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南禅2017-06-14 15:462,803

  7

  咖啡屋苏果倒是没去过几家,但格调如此简约的(且不说‘布拉格’这个充满人文气息与浪漫色彩的名字于数秒钟前所带给她视觉与心理上的冲激力)还是超乎了她的想像。

  于是苏果一坐下来就开始饶有兴趣地到处张望,直引得对面的小冬一边轻拍了两下桌子一边低声嚷:“嗨、嗨?我说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都没你这么夸张吧!”

  苏果笑着白了他一眼而继续张望——离她不远的一个角落里有这样一组原素:一架钢琴与它的弹奏者。

  对于后者,那是一位身着米白色高领羊绒衫与米白色粗条灯心绒休闲裤的、且说‘男士’吧。坦白地说苏果一眼望过去——那一身米白色着装的淡雅与闲适,在钢琴的映衬之下,她觉得不仅抢眼而且养眼!

  而对于钢琴,毫不夸张地讲苏果还是在她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每天都接触它了,通常是噫噫呀呀地指挥爸爸抱她到琴盖上去玩耍,而且是总不忘在玩到尽兴时在上面撒泡尿……,为此妈妈埋怨爸爸居心不良,因为爸爸总嫌它大而无当太占地方。可是它是姥姥当年最爱的陪嫁,姥姥去世的早,妈妈就搬它回来借以怀念。然而它也的确有令妈妈感到不尽人意的地方,就是在那时候还没满六岁的小苏果的姐姐已经为它闹过好几次绝食了,只为妈妈有一天突发奇想想要姐姐将来成为大钢琴家于是就隔三岔五地请来个钢琴老师……,结果几次下来姐姐倒是出其不意学会了一招绝活,那就是绝食抗议。因此小苏果在钢琴上撒尿何止是替爸爸出了口闲气,更是替小姐姐出了口恶气呢。至于妈妈,据后来爸爸讲,直到两年后不满三岁的她对于盘踞在家里的那个庞然大物表现出了比过去文明得多的关注——总是费九牛二虎之力掫开琴盖然后就是诸如龙呤虎啸马嘶鹿鸣猿啼鸦噪地铿锵而至的时候,妈妈在一旁神闲气定读书看报。而恰恰是拜这点所赐,数月后,爸爸发现了绘画——她真正的天赋与喜好所在,才幸免于被那架钢琴的近水楼台所(衍灭)淹没……。

  “喂?我说你是手痒了还是心痒了啊?”对面的小冬又笑着揶揄,并得意地向那位弹奏者瞟了一眼。

  这次苏果看也不看他一眼,但说:“心痒了怎么着?我还就差不知道怎么把你支走了呢!”

  “哎哟哟……得!算我说风凉话嗤了大牙,嘴巴子都跟着疼了!”

  苏果跟着噗哧一笑,说:“这还差不多!算你知趣。”

  “知趣、知趣!咱知趣走人。OK?”小冬说走就走。

  “哎?小冬……你还真走哇?”苏果急了。

  “完了使命我还赖在这里干吗?”小冬止步回头。

  “可、可我还没见着他人、你还没告诉我哪个是他呢?”

  “你早都心猿意马了,我还提他多没劲呀!”

  “……买单,去买单,然后走人。”苏果突然变得有些心不在焉地站了起来。

  “哟?生气了?不会吧!”

  “钢琴闲下来了我过去弹一段。如果不幸吓跑了什么人,事后你要替我在江云天那里担着。”苏果经小冬身边擦肩而过。

  “哎?你……”

  “别啰嗦了改天给你电话。”苏果头也不回。

  十分钟后。

  当一曲《蓝色的爱》最后一个音符沉寂下来的时候,站在钢琴旁的苏果先是一愣,然后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愣神一阵子了。而当她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但见“米白色”己抽身让位,伸手示意她入座,说:“到你了。现在应该准备好了吧。”

  苏果不由又是一愣,“准备好什么?”好在话刚一出口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噢、不,我现在只想听你弹了。你快坐下来再弹下一个嘛。”

  “可是你先前……如果不是因为看到我走过来……”

