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幻想大脑2017-11-18 21:213,394

  望月一惊!不是因为云忧不舒服的感觉,而是他发现有几个黑暗中的家伙竟然敢到这里来捣乱!

  “您先稍等一下,待我去解决几个不长眼的东西。”

  望月转身离去,眼中杀机绽放,难得这场舞会能让陛下欢心,又是他找到陛下后为陛下做的第一件事情,这几个家伙简直就是在找死!

  看着望月离开,云忧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不知为何,心情会这样突然的就烦躁起来,虽然不是烦躁的特别厉害,但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摇了摇头,转身向着一张餐桌走去,想要喝杯酒解解愁,可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当他端起酒杯时,目光突然瞥向了一边,那里一个茶壶,四只茶杯静静的摆放在那里。

  “茶?”

  云忧一愣,舞会上竟然会有茶?这倒是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拿起茶壶感觉到有些分量,看样子不是放在这里的摆设,倒出一杯拿到面前闻了闻,眼前顿时一亮,确实是茶。

  轻轻的抿了一口,淡淡的茶香在唇齿间绽放,心中的烦躁顿时消失不见,波动的心再次平静了下来。看着杯中的茶,这个茶的味道让他感到了一股熟悉感,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就喝过一样,并且十分的合自己的口味,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喝过这茶,这莫名的熟悉感不禁让他想起望月对他的种种,以及那道身穿青色长衫的身影和那被万人朝拜的另一个自己。

  ‘陛下!’

  本来就苍老而又沙哑的嗓音有些哽咽,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黑暗中,一个全身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看着云忧的一举一动,是啊,舞会上怎么会有茶出现呢,那是他刚刚到来后放在那里的,他了解‘王’的习惯,王每次心情烦躁时只要喝一杯茶就会平静下来,而王最喜欢的茶,整个魔界只有他泡的最好,因为当初是‘王’手把手交出来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

  望月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人的身旁,身上带着一丝杀气和血腥味。

  “刚到没多久。”

  全身被黑袍笼罩的人像是淡淡的瞥了望月一样,道“把你的杀气收起来,还有身上的血腥味都除掉,你知道陛下不喜欢这些的。”

  “每次见面都训我,老子上辈子真是欠你的。”

  抱怨了一声,不过还是瞬间收敛了自己的杀气,施法将身上的血腥味给驱散了。

  “怎么回事?”

  “几个不开眼的血妖,跑到这里找食吃来了。”

  “血妖?”

  “恩,人界的血妖有点意思,比古拉那家伙会享受多了,而且在这颗星球上还有着不小的势力,准确的来说挺有钱的,比我这几年混的还有钱。”

  “血妖的寿命一般都比较长,回头我把古拉弄过来,让他把这里的血妖给收了,也好多一点人为陛下办事。”

  望月点点头“古拉对陛下的忠心到是不用怀疑,但是自从陛下走后他就一直在那棺材里沉睡,谁都不见,谁的面子也不给,不过现在有了陛下的消息,恐怕那家伙要从棺材里蹦出来了。”

  “月幽居正是战火连天的时刻,所有人都去浴血厮杀,他躲在棺材里不出来,现在找到了陛下岂能这么便宜的就让他过来。”

  望月摆了摆手,“我还不知道你?嘴上这么说,但是回去后肯定是立刻跑过去把他叫过来。”

  虽然没看到眼神,但可以感觉到被笼罩黑袍中的人给了望月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明知道陛下喜欢喝茶,怎么没在舞会上准备茶水?”

  “陛下这一世的轮回喜欢喝酒,他还特意让我帮他收集人界的各种酒要弄一个酒窖呢。”

  “收集酒不代表喜欢,陛下收集酒是因为一个人,他是为了那个喜欢酒的人才收集酒的,哪怕轮回中也没有忘记,准确的说他的潜意识还记得那个人。”

  “那个人?”

  “说了你也不知道,我该走了,魔界那边我不能离开太久,陛下这边你要多费点心思。”

  “这还用你说?”

  黑袍人转身就要离去,突然他身形一顿,回身望去,云忧的目光定格在了他的身上,虽然他知道这里没有人能够看到他,就算是云忧也一样,可是那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凭借着感觉‘看到了’他。

  云忧确实没有看到任何人,在他的眼中前方什么都没有,那是舞会的一个角落,空无一人,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里有一个他很熟悉的人在那里,就在那里看着他,终于,一道浑身被黑袍笼罩的身影缓缓的出现,一步步向他走来,虔诚的单膝跪倒在他的面前。

  “陛下。”

  时间没有被定格,周围的人依然在欢声笑语,在他们身旁来来往往,可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仿佛他们两个不存在一样。

  “幽,幽泉?”

