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这似有蹊跷
王子晚子2017-07-09 16:404,201

  顾以钰看向林以墨眼光复杂。这样一个男人,都能将这么渺小的细节看到,会连一个小小的防伪线的事情都想不到吗?顾以钰显然不相信,这样的男人真是……看不透。“我先去看一下置放尸体的场所”说着顾以钰转身向不远处的草丛里走去,此时躺在草丛里的不仅仅是一具尸体,而是两具!顾以钰平复了内心的躁动,定神看了起来。死者一男一女,目测其中一名女性死者年龄在32岁左右,另一名死者大约在6---8最左右,是一位小男孩。而此时的女尸显然和一周前的案子被害方法几乎相似,死者被凶手残忍的从胸腔剖到了腹部伤口长达40多厘米,直肠散落在手臂上,而此时的躯干向一条肉毯子显然已经兜不住肋骨松垮的‘披在’白骨上。顾以钰有些不忍直视,毕竟尸体附近漫天的苍蝇给人恶心烦躁之感。顾以钰把眼神向下扫去看到了还在检查尸体的贝糯说道:“贝糯,尸检的详细报告你以最快的节奏和以前一样两份,一份传真一份打印给我。”贝糯此时忙的不可开交匆匆应了一声,表示知道后顾以钰转身向白小丘的车走过去。

  可没走几步,手就被一只强劲的力道握住对方说:“跟我来!”短短的几个字带着急促,但有力道。顾以钰挑眉:这人的淡定呢?这人的冷漠呢?事实证明当遇到某些特殊事情的时候,神马都能成浮云。林以墨拉着顾以钰来到那辆车前,向后车座的一个角落指去说道:“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我够不到,你来拿一下”说完往旁边的门上一靠。

  顾以钰也顾不得此时的情况,直觉告诉她里面的确有一些重要的线索。弯下腰向里面那个缝隙里伸出手去,顾以钰只感觉摸到了一种液体,眼眸暗了暗接着摸到了一个巴掌大的东西,顾以钰迅速猫腰起身,手顺着带出了一个白色的钱包。但上面已经染上了不正常的红褐色,果然和自己内心所想的一样,顾以钰抬头正好对上了林以墨深沉的眸子,而此刻饶是对心理有很大研究的顾以钰此刻也无法看清他眼底里蕴含了什么。但此时林以墨向顾以钰这边稍侧身躯,她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迅速打开钱包,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对母子很显然那个男孩子就是刚刚自己所看到的地上的孩子,可是这照片上的女人显然不是死者,那么此刻躺在地上的女人,和那个孩子又是什么关系呢?又和照片有什么关系呢?是——母子!对照片上的女人和此时躺在地上的男孩是母子,不然为什么会照这种照片呢?

  “你怎么看?”顾以钰偏向林以墨问道。可对方显然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片刻后说:“你不是有答案了吗,走吧让法医过来,你和我带一队人向别墅区走”说着便迈开了步伐,此时的顾以钰,心里激起了层层浪花,他看出来了?这么容易,这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有趣呢。顾以钰找来贝糯交待她在三个小时之内把车上的血液样本和男孩的进行核对匹配然后传真给她。但此时却又插上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不是两个小时,是半小时。难道你不认为半个小时后我们会到达山顶吗?半个小时。”对的半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如果真像自己所想的那样,那么不出意外别墅区肯定还有一位死者。那么最终确定身份的key就在这份报告上了。贝糯听完显然很不高兴但也是飞快的开车奔向了实验室。