  “是啊没错,但那是先前。”苏果吐了一下舌头。

  “……告诉我,你最喜欢听的。”

  “最喜欢听的?……那说出来、让你为难怎么办?《蓝色的爱》。”

  一串音符顿时流淌开来……。稍后,但见“米白色”一边弹奏一边淡定自如地说:“什么时候——比如,听到第N遍的时候——不想听了,告诉我。”

  8

  苏果崇拜身为外科医生的父亲。说来也许蹊跷,其崇拜始于她不知从哪天起变得那么欣赏乃至迷恋父亲的那双总是纤尘不染白晰而骨感的手。她认为父亲那双总是与手术刀、剪、钳等为伍的手的魅力与其所缔造的价值绝不亚于一位艺术大师的那双被赋予无穷灵性的手。为此她从上大学起便热衷于结识医大男生,以至于大二那年还和一个医大男生没头没脑地谈了几天恋爱,只为对方有着那样一双差不多可与父亲的癖美的手。而最令她耿耿于怀以至于事后觉得那是她长那么大以来的人生画面中的一大败笔的是,在那次恋爱中她史无前例地应允了对方触摸她胸前的那对“骄傲”……,只为那双手!

  就在“米白色”于琴前坐定伸出双手的那一瞬间起,苏果的眼睛里便惟有他那双手了。尽管耳朵里也还断断续续涌进些旋律,脑子里也还影影绰绰浮现些往昔,心坎里也还酸酸涩涩吞吐些忏悔……。

  非但如此,她还但愿那双手一曲接一曲地弹奏下去……。

  弹什么都好。在那种情形下没有所谓她最喜欢的曲子。

  不料他问到了。问得又那么诚恳。她都有点惭愧了。

  但惭愧归惭愧,点到即止。转念便捏就了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只是,预期中的效果只经他“弹指一挥”就面目全非了。更别说他那追加其后的道白,那一刻她想哪怕他的弹奏对她来说就是唐僧惩诫孙悟空时念道的紧箍咒她也要老老实实听到第N遍以惩诫自己那点小聪明、小伎俩。

  然而,决心归决心。不出三分种的工夫苏果就老实不起来了,只为她的一个溜号间脑子里重又跳出他最后那句道白,接着就不由自主地关注起“米白色”的每一个细节了。

  比如,她很少看到剪成他那种小平头的男人,尤其他还是个弹钢琴的。她很愿意理解搞音乐的大多数男性随意披散着长及颈部的发式的因由,他们想必是一群太需要韵律的部落,韵律也于他们无处不在——一件随便什么乐器只要到了他们手里,每一抹发梢就会成为韵律的使者轻拂他们的额头、眉梢、脸颊……

  比如,她见多了戴着如他那样一副无框小眼镜的男人。而他,在那样一副小眼镜的润色下令他那小平头越发具有一种学者气质又或儒商风范。也就是说,只须借助一副小眼镜就能把自己包装成如此效果乃至境界,何乐而不为呢?难道时下不是有那么一些个歌星、影星乃至名模们都煞有介事地戴上那么一副精致考究的小眼镜吗?真不知他(她)们想闹哪一码子革命,难道他(她)们最有必要标榜的不更是一个‘酷’字吗?而大墨镜与各款太阳镜不正是令他们‘酷’到骨子眼儿里的最佳道具嘛!加之他们又是最富有隐私的群体,墨镜或太阳镜姑且还可以削弱他们的曝光度,他们没理由逆行其道让晶莹剔透的小眼镜令自己晶莹剔透起来或是与大众传媒之间变得肝胆相照吧……

  比如,她居然至此才发现他竟然有着足足占了下半张面孔的连鬓胡须——当然“连鬓胡须”实则已被刮得干干净净而只剩下那么青青的一片——但那岂非正是她所暗暗心怡的效果?

  是的并且随后她几乎不暇思索地就为那么青青的一片的效果想到一个说法,叫作“男性界面”。而如果不是她的Call机随后“嘟嘟嘟嘟”连声响起的话,真不知道接下来她会不会就跟个花痴似的杵在那里盯着他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过不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