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你是谁
路佩霖2017-05-11 19:302,800

  晚上吃了晚饭躺在院子里的凉椅上,青翠色的玉牌在我指尖流转。

  ‘滴滴~~滴滴~~’

  谁把我的手机铃声换了?

  抄起桌上的手机,上面是一条信息。

  “嫦曦,西街18号古玩店,速来!”

  是烟罗发过来的信息!!

  自从她发现我用智能手机打‘盗墓笔记’后就非吵着也要买一个,去手机专卖店本想给她挑一个时下流行的R9,既能拍照也能玩游戏,可人家眼光高,进门就看上了那台肾6,最后在店员的游说下买了台高配,花了我一个半月的工资。

  看了看手机屏保上的时间——10:30。

  拔了回去。

  回答是——您所拔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一个小时后,我站在西街幽深的街道外:夜风卷起地上散乱的纸屑,古旧黑寝的矮房,昏黄幽暗的灯光,这里绝对可以拍灵魂摆渡续集,连场地布景都省了。

  这烟罗有毛病,大半夜把我叫到这里。

  一阵风吹过,我收回刚抬起的脚,掏出手机,找到烟罗的号码,拔出去。

  盲音。

  按掉电话,只得壮起胆子眯着眼一路找过去。

  18号……18号……

  18号你给我出来。

  突然,我顿住脚步,旁边有间房子亮着灯光。

  睨了一眼,很旧的店面,上面歪歪斜斜挂了个牌匾。

  归灵斋。

  真是‘大吉大利’的名字。我决定无视,继续走。

  ‘吱吱~~~吱吱~~’

  突兀一阵无法控制的恶寒。

  风从背后吹来,冷飕飕的从我皮肤上一掠而过。

  ‘吱吱~~吱吱~~’

  尖锐的声音伴着一股腐败腥气的尸臭味从身后传来。

  突然感觉心脏一阵窒息般的疼痛,冷得连心脏都痉挛了……

  我不敢回头,脚下似有千斤重。一口气堵在胸口,竟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完了,完了,这次死定了。死烟罗,臭烟罗,救命啊~~~~~~~

  ‘吱吱~~~~~~吱吱~~~~~~~~~~’

  仿佛能感觉到它粘腻的暗红色液体顺着长发滴进我的颈项里。

  躲不掉了么?

  闭上眼睛,耳边一道凛冽的风声,声音擦着头皮飞过。

  “无主孤魂,曾念你可怜放你一条生路,不改过自新以求早日超生,竟还妄想借先神灵力修炼,真是不可饶恕。”

  很熟悉的声音,虽然没有带着往日惯有的戏谑,听在耳朵里我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刘离然……

  回过头,刘离然高大的身影挡在前面,J。Press的白色衬衣,一条黑色的西裤,看样子他刚下班。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闪开。”他道。半斜着头眯着双细长的桃花眼,眼光流传,瞳孔里两点黄褐色的光微微闪烁。在他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到我脸上的时候,有那么一瞬,我觉得他就是我生命中的盖世英雄。

  我想都没想地从他身后跳开,躲到路边的路灯电杆后面。

  ‘吱吱~~~~吱吱~~~~’

  女人的头发越来越长,漆黑润湿一大把,从她胸前一直延伸到我原先站的位置,根根交错,结成一道网生生地将刘离然置于中间。

  胸前皮肤突然触电般一阵抖动,来不及低头去看,那女人原本对着刘离然的脸微微一侧,一道暗光从脸部模糊的轮廓直射而出,蓦地射进我毫无防备的瞳孔里。

  那感觉很强烈,就像一根手指重重地从我眼睛上划过,闷闷然一沉。然后便见她那只空垂在身侧的右手无声抬起,随之一束黑光从掌心直窜而起,在半空倏地暴张!