  车上顾以钰问:“林先生,你就这么肯定的那个人就在上面别墅区?”双眸紧盯林以墨想从他这里看出什么,可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静,良久对方开口说:“顾小姐,我肯不肯定你不知道吗?还是你怀疑自己的判断?”“不可能!”顾以钰立马反驳了回去。林以墨看了一眼顾以钰闭目坐养神状。这时白小丘疑惑的开了口问:“小顾你们说什么呢?上边有什么啊?我们难道去找线索吗?可这别墅区怎么可能回事案发现场?难道别墅区里的人都是摆设吗?听不见求救声吗?……”白小丘的话向止不住的洪水一样问题越来越多。后座的两个人显然此时的脸色已经好不到哪里去,终于“白小丘,你能闭上你的嘴吗?”顾以钰揉着眉心说道。白小丘顿时间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识时务的闭上了嘴。霎时间车厢了一片安静,林以墨却在此时开口说:“你觉得别墅不可能是第一案发现场吗?你有是从何而来?凭感觉?你要知道人被kill时,有时候在情况特殊下,是可以不发生任何声音的,就像是从背后突然冲出一个人在背后捂住你的嘴;又或是迎面向你开一发子弹很多情况,你觉得这些需要发生争执或动静吗?”林以墨看向此时开车的白小丘,白小丘怯怯的问:“可是,林先生,难道迎面开枪不会发生响动吗?这是不科学的啊”林以墨严厉地说:“可你的不科学,这个所谓的观点建立一种叫消音枪的高端配置上了吗?你的思维跳跃难道只用在电脑上了吗?这让我怀疑的是怎么混进特案组的,这么简单的行为思考你也转不过来”林以墨丝毫不加掩饰的说出了自己对白小丘的看法。而一直默默听着两人对话的顾以钰也不仅思索,这是行为思考吗?这个男人用错词了吧?这简直是生活常识好吗?其实这也并不怪林以墨顾以钰两人这么想,这种简单的思想行为推理在他们眼中并不算什么而在白小丘眼里他们的思想方式远远没有林以墨他么考虑得细致,这些也是靠一定累积。

  白小丘脸色已经涨成酱红,随之而来的是别墅区的名牌,他们——到了。

  找到了停车库白小丘把车停稳后,“嘀嘀嘀——”顾以钰的手机响了起来,顾以钰打开蓝牙耳机,“喂?”。“顾,检查结果出来了。”贝糯在电话那边说道,伴随着纸页“沙沙沙——”的声响显然对方很忙。顾以钰翻资料的手显然一顿,挑眉道:“噢?这么快?”贝糯沉默片刻答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我现在并不在警局法医部化验。顾,焦糖回来了,我在他这边化验的。”顾以钰沉吟:“他?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等你看完现场,回来我们聚一聚到时候再说,现在我要告诉你化验结果了。”贝糯快速整理情绪说道,“两位死者的DNA经过检验并非亲属关系。男孩死于头部的一发子弹,那是一个致命伤,其余的外部伤应该是死后导致,剩下的有待检验。女子死法和一星期前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腹部中了一枪,但不是致命的,致命的经我推测应该是凶手开膛时经受不起如此大的折磨流血过多,其他的我和焦糖在检验中,你等我们进一步检查后打给你。”顾以钰合起手上的资料,一边推开车门一边对贝糯说:“好,等会联系。”

  顾以钰戴上手套从证物袋里掏出方才发现的照片,走向林以墨,“找一个人问问吧。”说着相四处张望起来,看到前方有一个人正要抬步过去。林以墨却开了口:“找保安。”说着向保安室的方向走去。顾以钰一愣随机明白过来,是啊自己没考虑清楚,这要是随便问个人……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呢。抬步向林以墨走去。