  云忧怔怔的看着他,语气有些不确定,因为在这个黑袍人跪倒在他面前时脑海中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这个名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知道。

  “是的,幽泉,参见陛下。”

  苍老的声音有些哽咽,颤抖。

  “我到底是谁?”云忧问道,这段时间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让他不由得相信了望月说的话,尤其是自己的变化,他明显的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些说不清的东西,灵魂中有什么东西在开始苏醒,可他依然是他,性格,心态,情绪都没有任何改变,他可以肯定,自己很快就会变成另一个自己,却不会改变什么,自己依然是自己,只是会多一些此时的他所不能理解的能力和事情,和一些不曾接触到的记忆。

  “您是我们的王。”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你们的王,但过段时间我应该就会知道了,你的声音应该不是这样的,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

  云忧试探着问道。

  幽泉的身体一颤,“在您离开时我的声音确实还不是这样,请您原谅,现在还不能让您看到我的样子。”

  幽泉知道,此时王已经到了苏醒的时刻,若自己还是以前的样子,那让王看到也没什么,但是现在自己在黑袍的掩盖下的样子被王看到的话,一定会刺激到王,从而使王立刻苏醒,那王的轮回将会出现出现神魂不稳的意外,他不能让王因为自己面对这样的风险!

  他这样说,云忧也没有强求,“我能感觉到,你是刚刚到来的,现在就要走了吗?”

  “我不能离开月幽居太久。”

  “月幽居?”

  听到这三个字,云忧的心中不知为何泛起一抹思念的温暖。

  “家?”

  “是的,月幽居是您的家,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家,唯一的家。”

  ‘唯一的家。’听到这四个字,云忧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对略显沧桑的身影,两双目光,一双严厉的背后深藏的慈祥,一双温柔而又慈爱,以及那有些弯曲的脊梁,几根渐渐生出的白发。

  摇了摇头,“曾经或许是唯一的,但现在不是了。”

  幽泉抬起头,看到了云忧清澈的目光中浮现出的濡慕。

  “幽泉明白了。”

  “你走吧。”

  “幽泉告退。”

  他站了起来,躬身告退。

  “等一下。”云忧突然叫住了他。

  幽泉回身,“陛下还有何吩咐?”

  “或许我以前是你们口中的王,或许过一段时间我也许会成为你们口中的王,但是现在我还不是,你们帮了我,若不帮你们,不是我的原则。”

  说着从旁边拿起一个空茶杯,又拿起一个一个切蛋糕用的小刀割破了自己右手的食指。

  “陛下!”

  “陛下!”

  望月瞬间出现,但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两滴闪着晶莹的鲜血滴落在茶杯中,在望月难以抑制的哀伤自责的目光中将盛着两滴晶莹的鲜血的茶杯递到幽泉的面前。

  “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我所不能理解的变化,但是这个对你应该有用,并且现在的你也应该很需要这个,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若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直觉吧。”

  “陛下!”

  他们知道,陛下已经流下了王血,是不可能再收回去了。

  幽泉颤抖着双手接过茶杯,看着杯中的两滴闪着晶莹的鲜血,他从黑袍中流露出的目光和望月的一样,哀伤而又自责。

  他们怎么值得陛下为他们流下珍贵的王血啊!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王的庇护下成长起来的,如今他们已经自认为足够强大,可在王最虚弱,最需要保护的时候他们竟然还需要陛下流下珍贵的王血来继续保护他们,那他们来这里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只是为了寻求陛下的保护吗?

  幽泉和望月同时跪倒在云忧的面前,

  “陛下,幽泉无能,自认为算无遗策,却连月幽居都无法守护,反而连累陛下在轮回中流下王血,幽泉愧于陛下,罪该万死!”

  望月冲着幽泉怒吼道,“你确实该死!你不知道陛下现在正在轮回中吗?你不知道你现在什么状态吗?你过来干嘛!你要是不过来”

  “好了。”

  云忧打断了望月的怒吼。

  “站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对他们用强硬的语气。

  望月和幽泉站了起来。

  “如果我真的是你们的王,不能保护和帮助你们的王又有什么用呢?”

  “我知道你们都还有事,不用管我,如果我真的是你们的王,不论何时都不会需要你们的守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王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王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