不要靠这个畜生太近,在你之前死了不下二十个了。”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年轻男子从他身后走出来,低声道。单手掀下羽绒帽,看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短发,眉清目秀,说话亦是斯斯文文,身子比高大的看守足足矮了两个头。

  “是。”看守垂首退后,恭敬地把制服帽子戴在头上。

  囚犯的眼角微微抽搐,眼神中赫然流露出了一丝恐惧。

  年轻男子收拢双手在嘴边呵了一口白气:“虐囚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打发时间罢了。算算日子,他也没多少年了。吃个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关个百来年也就出去了,若不是他最后一顿晚餐是个婴儿,他去年就该出狱了。这妖怪监狱,简直是妖满为患啊。”

  他目光越过昏暗的牢房,望过去是无边无尽的甬道,甬道两侧的潮湿石壁上每隔几丈就嵌着发光的晶石用以照明。每块晶石都对应着一间囚室,数不尽的晶石在昏暗中散发着诡异的光芒,每片光芒后都关押着一个刑期不短的妖怪。

  尖叫声,怒吼声,咆哮声,笑声……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像骇人的地狱。但就算是地狱,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囚犯们有的在喝酒,有的在打牌,有的甚至在打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若不是那闪烁着微光的铁栅门牢牢锁着,会以为那是在某个娱乐场所。这里颇有神通的犯人甚至还能组盘赌局,让爱斗殴的拼上几局,赢的好处多多,输的死伤自负。

  越往里走,光线越昏暗,囚室也越宽大越安静,里面关押的都是些重刑犯。

  长日漫漫,数不清多少日子了,只记得妖怪们遍体鳞伤地被押进来又满身伤痕地滚出去,这一进一出之间,外面的世界早已浑然不同了。

  最初妖怪监狱是由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神仙看管着,后来这份苦闷的差事实在太磨人了,一点盼头都没有,完全没有晋升的希望更像是发配到这里来受苦似的,神仙们不大愿意来了,这种鬼地方只有神经病才能受得了!

  凶猛的结界笼罩着整座监狱,别说妖怪,就是看守的神仙进去没有特殊原因都别想出来,看似无形透明的结界,偶尔有不长眼的鸟儿飞过,立刻被巨大的能量碾成齑粉。

  在这里,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每一次进出都带着服饰和头饰的变化,朝代更迭,雄性的头发愈加短了,雌性的衣衫从繁琐复杂到简单大方,仿佛眨眼的时间已经是公元2017年。

  监狱办公室中,古香古色的桌椅逐渐被移走,换上了真皮沙发、旋转椅和宽大的办公桌,穿梭的狱警也统一换上了黑色的制服。

  吴川芎脱下陈旧的玄色长衫,一身古铜色肌肉结实健壮,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镜中一张硬朗的面容粗犷中带着冷峻,只一道刺目的疤痕自左眉弓处落到颧骨,不仅无损他的容颜,反倒平添了几分邪气的俊朗。那是一张二十七八岁的脸庞,但浓眉下那双布满阴霾的眼睛却老成而毒辣。

  他两手一扬把白衬衣套在身上,顿了顿,这才一粒粒扣好纽扣,末了套上黑色的定制西装,笔挺的身姿依稀还有当年的风采。宽大的手掌垂在两侧,拇指和食指轻轻摩挲了几下,指尖布满了老茧,那是常年手握刀剑留下的痕迹。

  吴川芎已经记不清在这监狱中多少年了,时间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喜欢这里永远潮湿的石壁,无处不在的暴力和疯狂,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事,在这里,他就是王。

  原本枯燥无聊的监狱在他的管理下有了趣味赌局,打架擂台,甚至给足够的好处可以从外面运犯人想要的一切。在吴川芎看来,里面关押的妖怪也很有趣,有的每天无所事事就用脑袋拼命撞墙壁,试图把墙壁撞破;有的盘腿入定老僧一样,活成了一尊石像。毕竟对它们来说,几十上百年不吃活物也死不了。也有关押时间过于漫长,试图潜心修炼等待某天能量爆棚冲破牢狱逃之夭夭。更有无聊的家伙每天用石子儿一条条在墙上画短线,满墙的线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囚室,每一天就是一条线,到最后,它自己也数不清被关押多少天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02.耗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