  “嫦曦!”一时间似乎见到自己灵魂被吸进它张开的大嘴里时的样子,耳朵里听见刘离然一声惊呼,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朝着旁边猛地扑倒。

  ‘丝,’黑光直刺入地,片刻消失的干干净净。而离它消失地不到两步远,我就扑倒在边上的垃圾桶里,垃圾桶倒,我被一堆塑料袋盖了个严严实实。

  痛……感觉肩膀和腰都要断了。

  ‘吱吱~~~~~吱吱~~~~~’

  由远及近,瞬息间的速度。周围的风突然大了起来,风中无数细丝纷分,那是饿鬼的头发。

  转眼间那道黑影已近在咫尺,我慌忙抬手抓住垃圾桶旁边的铜栏栅,刚挣扎着站起身,身后一道尖锐的呼啸。背后的头发陡然间都腾了起来,因着一股强烈的气流,我忍不住回了下头,人却在一瞬间僵住。

  只看到一道黑亮色的光团闪电似地朝着我的方向直刺而来,血一下子似乎都凝固了,想逃,人哪里还动得了。

  眼睁睁地看着它直逼我的眉心,突然眼前白光一闪。

  还没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晃过,整个人突然被一只手猛地卷起,朝着街口的方向直飞了过去!及至扑及街口,刚站定回身,身后的身影一晃,倏地散成一团漆黑色的浓雾,浓雾蒸腾而起,冉冉一腾间猛窜起二楼高度。我看到雾气中一双闪烁着暗蓝色光泽的眼睛,只是稍纵既逝的一个瞬间。

  风吹过,朝四周迅速扩散开来,消失殆尽。

  “臭死了!”长出一口气,刘离然手一松把我丢在地上,也不管我身上摔有青一块紫一块的。

  “确实挺臭的。”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屁股,也不恼。

  “我是说你。”刘离然翘起手指一脸恶心地抓起我那只爬满菜汤的手腕。

  “嘿嘿嘿~~”抽回手腕,胡乱地在身上擦了两下,干笑地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好路过。”刘离然走到刚才饿鬼站的地方,细长的手指捡起地上一颗闪着暗红色的东西。

  路过?“你住在新城,这里是西街,是怎么刚好路过的?”

  “嫦曦,该来的终究躲不掉。”男人的语气不急不缓,“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什么?”一时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我问道。

  他没有回答,抬头看了看天空。白天刚下过暴雨,漆黑色的天上只斜斜地挂着一轮上玄月。

  “快到子夜了,我送你回去。以后没什么事尽量不要在晚上出来。”

  “你刚刚杀了饿鬼?你是谁?”眼前的人没来由的让我感到陌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刘离然,你前不久的相亲对像,你家人认定的未来夫婿。”

  “你能看见鬼魂,你会法术,你刚刚说你曾放过它一条生路,你为什么能看见它?为什么会法术?你……”

  “因为我和它们一样。”男人打断我的话。

  惊愕!“一样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人。”

  “你不是人我早就知道了,”在我眼里,长的帅又能挣钱的都不是人。

  等等,他说他不是人,而我又能看见除人以外的……

  见我没跟上,刘离然回头疑惑地看着我。

  “你……倒底是谁?”我咬咬牙,朝他的脚下看去。

  “找到了吗?我也一直在找它,如果你找到了告诉我一声。”男人淡淡地道。

  我皮笑肉不笑地道:“找到什么?”

  “我的影子啊。”

  我按住嘴,把那声即将爆发的尖叫压下去,道:“我还约了人,你先回吧。拜拜,后会无期。”

  飞快地转身,却一头撞进一个厚实的怀里。

  “你不想知道答案吗?”头上声音懒散,低低冷冷,却又说不出的好听。

  “呃?”

  我咽了一口唾沫,轻轻往后退了一步,“什么答案?”

  “我的影子去哪里了?”

  我心肝乱颤,那声尖叫终于破喉而出。

  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衬衫被鲜红色的血浸成了暗黑色,强健的胸膛上斜插着一块满是泥污的碎玻璃,英俊的脸上满是血迹,一侧头颅被削掉,乳白色的脑浆顺着血迹糊在脸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