  “咚咚咚——”们应声而开。“你好,我们是闵洋警局。向您询问一些事情。”说着白小丘向对方出示了证件。对方哪里看到过这个架势,随机恭恭敬敬的把几人请进屋子里。顾以钰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说了来意:“你见过照片上的人吗?我们找她有些事情。”保安看了看随机点头:“见过,她们母子俩是我们这里的住户,最近刚搬来不到2个月,所以有印象。”顾以钰听到了保安说的话眼睛骤然看向林以墨。正巧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打上了交际随机有各自别开。“那您最近看到她们是什么时候?”林以墨问道。保安回忆了一会答道:“好像是在前天晚上。”顾以钰猛地一惊,前天晚上?也就是自己到江城的那天,这个凶手还真是……。“那您之后还有见到她吗?”顾以钰问道。“哎呦,这个可没见到前天晚上我倒是看到,她们从外边回来,还带了个朋友,跟我打了个招呼后就开车回了家。”“那您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呢?”白小丘问道。“没有啊。”保安回答道。“那后来有没有见到她呢?”白小丘又问。这回保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嗯……好像,不过我看到的是她的车开了出去,经过我的时候车窗都没有摇下来招呼也没打的就开了出去。我想着也没有在意,没准她朋友开走的呢。”林以墨却在此时问道:“车窗玻璃,是透明的,您难道看不到里面坐的是不是她呢?”“当时那俩那个车开得很快,一个劲按喇叭,我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就开了栏杆,哪知道车子搜的就开了出去。”

  “您知道车子什么颜色的吗?或者型号?”顾以钰飞速的问道,顾以钰感觉八成就是她了。“车子啥的我一个乡下人也不了解,是个红色的,型号嘛?大概就像面包车?”保安说到。顾以钰猛地一震。“您有各个别墅的备用钥匙吗?”顾以钰飞速的问道。“有的有的”保安看着警察们着急的样子也不敢怠慢。快速拿着备用钥匙带着他们来到了那个房子前“这房子的主人叫什么?”林以墨问了起来。“唐梦。这钥匙上贴着。”保安回答说。顾以钰快速扫了一眼白小丘,白小丘真是越关键越有用了。白小丘迅速差人把保安拦截在150米外,确定此时往屋里看智能模糊的看,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顾以钰把视线转了回来瞟了一眼林以墨,真巧此时的林以墨正好看向了顾以钰,顾以钰颜色一沉视线转回了门把手插上钥匙“嘎哒”一声解开了门锁,手拧上了门把手顿时一股血腥的腐烂气味弥漫开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嗡嗡嗡——”让人头皮发麻的苍蝇声,猛然夺门而出。顾以钰和林以墨瞬间向门两侧一闪,同时向不远处的白小丘喊道:“向周围扩后850米!”白小丘听了来不及多想,快速分了手下遣人去着手办事。可站在台阶上的两人可似乎不那么平静,刚刚真的是巧合吗?互相对望之时各自有了思量。“小顾,赶紧走哇,别浪费时间了。”说着向顾以钰和林以墨分别递过来了一副白色橡胶手套。

  一进门不仅让来的年轻小警察们恶寒了一阵。从一进来的玄关开始就拉长出了一条长长的显然被人擦过的血痕一只延伸到里面,小警察们开始进行常规的检查搜索,可是那道血痕却无法让顾以钰不注意,低下头看着这长长的拖痕似乎有一些不太一样它的痕迹似乎不像是从着整栋小别墅往外拖得,似乎似乎是——从外面拖过来的!这个想法不禁让顾以钰一愣。外边?难道有人来过这里?有何意思呢?这好像是告诉我了些什么。顾以钰抬眸顺着那条血痕望去似乎是延伸到二层的某个房间里,顾以钰想着站起身向着二楼走去。此时的林以墨放下了手中的相框,暗眸跟了上去。而那个相框里笑的灿烂的两人正是在钱包里的两人,一个现在在解剖台,而另一个嘛没准就在这栋别墅里。顾以钰顺着血痕一路来到了二楼的走廊尽头。顾以钰毫不犹豫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米白色的沙发透着一股子奇怪,打开灯不禁让顾以钰愣了愣,在沙发右侧似乎有喷射式血迹,向里面走去边看到了另一幅场景。

  作者的话【有一段时间没来更新了,最近很忙这部小说是我的首部小说也是首发于爱奇艺文学,也没有存稿,也算现写现买了吧。最近几天我会打起精神重新开始更新啦!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但愿会有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晚相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