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 (2)
孟婆2017-05-31 14:402,643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陈冰牵着宝儿的手,两人并肩走出电梯。

  宝儿按响了门铃。

  陈冰心中如同战鼓,鼓点越来越密集,那暌违的心悸又来敲门了。

  宝儿朝他笑了笑,轻声说了句什么,他没听见,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安静下来,他失去了听觉。

  好在等待的时间并不长,门被打开了,露出一张优雅得体的中年妇女的脸,宝儿甜蜜的笑着扑上去:“妈咪!”,抱住了中年妇人,并朝着陈冰介绍:“陈冰,这是我妈。”

  陈冰张开了嘴,他知道自己该喊阿姨,但是,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该死的,关键时刻,又卡壳了,这可是陈冰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陈冰?”宝儿上前拉他,把他拽进屋子里,向他介绍父亲,那是一位表情严肃、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身上透露出一股常年居于上位者才有的威严气息。

  “爸爸,你笑一笑嘛,你这么严肃都吓着人家了。”宝儿半撒娇半嘟囔地说,并且暗暗掐了一把陈冰的胳膊。

  陈冰仿佛再次从梦中回到现实:“叔叔好,阿姨好。”

  “您好。”冯雪轻轻点头,语气里透着疏离,淡淡地扫了陈冰一眼,仿佛这一眼就已经把陈冰从头到脚、从上到下用x光检查了一遍。

  陈冰窘迫地低下头。

  这并不是陈冰第一次见冯雪,一年前,在某间茶餐厅,他和宝儿、以及宝儿的几个同事正在吃午饭时,冯雪走过来打了个招呼,当时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紧张地站起来,正准备自我介绍,宝儿阻止了他。

  事后,宝儿说,冯雪问起他们的关系,宝儿只说是“同事,不是男朋友”,并解释说“我妈那个人很挑剔的,咱俩的关系,暂时还是保密的好。”,当时,陈冰只以为在宝儿心中,两人还没到见父母的地步,虽有些失落,但亦不再多言。

  直到此时,陈冰始知宝儿用心良苦。

  此刻,宝儿正陪着冯雪在餐厅小声说话,母女俩看上去都兴致盎然,先前在电话里的争吵仿佛不曾发生过。宝儿展示着陈冰买来的礼物,冯雪轻轻含笑,眉目间不见满意,也不见不满意。

  厨房里,佣人正在忙碌下厨,可见,此前冯雪并不打算在家待客。

  客厅里,董国涛正在沏茶,他问陈冰:“你喝龙井,还是铁观音?”

  陈冰慌不跌点头:“都行,叔叔您不用照顾我,按照您的口味来就行。”

  董国涛便沏了一壶龙井,茶香渐渐在客厅中袅袅升起。

  陈冰打量四周,这间300平的房屋,看得出是请一流的设计师精心设计过,处处透着品味,不同于暴发户的粗鄙,一物一器都显着精美,屋子里大到客厅的真皮沙发,小到这沏茶的用具,一切都恰到好处,令人无比舒服。

  他想起自己在荔湾区买的那套房子,不足80平米的房间,被他改造成三室一厅,宝儿笑嘻嘻的说要留一个房间给未来的宝宝,每一寸空间都不能浪费,虽然也很温馨,但与这里相比,就显得拘谨。

  难以想象,宝儿会爱上那样的小窝,而且,他买的那栋楼,是80年代老旧的房改房,小区周围环境破旧,可以说没有绿化,楼道里黑漆漆的,还得每天爬楼梯上七楼。

  这么一想,只觉得对不住宝儿,陈冰怔怔望着宝儿的侧脸,心想,自己何其有幸,能被这样的女孩儿爱上。

  宝儿恰好回头,望向他,冲他嫣然一笑,陈冰也咧嘴笑了。

  董国涛瞥见这幕,不动声色,道:“来,小陈,喝茶。”

  陈冰食指和中指并拢,叩手轻敲以示谢意。

  茶过三杯,该进入正题了,陈冰心想。

  果然,董国涛十分和气的问道:“宝儿说过你的家庭情况,不过,我还是想请你自己亲口说一遍,如果可以的话。”

  “当然,当然,没问题……”陈冰咳了一声,有些紧张:“是这样的,我家有四口人,我爸妈,我,还有我弟弟……呃,我弟弟已经大学毕业了,结婚了……我是说,他前两年就毕业结婚了,在我们县城买了套房子,我弟在税务局上班,弟妹是正式交警,我爸妈在老家开了个小店,收入不多但足以维持他们生活……”陈冰知道凤凰男最可怕的是什么,他不愿意让宝儿父母担心自己为数不多的收入还要补贴家里,因此一口气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出来。

  董国涛做了个手势制止他,笑眯眯道:“别急,你慢慢说,我听着呢。”

  陈冰松了口气,看来,宝儿父亲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他说起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他们是怎样的人,在他的形容中,父母是老实而又可靠的农村人,质朴,善良,凭借他们二老的能力,供养出家中两个儿子读大学,尽了为人父母最大的责任,他很感激他们。

  这也是他的心里话。

  董国涛听着,适时打断他:“听宝儿说,你妈妈改嫁过,你刚才提到的父亲,是继父吧?倒是个好人呢。”

  陈冰心中一沉,“嗯,是的,我的继父人很好。”

  “方便说说你亲生父亲的事情吗?他和你妈,为什么要离婚?……你别介意,我们也不是不开明的父母,只是儿女的终身大事,必须慎重,这点还请你谅解。”董国涛说得很客气。

  陈冰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叔叔您应该做的……我亲生父亲……”

  他沉默着,话语就那么停顿在半空中,不知后半句该说些什么,努力从脑海中搜肠刮肚,但什么也没有,脑海里空落落的,仿佛那里空无一物,一片混沌。

  董国涛等待着下文。

  冯雪不知何时坐了过来,她静静坐在董国涛旁边,握着女儿的手。

  柳儿挣脱了母亲的手,坐到陈冰旁边,拍了拍他大腿:“陈冰,说呀,别怕,说下去吧,又不是什么很丢人的事。”

  “丢人”这个词语,此刻听来格外讽刺。

  陈冰苦笑着,低头,说:“我亲生父亲是老师,他和我妈……在我七岁的时候,他们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后来一直在外地打工,这么多年,我没有再见过他。我想,大概是我妈理解不了他那读书人的思维吧……”

  空气里仿佛酝酿着一股凝重的忧伤,窗外,天空中“哗啦”一道闪电劈过,天仿佛要下雨了,阴沉沉的。

  冯雪冷冷问道:“这么说,你亲爹就再也没有管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爹,还是个老师呢,我倒真是闻所未闻了,是不是,国涛?”

  窗外,一阵电闪雷鸣,这是暴风雨的前奏。

  董国涛咳了一声,劝道:“来,喝茶……”

  为了缓解尴尬,陈冰端起一杯茶,龙井苦涩的味道,从舌尖一直滑向心里,滑到灵魂深处,仿佛七岁那年夏天的雨水,苦得令人反胃……

  “真的是因为感情不和离婚吗?那个年代,离婚的人可不多见呢,何况是农村人……”冯雪语气不善,将陈冰的意识再次拉回来,拉回到这间客厅里,陈冰坐在这里,有一些恍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

  他的疑惑映照进女友心里,宝儿有些心疼,挽住男友的胳膊,以示和他同一阵线。

  “妈!”宝儿猛然抬头,瞪着母亲,眼睛里写满了不满。

  董国涛及时转移话题,说:“小李啊,饭熟了吗?吃饭吧,吃饭。”

继续阅读:第一章 “你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 (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